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菊花香

第15. 胎儿章

更新时间:2022-01-25   本书阅读量:

    这四天的时间,美姝过得十分幸福。周哲前辈和京姬前辈是懂得自足的人,他们的生活朴素而简单,他们的心灵是大海和天空所具有的那种蓝色的。

    前辈一家住在一字形教室右后边的办公室里,大约二十米之外是独立的一栋宿舍,美姝和承宇就住在那里,旁边就有饮水设施和卫生间,还有一口井,可以用吊桶汲水上来喝,那井水简直沁人心脾。学校后面的村子里住着一群很淳朴的人,附近盛产野菜,也盛产海产品。

    周哲前辈每天晚上都带回不同种类的鱼,放到烤架上,为他们准备好鱼肉大餐。坐在井台边,吃着用刚捉到的鱼做成的生鱼片或烤鱼,确实是人间美味。

    周哲夫妇知道了美姝怀孕的消息,马上欢呼着拍手表示祝贺,招待得更是比想像的还要无微不至。

    七间教室当中,三间是用来陈列周哲夫妇的陶瓷作品的,一间是工作室,里面有周哲夫妇用的两个拉胚机、一堆用塑料膜包成一块一块的和好的泥、粗加工和再加工过的陶瓷品,包括生活用的碗碟和形状各异画着斑斓图案的马克杯、茶具、陶瓷钟表、陶瓷镜子、陶瓷画碟等等,简直包罗万象。还有一整面墙摆的都是刚捏好形状的泥娃娃,有守护制陶和家庭的小陶瓷门神,有可入民俗画的背着孩子的母亲,还有各种各样表情的娃娃和系列娃娃等等。工作室旁边的那间是染织室,还余下两间,偶尔有团体来玩或聚会的时候租出去,里面也有拉坯机和窑炉。

    美姝跟京姬前辈一起玩陶的时候,承宇就跟周哲前辈一起去海边钓鱼。只要把鱼钩放到海里一个小时,就能轻松地钓到三四条比手掌还大的鱼。

    有时候他们会去河赵台喝一杯咖啡或果汁再回来,有时候会去襄阳城内的大型商场买回满满一车的生活必需品来。

    经常有客人来,他们中有一些人是来亲手体验做陶的乐趣的,或挑选一些周哲前辈夫妇做好的陶瓷制品带走,也有一些人是为了在泥版上印出自己的手印,大多是新婚夫妇或带孩子来的夫妇,还有一些人只是为了把自己的窗帘或桌布染成栀子的颜色而来到这里。

    美姝时常一手拉上泰民,一手拉上泰贤,跟他们一起穿过村子,去海边沙滩上筑碉堡。雪岳山和五台山都不远,他们曾打算去一趟,但承宇迷上了钓鱼,于是放弃了。

    周哲前辈夫妇就是生活在这么一个位于美丽的山和美丽的大海之间的温馨而幽静的村子里。

    美姝很希望在生孩子之前能够一直待在这里,新鲜的空气和难得的宁静,对她来说比什么都好。在跟静岚通电话的时候,美姝谈到这种想法,但静岚马上对她的这个念头表示强烈反对。

    “你呀!真的疯了吗?你现在还没有体验到那种极大的痛苦,所以才会这么想。绝对不可以!”

    “我要是一直待在这里的话,可能身体会慢慢变好呢!这里有清澈的大海和清新的空气,盛产野菜和生猛海鲜,阳光充足,环境幽静,而且,你还没尝过这里的井水,比那些矿泉水好喝一百倍!还有独立的房子,你不觉得像世外桃源吗?”

    “你跟周哲前辈和京姬前辈说过了吗?”

    “还没有。我打算走的时候婉转地问问他们,不用说,他们肯定会同意我留下的,这几天,他们都说了好几遍‘要是你喜欢就索性不要走了’的话。”

    “那倒是,两位前辈本来就是很好客的人。”

    “有没有什么办法呢?”

    “……你自己肯定不行,要是承宇在你身边或许可以。”

    “要是我跟承宇提出要求来的话,他会同意的。真的,我现在一想起要回汉城,就觉得心里闷得慌。空气污染那么厉害,呼吸都困难,水也很糟糕,人又拥挤不堪,况且我现在也不拍电影了——我告诉过你我已经抽身退出公司了吧?”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现代集团在那附近新建了一个设施很好的医院,距离不远,开车只要三十分钟,我有一个同学是那个医院内科的负责人。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先回来,我们再商量一下。回来做好准备之后想回去再回去,知道了吗?你带着我给你的药了吧?一定要随身带着!”

    静岚给过美姝一个盛着止痛药的小药瓶,叫她感到疼痛的时候吃,是紫色的丸药。现在静岚不再劝美姝去治疗了,但要把孩子平安生出来,孕妇绝对不能承受太大的痛苦,否则孩子就可能流产或出别的问题。

    幸运的是美姝的身体很顽强,子宫很健康。静岚担心的是癌症带来的疼痛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来说,这就好像悬在美姝头顶上的一把刀,随时都可能掉下来,但自己这个大大咧咧的朋友却笑哈哈地说自己根本一点儿疼的迹象都没有!不过,美姝的声音确实很开朗,似乎健康了很多。

    第四天,也就是最后一天的晚上,又是丰盛的生鱼片宴会。美姝突然停住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京姬前辈穿的藕荷色韩服,似乎很喜欢。

    “京姬前辈!你也给别人做这种传统服装吗?”

    “是啊,缝衣服可有意思了,我已经做了好几套了,还用自然染料染上颜色。”

    “那,给我们也做一套吧。我一套,承宇一套。承宇你也喜欢传统服装吧?跟你挺配的。”

    “好呀,好主意!”

    “美姝呀……我可是要收钱的,你不会让我免费给你做吧?花的功夫太多了,我收得可不便宜。”

    “啊呀,是吗?生意人果然是生意人呀!”

    “给你做什么样的呢?我穿的这种行吗?要什么颜色?”

    “就要前辈穿的那种,要随便一点儿的,当然一定要体现出线条的美感来,颜色嘛……”

    美姝瞥了承宇一眼,接着说:

    “给承宇做蓝色的,我要浅土黄色的。”

    “颠倒了吧?应该是蓝色更适合女人吧?”

    “最近流行情侣装,干脆都用同一种颜色好了,你觉得怎么样,美姝?”

    “啊呀,你们全都不明白我的心思呀!”

    “嗯?”

    “自古道:男人为天,女人为地。丈夫应该穿天蓝色的衣服,妻子则应穿土黄色的,这样才顺应天地阴阳造化!”

    听了美姝的话,在座的每个人都笑了起来。

    “啊呀,美姝你真是变了!上学那时候简直是个愣头青加武则天!”

    “是啊,你那时候不是女权主义的旗手吗?”

    “前辈们!小女全赖夫婿天高海深的爱情才脱胎换骨的,请勿指责!”

    美姝似乎故意要逗大家开心,甚至向着承宇深深低下头。实际上,美姝这样做是有她的打算的——万一……不久以后我死去了,成为大地的一部分,就会朝向天空躺下吧。那时,能看得见的就只有天空了,茫茫无边的天空……如果承宇穿上天蓝色的衣服,或许能把整个天空看做是承宇。美姝希望自己即使躺着也能看得到承宇,能把整个天空看做是他的脸孔和形象。

    美姝的这种想法没有一个人知道,大家笑了一阵子之后轮流喝了几杯酒,当然不包括美姝。周哲夫妇开着诸如“你是怎么调教老婆的”、“真没想到美姝变得这么多”、“看来你们的夫妻生活很融洽呀”等促狭的玩笑,席间笑语生花,周哲前辈和京姬前辈对他们明天就要离开显得依依不舍。美姝抬头看着心情愉快地倒着酒的周哲夫妇。

    “周哲前辈!京姬前辈!”

    “嗯?怎么了?哎呀……你别这么看着我们,可怜巴巴的。你稍微动动脑子就会知道我们现在的心情了,不能劝你这个喜欢喝酒的人喝酒,我们也很焦虑啊,要是你理解我们的心情,就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们啦!”

    “你这人,开玩笑又开过头了。美姝呀,怎么了?”

    “嗯,我呀,想生孩子之前一直待在这里,不知道行不行?这里的宿舍真的很舒服!屋子很宽敞,设施也好,还有味道好得没治了的井水!”

    “嗯?那我怎么办?”

    “就是啊,我们是举双手赞成,简直高兴得要跳起来了。可是,承宇怎么办?太可怜了吧?”

    “承宇一个星期来一次不就行了嘛,是不是?”

    “美姝,不太好吧,没有你我可睡不着觉啊!而且我必须看着你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才行,不是吗?周哲前辈!是这样的吧?京姬前辈!”

    “是啊,看看承宇的脸色,已经面如死灰了。哈哈,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美姝?要是孕妇说要一个人待着的话,肯定有什么原因,你赶快忏悔请求原谅吧!”

    “啊呀,我,被人这么没头没脑地骂了一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怎么会对美姝不好呢?那对我来说无疑是自杀呀!这么宁静和平的一个晚上,您怎么能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呢?”

    “那你老婆为什么要跟你分开来住呢?”

    “这我怎么知道呀?前辈您直接问她吧!”

    “美姝呀!说实话,是不是他欺负你了?要是那样的话,我就把他一把抓起来扔到大海里去。”

    “我看哪,承宇对美姝那是没挑的,是不是因为我早上让你好好跟承宇学学,你现在就拿承宇撒气呢?”

    “……什么?我这个年龄,还会嫉妒这个小伙子吗?承宇你可真讨厌!”周哲前辈摆出滑稽夸张的姿态来。

    “哎呀呀,瞧这个人,嫉妒得都冒火花了。”

    美姝和承宇嘻嘻哈哈地笑了,坐在承宇旁边的京姬前辈款款深情地挽住承宇的胳膊。看到这种情况,周哲前辈的眼角一下子挑了上去。

    “你……决不要因为追到了美姝这个前辈就骄傲自满,以为可以把我老婆怎么样!泰民他妈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决不会爱上比自己小的男人的,是不是?老婆!”

    “现在哪还有女人讨厌比自己小的男人的,你找一个来瞧瞧!”

    “什……什么?”

    周哲前辈好像胸口被刺了一刀似的,嘴里喊着“京……京姬!连……连你也!”就向后倒过去,席间马上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他们都是很难得的热心人,周哲前辈和京姬前辈告诉美姝:“需要的话,随时跟我们联系,就可以过来。”京姬前辈甚至劝承宇请个长假,跟美姝一起来。

    “啊?这倒是个办法!这个……我可要认真考虑一下!”

    承宇一边说着一边坚定地点了点头,他也发现,在这里待了几天,美姝的表情开朗了很多,心情看起来也很不错。

    京姬前辈说明年泰民就要上小学了,之前可能要去日本新宿的哥哥家里住上几个月,如果那样的话,就把钥匙放到那棵橡树的石阶下面,美姝和承宇可以放心地来住,可以随便使用办公室和陶艺工作间。问他们什么时候走,说还不知道。他们自己也要等那边的联系,寄过来飞机票之后才能走,否则根本不可能去。既然很多事情都还是未知数,再讨论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所以这个话题就此结束了。

    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宽容大度的成熟女人的京姬前辈转头看着美姝说道:

    “美姝!你似乎吃得太少了!怀了孩子之后就别再担心什么身材问题啦,首先要努力地吃才行。不是害喜吧?”

    “是啊,你吃的真的很少啊,再多吃点儿生拌鱿鱼吧!”

    “前辈,我已经吃了很多了。”

    “但都已经四个月了,该过了害喜的时候了吧?”

    “泰民他爸,你不知道,有的女人直到进了产房还害喜呢,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是吗?喂,承宇!你多吃点儿!要照看害喜害得这么厉害的妻子,你这个丈夫怎么也得多吃点儿预备着。”

    酒气微醺的承宇点点头,嘻嘻地笑着。周哲前辈把承宇的酒杯倒满酒。

    “你怎么自己偷着乐呢?要当爸爸了那么高兴啊?”

    “是啊,其实来这里的这几天我好像做梦一样,一个人坐在那儿都忍不住想笑。现在看美姝的时候,也不看她的脸,而更注意她的肚子了,看看又鼓起来多少了。”

    “是吗?跳个舞怎么样?”

    “跳吗?”

    “要想跳的话,就干脆背着美姝一起跳吧。”

    “啊呀,这可有点儿难。我有点儿醉了,要是背着她跳的时候摔倒了可怎么办?美姝可是宝物呀,一点儿也不能出错。”

    “哈哈哈,倒也是。泰民她妈!你就好好唱一段民谣,让承宇展现一下漂亮的舞姿吧。这方面你可是专家呀!”

    “承宇是流行歌曲节目的制作人,不知道能不能跳这种耸肩膀、踢踢踏踏的舞呀。”

    但京姬前辈还没有开始唱歌,承宇已经从坐位上跳起来开始手舞足蹈了。伴着他跳舞的节奏,京姬前辈用筷子敲着锅碗瓢盆,行云流水地唱起民谣来。

    含着月光一样柔和的微笑拍着手欣赏承宇舞姿的美姝突然“啊”地惨叫一声捂住了肚子,肚子痛得就像身体里的一个器官被针刺被刀割一样猛烈。

    “美……美姝呀!你怎么了?”

    “是不是滞食呀?不至于现在就要住进医院里去吧?”

    “没……没关系。承宇……水……给我拿点儿水!”

    美姝脸色苍白,流着冷汗,从口袋里掏出药瓶来,拿了两粒放到嘴里,喝了水。看到她这样,周哲前辈夫妇露出惊讶的表情,似乎在说:这是怎么回事呀?产妇明明不能乱吃药的呀。

    止痛药的效力很快,美姝捂着肚子蜷起身体还不到一分钟,那种世界末日似的疼痛就慢慢消失了。美姝的后背全被冷汗湿透了。

    战争开始了!坏蛋们宣战了!

    承宇觉得到这个时候也该去休息了,于是带美姝回到宿舍。美姝的脸惊人的苍白和憔悴,承宇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不安。美姝告诉他说已经好了,慢慢靠着墙壁坐下了。

    “恐怕是胀气吧。”

    “这么说是突发胀气了?为什么你口袋里有药?是谁给你开的药?吃了也不会对孩子有影响吗?”

    “嗯。我说最近消化不好,老觉得胀胀的,有时候脊椎中间疼,所以静岚给我开了点儿药。吃了没关系。”

    “……是吗?你最好还是舒舒服服地躺着。”

    承宇眼里满是忧虑,他站起来铺好床,弄得软绵绵舒舒服服的,又拿出能盖着肚子的薄被子。美姝枕着枕头刚躺下,承宇就开始给她按摩胳膊和腿。

    “真的没关系吗?你的脸色可不太好呀,有没有觉得胸闷?胃痛不痛?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去医院,听说附近有个现代医院,要去就赶快去,别睡着睡着一下子坐起来,害我吓一大跳,心都咯噔一下沉下去。”

    “我都说没事了嘛。灯太刺眼了,快关了吧!抱抱我!”

    承宇关了灯,躺在美姝旁边,轻轻抱住她。

    刚才真的很害怕,好像脑子里的哪根弦突然断了,同时肚子里猛刺进一颗尖利的牙齿一样。那种疼痛激起波纹,扩散到全身,把整个身体都挤扁了。美姝一想到这就像打冷战一样抖起来。

    ……现在开始了!

    美姝使劲紧紧抱住承宇,承宇好像要拍美姝睡觉,把自己的脸轻轻埋在她胸前,用一只手不停地轻拍着她的肩膀、轻抚她的头发,黑暗温柔地吞没了一切。

    美姝无声地流着泪,孩子不知道有多害怕呀。

    孩子呀,妈妈会奋勇战斗的,你也一定不要害怕呀。相信妈妈吧,不管有什么事发生,妈妈都会保护你的。

    美姝用一只手轻轻捂在肚子上,轻抚着。

    “你又肚子痛吗?”

    “没有,我怕我们的孩子吓着了。”

    “这样啊。我替你安慰她,你好好睡吧!”

    承宇盘腿坐着,在美姝的肚子上画着圆圈非常温柔地抚摸着,同时像唱催眠曲一样小声慢慢地说:

    “孩子呀,你吓着了吗?没事啦。妈妈有点儿胀气而已,你赶快睡吧,这样妈妈才能睡呀。做个甜甜的梦吧,爸爸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你叫妈妈也快点睡吧!你进入妈妈的肚子里,爸爸不知道有多高兴。真是很神奇啊,你已经什么都长出来了。你真是又有活力又勇敢呀,一个人做了这么多。你妈妈也真了不起。美姝呀!睡着了吗?快点睡吧,你睡了我们的孩子才能睡呀。你们两个人在梦里见面吧。说实话,我有点儿嫉妒,因为自己去不了,但一想到美姝你和我们的孩子在同一个身体里做着同样的梦,我就觉得满足得不得了。真的期待太久了。在这个期待的过程中,因为老想见到孩子,心神激荡,所以才会觉得很幸福呀。我非常非常感谢你妈妈。孩子,我们的孩子呀,爸爸也非常非常感谢你。不管怎么说,早睡早起才能成长为新国家的劲头十足的好孩子。瞧,妈妈已经睡着了,随着妈妈的呼吸,我们的宝贝也睡着了……”

    1998年9月28日

    在祥云小学旧址度完假回到汉城已经两个星期了,承宇渐渐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美姝只不过吃几勺饭,可是就连这几勺饭也都吐出来了;不管承宇买回多少好吃的东西放到美姝嘴里,她全都吃不下;他还看见过两次美姝吃静岚给她开的药,美姝的身体也明显消瘦了。他以为是由于美姝害喜害得特别厉害、特别久,老是吃不好,所以身体消瘦了。

    承宇好几次劝美姝去医院检查一下,说要亲自带她去,还为此发了火,但美姝坚持不去。承宇解释说不是让她去住院,只是去输点儿营养液就回来,增强点儿体力,但美姝还是怎么说都不肯去。

    随着美姝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美姝的身上仿佛同时生出一种像孩子一样奇怪的、承宇所难以理解的类似固执的东西。她老说汉城的空气不好,水的味道也发腥,整个人好像被建筑物和人给禁锢起来了一样,汉城真讨厌等等的话,总嚷着要跟承宇一起去周哲夫妇生活的地方。

    承宇则认为,虽然那里的环境对孕妇的情绪有好处,前辈夫妇也非常热情,但毕竟是别人的家,而且还有工作的问题。

    “请假不行吗?妻子怀孕的时候不是可以请假的吗?或者,索性请上一年病假行不行?”这是美姝的回答。

    有时候,美姝会莫名其妙地大发脾气。

    除了静岚以外,美姝没有请任何人帮忙,几乎是在独自跟病魔搏斗。她的肚子已经明显地鼓了起来,把手放到肚子上的时候,能感觉到隐隐约约的胎动。

    这段时间承宇特别忙,他负责的《午夜流行世界》庆祝二十周年,新设了一个通过听众投票和流行音乐专家、音乐记者、国内流行音乐家、摇滚歌手投票评选的“流行音乐百佳”栏目,第一期是由歌手们现场演奏和演唱,需要进行不少准备工作。另外,不断地有外国流行歌手来韩国访问,需要招待,还要准备对国外的名歌手进行电话访问。

    在忙碌中,九月飞快地过去了。

    不知不觉中,秋天来了,树叶一片片地变黄,或像染上了鲜血一样变成了艳红色……所有这一切在面容憔悴地坐在窗边摇椅上的美姝眼里,都是悲壮、匆促、恐怖的,她的神经也越来越脆弱。

    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的时候,美姝依靠的既不是丈夫,也不是自己,而是肚子中蠕动的胎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