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邪仙陆飘飘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2-01-24   本书阅读量:

  陆小飘淡淡一笑,用效貌道:「凡赌都行,任凭老爷爷吩咐。」

  这小子的确狂得可以,狂得使人害怕,狂得令人心折,因将他有这个资格。

  蓦地——

  那个古稀老者身子突然暧红一团,脸上笑容顿僵,陆小飘的那份的洒脱自如,漫不稷心的平静,使他自愧不如,也感见到有些害怕,他把眼前这个半大孩子,视为他生平最大的劲敌。

  他忽然想到自己会输——他希望不要输得太惨!

  接着——

  他缓缓瞟了陆小飘一眼,暗暗忖道:「能得一个赌技相若的对手,痛痛快快的放手一搏,也是赌徒的一大乐事,至于输赢,那又算得了什度?」

  一念至此。

  那个古稀老者面便笑容,豪情万丈的举杯一照,哈哈大笑道:「小兄弟,来,咱们乾杯,酒足饭饱之后好上桌!」

  口口口口口口

  隔壁的小花厅,布置得古朴高雅,桌明几净,美轮美奂。

  怪就怪在这小花厅的正中央,不伦不类的摆了一张梨木虽花八仙桌,和四张高背的靠椅

  方桌中央,四平八稳的放着一个明显青花大碗,旁边放着一盒各式各样的骰子,有玉的,有磁的,有骨头的,也有象牙的——

  陆小飘随着那个古稀老者走进小花厅,轻轻瞥了桌上的青花磁碗和骰子一眼,笑着竞道:「怎么样?我没猜错吧?您看来都早布置好了——」

  那个古稀老者笑着说道:「精灵古怪——看来什么都瞒不了你。」

  说笑声中,那个古稀老者拿出一副骰子,信手往大碗里一丢,脆响过处,骰子停了下来,三个大儿,祖宗豹子——

  那个古稀老者哈哈一笑——示威的瞅着陆小飘,缓缓问他道:「你说咱们怎么赌呢?」

  陆小飘淡淡一笑,不做任何表示的说道:「任凭老爷爷吩咐。」那个古稀老者轻一点头,接着说道:「好,你我轮流做庄,不管庄家份出多大的点子,旁家都可以提出任何问题和要求任何事情,输家必须据实回答,无条件的答应,但只限於一人一事,小兄弟,谁先?」

  陆小飘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当然您老人家先了。」

  那个古稀老者轻一点头,也就不再客气,拿起一一显骰子,科手掷出,片刻停了,三个六点儿——仍然是祖宗豹子。

  陆小飘抓起了骰子,掂了掂分量,淡淡一笑,右手一扬;闪电掷出,同样是三个六点儿——祖宗豹子。

  平分秋色——没输没赢。

  该陆小飘做庄,他又从盒子里拿出颗骰子,振腕一抖,脆响声中,四颗骰子已在碗中疾。旋猛转,不停翻滚起来。

  骰子一停,四个六点儿——祖宗豹子。

  那个古稀老者抖手一挪,同样是四个六点儿画也祖宗豹子,轮到他做庄,他把骰子增加到五颗,又掷出五个六儿——祖宗豹子。

  陆小飘抓起骰子,信手一份,五颗骰子一阵旋转翻滚,良久,五颗骰子终於停止不动了。

  「啊——四个六,一个五?这!」

  那个古稀老者一脸惊异之色,一瞬不瞬的瞪着碗里的骰子,真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片刻,始缓缓抬起头来,望着陆小飘继续说道:「小兄弟,你!」

  陆小飘淡淡一笑,平静的说道:「我输了——人有失手,马有乱蹄,这也算不了什么,老爷爷,您可以提出任何问题和要求了!」

  那个古稀老者神色有些茫然,良久,始轻轻一叹,颇为失望的瞥了陆小飘一眼,喃喃说道:「唉——胜利来得太快了,我有点儿承受不住,我——我真没有想到,也太意外了,一时想不起该问你什么?要求你什么?我……我把这个权利暂时保留好了,小兄弟,我——我真有点儿替你……」

  陆小飘眼睛里闪过了一抹慧黠的笑意,轻轻膘了那个古稀老者一眼,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您不必失望,更不必替我惋惜什么,鹿死谁手,尚未可知,除非您老人家现在就不赌了。」

  那个古稀老者确实不想再赌下去了,他在后悔,不该听信胜不武的话,眼前这个半大孩子,就算他在娘胎里就练赌,也不可能超过自己。

  可是——以他的年龄,身份,地位,又说不出「不赌」这两个字来,轻轻一叹,意兴阑珊的说道:「赌,当然要赌,该你做庄了。」

  陆小飘见他那失望已极,无精打彩的样子,心里一个劲儿在笑,嘴角儿一撇,暗暗骂道:「我陆小飘是尊老敬贤,先给你点儿甜头尝尝,没想到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了染坊来——老小子,你等着瞧,马上就让你知道小爷我的利害——」

  那个古稀老者见陆小飘半天没动静儿,忙抬眼望了望他,以为他已怯战,不耐烦的说道:「该你做庄了,怎么?不想赌了?」

  陆小飘诚心要逗逗他,故意双手合什,闭目默祷,没有理他。

  那个古稀老者脸上疑云一片,不知道他搞什么鬼?眼睛瞪得老大,不解的说道:「小兄弟,你……你在搞什么鬼啊?」

  陆小飘突然两眼一睁,哈哈笑道:「我在等赌神和财神。」

  那个古稀老者微微一怔,冲口说道:「你说什么?」

  陆小飘笑容一收,一本正经的说道:「晚辈虽然赌技不十分灵光,可是赌运却一直视好,因为赌神和财神爷一直特别照顾我。刚才,就因为王母娘娘赐宴,他们两位老人家多喝了几杯,未能及时赶到,所以晚辈才输了!」

  那个古稀老者把脸一沉,吹胡子瞪眼的瞅着他,冷冷说道:「胡说八道!」

  陆小飘一缩脖儿,冲他做了个鬼脸儿,嘴巴一嘟,缓缓说道:「您不信,我也没办法,暖——现在赌神和财神就一左一右,就站在我旁儿,哼,您,您等着瞧好了。」

  话声甫落。

  就见——

  陆小飘缓缓从盒子里又拿出一颗骰子,把六颗骰子一起放在手上,轻轻掂了掂分量,然后放在嘴边儿吹了口气儿,正容说道:「赌神财神请保佑,我可要掷了……」

  说话声中,就见陆小飘右手一扬,信手往大碗里一丢。

  脆响声中,一八颗骰子一阵旋转翻滚,接着大声喊道:「六——六——祖宗豹子!停!」

  怪事儿——

  那六颗疾旋猛转,翻滚不停的骰子,竟似通灵一般,听话的很,随着陆小目的喊叫声,同时停住!

  六个六点儿,一点儿都不错。

  这还不算稀奇。

  只见一颗骰子停在碗的正中央,其他的五颗骰子,成梅花形围绕在四周,间隔距离,一般无二。

  就算拿手去摆,也不一定有这样整齐。

  那个古稀老者一瞬不瞬的瞪着碗里的六颗骰子,神色突变,失声惊呼道:「啊?这……」

  那个古稀老者傻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事实摆在眼前,又由不得他不信。

  陆小飘望着那个怔怔发呆的古稀老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调侃的笑道:「您看,赌神和财神往我旁边儿一站,手风立刻就不一样了对吧?」

  那个古稀老者神色极为凝重,没有吭声儿,伸手抓起碗里的骰子;思忖良久,始小心谨慎的掷出去。

  六个六点儿——祖宗豹子,虽然没有陆小飘排列的那么整齐,但你总不能不承认它也是祖宗豹子是不是?

  这时——

  那个古稀老者眉心业已沁出汗珠儿,神色也越来越为凝重。

  从表面上看,他和陆小飘是棋逢对手一般儿,实际上陆小飘已略胜了他一筹,人家既然没说,他当然乐得装糊涂。

  其实,他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儿!

  蓦地——

  那个古稀老者一声轻呼,目瞪口呆,冷汗直流,脸上肌肉一个劲儿的直抽搐。

  就见——

  陆小飘又从盒子里拿起三颗骰子,反手往上一扔,一阵脆响,骰子陆续落入磁碗中,九颗骰子,九个六点儿。

  整整齐齐,排成三行,四四方方,摆在中央,横看是三,竖看也是三,神乎其技,令人叹为观止。

  那个古稀老老脸色苍白,垂首闭目,默然不语。

  陆小飘默默含笑,满酒自然,平静如常。

  一阵沉寂。

  片刻——

  那个古稀老者突然目射奇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陆小飘,良久,始纵声朗笑,十分高兴的说道:「好小子!你把老爷爷捉弄得好苦,看我不收拾你才怪!」

  陆小飘淡淡一笑,装做不懂的说道:「晚辈不敢,老爷爷旦我不懂您的意思?」

  那个古稀老者故意把脸一沉,笑骂道:「小子!你是看我一大把年纪,同情我,可怜我,所以才故意输给我一把是吧?哼!你还不给我从实招来?」陆小飘一伸舌头,装做害怕的样子,苦笑着说道:「老爷爷,你别这么凶好吧?其实——我也是好心一片,没想到反而招惹您老人家生这么大的气!」

  那个古稀老者见他装成一副小可怜儿的样子,心里直想笑,但强忍住了,板着脸说道:「什么好心一片?明明是瞧不起我!哼,你能说出个道理来还则罢了,不然口当心我打烂你的屁股!」

  陆小飘忙一缩脖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瞅着那个古稀老者说道:「不错,我是故意输给您的,可是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瞧不起您的意思。」

  「第一,我这样做,纯粹是因为我对您老人家的尊敬和仰慕。」

  「第二,我知道您老人家有很多话要问我,也许有事情需要我为您效劳。」

  「如果我一直赢下去,您老人家岂不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么?老爷爷,您说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

  那个古稀老者打第一次见面儿,就从心眼儿里喜欢上这个孩子,现在越看越可爱,说的话,更是让人听得高兴,沉着脸笑着道:「好了好了,我没精神跟你瞎播——九个六点——祖宗豹子,我认输,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陆小飘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说道:「老人家,您姓常?武功很高是吗?」

  那个古稀老者眼睛一瞪,沉声说道:「我已有话在先,每次输赢,只限一人一事,我姓常?跟武功是不是很高?根本是两回于事儿,你岂可混为一谈。」

  那个古稀老者倒是极工心计,他知道陆小飘的赌技业已登奘造极,绝不止於此,所以他才特别强调,每次输赢,只限一人一事,无非是想逼陆小飘尽展所学,一开眼界,同时,也想掂掂他的份量,是否合乎他自己的要求,担当起重责大任。

  陆小飘心里直想笑,这个老东西倒是挺滑溜,好,你不肯一次说出来没关系,只要多赢他几次,不怕他不把一切都抖了出来。

  这一老一小相互较劲儿,各怀心事。

  片刻——

  就听陆小飘一声朗笑,接着说道:「好,请问老爷爷可是那个名动武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赌赌赌——武林顶尖儿是常武?」

  那个古稀老者微微一怔,缓缓说道:「不错,老朽正是常五!」

  陆小飘眼见梦想成真,不禁喜极而泣,激动的望着常五,喃喃呼唤道:「常爷爷,我……」

  常五点头笑道:「少罗嗉——如果你还想知道什么,就赶快露几手绝活儿让常爷爷瞧瞧。」

  陆小飘连连点头称是,伸手抓起十颗殷子,毫不考虑,信手挪出。常五已被陆小飘的绝世赌技所吸引,凝神屏息,目不转睛的注意他的每一个动作,虽只片刻,都已获益良多。

  脆响连连,十颗骰子一阵旋转翻滚,良久,终於全部停止不动。

  常五目不转睛的盯着碗里的十颗骰子,一声惊叹,喃哺说道:「十个六点儿祖宗豹子,神乎其技,世所罕见,我认输,你问吧?」

  陆小飘轻轻一笑,接着说道:「请问老爷爷现在形像量可是您老人家的庐山真面目?」

  常五笑而不答,反问他道:「你说呢?」

  陆小飘打量良久,始肯定的说道:「我说是!」

  蓦地——

  眼前一花。

  就见——

  常五右手一伸,快拟闪电,轻轻在脸上一抹,在他对面坐的那个古稀老者,已经换了另外一个人。

  此人长眉垂目,龙凤其姿,面色红润,肤如凝脂,直似初生婴昱般,直把陆小飘看得心神一凛,啧啧称奇。

  他暗暗忖道:「内功再精纯的人,也难有这般容貌,看来这常五已修练到返老还童,陆地飞升之境!」

  思忖之间。

  就听常五哈哈笑道:「一甲子来,你是见到我庐山真面目的第一人——别发怔,想知道什么?就快把你的绝招儿亮出来。」

  陆小飘一听,这才回过神来,忙抬眼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常五又恢复了先前那副面孔

  陆小飘不再说话,伸手抓起了十一颗骰子,信手一掷,又是十一个六点儿祖宗豹子。

  常五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小兄弟,你还想知道什么?」

  陆小飘朗声说道:「您与何败,武功谁高?」

  常五正容说道:「伯仲之间。」

  陆小飘眼睛里有着些许失望神色,但一闪即逝,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潇酒平静。

  这变化虽然快速细微,但却没有逃过常五的锐利眼睛,他嘴角儿微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

  陆小飘抓起十二颗骰子,手一伸,却又突然停住,眼睛一转,瞅着常五说道:「老人家身怀绝世武学,但却从未置身江湖,但不知对江湖情仇,武林恩怨,您老人家又能知道多少?」

  常五突然纵声狂笑,声震屋瓦,历久不息,片刻,始接着说道:「小兄弟,不是我常五夸口,老朽虽然人不在江湖,但中原武林道上,莽莽江湖之中,数十年来的风云变幻,人人事事,恩恩怨怨,我常某虽未身历其境,参与其事,但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洞悉内情,了若指掌——小兄弟,有话尽管直说,不必跟我转弯抹角儿。」

  陆小飘一听,突然目射异采,一声朗笑,接着说道:「好——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等我赢了您老人家再说不迟!」

  陆小飘豪气干云,意兴飞扬,双眉齐轩,振腕一扬,朗声喝道:「走!」

  话声甫落。

  脆响顿起。

  就见——

  陆小飘手上的十二颗骰子,已顺着碗边儿滑落下去,脆响连连,一阵旋转,常五忙定睛看去,不禁微微一怔。

  原来碗里只有十颗骰子,而且是一片通红,全是四点儿。

  常五嘴角儿一撇,暗暗忖道:「小子——哼,想不到你也有失手的时候?」

  常五忙抬眼向陆小飘望去,没想到这小子一龇牙,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儿,好像是说:「老小子,你等着瞧!」

  就在这时。

  蓦地——

  又是一声脆响,陆小飘手上的另外两颗骰子,已风驰电掣,快如电光石火般的跌落在大碗之内。

  这两颗骰子冲劲十足,在碗中一阵翻滚,疾旋狂转,停在碗内的那十颗骰子,经它撞击带动,也跟着旋转翻滚起来。

  常五不禁心头一震,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那十二颗旋转翻滚不停的骰子,连大气儿也没敢吭。

  陆小飘伸手从那个执壶添酒的美丽小婢手中,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望着常五哈哈笑道:「十二个六点儿——祖宗豹子!老爷爷,您可相信!」

  常五聚精会神的瞪着那十二颗即将停止的骰子,没理他。

  片刻——

  大碗里的十二颗骰子,陆续停了下来,整整齐齐排成三行,每行四颗,十二个六点儿——祖宗豹子。

  果然没错儿——

  一阵沉寂。

  陆小飘望着仍在瞪着骰子怔怔出神的常五,轻轻一笑,朗声笑道:「老爷爷,您要不要试试?」

  常五轻一摇头,赞叹的说道:「不必——唉——这简直是神乎其技——你还想知道什么?老朽当知无不一一言明,言无不尽。」

  陆小飘神色一变,良久,始缓缓说道:「老人家可知道陆千峰其人?」

  常五微微一怔,忙肃容说道:「你说的可是风雷手——陆大侠?」

  陆小飘忍痛含悲的说道:「不错。」

  常五一瞬不瞬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聪明绝顶,精灵古怪的半大孩子,片刻,突然目射奇光,失声惊;道:「你?你……你莫非就是陆千峰的遗孤」

  陆小飘轻一点头,接着说道:「正是——老人家莫非已知道家父命丧秃鹰黑三儿之手这件事儿?」

  常五轻轻一颤,缓缓说道:「我不但知道令尊在黄土坡命丧秃鹰黑三儿之手这件事儿,而且……」

  陆小飘见常五突然把话顿住,猜想他可能是不便当着自己的面儿,把秃鹰黑三儿糟蹋污辱母亲的事儿说出来,於是接着说道:「老人家可知道家父为何和秃鹰黑三儿结下了梁子?」

  常五略一思忖,继续说道:「我虽然不清楚令尊为什么会和秃鹰黑三儿结下楔子,但你这杀父淫母的真正仇人,我却敢断言绝非秃鹰黑三儿——」

  常五的话直似五雷轰顶,震得陆小飘头骨眼花,耳呜心跳,冷汗直流,良久,始平静下来,正容说道:「老人家此言差矣——秃鹰黑三儿在黄土坡杀父淫母,晚辈身临其境,亲眼目睹,难道还会有错儿?」

  常五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小兄弟稍安毋躁,别忘了我是说——你这杀父淫母的真正的仇人,绝非秃鹰黑三儿!」

  「真正的仇人?」

  陆小飘脸上疑云一片,思忖良久,不解的接着说道:「仇人还有真假?老人家,我不懂您的意思。」

  常五正容说道:「哼——两个秃鹰黑三儿也不是你爹的对手,除非是你爹……」

  陆小飘眼睛一转,突然失声惊呼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家父有病!」

  常五目射奇光,迫不及待的说道:「你是说令尊有病?快说——什么病?」

  陆小飘沉思良久,始缓缓说道:「我也不清楚家父生什么病,除了每天中午这段时间心口疼痛之外,能吃能喝,一切和常人没有什么两样儿!」

  蓦地——

  一声脆响。

  就见——

  常五以掌击案,目射奇光,喃喃说道:「果然不出老夫所料——小兄弟,令尊突然每日心口疼痛,难道你不感觉奇怪?」

  陆小飘不解的说道:「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人吃五谷杂粮,那儿有不生病的呢?老人家是说……」

  常五连连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这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而令尊却大不相同,他不但内功精纯,已至寒暑不侵,百病难伤之境,而且他精通医理,些许小病,还难不倒他!」

  陆小飘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越来越糊涂,喃哺说道:「那……」

  常五斩钉截铁的说道:「那只有一个可能,被人暗中动了手脚,用药物或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武功所伤!」

  陆小飘半信半疑的说道:「你是说家父先被人暗中动了手脚,秃鹰黑三儿适逢其会,在家父病发时下手的?」

  常五点头说道:「以理推断,应该是如此,不过秃鹰黑三儿并不是适逢其会,而是他早就知道令尊病发时间,谋定而动,否则,借给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找上令尊——而且,他动手的时间,刚好选在中午,这应该不完全是巧合!」

  陆小飘虽然觉得常五说得不无道理,但仍不敢全信,思忖良久,始缓缓说道:「老人家是说秃鹰黑二一儿和暗中下手算计家父之人,有所勾结?」

  常五接着说道:「这!这倒并不一定!」

  陆小飘眼睛一转,不解的说道:「既然那个人能暗中了手计算家父,为何不亲手将家父置诸於死地?而要假手於秃鹰黑三儿呢?」

  常五仔细分析给他听道:「那个人虽然能够暗中下手算计令尊,但并不表示也有将令尊置於死地的力量。

  如果我没猜错,此人极可能是个盗名欺世,伪善行恶,且在当今武林,极负盛晷,受人景仰尊敬的一代枭雄。

  在他动手算计今尊之时,他一定早已察知秃鹰黑三儿和令尊结有梁子,然后,他可以用种种方法,把令尊病发时间,传到秃鹰黑三儿耳朵里去。

  如此一来,秃鹰黑三儿就成了杀害令尊的凶手,而他这个真正的元凶大恶,却依旧可以,逍遥自在的在武林中呼风唤雨,伪善行恶,而陆大侠亦石沉海底,永不瞑目。」

  陆小飘思忖良久,惊异的说道:「老人家,您——您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常五双目圆睁,精光闪射,激动的说道:「小兄弟,你——你莫非不信?第一,秃鹰黑三儿虽然凶狠,骠悍,喜怒由心,不分皂白,睡毗必报,但却生平不喜女色,因为曾经有个女人背叛了他。」

  「他杀令尊,是为了快意恩仇,无可厚非,但决不至於见色心动,糟蹋污辱令堂,因此,我几乎可以一同定,秃鹰黑三儿也是受害之人,因为,他也受了暗算,在欲火焚身,无法自持之下,始做出这伤天害理,人神共愤之事!」

  「第二,别说是秃鹰黑三儿,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之下,都会斩草除根,杀你永绝后患,而这个视人命如草菅的秃鹰黑三儿,却居然留下你一个活口?」

  「而且留在身边抚育教养,甘愿养虎伤身,这又为的是什么?无他——旨在赎罪,以求心安。」

  「第三,黄土坡之事,秃鹰黑三儿手下,尽被令尊蓊除,而令尊夫妇业已魂归极乐,当今之世,除了你和秃鹰黑三儿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此事,为何又会轰传江湖?人人皆知?」

  「这只有一个解释,如果不是出自你和秃鹰黑三儿之口,就是那个了中算计令尊的凶手,一直隐身暗处,监视着令尊的行动,黄土坡的事件从头到尾,我敢断言他也一定在场,只不过秃鹰黑三儿和你没有发现罢了!」

  陆小飘已被惊出一身冷汗,越想越有道理,难怪秃鹰黑三儿一直逼自已杀他报仇!哎!相信他也不知道这其中竟有这么多的牵连。」

  蓦地——

  人影一闪。

  就听——

  「咕咚」一声。

  陆小飘已推金山,倒玉柱,长跪在地,连连叩首,朗声说道:「老爷爷睿智天生,使晚辈茅塞顿开,否则,不但使元凶永远逍遥法外,而亡父亡母在天之灵,亦将永不瞑目。」

  常五双手一伸,缓缓将陆小飘托起,正容说道:「此人阴险狡猾,计划之周密,行事之诡异,手段之毒辣,真个是世所罕见,也许其中另有阴谋,极可能引发江湖武林上场空前浩劫。」

  「因此,你我千万不可张扬出去,就连那秃鹰黑三儿,也最好不要让他知道,一日一打草惊蛇,再想引他出来可就难了。」

  陆小飘连连点头称是。

  常五轻轻瞥了陆小飘一眼,笑着问他道:「小兄弟,你还想知道什么?有没有什么要求!」

  陆小飘脱口说道:「晚辈不想再知道什么,但只有一个请求。」

  常五淡淡一笑,接着说道:「什么请求?你何不说出来听听?」

  陆小飘肃容说道:「为了追查杀害双亲元凶,晚辈乞求老人家传授我武功。」

  常五连连摇头,缓缓说道:「我曾在神前立誓,今生今世,绝不授徒传艺。」

  陆小飘一声朗笑,接着说道:「老人家,我可没有一定要做您徒弟的意思,再说您老人家既然施恩传艺在先,不知又为何拒绝晚辈於后?」

  常五微微一怔,沉声说道:「小兄弟,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陆小飘一声朗笑,目不转睛的盯着常五,良久,始笑着说道:「昨晚隐身古树之上,搭救指点晚辈的,难道不是您老人家?」

  常五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一阵沉寂。

  就听——

  常五一声长笑,指着陆小飘说道:「小兄弟,你刚才说过,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你说——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传授你武功?」

  陆小飘哈哈笑道:「不是平白无故的传授你武功,而是您老人家输给晚辈的赌注!」

  常五两眼一翻,沉声说道:「小兄弟,你可不能讹人?前边儿咱们可都清了,谁也不欠谁的。」

  陆小飘调皮的一挤眼儿,幽了常五一默道:「怎么?不想再赌了?输怕了是吧?」

  常五尴尬的双手一摊,苦笑着说道:「怕?倒还不至於,你已经掷过十二个六点儿的——祖宗豹子,可能业已黔驴技穷,不会再有什么更精彩的绝活儿,让我老人家心动下注儿!」

  陆小飘一拍胸脯儿,笑着说道:「老人家,我敢保证精彩,这一手儿绝技虽然不能说是后无来者,但敢奢口说前无古人!」

  常五可真被这小子说活动了,思忖良久,始缓缓说道:「行,不过你得先说出来听听,如果值得,我再考虑下不下注儿!」

  真是人老成精,不见兔子不撤鹰。

  陆小飘淡淡一笑,没再吭声儿,伸手从盒子里拿起两颗水晶骰子,两颗骨头骰子,两颗玛瑙骰子,两颗象牙骰子,两颗磁侥骰子,和两颗汉玉骰子。

  陆小飘再仔细查看这十二颗不同质料骰子的大小,分量,棱角儿,下刀的深浅,在手上试了又试,直到满意为止,这才笑着说道:「老爷爷,刚才我用十二颗象牙骰子,掷出十二豹子看起来唬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困难,若用我手上这十二颗不同质料的骰子,掷出十二个六点儿——祖宗豹子,那才是真难!」

  常五脸上疑云一片,思忖良久,始终不了解陆小飘的意思,瞪着他说道。「噢?为什么?

  陆小飘淡淡一笑,指着一颗象牙骰子说道:「您看,象牙的分量重,纹路细,密度高,所以重量绝对平均,因为象牙极为名贵,离制骰子的师傅,必然是巧匠高手。」

  「因此——每一颗骰子的棱角儿,重量,点子的大小和深度,可以说是完全一样,控制十二颗骰子,和控制一颗骰子,并没有什么两样儿,所以我控制它容易。」

  常五还没听懂陆小飘的意思,不解的问他道:「那你手上这十二颗质料不同的骰子,和那十二颗象牙骰子,掷出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差别呢?」

  陆小飘淡淡一笑,正容说道:「这差别可就大了,老爷爷您看我手上这十二颗骰子,有水晶的,玛瑙的,有骨头的,有磁烧的,也有象牙的,也有汉白玉的,质料各不相同,重量差别当然也就更大。」

  「还有——因为这些骰子不是同一个师傅雕刻的,当然它的体积大小也就各不相同,上面点子的深浅更不会一样。」

  「若想把这十二颗骰子掷出完全相同的点子,已经是比登天还难,更不用说掷出十二个六点儿的-祖宗豹子了!」

  常五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他也了解到其中的难度,他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以赌会友,足迹遍天下,别说他没见过,就连听他也没听见过。

  常五目瞪口呆,怔怔出神,良久,始一声惊呼喃喃说道:「小兄弟!你……你能吗?不骗我?」

  陆小飘一声朗笑,接着说道:「我说得到,就一定能做得到,老爷爷,您看我像是吹牛不打草稿儿的人吗?」

  常五微微一怔,急忙说道:「好!只要你能让我一开眼界,我就教你武功,不过咱们把话说在前头,我只传艺,可不是授徒!」

  陆小飘哈哈大笑,幽默的说道:「您放一百二十个心,您不想要我这么个徒弟,我也没意思拜您为师,您教我武功,我也用不着感激,因为是我赢来的,您说对不对吧?」

  常五让人拿话扣住,只好连连点头-不停的说道:「对对对。」

  陆小飘噗嗤一笑,缓缓说道:「你不管怎么说,昨儿夜里您老人家总是帮了我个大忙,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愿意把我这无敌天下的绝世赌技,全部都教给您老人家,怎么样够意思吧?」

  这老小子一乐,差点儿没厥过去,跨步前欺,右手一伸,快拟闪电,一把揪住陆小飘手连珠炮似的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老爷爷,咱们要不要勾勾手,盖个章啊?」

  陆小飘被常五当胸一把,死死揪住不放,憋得他透不过气儿来,猛在那儿伸脖子,大喊大叫道:「喂!喂!喂!老爷爷,您先放开我好不好?把我憋死了!您还能学个什么屁啊!」

  常五见陆小飘脸红脖子粗的直在那儿翻白眼儿,这才发觉自己兴奋过度,用劲儿太猛,忙将双手一松,老脸一红,歉然笑道:「对不起,对不起,一时失态,请多原谅……」

  陆小飘深深喘了口大气儿,伸了伸脖子,狠狠白了常五一眼。

  他端足架子,乾咳了一声,神气活现的说道:「注意——凝神——停止呼吸二瞬不瞬的看着我的手,现在我可要掷了,良机稍纵即逝,注意了——」

  这老小子一心想学这绝世赌技,被陆小飘这坏小子玩弄於掌股之间而不自知,反而眉飞色舞,沾沾自喜。

  只见——

  这老小子凝神提气,一瞬不瞬的死死盯着陆小飘的右手,连眼皮子都没敢抬一下儿,哈!比孙子还听话!

  蓦地——

  振腕一抖。

  接着——

  一阵脆声。

  就见——

  那十二颗质料互异,大小各不相同的骰子,已快拟闪电,飞落入大碗中,滴溜溜的翻滚旋转起来。

  一阵沉寂。

  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儿来,有种窒息的感觉。

  小花厅内。

  除了骰子清脆的转动声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这时——

  常五的眉心,鼻尖儿。一已沁出汗珠子,紧张得站了起来,双手按着桌面,哈着腰儿一瞬不瞬的瞪着碗里旋转翻滚的骰子,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陆小飘二郎腿一翘,右臂一伸,从那个美艳小婢手上接过一杯美酒,自在悠闲的坐在那,再也没有看过掷出去的骰子一眼。

  时间在不停的飞逝。

  疾旋猛转的骰子,已逐渐缓慢下来。

  一声惊呼。

  重归寂静。

  但见——

  大碗里的十二颗骰子,已一柱擎天,按照体积大小,依序笔直的叠在一起,最大的骰子在最底下。

  最小的骰子在最顶儿,整整齐齐,就像一座娇小玲珑宝塔,四平八稳,端端正正,轰立在碗底。神乎其技。

  世所罕见。

  别说是掷,就是拿两手去摆弄,也不见得会如此的平稳整齐。

  一阵沉寂。

  良久——

  常五始回过神来,一瞬不瞬的瞪着最顶尖儿上的那一骰于,没错儿,果然是个个六点儿!

  因为——

  下边儿的骰子他看不见,难怪常五脸上会疑云一片,目不转睛的瞅着陆小飘,不敢相信的说道:「小兄弟,下边儿的十一颗骰子,难道——真的都是六点儿?」

  陆小飘一仰脖子,又灌了一杯酒,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打着哈哈儿道:「您问我——我问谁啊?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嘿——这小子真是他妈的土地爷放屁——好神气儿——

  常五就像火烧屁股似的,急忙伸手拿开最顶儿上的那颗骰子,下面第二颗,一样儿的也是个六点儿。

  他继续往下看,还是六点儿,直到最后一颗骰子,全都一样,十二个六点儿——祖宗豹子。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常五已经看傻了,直眉瞪眼的瞅着陆小飘,半天都没吭声儿,陆小飘一挤眼儿,冲着常五咧嘴笑道:「老爷爷,就凭这一手儿,交换您的武功,怎么样?您看——值得吧?」

  常五笑了,笑在脸上,乐在心里,一个劲儿的猛点头儿,迫不及待的说道:「值,当然值得,别蒙人——你真的肯教我?」

  陆小胡双眉一轩,拍着小胸脯儿说道:「什么话?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何况老人家有恩於我,来——我现在教您,您可仔细听着。」

  常五聚精会神,心无旁骛的听陆小飘讲解赌的要领。

  陆小飘顺手拿起一颗象牙骰子,指着骰子上的十二个棱儿说道:「老爷爷,你看这骰子上的棱角儿和点子有什么不同?」

  常五接过骰子仔仔细细,看了半天,突然目射奇光,欣喜若狂的说道:「这边儿的棱角儿锐而窄,这一边儿的棱角儿钝而宽显得圆滑,左边儿的点子离得路小而深,右边儿的点子虽得略下而浅。

  哈哈哈,如果不是目光锐利,仔仔细细的看,还真不易发现——不过——这又能证明什么呢?」

  陆小飘淡淡一笑,没正面回答他,继续说道:「老爷爷,您试掷一下儿看看,仔细注意骰子转动翻滚快慢情形……」

  一声脆响。

  骰子在碗内快速旋转翻滚起来,片刻,停了下来。

  陆小飘笑着问常五道:「老爷爷,你可有什么发现?」

  常五略一思忖,指着碗里的那颗骰子说道:「棱角锐而窄的那一面,转动得稍稍快一点儿,棱角儿铺而宽的这一面,转动似乎比较慢一些。」

  陆小飘哈哈笑道:「好极了,完全正确——」

  陆小飘边说,边又拿了一颗玛瑙骰子,交到常五手上,接着说道:「老爷爷,您试这两颗骰子有什么不同?」

  常五把象牙骰子和玛瑙骰子分别放在手上掂了又掂,良久,始笑着说道:「象牙的轻,玛瑙的重。」

  陆小飘轻一点头,继续说道:「老爷爷,您再掷掷看。」

  常五抖手掷出。

  陆小飘指着转动翻滚的骰子说道:「快看,这两颗骰子有什么不同之处?」常五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两颗骰子,朗声说道:「象牙既巴十反弹力差,旋转慢,玛瑙骰子反弹力强,震幅大,转动快!」

  陆小飘鼓掌笑道:「老爷爷智慧如海,已经入门儿了,天下任何事物,都离不开一个理字儿,只要在理论上站得住脚,就一定能够做到。」

  「任何巧匠高手,所雕出来的骰子,棱角儿钝锐和宽窄,绝对不会完全一样,这第一刀和第二刀,可能没有多大的差别二但第一刀和第四刀的差别可就相当大了,虽然差之毫厘?但落入碗内旋转滚动的时候,角度,方向,快慢,就显然的不同,稍不留心,即可能一败涂地,满盘皆输!」

  「老爷爷智慧如海,目光如炬,必能体察入微,很快就会了解每一颗骰子的特性差异,勤加练习,熟能生巧,不难进一步去控制驾御它,掷出你所想要的点子。」

  常五究竟是非常之人,而且赌技已具基础,经陆小飘轻轻一点上刻心领神会,豁然开朗。

  常五紧握着陆小飘的双手,欣喜若狂,感激的说道:「老夫一生,浸淫此中,钻研赌技,自认高明已极,今日始知尚未登堂入室,天幸小兄弟指点迷津,使我能更上层楼,老夫就此谢过。」

  陆小飘心里也觉得高兴,笑着说道:「老爷爷,「心无旁骛,灵台清净,意动慧生,神游其中——这十六个字儿,乃是赌的最高境界,相信您老人家比我更能领会其中的真话吧!」

  常五闭目沉思,片刻,目射异采二声长笑,抓起碗里的十二颗骰子,凝神提气,肃容端坐振腕一抖,十二颗骰子闪电飞出。

  就听一声脆响。

  十二颗骰子已落入磁碗中,不停的转动翻滚起来。

  片刻——

  骰子停了下来上刖四后八,成品字形平躺在碗底,整整齐齐,十二个六点儿——祖宗豹子。常五已是目瞪口呆,泪光隐隐,怔立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