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欲(尘埃腾飞)

第73~74节

更新时间:2022-01-20   本书阅读量:

  艾米:尘埃腾飞(73)

  陈霭想好了,就先到爷爷房间去看了一下,爷爷已经睡着了,应该没什么大事。她出了门,坐进自己车里,向龙晓庆住的地方开去。

  刚上路时,她还挺理直气壮的,就像被那些兢兢业业捉奸的大奶们灵魂附体了一样,义愤填膺,觉得自己在声张正义,打击邪恶。

  但还没开多远,她就泄了气。你义愤个什么呀?人家滕教授又不是你的丈夫,你凭什么去捉人家的奸?人家那些大奶,至少还可以说婚姻受到侵犯,义愤填膺还有个法律依据,据说在美国的某些州,通奸是一种crime(罪行),抓住了是可以判刑的,台湾也一样,如果抓住自己的配偶与人通奸,可以报案,让法律惩罚通奸者。

  以前她听说美国和台湾有这样的法律,很有点不以为然,这法律也管得太宽了吧?如果别人两人之间动了真情,爱上了,做出那事应该也不算什么crime吧?但现在她的感觉变了,变得向往起这些个地方来了。多好的法律啊!就是应该狠狠打击那些插足他人家庭的小三。

  但她马上意识到从某种意义上讲,她也是一个小三,如果D市的法律也把通奸当一种crime,那上次她跟王兰香的官司,可能就该她输掉了,虽然她跟滕教授还没通到“奸”,但思想上插足总是算得上的吧?现在她这么神气活现地去捉奸,到底是凭什么呀?她又不是滕教授的配偶,她是捉的哪门子奸?

  她放慢了车速,不知道是继续往龙晓庆那里开,还是干脆转回去。最后她安慰自己说,我这不是去捉奸的,我只是想弄个水落石出。不管怎么说,滕教授说过他爱我,那么作为他爱的人,我至少有权弄弄清楚他是真爱还是假爱吧?如果我不侵入龙晓庆的住宅,就是在门前看看,应该不犯法吧?

  她像在梦游一样,手脚不受大脑控制地操纵着方向盘和油门,鬼使神差地来到了龙晓庆的住处。还离得远远的,她的心就开始咚咚跳,她很怕看见滕教授的车停在龙晓庆门前,怕自己忍不住会像王兰香一样冲上去毁坏他的车,也怕自己气晕过去,回去的路上把车开翻了。

  她在那排房子的尽头就停了车,又在车里坐了一会,才慢慢下车,蹑手蹑脚地向龙晓庆住的那间走过去。

  还没走到,她就停下了脚步,因为正对着龙晓庆的窗子,停着一辆车,那是一辆烧成灰她都能认出来的车,是滕教授那辆银色的van(面包车)。啊?他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停在龙晓庆门口?这已经不是什么偷情了,完全就是同居。

  她呆立在车前,不知道立了多久,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思想都没有;心里一片空白,什么情感都没有,像棵千年老树,阅尽人间悲欢,历经世间沧桑,无恨无爱,无怨无尤,只在风中发出飒飒声。

  好半天,她才恢复知觉,像遭遇了鬼打墙一样,走不出滕教授那辆车的气场,围着那车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探头探脑地往车里望。的确是他的车,绝对不会错,车牌是他的,车里挂的C大停车牌是他的,连车里扔的一件旧外衣她都认识,都是他的。

  她又走到龙晓庆的门前去听了一阵,什么也听不见,两人肯定云雨过了,正在酣睡。她还走到窗前去张望了一阵,有窗帘档着,什么也看不见。她想起龙晓庆的窗帘还是她开车带着去一个yardsale买的,不禁苦笑了一下,离开窗口。

  她昏昏沉沉地开车回去,但不敢回自己的家,怕自己忍不住会痛哭,让赵亮看出破绽。她还是回到滕教授家,希望能在门前看见他的车,希望进屋能看见他在家酣睡,那就证明她刚才都看错了,是她做了噩梦,或者得了夜游症。

  但他的车不在门前,他的人也不在屋子里,一切都跟她离开时一样。

  她还存着一线希望,希望他今夜终究会回来,并给她一个圆满的解释。她很细心地把自己的车停在楼房的顶端,把滕家门前的车位留出来,好让他回来时有车位停。

  然后她进了屋,躺在他的床上,盖上他的被子,想象他马上就会回来,把一切都解释清楚,然后两个人就一起燃烧。她决定一旦弄清楚他跟龙晓庆之间没什么,她就跟他把那事做了,免得他饥渴难熬,到外面去打野食。

  但他一直没回来,她哭了起来,一遍遍地询问:为什么?为什么?

  他说他爱了她几年了,他说他会爱她一辈子,他一直都那么忠心耿耿,他能抵御鸡的围攻,也能抗拒女大款的追求,年轻漂亮的小杜小韩都没拿下他,但他为什么偏偏会爱上一个结了两次婚,而且有丈夫的女人呢?

  人们都说爱情是盲目的,好,就算爱情是盲目的,但没人说爱情是聋哑的吧?为什么他不直接告诉她呢?每次问他,他都是矢口否认,总有理由说服她,打消她的疑惑,他干嘛要这么麻烦呢?直接说了,她不就用不着怀疑他审问他了吗?难道他是个受虐狂,就喜欢她审问他?

  她突然想起,其实他告诉过她的,就是那次,在韩国烧烤餐馆吃饭的时候,他说他喝醉了,被人占了便宜,也许那次就是被这个龙晓庆占了便宜。

  但他既然知道是被人占了便宜,他为什么还要把龙晓庆办到美国来,并且继续让龙晓庆占他的便宜呢?

  答案只有一个:他喜欢龙晓庆占他的便宜!

  但他知道龙晓庆不会永远呆在美国,所以他还要把她陈霭霸在那里,在她跟丈夫离婚之前,他就跟龙晓庆鬼混,等她跟赵亮离婚了,他再来占她的便宜。或者他根本就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两个都霸在那里,想跟哪个鬼混就跟哪个鬼混。

  这样说来,那什么小杜小韩毛玲之类,肯定都跟他有过一腿,叫鸡也肯定是有过的,只不过他会哄,她好骗,每次都让他混了过去。

  他跟这么多女人鬼混,独独没碰过她,她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她一直以为他不碰她是因为他尊重她,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他是嫌她脏,因为她是有夫之妇。

  但龙晓庆不也是有夫之妇吗?他为什么不嫌龙晓庆脏呢?

  她就这样翻烧饼一样想来想去,给自己提一连串自己答不上来的问题,仿佛想在一夜之间把自己逼疯一样。

  最后,她想累了,朦朦胧胧睡过去,但好像刚一睡着,就被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水声弄醒了。她知道是滕教授在淋浴,因为爷爷住的是masterroom(主人房),里面带有浴室,不会特意跑到卧室外边来用这个浴室。

  她想起床溜走,但已经来不及了,浴室的水声停了,如果她现在出去,肯定会跟赤身裸体的滕教授撞个满怀。她闭上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看他有什么动作。

  然后她听见滕教授进屋的声音,听见他打开壁柜找东西,又过了一会,他压低嗓子惊叫一声:“你—怎么在这里?”

  她知道他发现了她,便睁开眼,看见他正慌慌张张往腰间系浴巾。她从床上爬起来,往客厅走,边走边说:“爷爷昨晚病了,打电话把我叫来的—”

  他跟在她后面:“是吗?他—没事吧?”

  “我给他吃了药,应该没事了。”

  “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别走,等我一下,我去—穿衣服—”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叫她等着,但她没走,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他。她估计只要她不戳穿他,他不会知道她昨天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可能还会编些谎话来骗她,她想看看他这次又会撒些什么谎。

  他很快穿了衣服出来,见她还在客厅,松了口气,咧嘴一笑:“生怕你走了—”

  她心一酸,知道他真的很怕她走。她最怕看见他那种略带孩子气的真情流露了,一看见就很容易心软。她控制着自己,平静地问:“你叫我别走,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你吃早饭了没有—”

  “没有,刚起来—”

  他越发孩子气地憨笑着:“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到外面去吃早餐吧。”

  “美国又不是中国,外面哪里有早餐吃?”

  “怎么没有呢?麦当劳,二十四小时营业,有专门的早餐—”

  她站起身:“麦当劳有什么好吃的?我煮面你吃吧—”

  他连忙跟在她身后:“好,好,我最喜欢吃你煮的面了,就怕你太累了。如果你不想出去吃早餐,我去买回来你吃吧—”

  她不理他,自顾到厨房去煮面,他像往常一样,站在厨房看她。她煮好面,盛了三碗,每个碗里放上排骨汤,还窝着两个鸡蛋,再开一包榨菜,分在三个碗里。他连忙帮着把面端到客厅里,又端一碗送到爷爷房间里,然后回来跟她一起坐在客厅吃面。

  她吃不下,而他吃得狼吞虎咽。她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开玩笑似地问:“怎么,昨晚出那么大力,连碗面都没挣到口?”

  他愣住了,呆呆地望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问我?你自己不知道?”

  “昨晚—我去拜访董事会的—华伟—被他留住—”

  “真的?那怎么我打电话过去找你的时候,他没说你在他那里?”

  “你—你昨晚—给他打—电话了?为—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爷爷病了,难道不该给你打电话?”

  “我是说—打给—华伟—”

  “你别管我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了,还是讲讲你昨晚的艳遇吧—”

  他脸色惨白,她知道自己猜中了。但她全然没有猜中的喜悦,而是深深的沮丧。她的心绞痛起来,真希望他别这样松包,就咬紧牙关,打死不认账,兴许她还不会这么难过。只要他矢口否认,她愿意相信他,她需要相信他。她会说服自己,昨晚看到的那辆车不是他的。

  但他垂下头,低声说:“陈霭,我对不起你—”

  她放下碗,低声哭起来。

  他急切地说:“你别哭啊,你别哭啊,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她抽泣着说:“我听你说什么?你什么都不用说,你是—单身,你是—自由的,你不用说什么对不起我—我是谁?我有什么资格—要你对我—忠诚—”

  他小声恳求:“我们到里屋去吧,别让我爸爸听见—”

  她想就此走掉,但迈不动步,不知怎么的,就跟着他去了里屋,坐在他卧室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他蹲在她对面,离她很近,但不敢碰她,就以那样一个尴尬的姿势蹲在她面前,低声说:“陈霭,我—对不起你—你—可以骂我—打我—但是你不要说—什么自由不自由的话,好不好?我不是自由的,我不想要那个自由,我要你—说我不是自由的—我是—属于你的—我是你的—我不是自由的—好不好?”

  “我说你不自由有什么用?你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我是被—迫的—”

  “你上次说的那个—你喝醉了—占你—便宜的—是不是她?”

  他点点头:“那次我就想全部告诉你,但是—我又怕你—知道了—会离开我—”

  “那你就不怕我像现在这样知道—更会离开你?”

  “我—没想到你会—发现—-我—我求你—不要离开我—我是不得已—”

  “什么不得已?你不跟她—干那事—她会吃了你?”

  “吃当然不会吃,但是—-还有比吃更可怕的事—”

  “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你不会离开我,好不好?”

  她无精打采地说:“我离开不离开你,有什么区别?我现在也没跟你在一起,又有什么离开不离开的?”

  他急了:“你不要这样说,好不好?我就是怕你这样说—我每次想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敢—就是怕你这样说—我想等到—我们结婚了—我—再把一切告诉你—那时你就不能说—我是自由的—”

  她气得叫起来:“你还想把我骗到手了再告诉我这些?”

  “不是骗,我是真心想跟你结婚,跟你白头到老的—”

  “你想跟我白头到老,你还会做这种事?你以为我会跟那些大奶一样—让你在外面包二奶,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跟你白头到老?”

  “不是—不是包二奶—我一点都不喜欢她—我也不会永远跟她—请—你相信我—我只爱你—我永远爱你—我跟她这样—是不得已—”

  艾米:尘埃腾飞(74)

  陈霭见滕教授就像琼瑶电视剧里那些磨唧男人一样,口口声声“不得已”“不得已”,但又总没说出为什么“不得已”,不由得烦了起来:“到底有什么不得已?难道你不跟她做那事,她会—杀了你?”

  “如果她杀了我,反倒好了—”

  还在磨叽!她干脆替他说了:“又是你那什么怕谁向学校告状,学校判你一个利用职权霸占下属的罪名?”

  他点点头:“就这一条就可以让学校撤我的职,开除我。如果我被C大开除,就没有哪个学校会要我,那我在美国就真的呆不下去了—”

  “在美国呆不下去,不可以回中国吗?”

  他咕噜说:“你在美国—我—回中国干什么?”

  她见他考虑未来还是围绕她转的,心里有点感动:“我不可以回中国?”

  “你才拿了绿卡,还不是公民,你不能在中国—久待—”

  “那你跟她—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她在这里只有半年时间,等她走了—”

  “她走了就不可以告你了?”

  “她走了就不会告我了。她有丈夫,有女儿,她的丈夫很爱她,而她知道我—不爱她,她并不想跟我做长久夫妻,她只想在美国来呆段时间,开开眼界,在出国期间有人—侍候她就行—她是个—欲望很强的人—例假期间都不—放过我—”

  她差点吐出来:“我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女人?”

  他无奈地说:“我以前也不相信,只有遇上了才知道世界上什么人都有—”

  “我不明白,她那次是怎么—占到你便宜的?你到底是喝醉了,还是没喝醉?”

  “我喝醉了—”

  “喝醉了还能—干那事?”

  “我也不知道—-我干了那事没有—”

  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说:“你不知道你—干了那事没有,那你怕个什么?”

  他急忙打手势让她小声点,然后压低声音说:“但是有人—拍了照—”

  “谁拍照?她丈夫?”

  “不是,她丈夫怎么会干这种事?”

  “那到底是谁?”

  “是—她家的保姆—和她的—未婚夫—我是说—她保姆的未婚夫—”

  “她家的保姆—怎么会—干这种事?”

  “还不是为了几个钱—听说现在很多保姆—都是靠这个–赚钱—”

  “这明明是讹诈,你不会报警?”

  他无奈地摇摇头:“照片在人家手里,报警有什么用?国内那种地方,你还不知道?如果遇上一个无法无天的公安,你报警?你报警他就把你抓进去,打一顿,关起来,还是问你要钱,你到哪里去伸冤?”

  “但是她家的保姆怎么会拍到你们两个人的—照片呢?如果你们两个根本就—没在一起,保姆能拍到照片吗?那说明你们还是做了—那事的!”

  他用两手顶着两边的太阳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我只知道他们两口子邀请我去吃饭,很多人都来敬我酒,我见是在他们家里吃饭,不是在饭店,以为喝醉了不要紧,就多喝了一点,后面的我就记不太清楚了,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做过—那事,但不是跟她—-是跟你—,醒来之后也—的确有做过那事—的感觉—我开始以为只是一个梦—我做过—很多这样的梦—都是跟你—”

  “你醒来的时候—-她—在你床上吗?”

  “不在,那天很多人都醉得没回家,客厅里—地板上—到处都睡着人—”

  “那她—自己承认你们—做了—那事吗?”

  “她也不知道,她说—那晚肯定做过—-但她以为是跟她丈夫—”

  她气哼哼地说:“这肯定是她一手策划的—”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不知道—”

  “你还不知道?如果不是她一手策划的,她干嘛拿这个来威胁你?”

  他犹疑地说:“她并没有—直接威胁我,是我自己—怕她—告发我—”

  “那你干嘛把她办到孔子学院来呢?这种祸害,不是离得越远越好吗?”

  “她来孔子学院—也不是我的意思,她认识汉办的头,汉办的头建议—我—把她弄来,我有什么办法?再说—我那时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我那时很感谢她,因为她帮我把—她家的保姆—那帮人摆平了—”

  “她帮你摆平?怎么摆平?”

  “她付了他们一笔钱,把照片拿了回来,把保姆辞退了—”

  “怎么要她付钱?”

  “那时我讲课的钱还没拿到手,没钱—付给那些人—”

  她已经听糊涂了,不知道究竟该责备谁,干坐在那里发愣。

  他蹲得太久,可能把腿蹲麻了,索性坐到地上,仰脸望着她:“陈霭,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也是没办法,我没想到她一到美国就会缠上我—”

  “是你自己看上她了吧?她一个女人,怎么缠上你?”

  “她给我打电话,说她每天一睁眼就想着我,她还给我发email,说没有我就她活不下去—我可以把她的email给你看—”

  他说着就走到写字桌边,打开email,挑了几个让她看。

  她看愣了,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女人?写得那么肉麻麻的,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勾引。她告诫他:“快把这些email删了吧!让人看见够你喝一壶的。”

  “不能删,我要留着做证据—”

  “证明什么?”

  “证明是她—”

  “是她勾引你?但你也没受住勾引,能好到哪里去?”

  他垂头丧气地关了email,恳求说:“陈霭,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不喜欢她,也不想被她当成一个工具使用,但我—怕她—会告诉你—我怕你知道了会—唾弃我—我只希望这半年赶快过去,一切都恢复到以前,我们—”

  “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还可能恢复到以前?”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你就—就当她是我的赵亮,你不也是为了今后—在默默地忍受赵亮吗?那你就当她是我—早就不爱了的老婆—我跟你一样—只是在—应付她—在等着解放的那一天—-”

  她断然说:“我们不同!我忍受他,是真正的忍受—我一点也不快乐—但是你—你跟她—那样的时候—难道不是—很销魂的吗?你如果不想跟她—那样,你会—那样得成吗?”

  “你不懂—你不懂—男人的感受—我不得不跟她—那样—我也是很—痛苦的—可能比女人更痛苦—你们女人可以安慰自己—我力气小—打不过他—但是我呢?我的自尊—我的身体—-都在受着摧残—我对她没有兴趣,心里厌恶她,厌恶我自己,我根本—进入不了状态—很多次—都是靠—药物—-我已经—快废掉了—我一点也不销魂—我恨不得把我的灵魂—抓出来扔掉—哪怕是暂时的—”

  他把一只手的几根手指轻轻搭在她手上,见她没反对,便握住她两根手指,热切地说:“陈霭,我—的—人虽然是躺在她—身边,但我—心里想的都是你—-我—跟她做—从来都是闭着眼睛—想象我—搂着的是—你—我才能—做得下去—”

  她抽回手:“别恶心我了!你跟她做那事,还把我牵连进去?”

  他很失望地问:“难道你每次跟赵亮—做的时候—-不是在—想着—我?”

  “我谁都没想—”

  他嘟囔说:“那可能你们女的能做到,但我—做不到—-怎么可能谁—都没—想呢?我以为—你一直—都是想—着—我的呢—”

  她看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心又软了,安慰说:“他—那么—恶心—我怎么可能—-把他—想象成你?”

  他气色大大好转,又大胆地把几个手指搭在她手上:“陈霭,你原谅我了?”

  “我已经说了,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又不是你的老婆,又不是你的情人,你跟谁—做那事,干嘛要我原谅?”

  他又泄了气:“你这样说,就是不肯原谅我—,那你不如—杀死我吧—”

  “你瞎说些什么呀!我杀死你干什么?”

  “但是你—不肯原谅我—我真的—觉得活着—没意思—”

  “你别逼着我现在就说原谅你,我脑子里乱得很,你让我冷静冷静,好好想一想,如果能原谅你,我会原谅你,如果不能—”

  “我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们熬过—这半年,一切都会好起来–”

  “哼,她这样的人,你就别指望她半年后回国就放过你了,她永远都可以用这个来要挟你,让你俯首帖耳听她摆布—-”

  他充满希望地说:“但是她回了国,就不能—让我侍候她了,她不放过我,又有什么用呢?”

  “她不会威胁你,要你替她延长?”

  “这个她知道的,B大那边说过,如果她半年之后不回去,B大就不要她了—”

  “如果B大不要她,她不是更要缠着你吗?让你娶她,把她办到美国来,那你怎么办?”

  他傻了,目瞪口呆地发了一阵愣,决绝地说:“如果她把我逼到那个地步,那就是不想让我活了,我就买把枪,打死她,再打死自己—”

  “尽说些办不到的话。”

  “没什么是办不到的,既然她已经把我害到了—被你唾弃—的地步,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她慌忙阻止:“算了,算了,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了,我没说我唾弃你,现在还是先想办法摆脱她的纠缠吧—”

  两个人讨论了一上午,搞得她班都没上,也没讨论出什么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来,但她心里已经好过多了,说不上原谅不原谅,因为她也不是他什么人,既不是老婆,也不是情人,顶多是个红颜知己,所以这件事在她心目中已经从感情问题变成了技术问题,她作为他的红颜知己,关心的不是他的心究竟在何处,他的人干净不干净,而是如何才能帮助他摆脱纠缠。

  那天她困极了,干脆一天都没去上班,打了个电话到实验室告假,中午在滕教授家吃了点剩饭,下午就在他家补瞌睡,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一下来给她掖掖被子,一下又坐在床边看她睡觉,被她呵斥了,就乖乖地到客厅沙发上去补瞌睡。她一直睡到做晚饭的时间,起来做饭,吃饭,然后回家,洗了个澡,倒头又睡。

  但刚睡下,赵亮就把她弄醒了,她见赵亮半裸体地往她床上爬,不快地问:“干什么?干什么?刚睡着就被你搞醒了—”

  “这么早就睡觉?昨晚没睡好吧?”

  “爷爷病了—”

  “我知道爷爷病了。滕非昨晚一夜没回家吧?”

  她卡壳了,不知道该撒个谎还是该说实话,如果承认滕教授一夜没回家,赵亮肯定认为滕教授是跟龙晓庆在一起,又会拿到孔子学院去传,那就麻烦了;如果她撒谎说滕教授昨晚回家了,赵亮又可能认为她跟滕教授有什么,如果他一气之下跑到学校去告状,滕教授的前途也会泡汤。

  正在为难,就听赵亮说:“嘿嘿,我知道他昨晚没回家—”

  “你怎么知道?”

  “如果他回家了,你还用得着守在那里?”

  她太感动了,没想到赵亮这么信任她。但赵亮跟着说出来的一句话,又差点把她吓死:“我知道他昨晚到哪里去了—”

  “他到哪里去了?”

  “还能到哪里去?当然是到龙晓庆那里去了—”

  “你—可别瞎说—这种事—可不是—小事—”

  赵亮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龙晓庆的老公不知道,谁管这些闲事—”

  她放心了一些,但不好表露出来,只淡淡地说:“最好是别管这些闲事—”

  “谁管他们的闲事?我才懒得管呢,我是想看看我的老婆跟他有没有—鬼—”

  她一直以为赵亮对她的行踪不感兴趣呢,没想到他也在忙着捉奸,真叫人惊出一身冷汗。她装作不在意地问:“他昨晚真的是到—龙教授那里去了吗?”

  “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我昨晚专门去过龙晓庆那里,看见他的车停在她门口—”

  她又吓出一身冷汗,强作镇定地说:“车停在她门口也不能说明—”

  “半夜三更的,他不是跟她干那事,怎么会把车停在她门口?”

  半夜三更!她吓出第三身冷汗,这可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昨晚她只想着捉滕教授,没想到赵亮在后面捉她。这日子过得,真叫惊险!

  赵亮说着话,就压过来了,她没怎么抵抗,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