雨枫轩 > 小说 > 青城

第33节

更新时间:2022-04-17   本书阅读量:

  33命运的轮盘之上,零散着我们各自不知未来的命运。

  胡冬朵从医院里爬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到我面前发扬八婆精神。

  她先诅咒了一番辛一百和李梦露,然后开始八卦说,艾天涯啊,那唐绘美男居然是顾朗!居然是和你有一腿的顾朗!你不说丫学校精英吗?原来你们学校培养黑社会精英啊?哎呀,你还别说,那天晚上要不是辛一百这个贱人大煞风景,我还以为我看了狗血山寨偶像剧呢!你跟顾朗相遇的那一场,唉呀,估计整个唐绘小弟们都看呆了吧?

  我看了胡冬朵一眼,她总是能将很多话杂糅到一起去,然后说得行云流水、气势如虹。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怎么跟她说,什么偶像剧,什么童话,我当时真的是怕他认不得我们,将我们乱揍一通。

  华美的外衣之下,卑微的心。

  胡巴来学校找我,吃饭的时候,他告诉我,,小瓷回家之后,被海南岛关起房门暴打了一顿。无论他和吴红梅在门外怎样求情,就是不开门!

  小瓷最初并不讨饶,口口声声地骂着海南岛,骂完了海南岛骂胡巴,骂完了胡巴骂吴红梅……胡巴说到这里,顿了顿,说,天涯,最后,连你也骂上了,说你勾引咱们老大。

  我皱了皱眉。

  胡冬朵在一边搭上了话,说,穆瓷那丫头可真够倔强的。

  胡巴说,是啊。这丫头从小就倔强!不过,最后还是被海南岛给打得求饶了。老大这次可真狠下了心,皮带乱抽啊,满清十大酷刑似的,他一边抽,一边吼——今天老子就看看,到底是你的嘴巴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

  胡冬朵吃惊地看着胡巴,又看了看我和夏桐,说,怎么听起来跟□未成年少女似的。

  我满脸黑线。

  吃过晚饭,我和胡冬朵两人跟着胡巴一起去了海南岛那里,探望小瓷。途经唐绘PUB,我用眼睛狠狠地剜了剜唐绘PUB门前的垃圾桶。没人知道,自从前几天江寒将我的飞鸟吊坠扔掉,我已经不知道偷偷跑到这里围着这个垃圾桶转了多少圈了,跟只苍蝇似的。

  夜风起凉,星辰陡寒,胡巴的身影在长长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寂寞。

  他像是一簇沉睡了七年的记忆,不出现时,我以为我已遗忘,一旦出现,就会带着悲伤与酸楚凛冽而来,刺碎我的心,刺落我的泪。

  那些试图为友情两肋插刀的少年时光,那些大街小巷的撒欢奔跑,那些汗水,那些眼泪,那些茂密而终于荒芜了的岁月。

  岁月的利刃之下,美丽的叶灵已如星辰坠落;命运的轮盘之上,零散着我们各自不知未来的命运。

  土豆。

  胡巴回头喊了我一声,将我的沉思惊退,我猛然抬头,眼角偷落了一行泪,应了一句,嗯。什么事儿?

  胡巴就笑,说没什么,就是想喊喊你的名字。很久没有喊你的名字了。

  虽然胡巴已经告诉我,小瓷被海南岛给毒打了,我的心里已有所准备,但是看到小瓷时,我还是吓了一跳。眼前的她鼻青脸肿的,跟遭遇了核袭击一样,但神态依旧高傲得要命。

  其实,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辛一百这个祸害居然会祸害到小瓷头上。那丫头离家出走两天,在网吧里混了一个通宵而已。

  当时的辛一百,大概是无所事事地在聊天室里蹲点,看着一少女叫做“世界抛弃了我”,心想准是一个伤心的女子。辛一百的泡妞经验里有这么一条,那就是这个世界上为情所伤的女子最容易泡,只要你向她招招手,她就会爬过来。

  那天的辛一百,在QQ上和小瓷互加了好友。

  一个满心委屈的未成年倔强少女,一个习惯了对不同女子舌灿莲花的男子。就这么聊着,几句刻意逢迎的糖衣炮弹之后,小瓷这个傻瓜就觉得遇到了知音人,于是乎,当夜投奔了辛一百。当然,她这么做的目的,更多的是对海南岛的报复——你不是为了朋友打我耳光吗?那么我就毁了自己给你看!

  这几乎是女孩子的共性,每个人的青春开始,都有过这么一遭,习惯用伤害自己来作为对别人的报复。

  小瓷躺在床上,翻着白眼瞪着我和胡冬朵,一脸凶相。我俩自讨没趣,只好到客厅找海南岛。

  我一边帮海南岛收拾沙发,一边埋怨他,我说,你怎么这样虐待儿童啊?

  海南岛一边抽烟,一边数钱,烟雾缭绕在他年轻的眉眼之间,他皱了皱眉头,说,别跟我扯这个!你有没有钱,有钱就借我一些。

  我说,你借钱干吗?

  海南岛吐了口烟圈,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土豆,你也知道,胡巴……胡巴这种类型的人才,目前找工作不容易!我想咱们一起凑钱帮他开个店!唉,老觉得欠他的。

  最后那句话,海南岛说得很轻。

  我还没开口,胡冬朵就大叫说,小海南,你怎么连女人的钱都打劫啊。天涯一穷学生,你真……

  海南岛笑了笑,说,土豆是一穷学生……别搞笑了!全长沙书商谁不知道啊,马小卓喂养得最肥的作者就她了……

  我白了海南岛一眼,慢吞吞地说,马小卓的话你也信啊。

  海南岛笑,将钞票点数后放在桌子上,说,马小卓是爱做面子工程,不过,有钱就借,没钱拉倒!

  我说,你都开口了。我能拒绝吗?多少?

  海南岛倒也大方,有多少给多少,以后我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