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邪仙陆飘飘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2-01-29   本书阅读量:

  日月公主朱玉涵更是喜煞,爱煞,一时忍俊不住,以手捧腹,笑得她前伏后仰,泪水直流。

  常五是又好笑,又好气,一指陆小飘,狠狠瞪了他一眼,沉声喝道:「小子-你别跟我要滑头,来王二麻子,说!你刚才笑什么?」

  陆小飘一挤眼儿,裂着嘴仲常五做了个鬼脸儿,调皮的说道:「好好好,我说我说,不过我说了您可不许生气噢!

  我是笑老爷爷不生气的时候儿既慈祥,又威武,很神气,挺好看的,可是您一生气啊——就像……就像……」

  这坏小子到了紧要关头,故意话留半句儿,卖关于让大夥儿干着急。

  常五把眼睛一翻,沉声喝道:「说!像什么?」

  陆小飘一缩脖儿,装做很害怕的样子说道:「像……像……像戏台上的……大花脸!……」

  此语一出!逗得大夥儿哈哈大笑。

  日月公主朱玉涵也忍俊不住,手掩朱唇,失笑不已。

  常五也想笑,但强忍住了,沉声叱道:「胡说!」

  陆小飘眼睛一翻,大声说道:「本来就是胡说八道嘛!我是看大夥儿在那儿绷着脸像二五八万似的,心里难过,所以才耍个宝,让大夥儿乐呵乐呵,噢!您还以为我真是二百五啊?真是的……

  说真格儿的,我是笑您老人家平常知慧如海,比谁都精明,可是一生气啊,您可就全糊涂了……」

  常五可真是人老成精,眼睛一转,知道陆小飘话里有话,瞅着他说道:「小兄弟,你-你说我那一点儿糊涂了?……」

  陆小飘正容说道:「刚才铁臂神猿申公庆申老前辈说。何败那老儿来张垣如意赌坊踩盘子,是冲着您来的,怎嘛?老爷爷您就真的相信了是吧?」

  常工略一思付,抬眼瞅著他说道:「你不信?还是认为申舵主说得有什麽不对的地方儿?j陆小飘轻轻一笑,接着说道:「我不能说铁臂神猿申公庆申老前辈说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信!唯独您老人家不能信,也不应该信!」

  大夥儿简直让陆小飘给弄糊涂了,齐声说道:「陆少侠别尽打哑谜,何不把话说得更清楚一些?」

  日月公主朱玉涵也忍不住说道:「陆少侠就快直说吧!免得大夥儿在这里干着急……

  常五比他们更急。口没遮拦的笑骂道:「小子!你少在这儿弯儿抹角儿的跟我蹭楞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陆小飘一声干咳,等大夥儿安静下来,始正容说道:「老爷爷!您和何败相识已有数十春秋,一无恩怨,素无瓜葛,享誉江湖,武林同钦。

  你们各怀绝技,同擅胜场,彼此尊敬,惺惺相惜,多年以来,均相安无事,为什么他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找上您来?

  老爷爷,您难道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还有——何败和您老人家纵有什么恩怨过节儿,也是你们上一代人的事儿,以何败在江湖武林中的身份地位,他大可以直接找上门来,和您当面理论,也犯不着带着个后生晚辈,下场子去踩人家盘子对不对?……

  再说——何败和您老人家,虽然名动江湖,威震武林,但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正见过你们二位老人家的,可以说少之又少!

  是什么原因使何败公然出面,一日之间,尽踩张垣七七四十九家赌场的盘子?老爷爷,您不觉得此事过于违反常理?」

  先前——大夥儿并没有想到这么多,现在,经过陆小飘深入仔细的一分析,才感觉到其中疑云重重,奇诡难测,纷纷把眼光投向常五身上。

  常五思忖良久,神情凝重的瞥了陆小飘一眼,瞅着他沉声说道:「小兄弟,你是怀疑何败老儿是受了那个後生晚辈的蛊惑唆使?……」

  陆小飘淡淡一笑,斩钉截铁的说道:「不是怀疑,而是事实,也不是蛊惑唆使!应该说是命令!」

  真个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在场之人,无不相顾失色,铁臂神猿申公庆一下儿跳了起来,伸手揪住陆小飘,不敢相信的说道:「陆少侠!你是说何败已落入那个後生晚辈手中?一切均听命他?完全在他控制之下?」

  哈!这铁臂神猿申公庆性子可能真够火爆,脸红脖子粗的一口气儿问个没完,手劲儿又大,抓的陆小飘直在那儿皱眉龇牙。

  看得日月公主朱玉涵直心疼,忙替他解围笑着说道:「申舵主,您先放开陆少侠,听他慢慢儿说,您老手劲有名的大,当心把人家胳臂给拧断了!……」

  铁臂神猿申公庆脸上一红,才惑觉到适才失态已极,颇为尴尬的瞅着陆小飘笑着说道:「小……兄弟,对不起!我是……」

  陆小飘轻抚右臂,龇牙裂嘴的苦笑道:「没……没什么,申老前辈,您的手劲儿可真大得惊人,还好抓的是我胳臂,如果换了是我脖子,哈!我早就去摸阎王爷的鼻子了……

  虽然您老抓的是我的胳臂,可是晚辈已经消受不了,幸亏公主发现得早,否则,我这条右臂就算是报销了……

  申老前辈,本来晚辈想找机会跟您老人家亲近亲近!教我几招活儿,想想看,还是免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天儿哪!」

  陆小飘话还没说完,大夥儿已忍不住轰堂大笑起来。

  嘿嘿!这坏小子可真有一套,谈笑风生中,不但把铁臂神猿申公庆的尴尬不安,消弭于无形,反而把此老捧上了三十三周天,同时,也毫不落痕迹的表达了日月公主朱玉涵对他关怀的感激。

  铁臂神猿申公庆为人正直,胸无城府,高兴的哈哈大笑道:「小兄弟,说实话,老哥哥我倒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咱们以後是要好好儿亲近亲近,只要你想学,老哥哥我是倾囊相授,绝不敝帚自珍……

  不过——小兄尽管放心,老哥哥绝不捏你脖子也就是了!

  好了,好了?老哥哥我废话说了一箩筐,说不定早已经有人在掘我祖坟了,你是主角儿,该你说了,你没看大夥儿已经等急了?」

  陆小飘淡淡一笑,接着说道:「依常理推断,此刻——何败老儿已完全在那个后生晚辈控制之中……」

  众人面面相觑!默然不语。

  一阵沉寂。

  片刻——铁臂神猿申公庆刚刚还说怕人掘他祖坟,闭上嘴没一会儿工夫儿,又忍不住站起来问陆。小飘道:「何以见得?……」

  陆小飘轻轻膘了铁臂神猿申公庆一眼,看他急得脸上青筋直暴,忍不住笑道:「您老人家难道忘了?刚才不久胜老爷子还说过。来我如意赌坊踩盘子,砸场子的那一老一少,看起来似主仆一样,想想看,天下那儿有奴仆不听主人话的道理?」

  胜老爷子连连点头,正容说道:「小兄弟不说,我倒差点儿把这些给忘记了,这一老一少从一进如意赌坊大门儿,我就觉得那个老儿行动举止,有些怪异,时间一久,才发觉他的一举一动,都听命于那个后生晚辈的暗示……」

  陆小飘轻一点头,很有把握的接着说道:「因此,我判断他们来张垣的目的,并不一定-是冲着常老爷爷来的!

  因为那个后生晚辈的年龄太轻!而常老爷爷一生又很少在江湖走动,他们之间,似乎扯不上什么牵丝攀藤的关系。

  如果——我没猜错,他们若不是冲着公主来的,就是冲着我陆小飘来的!」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良久——就听常工哈哈大笑,拍着陆小飘的肩膀,亲切,欣慰,赞佩的笑看说道:「小兄弟智慧如海。果然高明,老爷爷算是服了你啦!哈哈哈………」

  日月公主朱玉涵星目流转,轻轻瞥了常五一眼,笑着说道:「不知总护法做何打算?」

  常五白眉轩动,意气飞扬的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那何败老儿!他还奈何不了属下!」

  日月公主朱玉涵黛眉轻皱,银于紧咬朱唇,默然不语,对于常五的做法,似乎颇不以为然。

  片刻——就见那个多嘴多舌的铁臂神猿申公庆一跃而起,凑近了陆小飘的耳根子,笑著说道:「小兄弟,老哥哥我是个急性子,这样儿会把我给憋死!

  你能不能先告诉我,那个后生晚辈是何方神圣?说!明儿个知味村让你吃饱喝够,老哥哥我请客,怎麽样——够意思吧!」

  这下儿总算他问对了,这正大夥儿急于想知道的问题,只见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在陆小飘身上,连大气儿都没人敢出,等着他的回答。

  陆小飘笑在脸上,乐在心里,他有一种被重视的满足和喜悦,略显激动的瞟了大夥儿一眼,眼神最後却落在日月公主朱玉涵的身上。

  他知道,她一直在默默关心着他,他要把这一份喜悦和她共享,他发现她正一瞬不瞬的瞅着他,当他二人眼神相触的刹那之间,他感觉到两个人的心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接近过。

  同时,他发现在她的眉目之间,似乎增加了一分成熟的少妇风韵。

  日月公主朱玉涵玉面飞红,脸上一阵火热,淡淡一笑,轻启朱唇,缓缓说道:「陆少侠,快说啊,你看:大夥儿都在等着你啊!我也想知道,那个后生晚辈究竟是何来路呢?……」

  陆小飘也是脸上一红,忙一定神,轻轻一笑,朗声说道:「回公主的话,属下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后生晚辈的来路,不过!很快我就会查明此事。

  还有——常总护法也不必跟何败正面冲突,我自有办法,兵不血刃,使何败摆脱那个晚辈的控制,投效到我日月会的阵营中来。……

  何败一去,相信那个后生晚辈,再也无法兴风作浪,不攻自破。」

  大夥儿眼珠子瞪得老大,简直不敢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他们所面对敌人是——何败,放眼今日天下武林,还没有人敢说这句话!

  可是陆小飘这个黄口小儿就偏偏说了,而且说得很自然,很有把握,大夥儿怔怔瞅着他,好像怀疑他是不是在发烧——烧得他在此胡说八道。

  一阵沉寂。

  室内空气就像突然凝结了似的,使人透不过气儿来,有着窒息沉闷的感觉。

  片刻——陆小飘突然一声朗笑,扫了大夥儿一眼,一声轻叹,接着大声说道:「咦?你们这样儿瞪着我干嘛?噢!我明白了——你们是看不起?以为我在吹牛是吧?」

  常五深深了解陆小飘的性子,傲骨天生,从不服输,生怕大夥儿伤了陆小飘的自尊心,忙笑着说道:「小兄弟,别误会,因为咱们的对手是何败,大夥儿不能不替你担心!」

  铁臂神猿申公庆刚一伸手,想去拍拍陆小飘的肩膀,以表示亲热,手还没碰到他的肩膀,一想不对,山且刻就收了回来,凑趣儿的说道:「怎嘛?小兄弟生气了?」

  陆小飘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冲着铁臂神猿申公庆一挤眼儿,龇牙笑道:「老前辈,俺又不是癞蛤蟆,那儿有那么多气儿生啊?」

  大夥儿都被陆小飘逗笑了,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算放了下来。

  日月公主朱玉涵确实在为陆小飘担心!但又不好当众阻止他,只有轻描淡写的暗示他道:「陆少侠,大夥儿也是一番好意,怕你只身前去涉险,你何不把你的计划说出来!大夥儿听了也好替你拿个主意。

  还有——你带些什么人手儿去?什么地方跟何败照面儿?我们也得有准备,好去接应你,兔得……」

  陆小飘本来不想把他心里的计划说出来,他一见日月公主直在那儿替他担心着急,心有不忍,只好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多谢公主和诸位前辈的关心,在下并不需要带什么人手儿。只要胜老爷子助我一臂之力,也就够了。」

  只见——日月公主朱玉涵黛眉紧锁。幽幽怨怨的轻轻瞥了陆小飘一眼,暗暗忖道:「唉!你这个小冤家,也太逞强了,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了解我的心意?忍心让我替你急死?」

  日月会的首脑份子,因为一直搞不清楚陆小飘一胡芦里一买的是什么药,直觉的认为这个年轻人过于狂傲,似乎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睛里,因此,他们对于陆小飘有着极度的不满。

  但是——也有一些人却极为欣赏陆小飘,认为他精华内蕴,浑身是胆,人品出众,智慧武功,高人一等,假以时日,必成大器,乃日月会的栋梁之才。

  苦只苦了胜老爷子,心里直在打鼓,生怕别人说他胆怯,又不好追问陆小飘如何相助法儿?

  他眼睛一转,暗暗忖道:「这小子,也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只顾了逞能,可把我老头子拖下水害惨了,事情成功时当然是皆大欢喜,万一有个什么差错,他是个孩子。别人当然不会过于责难他,我老头子可就倒了八辈子的血楣!

  怪事儿?这小子谁不好找?哈!他偏偏找上了我,哼!看来我这条老命,就要断送在这个浑小子身上!」

  一念至此。

  胜老爷子哈哈一笑,硬着头皮对陆小飘说道:「小兄弟豪气干云,咱当然也不能装瘪对吧?从现在起,咱这个人,跟这条老命!就一块儿交给你了,你就看着办好了,一切咱都听你的。」

  陆小飘何等聪明,一眼就看穿了胜老爷子的心事,哈哈一笑,接着说道:「老人家,咱们可没仇!我也绝对不会害你,你尽可放一百二十个心。

  我只想请你老人家登高一呼,明晚华灯初上,张垣七七四十九家赌场,同时开始营业也就行了!

  其他的您老人家就不用管了,一切自有晚辈来承担。……怎么样?晚辈够意思吧?」

  胜老爷子被陆小飘说得老脸一红,半天没敢吭声。

  陆小飘仍不放过他,紧紧追逼他道:「老人家,行吗?」

  胜老爷子深悔不该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红着脸说道。;「行,一切包在我身上了。」

  这一下儿大夥儿可更糊涂了,他们不明白日月公主朱玉涵和常五?为什么不想法子去对付何败?

  在这么紧张的节骨眼儿上,却任凭陆小飘在这儿瞎胡闹,让胜老爷子设法通知全张垣的赌场明晚同时营业,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儿……

  别说是他们,就连日月公主朱玉涵,也被陆小飘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绪,坐在那儿瞪着眼睛猛发楞。

  一阵沉寂。

  良久——常五突然目射奇光,瞪着陆小飘哈哈笑道。「小兄弟,你是想……?」

  陆小飘淡淡一笑,缓缓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好!简直是妙极了!唉——我怎麽会没想到呢?」常五抚髯大笑,眉飞色舞,颇为得意,片刻,突然脸色一沉,瞅着陆小飘不安的接着说道:「如果他们不来如意赌坊,又当如何?」

  陆小飘淡淡一笑,极为自信的说道:「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先来如意赌坊,我们可以派人和其他赌坊互通消息,万一他们先去了别家,我和胜老爷子自然会找他们!」

  常五略一思忖,接着说道:「好是好,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儿好,我是——我是怕他们情急反噬!……」

  陆小飘豪气干云,朗声说道:「我不认为他们敢动武,就算动武,他们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处,只要胜老爷子能把那个后生晚辈给缠住,相信何败还奈何不了我,老爷爷,您应该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真个是语惊四座。

  日月会的首要份子,个个目瞪口呆,虽然他们知道,能够获选充当公主随身侍卫的人,武功必有过人之处,但是他们绝不相信,眼前这个乳臭末干的大孩子,能与当今武林中人视为泰山北斗的何败一较长短。

  因此——大夥儿都把目光集中在总护法常工身上,等待他的回答,他们相信这位与何败齐名的长者,绝不会信口雌黄。

  只见——常五轻一点头,抚髯笑道:「小兄弟,老爷爷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不过——老爷爷有句话劝你,年轻人锋芒太露,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

  何败老儿年已近百,成名不易,且为人正直,与世无争,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让他在垂暮之年,含恨而终。」

  陆小飘躬身受教,正容说道:「老爷爷金玉良言,晚辈自当牢记于心,何败乃武林长者,晚辈纵有天胆,也不敢对他老人家冒犯,老爷爷,您就放心吧!」

  常五颇为欣慰的笑道:「好。如此甚好。能有你这句话。老爷爷也就放心了,望你好自为之。」

  日月会的首脑份子,面面相觑,惊得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们已从常五的话里听出来,被武林中人奉为泰山北斗的何败!好像也非这个大孩子的对手!

  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可是又由不得他们不信,因为这话不是别人说的,而是从他们奉若神明的总护法常五口中说出来的。

  一阵沉寂。

  只见——胜老爷子春风满面,一颗悬着的心。已经放了下来,虽然他和陆小飘常常接近。但也不大清楚他的武功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现在听常五这么一说,再加上他曾亲眼目睹,陆小飘一举击毙大内侍卫领班宫辅基和张威赵强的奇奥手法。

  因此——胜老爷子不再患得患失,他相信和陆小飘联手,纵然不能将何败和那後生晚辈一举成擒,但自保或是全身而退,应该是绰绰有馀。

  一念至此。

  胜老爷子向常五轻一拱手,笑着说道:「既然这样决定了,就请您老人家明儿个早点儿到场子里来,不管怎麽说,人家总是客,属下要在场子里照顾,可能没时间来接您。」

  常五哈哈大笑,右手轻挥,制止他再说下去,接着说道:「不武,明儿个我不去,有小飘跟你就够了……。」

  胜老爷子猛的一怔,迫不及待的说道,「您——您不去?那………」

  常五若无其事的笑道:「是啊!不武——有什么不对嘛?」

  胜老爷子心里一急,结结巴巴的说道:「那……那……。谁下场子跟何败对赌呢?」

  他急,常五可一点儿也不急,平静的抚髯大笑,慢条斯理的缓缓说道:「不武,我那两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去了也是白搭,最多能跟何改扯成平手,万一输了——岂不是丢人带砸家伙?把事情反倒给弄糟了?……」

  胜老爷子一想上也是事实,搔耳挠腮!苦无良策,不安的瞅着常五说道:「那……怎么办?总得有人去……」

  「我去……」陆小飘一躬到地,瞅着胜老爷子龇牙一笑,调皮的接着说道:「老人家,您瞧瞧我这块料怎么样?去斗斗何败还行吗?……」

  胜老爷子一瞬不瞬的瞪着他,左打量,右琢磨,良久,始轻轻一叹,失望的摇头说道:「你——你去?」

  陆小飘一挺胸,神气活现的说道:「是啊!怎嘛——我不够看?还是……」

  胜老爷子默默望着陆小飘,片刻,轻轻一拍他的肩膀,极为诚恳的说道。「小兄弟,我是实话实说,听了你也不必生气。

  我知道你行,算得上高手,我们初次见面儿就在场子里对吧?在张垣赌国,你的确可以封王称尊,可是你别忘了,我们现在面对是何败!

  你我个人荣辱事小!万一由于你我的一时疏忽,使我日月会遭到重大损失,那我们俩的罪过可就大了,小兄弟,我——我看你还是老实点儿吧!」

  日月公主朱玉涵黛眉轻皱,不安的抬眼瞅着陆小飘,她深深了解他那种宁折不弯的性子,生怕他发作起来不好收拾。

  同时——她也在暗暗责怪胜老爷子,不该把话说得太重!让人下不了台,不管怎么说,陆小飘自告奋勇去会何败,总是一番好意,就算他不行,也该好言相劝,使他知难而退也就够了,又何必……

  思付之间。

  只见——日月公主朱玉涵目射异采,脸上疑云一片,原来她发现陆小飘非但未被胜老爷子的话激怒。反而面带微笑,极为平静的坐在那儿,和铁臂神猿申公庆指手划脚的闲聊,好像没事儿似的。

  至此——日月公主朱玉涵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心里虽然有些纳闷儿,但又不便过去问他……

  蓦地——「啪」的一声脆响。

  但见——常五伸手重重拍着胜老爷子的肩膀,纵声大笑,良久,始继续说道:「不武!这下儿你可看走眼了吧?」

  胜老爷子微微一怔。不解的说道:「我——我不懂您的意思。」

  常五轻轻瞥了陆小飘一眼,不胜唏嘘的说道:「想我常五七岁练赌,十年有成,纵横赌国一甲子,睥睨群雄,目无馀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没想到却在我垂暮之年,碰到了对手,唉!我不但输了,而且——输得很惨……」

  胜老爷子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不敢相信的说道:「我——我不信!这怎么可能?是谁有这么大的本领?是谁?」。

  常五淡淡一笑!指着陆小飘说道:「就是他!」

  室内响起了一阵惊呼声,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日月公主朱玉涵那亮如星辰的双眸里,闪射着既惊又喜的光采!她再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如意郎君竟是如此多才多艺,她真恨不得扑到他怀里,亲他吻他,可是她的身份却不允许她这么做,只有深情欣喜的轻轻瞥了他一眼,但千言万语,却都在这轻轻一瞥中。

  陆小飘会心的瞅着她点头一笑,嘴角儿微微掀动了一下儿,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是——是他?」胜老爷子膘了陆小飘一眼,瞪着常五说道:「我——我不信!」

  常五轻轻拍着胜老爷子的肩膀笑道:「不武,别说你不信,当时,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当那十二颗骰于停下来的刹那之间,我不但信了,而且相信普天之下,再也没有人能够达到他那种至高无上的境界……

  因为——我们所懂的只不过是赌的技巧,而陆小飘不但懂得赌的技巧,他更懂得赌的艺术……

  不武,放心的跟小兄弟去吧!我敢说!就算十个何败加起来,他也不是小兄弟的对手。」

  一阵沉寂。

  胜老爷子脸上疑云一片。怔怔望着陆小飘,半天没有吭声儿。

  陆小飘是得理不让人,冲着胜老爷子龇牙一乐,话中带刺的笑着说道:「老人家,莫非是想考考我?让我露一手儿给您瞧瞧是吧?」

  胜老爷子脸上一红,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铁臂神猿申公庆鼓掌笑道:「好好好,小兄弟,你就露一手儿让大夥儿开开眼界,明儿个老哥哥我请客……」

  大夥儿连连鼓掌叫好儿,齐声说道:「陆少侠就露一手儿让我们大夥儿见识见识!」

  陆小飘不敢自作主张,礼貌的瞥了日月公主朱玉涵和常五一眼,似在征求他们的同意。

  常五知道,大夥儿嘴里虽然没讲,但是心里却都不大服气,让陆小飘露一手儿给他们瞧瞧也好,见日月公主朱玉涵并没有表示反对,就笑着说道:「也好,去把我的骰子和磁碗拿来!」

  「是。」

  就见一名小婢,应声而去。

  日月公主朱玉涵轻轻一笑,问常五道:「常爷爷,学赌很难是吗?」

  常工抚髯笑道:「赌——并不难,一看就会,不过——想「精」——可就不容易了,若想登堂入室,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日月公主微微一怔,略一思忖,接着说道:「难道比习武还难?」

  常五轻一点头,笑着说道:「不但比习武难,可以说比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要难上千百倍,任何事倩,只要专心不二,勤学苦练,终有成功的一天……

  而「赌」,却并不如此,有的人稍加练习,便能登堂入室,有的人苦练终身,却不得其门而入……

  因为它百分之九十五要靠天赋,后天的努力只占百分之五!精于此道的人?不但要智慧如海,反应要快,应变能力要强,而且更要灵台清明,气度安祥,镇定从容,输赢无动于衷,谈笑风生,神色不变,精诚所至,神动心转,始能渐入佳境……

  赌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艺术,精,气,神,三者合而为一,始能达到赌的最高境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称尊赌国……」

  日月公主朱玉涵淡淡一笑,缓缓说道:「想不到,「赌」还有这么大的学问?照您这么说,真个是太难了……」

  常五继续说道:「俗语说——三年必出一个新科状元,十年也许出一个好戏子。百年未必能出一个十全十美,无所不能的赌王,由此可见,若想在赌国扬名立万儿,封王称尊,是多么的困难了!」

  「不困难,一点儿都不困难!」铁臂神猿申公庆一指陆小飘,继续说道:「你们看,眼面前儿就出现了一个赌王——陆小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