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邪仙陆飘飘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22-01-24   本书阅读量:

  蓦地——

  那个细微但却极为清晰的声言,又在他耳边响起,就听他沉声说道:「这长白四怪,杀孽太重,留他不得,否则——必将後患无穷!如能借尔之手,将他四人除却,也算是你的功德一件。」

  陆小飘自己心里明白,若无那位风尘异人在暗中相助,他此刻恐怕早已死在长白四怪手中。

  他虽然一掌将长白四怪震退,但彼等余威仍在,自己心余力拙,不知该如何下手,才能将长白四怪一举击毙。

  陆小飘正双眉紧锁,怔怔发愁之际,那个细微但却极为清晰的声音,已继续在他耳边说道:「举剑齐眉,气聚丹田,去浊存清,以意驭气,以气御气……」

  长白四怪连番受挫,业已凶性大发,暴喝声中,已将内力运至极限。

  人影纷飞。

  快似闪电。

  长白四怪双掌齐发,再度向陆小飘扑了过去。

  这时——

  掌形如山

  狂飓顿起。

  劲风呼啸

  地动山摇

  就听——

  陆小飘一声震天长笑,断声喝道:「长白四怪,尔等杀孽太重,我陆小飘替天行道,留不得你们——」

  话声甫落,举剑齐眉,龙吟声中,但见一道经天长虹,闪电飞起。

  如山掌影,千重剑幕,一经相接,隆隆之声,不绝於耳,气流狂旋,狂飕飞舞,击势惊人,星月无光。

  刹那之间,那无坚不摧,强劲绝伦的掌风,尽被森森剑气驱散,直似泥牛入海,消逝得无影无踪。

  就听——

  千变人魔邢无悔失声惊呼道:「御剑术!走…」

  江湖传,御剑术下,从无活口,百步取人首级,有如探囊取物一般,可是谁也没看见过「御剑之术」!

  现在——

  「御剑之术」重现江湖,而且还是出自一个半大孩子之手,长白四怪已被惊得肝胆俱裂,魂飞天外,脚底抹油,各自分散落荒而逃。

  谁死谁活,就要各凭运气了。

  长白四怪的轻身功夫,确实高人一等,晃眼功夫,已飞出百步之外。

  就听陆小飘一声朗笑,沉声喝道:「你们还走得了麽?」

  身剑合一,一道银虹,冲天飞起

  但见——

  剑如风轮,银光暴闪,漫天剑气之中,酒出千万朵剑花,横空炮旋,漫天流转,迅如同夙,快拟闪电。

  蓦地——

  惨嚎震天,血雨横飞,四颗人头。先後飞起,长白四怪,业已尸横当场上命归阴。

  四周一片寂静

  其他来犯强敌,一见情形不对,早已趁机溜走。

  口口口口口口

  陆小飘御剑诛杀长白四怪之後,脸色苍白,汗流如雨,连连狂喘,已无法再运气调息,双腿一软,斜依著那棵参天古树,跌坐在地。

  就在他体内真气节将涣散的刹那之间,陆小飘突然感觉到两只巨大手掌,业已紧紧抵在他背後「命门」穴上

  接著——

  一股暖流已由「命门」穴上渗入体内,势如狂涛巨浪,汹涌澎湃,逐渐向四周奔腾扩散。

  陆小飘突然心神狂震,感觉到体内涣散的真气,已被这股暖流,逼聚在一起,正缓缓向前推动著。

  陆小飘天赋异禀,聪明绝顶,立刻就知道是怎麽回事儿了,忙屏除杂念,试著将体内真气,与这股暖流融合在一起,随著这股暖流向前移动,穿奇经,走八脉,直上十二层,周而复始,越来越快,终至灵台清静,物我两忘。

  顿饭光景,陆小飘已是精华内蕴,气透华盖,星目一张,精光闪射,试一运气,非但血脉畅通,气聚丹田,且任、督,二脉已被打通。

  他不禁欣喜若狂,一跃而起,朗声欢呼道:「多谢前辈成全,请受……」

  陆小飘边说,边回身叩拜,目光所至,空空荡荡,那里有个什么老前辈,再四处一看,除了秃鹰黑三儿正从後院子里缓缓走了过来,再也没有别人。

  陆小飘微微一怔,望著渐渐走近的秃鹰黑三儿说道:「黑三儿,你……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人……」

  秃鹰黑三儿的样子,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微微一怔,不解的瞪著他说道:「有没有看见一个人?什麽人?」

  陆小飘双手一摊,摇愿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一阵沉寂。

  秃鹰黑三儿眼睛里突然闪过一抹极为奇特的神采,默默瞅著陆小飘,良久,始缓缓说道:「小兄弟,把你的宝剑伸出来让我瞧瞧!」

  陆小飘不疑有他,右臂平伸,手中长剑业已递出。

  蓦地——

  人影一闪。

  快拟风驰电掣。

  秃鹰黑三儿心向对准剑尖儿,突然飞身撞了过去。

  亚生助虑,陆小飘神色突变,一声惊呼,右手撒剑,纵身疾退,饶是他见机得早,应变够快——

  但是,秃鹰黑三儿胸前仍被洞穿,鲜血汨汨不停的流著。

  陆小飘脚步还没站稳,秃鹰黑三儿已再度疾扑而至。

  陆小飘身子微微向右一侧,一旋一转,快拟闪电,人已到了秃鹰黑三儿身後,双眉轩动,沉声喝道:「黑三儿!你——你这是干嘛?」

  秃鹰黑三儿一语不发,形同疯狂,对准他手上长剑,又闪电般扑了过去。

  陆小飘纵身避让,右手一探,业已推剑还鞘,断声喝道:「黑三儿!你是怎么了?」

  秃鹰黑三儿一瞬不瞬的盯著陆小飘,渐渐泪水涟涟,浑身抽搐,接著顿足槌胸,嚎啕大哭起来。

  陆小飘怔怔望著秃鹰黑三儿,良久,上前轻轻拍著他的一眉膀,缓缓说道:「黑三儿,冷静一点儿,别这样——」

  秃鹰黑三儿神色有些怕人,右手疾伸,当胸一把,死死揪住陆小飘,疠声喝道:「陆小飘,你为什麽不杀我——难道你不想报仇?」

  陆小飘淡淡一笑,极为平静的说道:「黑三儿!你我恩仇相抵,谁也不久谁的。….」

  秃鹰黑三儿使劲儿摇著陆小飘的身子,沉声叱道:「陆小飘——你能杀我口而不肯杀我,你……你会後悔一辈子!」

  陆小飘仰首望天,轻轻一自,接著说道:「也许我会後侮一辈子……」

  秃鹰黑三儿冷冷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杀我?来——动手吧——」

  陆小飘轻一摇头,苦笑著说道:「黑三儿,你不明白,不杀你固然我很痛苦,可是若杀了你,我更会痛苦……」

  秃鹰黑三儿一把甩开了他,指著他的鼻子大吼大叫道:「长白四怪说得对,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不但不为父母报仇,反而甘心认贼作父,你还算是人吗?我问你——今後你将如何面对天下人?

  陆小飘,也许你往後的英雄岁月,就因为你这一念之仁,被活生生的毁掉!别忘了,你是个男人!」

  陆小目微微一笑,极其平静的说道:「我不管,这是我自己的事儿——」

  秃尼黑三儿纵声狂笑,暴声吼道:「你不管?可是别人会管——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发你陆小飘是个大逆不孝,有仇不报的浑蛋!」

  陆小飘淡淡一笑,轻轻说道:「黑三儿,你应该明白,所谓报仇雪恨,是因为他心中有恨,所以才以手又仇人为快!

  而我,对你已经毫无根意,就算亲手杀了你,也不可能产生手又亲仇的那种快感,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一定要我逼杀你?黑三儿,我们都已经够不幸,够痛苦的了,莫非你还嫌不够?

  如果说因为你的死,能够使我父母起死回生,我会杀你,既然无此可能,我们为什麽要表演给天下人看?

  人生在世,当仰不愧於天地,俯不负於人,我们是为自己而活著,而不是为了别人才活著,所以——我不在乎别人用什麽样的眼光来看我!」

  秃鹰黑三儿已是泪如雨下,感激的望著陆小飘,纵有千万语,亦无法表达他此刻的心声。

  良久,他始喃喃对他说道:「难道你不想领袖江湖?称尊武林?」

  陆小飘眼珠儿一转,不解的说道:「领柚江湖,称尊武林,跟我杀不杀你报仇有什麽关连?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儿……」

  秃鹰黑三儿轻轻一叹,缓缓说道:「你还小,慢慢儿你就懂了……」

  蓦地——

  人影翻飞。

  快拟闪电。

  秃鹰黑三儿纵身倒飞丈外,右掌一抬,快如电光石火般向自己天灵盖儿上拍去。

  他快,陆小飘比他更快,如影随形,顺势前欺,右臂疾伸。

  「啪」的一声轻响!

  长剑剑鞘已将秃鹰黑三儿右臂格开了。

  秃鹰黑三儿怒目圆睁,须发齐张,暴跳如雷,怒气不息的大喝道,「你为什么不让我死?说!为什麽不让我死?……」

  陆小飘冷冷瞪著他,沉声说道:「黑三儿,你真的想以一死赎罪?」

  秃鹰黑三儿正容说道:「我黑三儿如果心口不一,天地不佑,当死无葬身之地!」

  陆小飘点了点头,接著说道:「好!这麽说你黑三儿这条命应该是我的罗?」

  秃鹰黑三儿毫不考虑的说道:「不错!」

  陆小飘急转直下,沉声说道:「你的命既然已经是我的了,我就有权力要你怎麽死,什麽时候死,黑三儿,我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死,也不会让你一下儿就死!我要慢慢儿折磨你,让你痛苦一辈子,今儿个一刀,後天一剑,直到你老死为止!哈哈——」

  秃鹰黑三儿一怔,这才明白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掉进了这个小鬼的陷阱,眼睛一翻,沉声道:「陆小飘!你……」

  陆小飘突然把脸一沉,冷冷说道:「黑三儿!你这条命已经是我的了,我可以命令你,难道你想反侮?」

  秃鹰黑三儿默然。

  陆小瓢冷冷道:「现在我就命令你,乖乖儿的给我回去睡大觉!」

  秃鹰黑三儿一动没动,嘴角儿掀动了一下子,想说些什么,但没说出。

  陆小飘双眉一轩,断声喝道:「黑三儿——你敢抗命了」

  就听——

  一声长笑,声震夜空。

  人影闪处,秃鹰黑三儿已向那小屋电射飞去。

  陆小飘默默望著秃鹰黑三儿的背影,他彷拂突然之间长大了许多,陆小飘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

  不过他的心里,却有著极为踏实的感觉。

  口口口口口口

  晨曦乍现。

  残月寒星,逐渐在天边消逝。

  缕缕灰蒙蒙的炊烟,已冉冉从早起的农家升起。

  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已穿著一身短打,是登薄底儿快知,在随著陆小飘练功。

  拔腰的拔腰,弯腿的弯腿,劈会的劈岔,倒立的倒立,拿顶的拿顶,量材施教,所学各不相同。

  陆小飘手里提著一根拇指粗细的藤条,往来穿梭四人之间,谁也别想偷懒,否则,「啪」的一声,脑袋瓜子上准会长个大疙瘩。

  小胖儿的腰被架在一粗如碗口,离地六七尺高,横里生出的树枝上面,两头儿不著地,反手抱著双脚,像个大虾似的倒挂在上面耗腰。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嘴里被耗得直冒酸水儿,一见陆小飘伶著藤条走了过来,小胖儿忍不住央求他道:「小飘,我的心肝五脏都快被耗出来了,帮帮忙,让我下来歇会儿再耗行吧?喏!知味村——中午我请……」

  陆小飘右手藤条从下往上一扬,「啪」的一声,在他胖屁股上结结责实抽了一下儿,接著说道:「尽量往下弯,现在多受点儿罪,将来就少挨人揍,中午知味村吃饭可以,下来歇会儿免谈。……」

  小草驴儿比小胖儿更辛苦,双手著地,两脚朝上,倒立在一个圆圈儿之内,圆圈儿周围堆了无数石子,拧腰使劲儿,单手著地,用另外一只手,将圆圈周围的石子搬运到圆圈中央,然後再换手将石子搬运到圆圈外面还原,周而复始,直到陆小飘喊停为止,才能停下休息。

  铁蛋练的更为奇特,他的手脚均被麻绳牢牢绑住,平躺在地上,曲膝吸气,身子往上一弹,人要直挺挺的站起,他的周围,有八个深浅不一,直径大约两尺的大洞,浅的及膝,深的约有一人高。

  他站起之後,便跳入洞内,然後提气跃出,由浅而深,循序渐进。

  红娃儿双脚被绑住,倒吊在一根横里伸出大树枝干上,手握木剑,凝视著四周的巨树,然後撑腰提气,使身子缓缓摆动。

  摆动由慢而快,身体的震幅也随著增大,如此一来,身子便会像闪电般的向她选定的大树飞射而去。

  她不但要使自己的身子在空中往返纵横穿飞,而且还要控制自己的身子不致於碰撞到树干。

  同时,在她身子将要掠过树干的刹那之间,出剑击中陆小飘在树干上划刻下的标记。

  口口口口口口

  风和日丽。

  鸟语花香。

  柳丝拂面。

  蝉声处处。

  年华似水,日月如梭。

  陆小飘教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练功习武,转眼已有百日。

  红娃儿进境最快,学什麽像什麽,学一样精一样,叫陆小飘心里好生欢喜。

  小草驴儿和铁蛋儿,一个刁钻,一个浑厚,中规中矩,倒也使陆小飘感到满意。

  唯独小胖儿,却是其笨如牛。

  一招半式,往往十天半月,还没学全。

  若是换了别人,老就放弃不教他了,但陆小飘可就有股子牛劲儿,小胖儿越是不行,他越是全心全意去调教於他。

  唯一让陆小飘感到安慰的,就是小胖儿那种心无旁骛,全力以赴的学习精神,进境虽慢,但每会一招一式,必定十分确实精纯,大有青出於蓝的架势。

  有很多武功,因为无法速成,而陆小飘又怕这四个宝贝蛋,一日一遇上强敌,吃了大亏,几经考虑,终於决定将那个风尘异人用传音入密传授给他的「紫府迷踪步」,教给这四个宝贝蛋儿。

  、这「紫府迷踪步」虽然简单易学,但却能防身保命,威力奇大,为开唐紫霞真人所创的,一旦遭遇强敌,「紫府迷踪步」一经展开,进可游斗强敌,退可以脱身自保,奥妙神奇,学世无双。

  这时——

  陆小飘用树枝在地上以奇门八卦,正反五行,划了十二个脚印儿,抬头瞥了刚练完功,坐在一边儿休息的小胖儿,小草驴儿,红娃儿,铁蛋儿一眼,笑著说道:「说——你们学武做什麽用?」

  红娃儿毫不考虑,脱口说道:「除暴安良!」

  小草驴儿接著说道:「行侠仗义——」

  铁蛋儿略一思忖,朗声说道:「管尽人间不平,戒淫戒盗,绝不以武功获取不义之财!」

  陆小飘连连点头,赞许的笑道:「好!说得好,小胖儿,你怎麽不说话啊?」

  小胖儿一急,脸红脖子粗的说道:「学武……学武……就不会再挨揍了……」

  此话一出,大家忍不住轰堂大笑起来。

  红娃儿使劲儿白了小胖儿一眼,大声说道:「猪八戒——你好像是让人揍怕了?你——你就不会说点儿好听的?」

  小胖儿狠狠瞪了她一眼,嘟著嘴说道:「你才猪八戒呢!好听的都让你们抢著说光了,我——我还有什么好说?……」

  陆小飘强忍著笑,伸手制止他们再吵下去,接看对他们说道:「别吵,现在我要教你们武功,不管碰到多厉害的敌人,只要你们学会它,包准儿不会再挨揍……」

  小胖儿一骨碌爬了起来,瞪著一双小眼睛儿,一瞬不瞬的瞅著陆小飘说道:「小飘,你——你不骗我?」

  陆小飘笑著说道:「小胖儿,想想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小胖牙一乐,咕咚声,跪在地上冲著陆小飘磕了个响头,裂著大嘴笑道:「小飘,你真是我的救苦救难活菩萨,哈哈,以後再也不会挨我爹娘的鸡毛掸子,和塾里老夫子的竹笋炒肉丝儿了……」

  陆小飘噗嗤一声,被他逗得大笑起来,思忖良久,不解的说道:「竹笋炒肉丝儿?我不懂你的意思……」

  红挂儿娇媚的一笑,抢著说道:「连竹笋炒肉丝儿你都不懂啊?没学问!小胖儿塾里那个教书的老夫竽,整天手上拿看一根油光光的小竹棍儿。

  没事儿的时候,老夫子就用它来在背脊上搔痒,背书的时候儿谁只要一停顿,就听一声,身上准会狠狠挨上一记。

  小竹根所到之处,立刻呈现出一条鲜红细长隆起的血痕,因此,塾里的学童都称之为『竹笋炒肉丝』。

  老夫子特别疼爱小胖儿,所以每天都要请他吃上几顿『竹笋炒肉丝』,不信日你们可以看看他身上……」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小胖儿怒火中烧,一个虎跳,冲到红娃儿眼前儿,指著她气势凶凶的接著说道:「臭丫头片子——你敢当众扫我面子?看我——看我不收拾你才怪?」

  红娃儿岂肯示弱,忙一跃而起,凶巴巴的瞪著小胖儿说道:「想打架是吧?哼——就凭你这块废料?来呀!」

  小胖儿已拉开架势,红娃儿亦磨拳擦掌,眼看大战一触即发。

  「住手——」

  陆小飘一跃而至,伸手将他二人分开,沉声喝道:「别吵!好好儿练功,否则,当心我也请你们吃『竹笋炒肉丝』,快,跟我来……」

  小胖儿狠狠瞪了红娃儿一眼,闷声不响的跟在陆小飘屁股後面去练功了。

  红娃儿冷冷一笑,眼睛一转,把到了嘴边儿的话又给吐了回去,心里似乎有了决定,一甩辫子,跟著走过去练习「紫府迷踪步」。

  人没有不怕挨揍的——

  这四个宝贝蛋儿一听说练好「紫府迷踪步」,就可以不再挨揍,一个个聚精会神,练起来格外的起劲儿。

  因此——

  进境神速,晌午时分,这四个宝贝蛋儿已完全领悟其中奥妙,得心应手,运用自如。

  陆小飘心里也十分高兴,见天色不早,笑著说道:「停!好,很好,大家坐下来歇歇,该教的,我都教你们了。

  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以後的造化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希望你们多用心,勤加练习,突飞猛进,不要丢人现眼,让我失望……」

  嘿!这小子站在那儿小大人似的,一本正经的说著教训的话,中规中矩,有模有样儿的,还真像那麽回子事儿。

  一向不爱多说话的铁蛋儿,突然瞥了小胖儿,小草驴儿和红娃儿一眼,拍著胸脯儿说道:「小飘,我们很感激你的爱护成全,你放心,今後我们一定用心苦练,决不会弱了你陆小飘的名头……」

  小胖儿,小草驴儿和红娃儿也异口同声的跟著说道:「对我们一定用心苦练,决不会弱了你陆小飘的名头!」

  陆小飘感到十分满足,一百多天来的辛劳,立刻化为乌有。

  小胖儿眼珠子转了一下儿,正容说道:「小飘,走,我们去知味村吃午饭,就算是我们联合请的谢师宴,以表达我们对你的一些感激……」

  红娃儿娇媚的笑道:「小胖儿,你总算开窍儿说了句人话,刚才的事儿,咱们就算是一笔勾消。小飘,我们四个人罗汉请观音,你只管带张嘴去吃就行了。」

  陆小飘一屁股坐了下来,感激的说道:「好意我心领,改天吧!咱们虽是萍水相逢,个却情同手足,我可不敢以师父自居,大家还是兄弟相称的好,这样显得更自然亲近些。」

  小草驴儿高兴的跳了起来,鼓掌叫好,抢著说道:「既然小飘不嫌弃我们,咱们乾脆就高攀,弯腰儿磕头拜把子,结为异姓兄弟,不知哥儿几个意下如何?」

  大夥儿异口同声说好,只有红娃儿一个人,双眉一轩,嘴一嘟,拔腿跑到一边儿,气呼呼的说道:「我——我才不要跟你们拜什麽把子呢!」

  大夥儿同时怔住,谁也猜不透这位小姑奶奶为什麽突然翻脸在要性子。

  别看红娃儿这丫头片子年纪并不大,心眼儿可倒是挺多,从打认识陆小飘那一天起,这小丫头的一颗心,就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这丫头一脑门子一双两好,想著将来能嫁陆小飘为妻,现在小草驴儿突然提议几个人拜把子,一旦结为兄妹,那她的如意算盘,岂不是就要全部泡汤儿?

  所以她才一口拒绝,一个人躲在树荫底下,垂泪在生闷气。

  一阵沉寂。

  陆小飘是水晶脑子玲珑心,略一思付,已猜透了这小丫头的心思,但又不好意思当众说破、眼珠子一眼,计上心头,瞅著红娃儿笑道:「红娃儿,你来,我有话跟你说。」

  红娃儿背著身子偷偷擦乾眼泪,顺从的低著头走了过去,挨著陆小飘坐了下来,喃喃轻语道:「你——你要跟我说什麽?」

  陆小飘瞅著她轻轻一笑,接著说道:「红娃儿,我想考考你……」

  红娃儿颇为失望,一声轻叹,有气无力的说道:「考我什麽?」

  陆小飘笑著说道:「你可知道风尘三侠——虹髯客,三原李靖,红拂的故事?」

  这小丫头不但聪明绝顶,而且反应奇快,她立刻想到虹髯客,李媾,红拂这三位前辈古人,也曾义结金兰,但红拂和李清却结为夫妇,共同携手开创他们的英雄岁月,而传为千古佳话。

  一念至此——

  红娃儿也立刻了解了陆小飘话里的意思,不禁又惊又喜,又羞又躁又感激,玉面飞红,手摔衣角儿,眼膘了陆小飘一眼,低低的说道:「我知道,风尘三侠都是很了不起的英雄人物……」

  小胖儿一声冷哼,接著说道:「风尘三侠有什麽了不起?哼!将来……将来的天下,就是陆小飘,红娃儿,小草驴儿,铁蛋儿,和我小胖儿『风尘五侠』……」

  小草驴儿和铁蛋儿也一拍胸脯儿,大吼大叫道:「对!我们风尘五快要闯荡江湖,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扶弱济贫,开创英雄岁月,绝不让什麽『风尘三侠』专美於前……,小飘,你说对不对?……」

  陆小飘想笑,可是又不好意思扫他们的兴,轻轻一笑,点头说道:「对——对极了!」

  红娃儿已是心花怒放,抿著小嘴儿笑道:「小草驴儿,铁蛋儿,『闯荡江湖,扶弱济贫,英雄岁月,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这些一个名词儿,你们——你们都是打那儿学来的?」

  小草驴儿和铁蛋儿眼珠子一瞪,神气活现的说道:「听说书先生讲的!怎么?不对呀?」

  红娃儿被他们那两副一本正经,自以为是的怪样子,逗得噗嗤一声,忍不住大笑起来,忙点头儿说道:「对!对极了!谁要敢说不对,咱们就找谁拚命,打掉了他的大门牙吧!」

  小草驴儿和铁蛋儿一听,真是笑在脸上,乐在心里,指著红娃儿说道:「既然都对,那你认——你要不要跟我们拜把子?做『风尘五侠』?」

  红娃儿点了点头,笑著说道:「好了……」

  小胖儿一瞬不瞬的瞅著红娃儿,搔首抓耳,不解的说道:「红娃儿,你是怎么搞的吗?刚才一说拜把子,你就两眼一红,直淌猪尿,死也不肯。小飘一说『风尘三侠』,你就裂著嘴一个劲儿的笑,点头说『好了』,红娃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简直把人都给弄糊涂了!」

  红娃儿脸上一红,狠狠白了他一眼,一撇小嘴儿说道:「猪八戒,你少说两句儿没人拿你当哑巴!」

  小胖儿没理会她,对陆小飘说道:「小飘,你——你看她,这口这是怎么了……」

  陆小飘双手一摊,笑而不答。

  小草驴儿和铁蛋儿倒是有心人,把早已准备好的香烛金纸和供果摆好,五个人一字排开,拈香叩首,话为异姓兄弟。

  小胖儿跪在地上,轻轻拉了拉陆小飘衣角儿,缓缓说道:「小飘,我听说书先生讲,拜把子总要盟誓说几句话,可惜我一时记它不起,我看你就瞎编几句,我们跟著依样儿画葫芦,意思意思算了。」

  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齐声说道:「对对对,不盟誓那儿像拜把子呢?

  陆小飘略一思忖,朗声说道:「我陆小飘今和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见,红娃儿,结为异姓兄弟,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但却愿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今後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与共,永无反侮,若有二心,神佛不佑,定遭横死!」

  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极其虔诚的跟著一起盟书上香,磕了三个辔头,义结金兰的仪式虽然简单,但这五个孩子却是义正心诚,肃穆隆重。

  陆小飘年龄居长,是为大哥,小胖儿次之,是为二哥,小草驴儿居中,是为三弟,铁蛋儿虽是和小草驴儿同年同月,但却比他晚生了两天,是为四弟,红娃儿最小,是为么妹儿。

  小草驴儿和铁蛋儿不但准备了义结金兰的香烛金纸,而且还带来了酒菜,兄弟们围坐一起,开怀畅饮起来。

  酒过三巡。

  小胖儿一挺胸,摆起他二哥的架子来,一举杯二冲著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命令他们道:「来!我们举杯敬大哥一杯。」

  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顺从的举起酒杯,跟著小胖儿向陆小飘敬酒。

  陆小飘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一仰脖子乾尽杯中之酒,把手中酒杯一照,红娃儿急忙替他斟满了,这才扫了他们四个人一眼,举杯说道:「为兄的也敬你们一杯!」

  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学杯齐声说道:「谢谢大哥。」

  接著-

  他们哥儿四个也依序敬起酒来。

  片刻——

  小草驴儿突然眼珠儿转了一下儿,想起什么似的大声说道:「咱们既然要追随大哥行依仗义,闯荡江湖,就该有个什麽绰号儿才对,不然怎么像个大侠呢?」

  小胖儿仰首叉腰,严然一副大侠的样子,点道:「对,当大侠一定要有个绰号儿。」

  铁蛋儿搔腮抓耳的说道:「帮我想想,这个世界上什麽东西最凶?最威风?最让人望而生畏?」

  陆小飘和红娃儿相互看了一眼,望著那三个傻鸟招腮抓耳,愁眉不展,苦思不得的样子,一时忍俊不住,捂著嘴笑了起来。

  片刻——

  就听「啪」的一声脆响。

  就见——

  小胖儿一拍後脑勺子,拍著小草驴儿和铁蛋儿,哈哈大笑道:二弟,四弟,你们两好个笨蛋,为什么没想到老虎?」

  铁蛋儿一拍大腿,心服口服的说道:「是啊!我们怎么会没想到老虎呢?哈哈哈,还是二哥聪明。」

  铁蛋儿这一记马屁可把小胖儿给拍得舒坦了,龇牙一乐,差些儿没把下巴给笑掉下来,裂著大嘴笑道:「哪儿话,哪儿话,你我兄弟都一样,只不过二哥比你们两痴长一岁罢了。」

  说他胖,他就喘,他自己只不过略具人形,倒卖起来老来了。

  小草驴儿也感觉到以老虎为绰号儿,十分威武拉风,抢著说道:「老虎威武凶猛,乃万

  兽之王,对!咱们就用「虎」为绰号儿,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小草驴儿倒挺懂规矩,恭恭敬敬的请示陆小飘。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陆小飘很懂得这个道理,轻轻一笑,缓缓说道:「我没意见,你们哥儿几个怎麽说——怎麽好。」

  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三个人唷咕了半天,一再打量他们的大哥陆小飘,良久,始七嘴八舌的说道:「大哥,您是剑眉星目,鼻似悬胆,面如冠玉,英俊潇洒,你看——「玉面虎」这个绰号儿可使得?」

  陆小飘轻轻一笑,未置可否。

  红娃儿连连鼓掌说好、由衷的赞美道:「好极了,「玉面虎」!嗯,这个绰号儿太棒了,简直是神来之笔。」

  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一听红娃儿一个劲儿的在夸奖赞美他们,浑身骨头都轻了好几斤。

  小胖儿膘了这个小么妹一眼,低声说道:「你们看,小么妹儿那副凶巴巴的样子,咱们就给她起个「母老虎」的绰号儿如何呷」

  小草驴儿的小脑袋瓜子摇得像货郎鼓似,一伸舌头,害怕的说道:「不行!当心把她惹毛了,一翻脸这丫头片子准会揍人,要说你说,我可怕怕,不敢……」

  这时——

  红娃儿正含情脉脉的瞅著陆小飘,她觉得他的眉毛、鼻子、嘴巴、脸庞儿,生得好可爱,好可爱——

  高傲倔强中透著灵秀之气,让人心动,使人痴迷,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显得那么沉稳平实,雄伟强壮,使人感到亲切而有安全感。

  她正在痴迷出神之际,陆小飘刚好回过头来上人眼神相接,心弦像似突然被人拨动,在亘烈的鲳科著,脸上一阵躁热,红得好像五月的榴火,她不敢再看他,迅速的低下了头去。

  铁蛋儿眼尖,轻轻一拉小胖儿和小草驴儿,在他们耳朵根上低声说道:「你们看,么妹儿腮帮子红红的,好漂亮,你们说像什麽?」

  他们二人一边儿偷看红娃儿,一边儿暗暗思忖,片刻,小胖儿抢著说道:「像我娘用的胭脂。」

  小草驴儿眼珠子一转,迫不及待的说道:「好哇!那咱们乾脆就叫么妹儿「胭脂虎」得了。」

  小胖儿和铁蛋儿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红娃儿银铃似的笑了起来,接著说道:「你们在嘀咕什麽?」

  铁蛋儿没敢看她,结结巴巴的说道:「在……在……给么妹取绰号儿……」

  红娃儿双眉一轩,小嘴儿一撇,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一声轻哼,冷冷说道:「帮我取绰号儿可以,如果你们满嘴跑骆驼,信口瞎掰,当心我撕烂你们的嘴皮子!」

  小草驴儿一急*实话实说道:「我们没敢瞎扭,刚才二哥说叫你「母老虎」……」

  「什麽?你们叫我「母老虎」?好哇……」

  蓦地——

  人影一闪。

  红娃儿一跃而起,踏中官,欺身直进!

  她指著小胖儿的鼻子,不依的大喊大叫道:「怎么?你做哥哥就可以欺侮人是吧——你说!我那点儿像「母老虎」?你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小胖儿脸红脖子粗的向她解释道:「么妹儿,你听我解白,事情是这样的……」

  红娃儿搭起耳朵大叫:「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听……」

  红娃儿委曲的回头望著陆小飘,求援的说道:「大哥,你看——他们欺负我……」

  小胖儿见红娃儿向陆小飘告状,可真的急了,激动的说道:「么妹儿,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大哥,我只是在跟小草驴儿和铁蛋儿他们两在研究。

  我们也觉得「母老虎」这个绰号儿不雅,么妹儿没等儿把话说完,她就断章取义的瞎胡闹起来,其实我们给她起的绰号儿是……」

  陆小飘安慰红娃儿还:「么妹,你先别吵,听听老二怎么说。」

  红娃儿撒娇的背过身去,像股糖似的说道:「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我不要听。」

  陆小飘瞥了小胖儿一眼,缓缓说道:「老二,你们给么妹儿取的什麽绰号儿?快说出来给大哥我听听。」

  小胖儿点头说道:「『胭脂虎』。」

  陆小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微微一怔,拍手叫绝的哈哈笑道:「『胭脂虎』?嗯,简直是神来之笔,太好了,么妹儿,你还不快过去谢谢三位兄长。」

  说老实话,「胭脂虎」这个绰号儿是红娃儿喜欢的;她想了半天,如果以虎为绰号儿,再也没有比「胭脂虎」这三个字儿更响亮,更恰当的。

  刚健但不失妩媚,妩媚中却透著英挺之气。

  红娃儿忸怩上前,轻轻施一礼,笑著说道:「么妹儿有礼,谢过三位兄长。」

  小胖儿一抹头上冷汗,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别谢了,你姑奶奶以後少使点儿小性子,我们就感激不了。」

  红娃儿脸上一红,娇媚的白了他一眼,没再吭声儿。

  几经研究,终於决定了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三个人的绰号儿:

  小胖儿的绰号儿是——穿山虎。

  小草驴儿的绰号儿是——飞天虎。

  铁蛋儿的绰号儿是——锦毛虎。

  尘埃落定,了无牵挂,哥儿几个又继续畅饮起来,挥拳行令,好不热阔。

  片刻——

  陆小飘举杯对小胖儿说道:「二弟,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

  小胖儿笑著说道:「有事儿大哥尽管呀附,兄弟照办也就是了。」

  陆小飘点了点头,接著说道:「你能不能替我设法借一笔钱?三天如数奉还。」

  小胖儿毫不考虑的说道:「行,你要多少?」

  陆小飘略一思忖,缓缓说道:「最好是五万两,如果没有,一万两也行,只用三天,利息加倍。」

  小胖儿没有立即回答,皱著眉头一个人盘算起来。

  小草驴儿,铁蛋儿,红娃儿,一听说陆小飘要用钱,本来想把私房钱拿出来凑给他,没想到他要那麽大的数儿,一时心有馀而力不足,坐在那儿乾著急。

  盏茶时间。

  小胖儿始笑著说道:「好,五万两凑不出来,三万两一定没问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要?」

  陆小飘笑著说道:「有三万两应该够了,如果来得及,最好明天能够给我。」

  小胖儿脸上疑云一片,一瞬不瞬的耿著他,良久,始缓缓说道:「行,明天一早儿我给你送来,不过——不过我想知道,大哥要这麽多钱做什么?」

  陆小飘仰首乾尽杯中酒,望著小胖儿笑道:「做什么用你应该会知道,你再想想看!」

  小胖儿眼珠子一转,突然目射奇光,一拍後脑勺子,喜交加的说道:「意赌坊!」

  陆小飘哈哈大笑,继续说道:「怎嘛?你不想把面子找回来?」

  小胖儿笑在脸上,乐在心里,手舞足蹈的大喊道:「好极了——我穿山虎明儿个要把它「如意赌坊」扭个天翻地覆,叫他们知道咱们风尘五侠的利害!哈哈哈……」

  红娃儿究竟是女孩儿家,轻轻拉了陆小飘一把,替他担心不安的说道:「小飘你……你行吗?」

  陆小飘一声朗笑,豪气干要的说道:「行——他「如意赔坊」就算是龙潭虎穴,我陆小飘也要去闯他一闯,杀他个片甲不留!」

  口口口口口口

  赌坊是什么时候儿兴起的?

  已经无从考据,不过一年代已经相当久远。

  赌坊为什麽会兴起呢?大概就是因为人除了「食」和「色」两种性致外,还有一种「赌」性。

  人既然有「赌」性想赡,当然就必需找个理想合适的地方儿,单嫖双赌,要赌就必须要有牌搭子对手才行,一个人当然赌不起来。

  找地方和找牌搭子,看起来简单,其实却困难重重。

  赌徒们常说,场合儿不对不赌,人头儿不对不赌,要想场合儿人头儿都对,那简直是比登天还摊。

  在家赌,就算老的不管,枕边儿的黄脸婆也会一哭二关,三上吊,再加上孩子们哭的哭,吵的吵,叫的叫,自己觉得心烦,人家也不能安静。

  还有——

  旅客行商,出门儿在外,孤寂无聊,寻花问柳,又怕惹上一身杨梅大疮,想赌,而又出门在外,人地生疏,没地方儿去赌。

  困此——

  听明的人脑筋一动,租屋设局,赌坊应运而生,方便了别人,也养肥了自己,各有所取,皆大欢喜。

  赌的花样儿虽然很多,但一般人多半见喜欢小牌九和掷骰子,因为这两台赌简单明了,输赢又快,来得刺激过瘾。

  口口口口口口

  华灯初上

  意绪坊门前,车水马龙。

  灯火辉煌的如意赌坊内,已挤满了各式各样的赌客。

  陆小飘,小胖儿,红娃儿,小草驴儿,铁蛋儿,五个人兵分两路,由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先去如意赌坊,试探性的摸摸海底儿,然後再由红娃儿陪陆小飘进场子,见机行事,正式上阵。

  此刻——

  如意赌坊右边儿最後一桌,庄家正裂著嗓子高喊「离手」,准备打骰子出牌,他们购的是小牌九儿——一翻两瞪眼儿。

  除了庄家,只有六个半人在赌,坐在出门的是小胖儿,天门那两位仁兄穿的挺阔气,看样子像似外地来的富商。

  大马金刀,斜歪在未门的那个人,生得浓眉大眼,臂粗腰圆,孔武有力,两眼精光闪射,炯炯有神,看样子,不是走江湖跑马卖艺的,就是刀口舔血,拎著脑袋瓜子跑天下的镖客。

  站在後边儿察颜观色,等特机会,打游击专押活门儿的两个小家伙,就是小草驴儿和铁蛋儿。

  这总共才六个人,那——那半个人在那儿呢?

  那半个人就站在天门後边儿,大概是输得吊蛋精光,所以抱著膀子在那儿生闷气儿,光看不赌,当然只能算他是半个人。

  突然——

  如意赌坊大厅内静了下来。

  片刻——

  暴起了一阵如雷的喝采声。

  接著——

  有人异口同声的惊呼道:「啊——祖宗豹子——天啊!又是祖宗豹子——」

  如意赌坊内乱做一团,庄家脸色苍白,头冒冷汗,手在发抖,赌客们交头接耳,争相走告,纷纷议论。

  如果一个赌客偶然掷出一次祖宗豹子,当然世不足为奇,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这是常有的事儿。

  问题是这个赌客走了十桌,赌了十次,他就掷出了十个祖宗豹子。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别说是没人见过,恐怕连听都没有人听过,更何况这个赌客只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半大孩子。

  当然——

  这个赌客就是陆小飘,普天之下,除了他,绝不会再有人能够连继掷出十个祖宗豹子来。

  他第一次下了两万两银票,一赢就变成了四万两,到了第二桌就变成了八万两,他一直没有抽过注见,连赢十把,两万两就变成了两千多万两。

  有人暗中算过这个帐,别看如意赌坊财力雄厚,富甲一方,只要陆小飘不抽注儿,再赢他个三把五把,如意购坊准垮无疑。

  大夥儿正在等著看看热闹,陆小飘却突然收手不赌了,大夥儿颇为失望,谁也猜不透陆小飘葫芦里宝什麽药。

  照道理,一个身怀绝世赌技的高手,在任何情形下,都不会轻易露出真相,通常,庄家掷三点儿,他掷四点儿就够了,而且多半输几把小的,再赢一次大的,这样才不落痕迹,引起人家怀疑。

  像陆小飘这样儿一出手就是祖宗豹子,而且连续十把都是如此,这在赌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不但犯忌,而且很容易惹出事情来,真正在赌国混的高手,绝对不会口也不敢这么做。

  除非是他和这家赌场结有梁子,存心前来赌场踩盘子,要他关门大吉。

  不过,怎么看陆小飘都不像是有意来如意赌坊踩盘子的人,第一,他年纪太小,不可能和如意赌坊结有梁子;第二,他赢的银子原封儿没动都存在柜抬上,而且见好儿就收,没有再继续赌下去让如意购坊难堪。

  别说是那些赌客猜不透陆小飘究竟是何方神圣?来此目的何在?就是如意赌坊的那些高手,也让他给弄糊涂了。

  如果说陆小飘真正是个身怀绝世赌技的顶尖儿高手,就算他打娘胎里就开始练,也不可能练到能连续挪十把祖宗豹子的程度!

  那只有一个可能,财神爷跟他有交情,特别的照顾他。

  陆小飘不管别人拿什麽眼光看他,也不理会人家指指点点怎么议论他,始终脸上挂著笑容,和红娃儿东瞧瞧,西看看,就像乡下佬儿进城似的,样样感到新鲜,事事觉得稀奇!

  赌客们望著这一双金童玉女,由衷的赞佩和喜爱,不时报以掌声和微笑,陆小飘和红娘儿也类频向他们挥手答谢。

  刹那之间。

  陆小飘扬名张垣赌国,不禁眉飞色舞,意气飞扬,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陵小飘和红娃儿已来到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那一桌,远远站在一边儿看,并没有下去看看的意思。

  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脸上笑得像开花儿馒头似的,好像手风很顺,看样子似乎赢了不少。

  他们虽然装做和陆小飘红娃儿不认识,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冲他们俩做了个鬼脸儿,好像是说:「大哥,你临时恶补教我们的这两手儿还真管用,叫你们俩看著,俺要好好儿斩这个免崽子!」

  赌注很大。

  没多久,天门那两位富商已经坐不住了,面红耳赤,冷汗直流,看样子输得差不多了。

  庄家洗牌,砌牌,出方子,手法乾净俐落,右手握著骰子,催请众人下注,裂著嗓子喊道:「下下下,下多少,赔多少,不下不赔,算你倒楣,下下下,像下雨一样的下啊——」

  出门的小胖儿,和天门的两位富商,都已经下了往来,打游击押活门儿的小草驴儿和铁蛋儿,似乎看准天门会赢,把手上的银票卜孤注一掷的全部押在天门。

  只有未门那位仁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儿的,像土地爷似的坐在那儿没动弹。

  庄家冷冷膘了那位仁兄一眼,似乎已经轧出苗头来,轻轻一笑,话中带刺儿的说道:「爷们儿,您请!」

  一语双关,请他仁兄走路,翻脸阔起来,他也可以解释成请他下注儿。

  果然——

  庄家这句话,可把这位仁兄给惹毛了,双手一按桌面儿,「嗖」的一声,蹦了起来,吓!这个浓眉大眼的汉子,站起来简直就像半截儿黑塔似的,眼珠子一瞪,精光闪射,利如刀锋,沉声叱道:「你——你说什麽?」

  庄家虽然有持无恐,但也被他那利如刀锋的眼神吓了一大跳,良久,始缓缓说道:「我——我说请您下注儿,这有什麽不对啊?」

  这个浓眉大眼的汉子冷冷一笑,沉声说道:「哼!老子下了怕你陪不起。」

  庄家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後已传来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冷冷说道:「你放心!如意赌坊还没有赔不起的东西,你下什麽,我们赔什麽?」

  陆小飘忙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瘦小枯乾,满脸病容的小老头儿,须发如银,年近古稀,动作似缓实快,刚一迈步,人已到了庄家上首,一瞬不瞬的瞪著那个浓眉大眼的汉子说道:「阁下尽管下注儿,我说话绝对算数——」

  那个浓眉大眼的汉子本来说的是一句气话,没想到让人家抓住话儿把他给将住了一时举棋不定,进退两难,脸色极为难看。

  一阵沉寂。

  四周空气就像突然凝结了似的,令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陆小飘暗暗瞧了那个小老头一眼儿,没想到那个小老头儿也在不停的打量他,淡淡一笑,忖道:「这老小子武功看来不弱,词锋如刀,咄咄逼人哩!他不犯在我手里便罢,如果犯在我的手里,我陆小飘一定要当众出出他洋相……」

  蓦地——

  刀光一闪。

  就听——

  「咔喳」一声,血光崩现。

  那个浓眉大眼的汉子已用短刀将自己左手拇指齐根儿截断了下来,顺手往前一揽,一声冷哼,接著说道:「下这个——行麽?」

  庄家神色凝重,没敢吭声儿,回头轻轻瞥了那个小老头儿一眼。

  那个小老头儿出奇的平静,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冷冷说迩:「行,出方子。」

  庄家飞快将牌砌好,推了出去,大声喊道:「离手!」

  两颗骰子一阵疾旋猛转,片刻,停了下来,一个三,一个六,九点儿,庄家一看,接著喊道:「九在首,瘪十头里走!」

  抓牌,看牌,亮牌。

  出门长三配么六儿——三个点儿。

  天门杂八配小猴儿——xx巴打鼓一个点儿。

  未门天牌配么五儿——天八

  庄家人牌配四六儿——人八。

  庄家脸色苍白,眉心业已沁出汗珠子来,轻轻瞥了看堆儿的一眼,有气无力的喊道:「吃出门,杀天门,赔未门……」

  那个浓眉大眼的汉子,嘴角儿微微向上一撇,挤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抬眼膘了那个小老头儿一眼,好像是对他说:「老小子——你他妈的大话说尽了,好——我现在倒要看看你怎么个赔法儿?」

  小胖儿,小草驴儿,铁蛋儿虽然下注儿被吃了去,但眼看著好戏即将上场,反而显得特别兴奋。天门那两个富商,心里虽然直在发毛,屁股可没动地方儿,当然,谁不想看看这可遇不可求的稀罕事儿?

  一阵沉寂。

  只见那个小老头儿上前一步,左手轻轻一抬,从右边儿衣柚里抽出一根长约两尺,粗如食指般的红铜吹火管子来。

  接著顺手将那根红铜管吹火管子往左眼眶子上一叩,右手掌猛的往上一拍那根红铜吹火管子的底部。

  轻响过处,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子,硬被那根红铜吹火管子给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