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宝藏》

第一章、不请自来的神秘人

更新时间:2022-04-06   本书阅读量:

      七月份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炽热炎炎,整个D县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蒸炉,随时都有被烤熟的可能。
      我坐在写字楼的办公桌前,手里端着秘书买来的冰咖啡,透过落地窗向下面的行人望去,只见行人匆匆,虽然只是一个小县城,但几乎每个人都没有空闲时间,都在为了柴米油盐而努力工作。
      而我,每天也要早早地从床上爬起来,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点上一根烟,拿出委托人的资料,从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对了,忘了告诉大家,我开了一家侦探社,每天都要帮助委托人寻猫、找狗,要不就是调查自己老公有没有出轨、自己老婆有没有外遇之类无聊乏味的事情。
      这一天,正当我望着街上那些忙碌者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点开免提,女秘书陈小姐甜美的声音传了出来:“李总,有客人要见你。”
      “客人?”我在脑海中把今天的安排过了一遍:“我今天没有约任何人啊?陈秘书,你确定是找我的?”
      “李总,你今天的安排确实没有约人,但这位客人说一定要见到你。”陈秘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一定要见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感到有些好奇。
      “这个人很怪,大热天戴着帽子、墨镜、口罩,还穿着长袖和长裤,整个人包的严严实实的,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我甚至分不出来他是男是女。”陈小姐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丝的不满。
      “太夸张了吧,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好了,那你请他进来吧!”我笑了笑,挂断了电话。脑海中开始想象什么样的人会在大热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世界上疾病的种类有很多种,其中就有一些疾病会使患病者非常怕冷,即使在大热天,也会冷的浑身发抖,我就曾在泰国见到过这样的人。
      不一会儿,门便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调整了一下坐姿,道:“请进。”我看着把手转动,门被推了开来,所谓的‘怪人’缓缓走进房间。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不由地也感到一丝惊讶,因为他不仅戴着帽子、墨镜、口罩,穿着长袖和长裤,颈部还围着一条围巾,手上也带着一双手套,整个人完全被包裹了起来,即使那名患冷病的泰国人也没有他裹得严实,这不由地让我想起了电影中见到的木乃伊。
       “李先生,我能坐下吗?”他的声音非常沙哑,犹如金属划过地面的声音。
       听到他的话,我的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让客人站着实在不是待客之道。我急忙起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笑道:“不好意思,请坐。”
       他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从中取出一支雪茄。他手上的烟盒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个长方形的金属盒,上面刻着一个被双斧托起来的巨龙,这个标志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那是一个传说中神秘帮会的象征。
      他摘下口罩把雪茄放进嘴里,我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面部有严重的烧伤。点燃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缓缓地把烟气吐出,我能够感觉到他此时非常享受。
       “您好,不知该怎么称呼?”我问道,这时,陈秘书也刚好端来一杯茶水放在那人的面前。
      他没有马上告知他的名字,而是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才用那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姓鲁,名亭山。”
       “鲁先生,不知道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在面前的客户资料单上写上他的名字,我习惯把客户的资料记下来,虽然陈秘书已经做过这些工作。
       “你是侦探,找你,当然是为了让你帮忙找东西,难道是找你喝茶?”声音中充满了冷漠和傲慢,这让我很不舒服。
      我不喜欢那种总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傲慢无礼的人,但出于礼貌,我不能展现出不满的表情,依然笑着问道:“那,鲁先生,您是让我帮你找什么东西?”
      鲁亭山仍然没有直接回答我,他深吸了一口烟,从兜里拿出一张羊皮纸扔在桌子上:“你先打开看看。”
      拿起那块羊皮纸,一股难闻的发霉气味传来,让我不由自主地皱了一下眉头。打开后,上面画的是一张地图,准确的说是地图的一部分,因为上面有明显被分隔开的痕迹。
      “李先生,这是一张藏宝图,不过被分成了四份,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到其余的三份。”
     我毫不犹豫地把羊皮纸递回给鲁亭山,道:“对不起,鲁先生,我想你找错人了,你的委托我不能接,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鲁亭山没有接过羊皮纸,而是弹了下烟灰道:“李先生,这批宝藏足足价值几百万两黄金,我可以把其中的千分之五作为你的酬劳。”
      “对不起,恕我无能为力。”几百万两黄金的千分之五对于我这间小侦探社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我依然坚持自己的决定。
     鲁亭山愣了一下,很显然他没有意料到我在听到如此丰厚的酬劳后,依然会拒绝,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笑了起来,那沙哑的笑声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李先生果然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好,千分之八怎么样?”
     我皱了皱眉头,道:“鲁先生,恐怕你理解错了,虽然你给的酬劳确实很吸引人,而我有的时候也不怎么守规矩,但绝对不会做违法的事情。”
     鲁亭山听到我的话,突然大笑起来,声音很大,仿佛是高分贝噪音。他笑了好一会儿,才道:“曾听闻李泽先生非常睿智,并且极其富有冒险精神,今日一见,却没想到是一个胆小如鼠的笨蛋。”
     即使我是一个不喜欢发脾气的人,听到这番话,火气也升了起来:“鲁先生,我不知道这张藏宝图你是怎么得来的,但这些埋藏于地下的巨额宝藏,应该属于国家,而不是你个人的财产。”
      “这些宝藏本身就应该是我的!”鲁亭山一掌拍在桌子上,吼道。
      “鲁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我义无反顾地下了逐客令。
      “好、好、好,算我找错了人。”鲁亭山带上口罩,拿起羊皮纸,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鲁亭山离开,我松了一口气,但当看到桌子上的手印时,已经松弛下来的神经,再次紧张了起来。办公桌的台面是双层大理石材质的,非常坚硬,别说是普通人,就是练过功夫的人也不可能在上面留下掌印,所以鲁亭山绝对是一个绝顶高手。
      一个神秘的“武林高手”?一张藏有巨宝的藏宝图?这让我感觉到将会有一个大阴谋出现!
      我连忙拨通一个电话号码,对方是一个一心希望做侦探的年轻人,他就在我的公司中做事,有着极其灵活的头脑,他的名字叫曹清,而我则喜欢叫他小曹。
      电话一接通,我立即道:“小曹,是我,李泽。”
       “老板,有什么吩咐,是不是有什么大的案子需要我去调查啊?”小曹的声音总是让我觉得他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刚才从我办公室出去的那个人,你注意到了没有?”
       “你是说那个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的家伙?注意到了,他不会是什么杀人犯吧?”小曹用十分兴奋的语气问我。
       “别瞎想了,你去跟着他,但不要被他发现,他应该会功夫。”
      小曹兴奋地说:“老板,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四段,放心吧!”不等我再说什么,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走到窗前从窗口向外望去,只见鲁亭山已然到了对面马路,走得很快,并且一边走一边环顾着四周,仿佛是担心有人跟踪,不过他的担心是对的,因为我看到曹清正在他身后不足十米的的地方,嘴里好像还在吃着什么。
      不一会儿,鲁亭山和曹清一前一后进入一个弯道,离开了我的视线。我坐回到椅子上,点着一根烟,关于鲁亭山的信息,现在只能等曹清回来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