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第二基地(三部曲之三)

第十五章 满意的答案

更新时间:2022-03-19   本书阅读量:

  屠博突然爆出了狂笑——笑声好像一阵呼啸的巨风,在墙壁上来回反弹,许久之后才消失在一阵喘息声中。然后他有气无力地摇摇头,才开口说:“老天啊,整个晚上不断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列出了一个接一个的假想敌,我们玩得很开心,可是什么结果也没有。天啊!也许所有的行星都是第二基地;也许他们根本没有用任何行星作据点,重要人物全散布在银河各处。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达瑞尔说,我们已经有了完美的防御武器。”

  达瑞尔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光有这种完美的防御武器还不够,屠博,而且我的精神杂讯器根本谈不上完美。即使它真的完美无缺,也只能让我们待在同一个地方。我们总不能永远摩拳擦掌,一直虎视眈眈地防范着未知的敌人。我们不仅要知道如何打赢这场战争,还得知道我们的对手是谁。而我可以肯定,敌人的确盘踞在某个世界上。”

  “赶紧直说吧,”安索催促道,“你的情报究竟是什么?”

  “艾嘉蒂娅送了一个口信给我。”达瑞尔说,“在我收到她的口信之前,从来没有注意到那个明显的事实,而且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那只不过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只有五个字:‘圆没有端点’。你们听得懂吗?”

  “不懂。”安索以倔强的语气答道,而且这显然代表了大家的意见。

  “圆没有端点——”孟恩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然后皱起了眉头。

  “好啦,”达瑞尔感到不耐烦,准备自己宣布答案,“我认为这句话的意思相当明显——对于第二基地,我们掌握的一项绝对的事实是什么,啊?让我告诉你们!我们知道哈里·谢顿将它设在银河的另一端。侯密尔·孟恩提出一个理论,认为根本没有第二基地,谢顿其实是在唬人;裴礼斯·安索又提出了另一个理论,认为谢顿的话并非全是谎言,第二基地的确存在,只不过谢顿故意谎报了它的位置。可是我要告诉各位,哈里·谢顿其实完全没有骗人,他所说的绝对都是事实。

  “可是,哪里又是‘另一端’呢?银河是一个扁平、凸透镜状的天体,它的横截面是一个圆,而圆形是没有端点的——这就是艾嘉蒂娅悟出来的道理。我们——我们第一基地——位于端点星上,而端点星则在这个圆的边缘。因此根据一般的定义,我们处于银河的端点。现在,你沿着这个圆周一直走,前去寻找所谓的‘另一端’。你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结果你根本找不到‘另一端’,只会重新回到原来的起点——”

  “而在那里,你将会找到第二基地。”

  “那里——”安索重复了一遍,然后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里?”

  “是的,我指的就是这里!”达瑞尔中气十足地吼道,“除此之外,还会有其他可能吗?你自己说的,如果第二基地分子是谢顿计划的守护者,他们就不太可能会在所谓的‘银河的另一端’;假使他们真的待在那里,一定会完全与世隔绝。你认为卡尔根的距离应该较为合理,可是我告诉你,那里还是太远了,最合理的距离是根本没有任何距离。他们藏在哪里最安全呢?谁会在此地寻找他们呢?最明显的地方就是最隐密的地方,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当可怜的艾布林·米斯发现了第二基地的下落时,他为什么会那么惊讶,为什么那么气馁?他飞过大半个银河,拼命想要找到第二基地,以便警告他们骡就要打来了,却发现骡已经一举攻下两个基地。而骡自己的寻找为什么又会失败?怎么可能不会?如果有谁要去搜索一个危险的敌人,绝对不会在自己的俘虏堆里找。因此那些心灵科学大师,才能够争取到充裕的时间,布置好天衣无缝的计划,最后终于一举成功,遏止了骡的泛银河攻势。

  “哦,这实在简单得令人忍不住生气。我们在这里绞尽脑汁计划一切,以为每一步行动都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我们始终都在敌人的根据地中心,这实在是太滑稽、太可笑了。”

  安索脸上的疑惑仍旧没有消失,他问道,“你真的相信这个理论吗,达瑞尔博士?”

  “我真心地相信。”

  “那么我们的任何邻居,在街上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第二基地的超人。他们或许正在窥视你的心灵,并且能够感知其中一切的脉动。”

  “正是如此。”

  “而我们的计划竟然还能进行那么久,至今仍未受到他们的干涉?”

  “未受到他们的干涉?谁告诉你没有?你,你自己,证明了孟恩的心灵遭到了干扰。你以为当初我们派他到卡尔根去,完全是出于我们的自由意志吗?而艾嘉蒂娅窃听到我们的谈话,因此跟他一起去了,这真是她自己的主意吗?哈!我们也许始终不断受到干涉呢。总而言之,他们何必做出过度的反应呢?对于他们而言,误导我们比阻止我们还要有利得多。”

  安索低头沉思了一阵子,然后又抬起头来,脸上仍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他说:“好吧,然而,我还是不喜欢这个理论。你的精神杂讯器根本一文不值,我们不能一辈子躲在房间里,可是根据我们现在自以为是的了解,我们一旦走出房门,就等于已经输掉了。除非你能够将这种装置制成可携带的大小,然后银河中每个居民都发一个。”

  “你说得没错,不过我们并非全然绝望,安索。那些第二基地分子的确拥有我们缺少的特殊感官,这虽然是他们的长处,却也正是他们的弱点。比如说,你能不能想像一种特殊的武器,对普通的明眼人具有足够的杀伤力,可是对盲人却根本没有作用?”

  “当然可以,”孟恩抢着答道,“强烈刺眼的光线。”

  “一点都没错,”达瑞尔说,“只要有高强度,足以使人失明的光线。”

  “可是,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屠博问道。

  “这个类比实在相当明显。我已经制成了精神杂讯器,它可以发射一种特殊的电磁波,这种电磁波对于第二基地分子的影响,就像普通光束对明眼人造成的效应。不过精神杂讯器所发出的电磁波,一直不断迅速地变换着型样,变化速率绝非任何心灵能跟得上。好,现在请想像一束强烈的闪光,看久了会令人头痛的那种光束,如果我将这种光束的功率增强,直到它足以令人目盲——就会给人带来肉体上的痛楚,一种无法忍受的痛楚。但是它只对具有视觉的人才有效,对于盲人根本没有一点作用。而精神杂讯器发出的电磁波也是一样,它只对具有特殊感应的心灵才会造成伤害。”

  “真的吗,”安索开始有兴趣了,问道:“你试验过吗?”

  “拿谁来试验呢?我当然还没有试过,但是我保证一定有效。”

  “哦,那么控制此地杂讯场的开关在哪里?我想看看那玩意。”

  “在这里。”达瑞尔将手伸进外衣口袋,掏出一个通体黑色、呈圆柱型、附有一些键钮的控制器。那是一个很小的装置,放在口袋中几乎看不出来。达瑞尔掏出控制器后,顺手丢给了安索。

  安索仔细地检视着,然后耸耸肩道:“光是这样看,我根本看不出什么苗头。喂,达瑞尔,哪里是我不能碰的?你知道,我可不想无意中把保护伞关掉。”

  “不会的,”达瑞尔随口答道,“那个控制开关已经锁住了。”说完,他就朝一个按跳开关轻轻弹了一下,那个开关果然一动也不动。

  “这个旋钮又是干什么的?”

  “那是改变型样的变换速率用的,这个——这是改变强度的,我刚才提过。”“我可以——”安索问道,同时手指已经按在强度旋钮上,此时其他三个人也凑了过来。

  “有何不可?”达瑞尔耸耸肩道,“反正对我们没有作用。”

  安索慢慢地、战战兢兢地开始转动旋钮,先朝一个方向转到底,然后又一路转回来。屠博紧张得咬紧牙根,孟恩两眼迅速眨个不停,好像他们都想将自己的感官发挥到极限,试图感受那个不会影响他们的电磁脉冲。

  最后,安索又耸了耸肩,将那个控制器丢回达瑞尔的膝盖上,然后说:“嗯,我想我们应该可以相信你的话。可是实在难以想像,当我在转动旋钮的时候,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

  “自然不会啦,裴礼斯·安索,”达瑞尔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说,“我给你的那个是假的,你看我这里还有一个。”他脱掉外衣,解下挂在腰际的另一个控制器,两个控制器看起来一模一样。

  “你看,”达瑞尔一面说,一面把强度旋钮转到了底。

  只听见一声可怕至极的惨叫声,裴礼斯·安索立刻倒在地板上。他显得痛苦万分,在地上拼命地打滚,脸色一片死灰,十指猛力抓扯着自己的头发。

  孟恩两只眼睛充满了恐惧,他赶紧抬起脚来,深怕碰到这个扭动不已的躯体。瑟米克与屠博则成了一对石膏像,两人都是脸色苍白,全身动弹不得。

  达瑞尔一脸凝重的表情,将旋钮转回原来的位置。安索又微微抽动了几下,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不过他显然还活着,急促的呼吸带着身体剧烈地起伏着。

  “把他抬到沙发上去,”达瑞尔说完,就伸手去抱他的头,然后又说,“帮我一下。”

  屠博赶忙去抬安索的脚,两人像抬一袋面粉似的把他抬到沙发上去。过了好几分钟,安索的呼吸逐渐缓和下来,眼睑跳动了一阵子之后,才终于张开双眼。他的脸色早己变得蜡黄,头发和身体全被汗水湿透,而当他开口的时候,声音沙哑得让人几乎听不懂他说的话。

  “不要……”他喃喃地呻吟,“不要!不要再开了!你们不知道……你们不知道……喔——”他发出了一阵颤声的哀号。

  “我们不会再让你吃苦头,”达瑞尔说,“只要你能说实话。你是第二基地的一分子,对不对?”

  “我要喝一点水。”安索哀求道。

  “拿点水来,屠博,”达瑞尔吼道,“顺便把那瓶威士忌也带来。”

  达瑞尔向安索灌了一小杯威士忌,再给他喝了两大杯开水,然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年轻人似乎感到放松了一点……

  “是的,”他用疲惫不堪的声音说,“我是第二基地的一员。”

  达瑞尔继续问道:“它就在端点星上——在这里?”

  “是的,是的,全都给你猜对了,达瑞尔博士。”

  “很好!现在解释一下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告诉我们!”

  “我想睡觉。”安索细声地说。

  “等一下再睡!先把话说完!”

  安索先是发出带着颤抖的叹息,然后才吐出一串话来。他说得又快又小声,其他人都得俯下身来才听得清楚。

  “情况变得越来越危险,我们知道端点星的科学家,开始对脑波分析产生了兴趣,而你们发展精神杂讯器这类装置的时机也成熟了。此外,你们对于第二基地的敌意越来越浓。我们必须阻止这些,却又不能因此让谢顿计划受到波及。

  “我们……我们试图控制这个行动,试图加入这个行动,这样就能转移你们的疑心和注意力。我们策动卡尔根宣战,是为了进一步转移你们的力量,而这就是我让孟恩去卡尔根的原因。那个史铁亭的所谓宠姬,其实也是我们的一份子。她负责监控孟恩的每一步行动……”

  “嘉丽竟是……”孟恩大叫起来,可是达瑞尔却挥手示意他闭嘴。

  安索完全没注意到有人插嘴,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结果艾嘉蒂娅也跟去了,我们没算到这一步——不可能预测到每件事——所以嘉丽设计把她送到川陀,以免因为她的介入而误了大事。这就是整个的计划,只不过我们最后还是失败了。”

  “你也曾经想把我骗到川陀去,是不是?”达瑞尔又问。

  安索点点头:“必须设法把你支开,你心中逐渐升高的得意之情太明显了,我们知道你正在研究精神杂讯器,而且很快就要成功。”

  “你们为什么不控制我呢?”

  “不能……不能。我有我的命令,我们依照计划行事,如果我自作主张,会将全盘的计划毁掉。我们的计划只能预测几率……你知道……就像谢顿计划一样。”安索的脑袋剧烈地左右摇摆,一面说一面痛苦地喘息着,几乎已经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我们针对个人而订定计划……不是群体……其中的几率很低……导致失败。此外……如果控制你……其他人也会发明……没有用……必须控制时机……更巧妙的……首席发言者自己的计划……不知道全盘的……除了……没有成功……啊——”他筋疲力尽了。

  达瑞尔用力摇着他的身体,同时吼道:“你还不能睡,你们总共有多少人?”

  “啊?你说啥……哦……不多……会感到惊讶的……五十……已经足够了。”

  “全都在端点星吗?”

  “五……六个在别的世界……就像嘉丽……我要睡了。”

  安索陡然甩了甩头,好像是拼命要力图振作。他想在挫败之后再争回一点颜面,而这就是他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果然,他的话比刚才清楚多了:“我已经几乎将你击败,本来可以将防御装置关上,把你的心血毁掉,让你知道究竟谁才是主宰。没想到你却给了我一个假的控制器……从一开始就怀疑我……”

  他终于睡着了。

  屠博余悸犹存地问道:“你怀疑他有多久了,达瑞尔?”

  “从他来找我的那天起。”他用很平静的口吻说,“他自称是从克莱斯那里来的,可是我很了解克莱斯,也明白我们两人为何不欢而散。他对第二基地这个题目充满狂热,可是我却遗弃了他。我这样做有我的道理,因为我认为独自研究自己的理论,才是最好、最安全的做法。然而我却无法向克莱斯解释这一点,即使我说了,他也绝对听不进去。在他心目中,我是一个懦夫兼叛徒,也许还认为我就是第二基地的间谍呢。他是个爱记仇的人,从那时候开始,直到他快要去世了,都一直没有与我联络。然后,突然间,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周,他竟然又写信给我——以一个老朋友的身份——向我推荐他最优秀、最有前途的学生,要我们两人合作,继续昔日的探索。

  “这实在太意外了,如果没有外力的影响,他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的举动?所以我就开始怀疑,这件事情惟一的目的,是要我全心全意接纳一名真正的第二基地间谍。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说到这里,他不禁叹了一口气,闭起眼睛好一阵子。

  瑟米克插嘴道:“我们该拿他们怎么办……那些第二基地的人?”他的声音听来很犹豫。

  “我也不知道,”达瑞尔以悲伤的口吻说,“我想,也许可以将他们集体放逐吧。比如说,送他们到佐拉尼星去,然后在那个行星上布满‘精神杂讯’。男女可以隔离开来,更好的办法是将他们通通结扎。这样,五十年之后,第二基地就会成为历史。除此之外,安乐死或许是个更仁慈的办法。”

  “你认为——”屠博问道,“我们能够学到如何使用他们那种感应力吗?还是他们生来便具有那种机能,就像骡一样。”

  “我不知道,但我想那是长期训练所发展出来的。因为根据脑电图,普通人也都具有这方面的潜能。可是你要那种能力干什么?连他们自己都未能因此受惠。”

  说完,达瑞尔皱起眉头。虽然他不再开口,心中却在拼命呐喊。

  这一切都太容易了——太容易了。他们失败了,这些所向无敌的超人,竟然像故事书中的坏蛋那样,最后被好人一网打尽——他并不喜欢这个结局。

  老天啊!一个人要何时才能确知自己不是傀儡?又要如何才能确知自己不是傀儡?

  艾嘉蒂娅马上就要回来了,自己终将面对那个最后的难题,但是他强迫自己暂时忘掉这件事情。

  她回来了,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他却始终无法忘怀那个念头。

  他怎么可能不想呢?不知道是什么魔法作祟,她出门在外的这段时间,已经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少女。她是他生命的延续,是那段婚姻留下的惟一纪念——那是一段苦乐参半的婚姻,蜜月几乎没有度完就陡然结束。

  某一天晚上,他尽可能用最自然的口吻问道:“艾嘉蒂娅,是什么让你想到两个基地都在端点星上?”

  他们刚从戏院回来。刚才在戏院中,他们坐在最好的座位,两人都有专用的三维视镜。她还特别穿了一件新衣服,乘兴而去,尽兴而归,玩得开心极了。

  听到这个问题,她瞪着父亲好一会儿,然后干脆地答道:“啊,我不知道,爸爸,我就是想到了。”

  达瑞尔博士心头立刻蒙上一层冰霜。

  “好好想一想,”他急切地问道,“这一点非常重要。你怎么会想到端点星上有两个基地?”

  她微微皱起眉头:“嗯,我遇到了嘉丽贵妇,我发现她是第二基地的人……安索不也这么说吗?”

  “可是她在卡尔根,”达瑞尔毫不放松,“你怎么会想到端点星的?”

  艾嘉蒂娅沉默了好几分钟,她是怎么想到的?究竟是怎么想到的?她心中升起了一种可怕的感觉,感到自己无法完全掌握自己。

  她终于又开口道:“她知道许多事情——我是说嘉丽贵妇,她的情报一定是从端点星来的。这样说难道不合理吗,爸爸?”

  他没有回答,只是不断地对她摇头。

  “爸爸,”她喊道,“我就是知道,我越想就越肯定,觉得完全合情合理。”父亲眼中露出了茫然的目光,对她说,“很糟糕,艾嘉蒂娅,这实在很糟糕。面对第二基地的时候,直觉便是一种可疑的征兆,这你应该了解吧?那种念头也许只是单纯的直觉,却也可能是遭到控制的结果!”

  “控制!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令我改变了?喔,不,不,这绝对不可能。”她一面后退,一面说,“安索不是说我猜得都对吗?他已经承认了,承认了每一件事,而且你们也在端点星把那些人都一网打尽,对不对?对不对?”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知道,不过……艾嘉蒂娅,你愿不愿意让我为你做一次脑电图分析?”

  她猛力摇着头:“不,不!我害怕极了。”

  “怕我吗,艾嘉蒂娅?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可是我们无论如何要弄明白,你自己也了解这一点,对不对?”

  于是,她顺从地跟父亲进入实验室,在整个过程中,她只打了一次岔。当达瑞尔正要转开最后一个开关时,她突然抓住他的手臂问道:“如果我真的发生变化呢,爸爸?你要怎么办?”

  “我什么都不必做,艾嘉蒂娅。如果你真有什么不同,我们两人立刻就离开这里。让我们回到川陀去,只有你和我,从此……从此我们永不过问银河中的任何事情。”在达瑞尔一生中,从来没有一次分析做得比这次更久、耗费他更多的心力。等到分析终于做完,艾嘉蒂娅蜷缩成一团,根本不敢张开眼睛。但她随即听到了父亲的笑声,而这就足以代表一切。她立刻跳起来,扑到父亲的怀抱中。

  当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时,达瑞尔兴奋若狂,喋喋不休地说:“这间屋子在最强的‘精神杂讯’保护之下,而你的脑波仍然完全正常。我们真的逮到他们了,艾嘉蒂娅,我们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了。”

  “爸爸,”她喘着气说道,“我们现在可以接受奖章了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要求免去这个活动?”他双手抓着她的肩膀,瞪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又开怀大笑,对她说,“没关系啦,反正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好吧,你可以上台去接受奖章,还可以当众致辞。”

  “还有……爸爸?”

  “啊?”

  “从今以后,你能不能改口叫我艾卡蒂?”

  “可是……没有问题,艾卡蒂。”

  胜利的骄傲渐渐渗入、充盈他内心。基地——第一基地——现在已经成为惟一的基地,变成了银河绝对的主宰。再也没有任何障碍横亘于第二帝国——谢顿计划的最终目标——与他们之间。

  只要不断向前迈进就行了……

  谢天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