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菊花香

第18. 爱情的咒语章

更新时间:2022-01-26   本书阅读量:

    1998年10月14日

    这是承宇在《午夜流行世界》的最后一天。凌晨一点四十分左右,主持人说明了承宇因为个人原因要离开之后,就把麦克风交给了承宇。承宇首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他的继任,说那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人,肯定能让喜爱流行音乐的各位听众满意,然后主持人插了几句话。话筒重新回到承宇手里时,承宇掏出了今天收到的匿名传真。

    制作人直接播音,即使是马上就要离开,显然也是违反常规的。

    “最近给各位听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匿名信今天又寄来了,信后还附言说以后无法再寄了。怀着对这位听众的感激之情,今天由负责编导的我为大家读一下。”

    今天我远远地望着沉到城市建筑物后面的太阳,心想,又一天过去了!看着太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我自言自语道:

    问斜阳,你为了什么匆匆沉落?何不休息一会儿再走?坐在屋顶上也好,靠在镶满玻璃窗的建筑物上也好,只是不要那么毫不留情地收敛起你的光芒。你还不知道吧,你一离开,对世上万物来说,又是一天过去了,这是多么可怕和令人恐惧的呀!

    但无情的太阳一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黑暗洒满大地的每个角落。

    我看到红红的枫叶一齐摇着头,好像讨厌黑暗一样。我明白它们的心情,秋天越来越深,它们也会飘落,凄凉地,街道也会变得很凄清。

    想到我身后的那个人将会像光秃秃的树枝一样独自留下,我的心痛起来。他不可能跟我同去我要去的地方,寒冷的冬天来临的时候,他只能在寒风中晃动他的枝条,忍受疼痛,折断干枯的树枝,发出长长的悲鸣。这所有的一切压在我的心上,我无法再看下去了。

    我依然没能告诉所爱的人那个事实,但他好像觉察到了,却依然一言不发地忍受着。如果换了是我,肯定做不到他那样,我肯定会愤怒地说:

    到底,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根本不给我任何准备的时间,你是不是太自私太残忍了?你怎么能这么做!

    如果换了是我,肯定会让感情像火山一样全部爆发出来,因为我实在不能忍受独自留下的委屈和愤怒。但他,明明知道了,还是尽力维持原样,为了逗我笑,他还是继续玩那些小把戏。但是,希望他再也不要这样做了,可能他还不知道,这样做只能使我更加痛苦。

    不对,我应该承受这些的。那个人现在也是不知所措的,不管是静静地待在那里,还是在我身边看护我,还是一起上床睡觉,我都能感受到他彻夜辗转反侧犹豫徘徊的心情。他比我表现出更大的忍耐力。

    不知道您能不能理解我们两个人的这种情况和感情。我至今还没有告诉他,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久就要离开你了”,“我,不久就死了”,这些话,我怎么能说出口?太伤自尊心了,我实在没法说;因为怕他悲伤,我想都不敢想;因为我只能离开他,别无选择,我不愿承认自己的爱这么脆弱,也不愿看到他因我而绝望的样子。

    不久前他下班回家时教给我一个奇怪的咒语:“拉合玛尼呐叨卢玛它布布嘎伊它,萨匝伽尼巴麦,巴麦巴麦拉合玛尼!”说是通过一位在西藏修炼过的高僧流传于菲律宾民间的咒语。虽然他没有这么说,但我认为,这就是向所爱的人传达爱情的咒语。各位如果有爱人的话,就请把这个咒语念三遍,您的爱情就会实现,而且永远不会改变。我之所以给各位献上这份礼物,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给各位讲我的故事了。

    这段时间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祝愿各位和我所爱的那个人永远拥有健康和爱情!

    读着这封信,承宇的眼泪流了下来。主持人和工作人员们都非常吃惊,不知所措。从咒语那一段开始,承宇完全哽咽了,为了忍住悲伤,他紧紧咬住嘴唇,用手堵住几乎要爆发出来的痛哭,这是美姝第一次在信中给出线索,让承宇知道发信人是谁。

    美姝一个人在家,没有开灯,就在黑暗中收听承宇的最后一次节目。听到承宇亲自读起自己的故事时,美姝大吃一惊,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浑身发抖,几乎不能呼吸。丈夫,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这个男人,通过传向全国的电波用雷雨一样的声音痛哭着,听到这里,美姝第一次放声大哭了,像个孩子一样跺着脚哭了。心里很疼,撕心裂肺地,她抓着捶着揉着胸哭了。

    承宇呀……对不起……真的太对不起了……因为我,你受了那么多苦,这我都非常清楚……我,也想好好对你……想像你爱我那样爱你,哪怕只能达到你一半的程度……但现在,这是怎么了……又这样!把你害得这么凄惨、恐惧和痛苦!

    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像我这么不像话的女人了,真……真的不希望这样。你这个傻瓜,傻瓜……选了一个比自己大的女人,却放弃了那些年轻漂亮、青春朝气的女孩子。啊,不是的……我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可真傻,我就是因为自己这种可恶的性格才受到处罚的吧!可怜的……对不起……对不起……承宇,真的对不起!

    那天,承宇下班回家的时候,手里拿着美姝年龄那么多的一大束玫瑰花,神情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他笑着问美姝今天过得怎么样,去超市了吗,害怕了吧……“干嘛非要自己去呢?叫人送上门来或者让我去买不就得了吗,现在到处都是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这么说你像袋鼠一样把我们的小公主放在肚子里去了一趟啊?也是,现在肚子也还没到那个程度呢。”承宇一边说着一边坐到美姝旁边的沙发上,吻她的面颊,用手抚摸她的肚子。但承宇的眼睛明显地肿着,美姝也是一样。两个人尽量不去看对方的眼睛。无论哪一个人如果先开口的话,整个公寓恐怕都要化为一片泪海了,这对需要情绪稳定的孕妇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为了不让胎儿感觉到悲哀,不要用眼泪代替羊水,两个人都在努力,不停地打开冰箱门,打开电视又关上,重新铺好床,这样不停地动呀动。

    承宇先躺下了,伸开胳膊,敲着床,催促美姝来睡。美姝走过来躺下,说:

    “承宇,我完全明白你的心情,你那么喜欢流行音乐广播,现在却不得不放弃了。”

    “音乐呀,没什么的。只要有唱机和cd,无论到什么地方都可以尽情欣赏,明天去江原道的时候满满装上一车cd就行了。对了,上次买的胎教音乐cd也要带去,莫扎特音乐全集也要带去吧?”

    “好,你看着办吧!”

    “美姝,你听我的最后一次节目了吗?”

    “没有!我看电视了,特好玩的喜剧!”

    “我就知道是这样。你做得对,为了孩子还是不要听那些悲伤的东西好。”

    “悲伤的?为什么?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事也没有,就因为是最后一次节目,我的心情有点悲伤而已。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连着放了好几首悲伤的歌,简直不像我的风格了,歌曲安排得不太好。”

    “最后一首放了什么?”

    “《savedbythebell》,旋转木马上的铃铛。”

    “啊呀,这个题目简直太棒了。我们孩子出生以后,我也要带她去坐旋转木马,当啷当啷地替她摇着铃铛。”

    “好啊。我给你们照相,放成好大好大的,挂满一整面墙那么大。”

    “真的?呵呵,光是想想就觉得好开心。”

    “那现在就睡吧,你睡了我们的小公主才能睡呀。”

    承宇翻过身朝着美姝,用一只手轻拍着她的胸口。美姝轻轻闭上眼睛,心里有什么东西激涌上来,但她使劲忍住了。承宇也是一样。挂在美姝嘴边的微笑似乎稍微碰一下就会变成巨大的悲痛。

    《savedbythebell》!最后的这首歌太哀伤了,歌词也不成样子,自己简直是个傻瓜,真的……做错了!

    承宇在黑暗中摇摇头,真应该给美姝放一首更明快更轻松更健康的歌。承宇狠狠地责骂了自己一顿,怎么能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而哭得眼睛红肿,让美姝更加难过呢!

    承宇轻柔地抚摸着美姝的小腹,轻轻拍着美姝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