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邪仙陆飘飘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2-01-25   本书阅读量:

  樵楼更鼓声响。

  已是二更时分。

  秃鹰黑三儿刚刚练完剑回来,坐在孤灯之下,仔细擦拭著那柄追随他多年的宝剑。

  秃鹰黑三儿望著这柄锋利无比,闪射发光,爱不释手的长剑,喃喃自语道:「雨不洒花不红,女人需要露水的滋润,剑也一样,要饮过血水之後,才会有光泽,变得更为锋利,唉——你已经很久没见过血了!」

  一阵沉寂。

  秃鹰黑三儿默默望著烛火,良久,轻轻一座,接著喃喃说道:「我秃鹰黑三儿生平从不欠别人的,也不喜欢别人欠我的,可是现在——我欠他的太多了,唉……」

  「好好的叹那一门子气呵?」说话声中,陆小飘业已推门而入,将手上拍的酒和菜往桌上一放,笑著说道:「怎麽?酒虫又作怪了是吧?皓!薰溪!酱肘子,上好的烧刀子,够你解馋的了。」

  陆小飘刚一抬腿,正准备回房睡觉,秃鹰黑三儿已把他叫住,一边儿示意他坐上边儿笑著说道:「来,坐下来陪我喝一杯,我想跟你聊聊。」

  陆小飘一屁股在他对面儿坐了下来,眼珠子在他脸上一转,笑著说道:「有事儿?」

  秃鹰黑三儿睑上的笑容顿钦,瞪著他说道:「红娃儿是个好女孩……」

  陆小飘打断他的话,抢著说道:「我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怎么?她来向你告我的状是吗?」

  秃鹰黑三儿摇头说道:「那倒没有,我看她眼睛哭得红红的,问她是怎么回事儿?她死也不愿说,我想在这张垣,除了你给她气受,大概还没有人敢,你倒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子事儿?」

  陆小飘两手一摊,苦笑著说道:「女人的事儿,谁也弄不清楚,我困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儿,我去睡了,来,乾杯。」

  陆小飘仰首乾了杯酒,不等秃鹰黑三儿说话,扭头就走。

  秃鹰黑三儿想叫住他,他已经一头钻进屋子里去。

  他轻轻一叹,大声说道。「吉祥赌坊有个姓胜的叫人来找你,说有要紧事儿,叫你明儿个一早儿,跟他碰个面儿。」

  陆小飘在里边儿说道:「嗯,我知道了,快三更了,你也睡吧!」

  口口口口口口

  夜深人静。

  万籁俱寂。

  一弯新月上局悬中天。

  月夜——

  湖面没有游人

  一叶小舟,在空荡的湖面上横过,进入了一个小。

  陆小飘悠闲的袖著双手,痴迷的望著坐在他对面打桨的女神。

  女神对於划船打桨并不在行,可是,她喜欢,全力运业,尽力而划,因此,在小舟横过水面之後;她已力尽,香汗涔涔,不停娇喘。

  陆小飘依旧悠闲的望著她。

  「我,我不行了。」她一面娇喘,一边继续说道:「好热也好累。」

  陆小飘微微一笑,眯著眼瞅著她,漫声应道:「嗯。」

  她用力一扳右奖,小舟已钻进苇丛之中,她搁下桨,轻伸酸痛的柳腰,这才发现他正诡秘,满意的笑著。

  「哼!」她狠狠白了他一眼,小嘴儿一嘟,娇慎顷的说道:「你——你看我累成这个样子,不帮忙,你还好意思笑?」

  他依然保持著他那独特动人的微笑,依然漫声相应的说道:「嗯……」

  「你……」

  她一扬黛眉,只说了一个字儿,一抬小腿,在说话中伸出右脚,踢向陆小飘的膝盖,接著说道:「哼!我,我饶不了你…………」

  有时候,漂亮的女人撒娇的薄怒,比笑更为动人。

  陆小飘依然面带微笑,一瞬不瞬,痴迷的瞅著她,一动不动。

  她黛眉轻扬,明亮有如星辰般的美眸显得更为明亮,轻轻一转,贝齿一咬红唇,把踩在他膝盖上的右脚,左右转动摇撼起来。

  终於——

  陆小飘有了进一步的反应,手从柚子伸了出来,轻轻捉住她的右脚,心神一荡,一边轻解她的鞋带,一边斜胰著她说道:「嗯,好——好臭……」

  「胡说!」她脸上一红,认真起来,十万火急的接著说道:「我刚洗过脚,鞋是新鞋,样是新样,怎麽会臭哪?不信,你可以闻一闻……」

  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太过放肆,脸上更红,想把右脚收回来,可是右脚已被他牢牢握住,动弹不得。

  陆小飘并没有理会她说什么,也没注意到她的神情变化,细心神注的解松了她的鞋带,脱掉了她的绣鞋。

  然後,他把身子向前一顿,使自己更接近她一些,手轻握著她脚踝,右手轻轻褪掉她那白净的罗机。

  他终於看到了她那修长,滑润,羊脂白玉般的小脚丫。

  她的玉足是那麽的白净,长短适度,增之一分嫌肥,减之一分嫌渎,盈盈在握,柔若无骨,尖尖脚指,有如春笋,大红庵丹,分外鲜艳夺目。

  他的心神在飞驰,激荡,奔放……

  这可爱撩人的小脚丫,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不但见过,而且,还曾经有过想吻它的念头。

  现在,这小脚丫不但就在他的眼前,而且就握在他的手。

  飘忽之间——

  陆小飘感觉到一阵躁热,接著一阵晕眩,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置身何处。

  在绣鞋罗袜刚被褪除的时候,她不曾留意,也没有感觉,因为她正拿纱巾在措拭头项上的微汗。

  但当陆小飘紧紧握著她的脚踝,凝视著她的足尖时,她感应到了,他的一举一动,无不使她意乱情迷

  昏昏沉沉,既不能思想,也失去了判断和拒绝的能力,她微喘的怔怔瞪著他,似乎已经迷失了自己。

  两情相悦,灵犀相通。

  刹那之间。

  感应使他们俩的心灵,激起了阵阵涟漪。

  蓦地——

  陆小飘低下头去,手掌轻轻抚弄著她的脚面,下巴额不停的摩擦著她的脚尖儿,接著,他开始吻她的玉足……

  梦想成真,他显得兴奋喜悦而激动。

  她的娇躯微微颤抖,水汪汪的双眸中,闪射著异样神采,她想把脚缩回来,可是她已失去了这个力量。

  他这种强烈奇特的表达方法,使她招架不住,他那湿润灼热的嘴唇,不停的游走蠕动,麻麻的,痒痒的,这是一种极为奇特,美妙,前所未有过的感觉。

  她开始溶化了,心在飘浮,飘浮,膨胀,膨胀,上升,上升,一直升到九霄云外……她蓦然间的感觉到一阵燥热,就彷佛置身於熊熊烈火之中,晃眼之间,已被化为灰烬,随风飞去。

  四散飘扬,终於了无痕迹……

  她轻轻喘息,微微呻吟,低低呼唤道:「小,小飘……」

  「嗯……」

  陆小飘在喉头间低应著,舌尖从她的脚面,舔到她的脚尖,由脚尖舔到她的脚心……

  就听——

  嘤的一声低呼。

  她的娇躯一阵痉孪。

  这时——

  她已无法再持下去,奋力把脚缩了回去,缓缓跪倒,身子向前一扑,投入了他怀抱之中。

  在月夜寒风中,他俩紧紧依偎著。

  月夜的寒风,吹起了她的披一届白纱,也吹散了她的如云长发,她依偎,任由散发在面颊上轻拂。

  陆小飘用手指轻轻为她梳拢著拂面散发,痴迷的望著她,轻而柔的摩擦著她那红艳欲滴的面颊。

  他们俩相互凝视。

  情浓得化不开

  意深得驱不散。

  眼睛里闪射著足以毁灭一切的烈焰。

  他们俩默默凝视著,谁也没有出声儿,谁也没有说话,生怕一点点声就会使对方受到惊吓,随风而去似的。

  再说——

  此时,此地,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声音和语言,都已是多馀的。

  良久——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急遽的加速,浑身燥热,脸上火辣辣的,眼睛里湿洒洒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但见——

  他的脸庞儿越来越接近,他的嘴唇在不断的放大,放大……

  她知道,她曾经期盼,她曾经幻想,但又不敢,羞於接受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推拒,她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

  蓦地——

  腰上一紧,他那雄壮有力的臂膀,已经紧紧把她拥进怀里。

  同时,他那热烈厚实的嘴唇,已紧紧重重的压住她的朱居上……

  这是他们俩的初吻。

  动作虽生硬,笨拙,毫无技巧,但却一样热烈,一样奇妙上样的使人沉醉……

  刹那之间。

  有似闪电。

  直若雷轰。

  生命的新路,在月夜中寒风展开了。

  条忽之间,他们进入了百花齐放的奇妙天地。

  人在动,小船也在动。

  人船齐动,一阵剧烈的摇摆晃动。

  就听——

  「噗通」一声巨响。

  但见——

  水花飞溅,船翻,人落水中。

  良久——

  陆小飘始从水中冒出头来,抬眼一看,那个艳绝尘寰,清丽脱俗,使他懂得了人生的女神,业已鸿飞冥冥,消逝得无影无踪。

  陆小飘心急如焚,使尽了生平之力,大声喊道:「你,你在那儿啊?」

  他这一急,一喊不要紧,人也跟著醒了过来,忙翻身坐起,仔细一看。

  只见屋子里漆黑一片,窗外星月争辉,自己竟好端端的坐在大炕上,那有什麽小舟女神?……

  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南柯一梦。

  陆小飘似乎还不死心,伸手摸摸头发,又摸衣裳,乾乾的,一点儿也没潮湿,这才一声长叹,失望已极的缓缓闭上眼睛。

  从来好梦最易醒。

  陆小飘仍在闭目追寻回忆适才梦中那一幕男欢女爱,纵情放肆的风流韵事。

  他辗转难眠,久久无法入睡。

  这倒是很少有的现象,通常,只要他後脑勺子一挨到枕头,立刻鼾声大作,很快进入梦乡。

  现在……

  他想睡了,但是又不能睡了。

  因为——

  外面不远的地突然传来阵阵激烈的打门声。

  他一跃而起,很快收拾停当,伸手摘下壁间长剑,「呀」的一声推开窗子,人影一闪,快拟电闪,业已穿窗疾飞而去。

  口口口口口口

  月光如银。

  加上陆小飘耳聪目明,很快他就发现有两个人在前边树林斗,距离远,树林里光线又暗。

  陆小飘虽然无法看清楚他们的脸面,但他可以确定,其中有一个人像是秃鹰黑三儿.

  陆小飘并没有急著赶过去,他早就知道秃鹰黑三儿在背著他偷偷练左手剑,秃鹰黑三儿既然不想让他知道,他还是装著不晓得的好?

  因此——

  陆小飘决定暂时不露面儿,隐身暗处替他掠阵,随时接应他,如果他能应付得了,自己就不出面,免得伤他自尊,实在招架不住,再见机行事。

  蓦地——

  一声断喝

  就见——

  秃鹰黑三儿一提丹田真气,内力直透剑失民,振腕一抖,一道银虹,业已冲天飞起,风驰电掣,剑幕千重,直向那个白衣蒙面人当头卷去。

  那个白衣蒙面人体型瘦弱,身材不高,举手投足,虽然显得有点儿女里女气,但却凌疠无匹,奇诡难测。

  他虽然赤手空拳,但秃鹰黑三儿似乎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只见他在如山剑影中穿来飞去,灵活无比。

  指点,掌劈,拳打,脚踢,不但将秃鹰黑三儿那连绵不绝的剑势化解於无形,反而逼得他一再回剑自保

  秃鹰黑三儿尽展所学,一时创气纵横,银虹耀眼,刹那之间,放出数剑,但始终未能将那个白衣蒙面人,逼退半步。

  秃鹰黑三儿不觉动了真火,断喝声中,身剑合一,化作一道经天长虹,快拟闪电,直向那白衣蒙面人射去。

  这一发之势,快速绝伦,那白衣蒙面人脚步尚未站稳,银虹业已挟著劲风迎面射到。

  那个白衣蒙面人一声冷笑,人若飞燕,呼的一声,已从秃鹰黑三儿头顶上疾掠而过。

  秃鹰黑三儿心神一凛,暗喊一声不好,右脚向後微撤半步。

  左手长剑一顺,人似风轮,快拟闪电,一旋一转,人已回过身去,横剑平胸,严阵以待

  但见——

  人影翻飞,一如彩凤翱翔,翩翩飞舞,凌空倒翻,风驰电掣,那个白衣蒙面人双掌齐发,再度向秃鹰黑三儿疾扑而至。

  秃鹰黑三儿见他凌空避招儿,啃出掌故敌上能收发由心,运用自如,迅如飘夙,变化万千。

  奇诡难测,轻灵巧妙,不带丝毫火气,心中亦甚惊奇,左臂疾扬,振腕出剑,拦截迎扫过去。

  那个白衣蒙面人一击不中,忙侧身避剑,仰身倒翻,气沉好田,脚落实地,默默瞪著秃鹰黑三儿,眼睛里闪射著惊异之色,似乎是不相信他有如此能耐。

  秃鹰黑三儿自出道以来,身经数百战,除了在风雷手陆千奘手下栽过一次筋斗,险些丧命之外。

  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放无不克,从来还没遇到过如此扎手难缠的硬点子,何况人家赤手空拳,未动任何兵又!

  要知道两个武功相若,或者是武功相差有限的人动手过招儿,手中有没有兵刃,关系可就大了。

  看来……

  这个白衣蒙面人似乎未尽全力,已将秃鹰黑三儿逼得连连变招儿,攻少守多。

  秃鹰黑三儿虽然久历江湖,见多识广,也想不起除了传说中的「赌赌赌予武林顶尖儿是常五和赖赖赖——江湖第是何败这两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尘异士之外还有什麽人能有如此惊人身手?

  秃鹰黑三儿越想心里越是发毛,冷冷瞥了那个白衣蒙面人一眼,沉声说道:「请问尊驾局姓大名?」

  那个白衣蒙面人淡淡一笑,缓缓说道:「你我是敌非友,用不著通名报姓,再说,告诉了你也没用……」

  秃鹰黑三儿微微一怔,不解的说道:「没用?你口你这是什麽意思?……」

  那个白衣蒙面人轻轻一笑,接著说道:「因为你很快就会去摸阎王爷的鼻子,死了死了一死百了,你死了!知道我的名字有个屁用?……」

  秃鹰黑三儿一声狂笑,声震四野,声四起,历久不息,指著他冷冷叱道:「你也不怕风大问了你的舌头?尔胆敢口出狂言,不知道你凭什麽?……」

  那个白衣蒙面人平静如故,笑著说道:「武林中人,刀头舔血,强存弱亡,你说是凭什麽?……」

  秃鹰黑三儿一声冷笑,沉声说道。「好个强存弱亡.以尊驾身手来看,亦非泛泛之辈,不知为何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白衣蒙面人淡淡一笑,默然不语。

  秃鹰黑三儿哈哈大笑,不屑的说道:「不知尊驾是不敢见人?还是——见不得人?……」

  骂人不带脏字儿!这句话说得够重。

  白衣蒙面人眼睛里闪过一抹杀机,微微一笑,接著说道:「死人是不需要知道什么!不过,为了让你死而无憾,在你临终断气之前,我一定会取掉蒙面白纱,让你秃鹰黑三儿仔细看个够!」

  秃鹰黑三儿脸上疑云一片,怔怔望著他,良久,始不解的说道:「你认识我?不然——你怎麽会知道我的名字?」

  白衣蒙面人轻轻一笑,淡淡说道:「你秃鹰黑三儿威名远播,名扬四海上年之内,武林百馀名高手,均命丧在你的长剑之下,我知道你的名字,亦不足为奇,再说,如果我不认识你也就不会千里迢迢来张垣找上你了……」

  秃鹰黑三儿一声长笑,冷冷说道:「我明白了,原来尊驾难乡背井是来找我秃鹰黑三页报仇!」

  白衣蒙面人依然平静如故,淡淡笑道:「说起来你我不但没仇,我好像还欠你秃鹰黑三儿一个小小人情……」

  秃鹰黑三儿简直被他弄糊涂了,瞅著他说道:「那你……」

  白衣蒙面人打断他的话,接著说道:「用不著奇怪,我杀你一定有我非杀你不可的理由,再说,凡是我看著不顺眼的人,就算就是天王老子也准死不能活,不过,为了还欠你的那份小小人情,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让你在毫无痛苦的情形下,去闯王爷那儿报到………」

  嘿,这个人可真狂得可以,好像杀人跟吃肉一样简单,视杀人如麻的秃鹰黑三儿如餮中之鳖,姐上之肉,一根指头就可把他给碾死似的。

  这可一点儿都没有错,绝对不是乱盖的。

  这时——

  隐身在暗处的陆小飘,业已长剑出鞘,紧握手中。

  因为陆小飘已看出,秃鹰黑三儿绝对不是那个白衣蒙面人的对手,要取他的性命,易如反掌;

  而且——

  陆小飘自己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胜过那个白衣蒙面人病只希望秃鹰黑三儿多支持一阵子,让他能从那个白衣蒙面人的武功招术中,悟出破解方法。

  此刻——

  秃尼黑三儿已忍无可忍,一声冷笑,沉声喝道:「既然是如此,你就亮家伙吧我秃鹰黑三儿脑袋瓜子就长在脖子上,有本事你就把它摘了去……」

  白衣蒙面人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对你还用不著我亮家伙,但是为了给你一个痛快,我会亮家伙,但不是现在,你就动手吧!」

  白衣蒙面人把话说完,背负双手,仰首望月,没再理会他

  秃鹰黑三儿蚩肯坐失良机,一声冷哼,双脚轻一点地,人已电射飞出,左手振腕。朵朵刨花,已从剑尖飞起,直向那个白衣蒙面人当头军去。

  白衣蒙面人淡淡一笑,不避不让,掌指齐发,快拟闪电,硬向那千重剑幕中穿去.

  秃鹰黑三儿心头狂震,双腿一收一挺,身子倏然仲天飞起。

  那白衣蒙面人掌风指力业已走空,身子猛的一旋,长剑反手挥出,直取他的「当门」要穴。

  闪身避招儿,挥剑政敌,迅如飘风,一气呵成。

  白衣蒙面人淡淡一笑,右掌一翻疾吐,闪电拍出

  但见:

  狂飕顿起,随掌飞出,迎著秃鹰黑三儿疾放而至的剑势,卷了过去。

  秃鹰黑三儿身悬空中,左手长剑迎著掌风狂飕轻轻一点,右手翻腕一引一划,那强劲无匹的掌风狂飓,一顿一偏,业已擦身掠过,人亦乘机飘落实地万

  白衣蒙面人再也没有想到,自己拍出的那无坚不摧的强劲掌力上被一股无形阴柔力道,牵引滑向一旁。

  白衣蒙面人心神一凛,一沉丹田真气,忙将前倾身子稳住,双肩微微一晃,人已飘落丈外。

  秃鹰黑三儿一招得手,精神不由为之一振,纵声狂笑二冷冷说道:「有种别跑,你再接一剑一掌试试!」

  说话声中,掌剑齐发,快如电光石火,直向那个白衣蒙面人迎头劈去。

  剑似轻飘,掌亦柔若无力,看来毫无惊人之处。

  白衣蒙面人淡淡一笑,不退反进,双掌并举,连环拍出。

  两股劲力一接,那个白衣蒙面人一声轻呼上刻觉出不对,他那开碑裂石,无坚不摧的掌力,竟似击在一团败絮之上,毫无著力之处。

  饶是他身负绝世武学,亦被惊出一身冷汗,忙一吸丹田真气,硬将击出掌力收回。

  秃鹰黑三儿岂肯就这样放过他,一声断喝,跨步前欺,力贯双臂,威力遽增二股阴柔劲力,连绵不绝,分由剑尖右掌射出,直向那个白衣蒙面人逼了过去

  原来秃鹰黑三儿武功,别走蹊径,自成一家,和一般武学,大不相同。

  自从右腕骨碎之後,自知无法和人再硬打死拚,在勤修营练中,终於悟出以柔克刚,以静制动的法门儿。

  掌剑齐发,看似轻柔虚飘,一无奇特之处,其实这一掌一剑之中,却蕴含了极为霸道阴柔劲力,击中人身之後,始暴裂弹震出来。

  武功内力胜过他的人还好,和他相若之人,却倒了八辈子血楣,准定大吃闷亏。

  因为——

  秃鹰黑三儿所发出的这种阴柔劲力,即使你运气全力反击,自己亦无法感觉出优劣之势只有秃鹰黑三儿本人,才知道你是否胜过一筹。

  白衣蒙面人奋力一击,就是因为无法察觉彼此优劣之势,始心慌意乱,吃惊的收回击出掌力,没想到如此一来,却给了秃鹰黑三儿一个可乘之机。

  说时迟,那时快。

  一股似有若无的阴柔劲力,业已直逼身前。

  白衣蒙面人心神一凛,暗暗忖道:「这秃鹰黑三儿武功奇诡难测,果然有些门道,我还是小心一点儿好。」

  一念至此。

  人影翻飞。

  快拟闪电。

  倒飞丈外。

  秃鹰黑三儿见好儿就收,并末乘胜追击,因为他比谁都明白,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如能就此惊走,那是最好不过。

  秃鹰黑主儿虚张声势,哈哈笑道:「哈哈哈,这一剑一掌的滋味儿如何?……」

  白衣蒙面人淡淡一笑,眼睛却迅速的闪过一抹杀机,指著秃鹰黑三儿说道:「黑三儿,你别得意的太早:招儿之内,我若不能取你性命,脑袋瓜子就给你当球踢-.你好好儿当心,我可要动手了!……」

  陆小飘已潜到距离他俩人十丈之内。

  因为——

  他知道,这石破天惊,生死立判的乾坤一击,就要来到,他一瞬不瞬的盯著那个白衣蒙面人,准备随时出手接应秃鹰黑三儿。

  忽地——

  陆小飘身子微微一颔,眼睛闪过一抹异样神采,低声呼道:「咦?难,难道是她吗?……」

  陆小飘脸上神情,极为奇特,他使劲儿上下不动的打量那个白衣蒙面人,片刻,脸上肌肉猛一抽搐,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喃喃轻语道:「天啊!果然是她,我该……」

  一阵沉寂

  秃鹰黑三儿和白衣蒙面人凝神相对,提气运功,默默无语。

  四周死一样的寂静。

  除了风声,再也没有别的声

  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片刻的宁静,正是大战开始的前奏。

  片刻——

  秃鹰黑三儿和那个白衣蒙面人,已面对面绕著圈子缓缓移动起来。

  如此一来。

  陆小飘更可以把他看清楚,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他的眼睛,他的身材这一切一切,对陆小飘都那麽熟悉,那麽亲切……

  他几乎已敢确定,这个白衣蒙面人就是他,就是那个令他朝思暮想,连梦中都无法忘记的——女神。

  他的脸色苍白,眼睛里有著些许泪痕。

  他难过,他痛苦,他有种被骗的感觉,他再也没有想到,劝他放下剑的女神,竟是一个魔鬼化身的蛇蝎美人。

  而且——

  她所要杀的人,正是陆小飘所要极力保护的人。

  难道她就是那个暗中下手陷害父母的元凶?

  有此可能!

  否则,她为什麽要杀秃鹰黑三儿?她刚刚说过,她和秃鹰黑三儿之间并没有仇,那只有

  一个理由——杀人灭口!

  一念至此

  陆小飘血脉贲张,管发俱裂,他决心要揭穿她的阴谋,使她的诡计无法得逞,替惨死的父母报仇!

  陆小飘双目尽赤,抬眼望去

  只见——

  秃鹰黑三儿和那个白衣蒙面人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快,直似流星赶月。

  晃眼间

  他二人已如坠雾中、渐渐看不清他们的面目。

  片刻——

  只见两条人影合而为一,再也分出谁是谁来。

  蓦地——

  一声断喝。

  一阵轻叱。

  接著——

  两条人影,快拟闪电,同时冲天飞起。

  与此同时。

  陆小飘身剑合一,银虹闪处,业已一飞冲天,快如电光石火一般,直向秃鹰黑三儿和那个白衣蒙面人中间撞了过去。

  刹那之间。

  三条人影,业已纠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