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欲(尘埃腾飞)

第25~26节

更新时间:2022-01-09   本书阅读量:

  艾米:尘埃腾飞(25)

  陈霭没想到自己一下就把滕教授劝回家去了,看来美国的思想政治工作也没什么难做的嘛。如果放在她出国前,有人对她说,她到了美国可以做美国大学教授的思想政治工作,那她真是打死都不敢相信。美国!大学!教授!这三个词分开来都如雷贯耳,更莫说三个词连在一起了。

  但她就那么几句话便把一位美国大学教授劝回家去了,真让她有点飘飘然,不由得乘着胜利的东风,回想起在国内时做过的那些思想政治工作。

  真是不回想不知道,一回想吓一跳,好像成功率还挺高的呢!那什么小朱与小毛,为了住房问题闹矛盾,差点反目成仇,是在她的劝说下和好的;还有那什么小邓与小赵,因为孩子的问题闹矛盾,大打出手,也是在她的斡旋下和好的;至于那小江和小胡,因为小江跟年轻的女助手眉来眼去,气得小胡差点自杀,仍然是她出面给劝得回心转意的。

  但她那时没觉得有这么飘飘然,可能因为那是国内的问题,人家把问题端到她面前来了,她就凭着朴素的感情说那么几句,劝好了,算她运气好;劝不好,那是人家两口子脾气不好。

  但这次好像有点不同,因为她的思想政治工作已经冲出国门,走向世界,与国际接轨了。她出国前绝对没想到美国大学教授的家庭矛盾跟中国普通人的家庭矛盾并无二样,都是为了几个钱在闹来闹去。她更没想到美国的思想政治工作跟中国的也没什么两样,还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她发现帮别人夫妻解决矛盾,对她自己有很大的意义,倒不是说解决一个矛盾就能得朵大红花,但看到那些闹死闹活的夫妻最终和好,使她更有决心坚持不离婚。如果就她一个人还在死守婚姻,好像有点傻不拉叽一样。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过去了,没听说滕教授被人捉了奸,也没听说滕夫人去学校告了状,滕氏夫妇情绪恢复稳定,形式一片大好。

  陈霭为这事飘飘然还没落地,半空里又爆出一个好消息:她的老板拿到了一大笔科研经费,NIH的(NationalInstituteofHealth美国国立健康/卫生研究所)。

  NIH,又一次如雷贯耳!

  陈霭这段时间非常关注科研经费的事,大大小小发放科研经费的单位,她都查了个遍,老在盘算她的哪个idea(主意,主张,想法)可以从哪里搞到科研经费,所以她知道这NIH来头不小,全国性的机构,对她那个领域的人来说,能拿到NIH的科研经费是件了不起的事,她暂时还没想那么高。

  但她老板拿到了!有这么厉害的老板,她这个打工的也感到自豪啊!她发自内心地为老板高兴,真不容易啊!老板从早到晚都泡在实验室和办公室里,可惜了老板半山腰上那么豪华的房子,大半时间都是空在那里。

  老板悄悄邀请陈霭这个周末上她那半山腰的家里去庆祝一下,又叮嘱她保密,说没邀请实验室其他人,还请她不要带任何guest(客人)。

  陈霭不知道自己哪个祖坟上冒了烟,怎么竟成了老板的心腹,还是唯一的。实验室的美国人加拿大人都没成为老板的心腹,就她一个中国人成了老板的心腹,这也算为国增光了吧?

  陈霭又飘飘然了一阵,然后猛地坠落到地上,想起自己没车,老板又不让带guest,那她只能让人家开车把她送到老板那里,然后打发人家回去,等她的聚会结束了,再叫人家来接。这种既卖命又窝囊的事,谁会愿意干?即便是她丈夫赵亮,都不会愿意干,更别说外人了。

  她想到滕教授,但她估计滕教授不会当这么一个窝囊车夫,肯定要闹着跟她去。她又想到小张,但觉得实在于心不忍,小张住的地方离老板家很远,让小张一晚上跑两趟,实在太残忍了。本来Gina有车,但既然老板没邀请Gina,她自然是不能请Gina送她的了。

  还没想出个眉目来,滕教授的电话来了:“周末你老板请客,我们一起去啊,我开车来接你—”

  她慌忙推拒:“这个—我这次—真的很抱歉—我这次不能带你去了—”

  “呵呵,为什么不能带我去?带我去很丢你的人吗?”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但是—但是我—老板说这次—不能带guest—”

  “不能带guest?那我不做guest行不行?”

  “你不做guest还能—做什么?”

  “呵呵,你愿意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这个聚会我是非去不可的—”

  陈霭早料到滕教授会耍无赖,所以根本不敢让他做她的车夫。但没想到不敢不敢的,还是让滕教授赖上了,而且赖得这么没脸皮。她无奈地说:“那算了,我也不去了吧。”

  滕教授呵呵笑起来:“呵呵,你怕我跟路,怕得连自己都不去了?”

  “谁说我是怕你跟路?”

  “我说的。不过你不去不行的,这次聚会对你来说太重要了。如果你老板愿意,她就可以聘你三年,那时你别说是办H1-B(美国工作签证),你连绿卡都能办下来了。”

  “你知道这次聚会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干嘛还要—拼死拼活跟我去呢?我老板说了—”

  “你老板对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也请了我—”

  陈霭差点跳起来:“什么?我老板也请了你?那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

  “呵呵呵呵,我正想说,你就takeitforgranted(想当然)以为我是想跟路—呵呵—-自作多情了吧?”

  陈霭窘得说不出话来,傻笑了一阵,不解地问:“我老板为什么会请你?她说了,她这个人不爱—热闹—”

  “是的,她还说了她不喜欢请美国人上她家去,她说美国人—不懂艺术,她丈夫是个音乐家,作曲的,她本人也非常热爱艺术,所以她受不了美国人那么物质—”

  “她连这些都告诉你了?”

  “不光这些,她还说我精通中国文学和诗歌,很有诗意,不物质—”

  “她这么说了?”

  “她不光这么说了,她还说她丈夫两年前已经去世了,她当时非常非常悲伤,但现在她已经getover(克服,不再)了,她要开始追求新的生活—”

  “啊?她这不是在—”

  “不光这些,她还说她那栋房子是栋很古老的房子,有个房间一直是锁着的,他们买那房子的时候就是那样,听说是—发生过神秘的死人事件—至今没有破案—所以她那房子没人敢买—。但他们两夫妻不怕,因为他们是共产主义国家来的人,无神论者,也没做过亏心事,不怕有人追杀他们。不过她丈夫从来没让她进那个房间去过—现在她丈夫去世了,她一个人住在那个房子里—非常害怕,非常孤独—”

  陈霭感到毛骨悚然:“真的?那房子里发生过—-那么可怕的事?那我—不敢去那里了—”

  “傻瓜,有我在,你怕什么?”

  这话说得她心一热,脸也一热,马上把话头岔到别处去:“她对你讲这些干什么?”

  “你这么聪明,还不知道她对我讲这些干什么?”

  “我—聪明吗?”

  “你当然聪明,你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女性—-”

  “那我怎么不明白我老板为什么对你讲这些?”

  “你怎么会不明白?装糊涂罢了—”

  陈霭觉得受了冤枉,叫起来:“我哪里有装糊涂呀?你怎么冤枉我啊?我是真的不明白呀!”

  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用了一连串的“啊啊呀呀”的,听上去很嗲的感觉,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恨不得把这段话抹掉重说。

  哪知道滕教授还就吃这一嗲:“好好好,我冤枉你了,你是真的不明白,我不该冤枉你。我觉得—你老板—-爱上我了—”

  陈霭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个“爱”字,就算用来说别人,都令她难以开口,更别说用在自己身上了。她还没见过滕教授这么厚脸皮的人,不由得嗔道:“你—一点都不谦虚—”

  “这有什么好谦虚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滕教授严肃地说,“我觉得这是个好现象,既然她爱上了我,如果我请她雇佣你,她一定会欣然答应—”

  “但是你—也—那个她吗?”

  “哪个她?”

  陈霭实在没法把这个“爱”字说出口:“我的意思是,你也—喜欢她吗?”

  “如果你的意思是love(爱),那说不上;如果是like(喜欢),yes,Ilikeher。(是的,我喜欢她)。难道你不喜欢她吗?”

  “我也喜欢她—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我是男的,我就不能喜欢她?”

  “我没说你不能喜欢她,我是说—如果她对你有那个意思,而你对她没那个意思,那你这就—成了—利用她了—”

  “利用她不可以吗?”

  “但那不是很—”

  “很什么?很卑鄙?”

  “我没用这个词啊—”

  “你没用这个词,但你心里是这个意思,”滕教授好像并没被“卑鄙”冒犯,笑着说,“这都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我又没对她许什么诺,也没对她表什么白,只是向她提提你的事,她愿意帮忙就帮,不愿意帮忙就拉倒。如果她帮了忙,我愿意报答就报答,不愿意报答就拉倒—”

  “但我总觉得不好—”

  “为什么不好?”

  “我—说不清楚,反正我觉得—不好—”

  “但我这不都是为了你—的工作吗?”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的工作—去做—这种事—”

  “这种事?哪种事?我又没出卖色相,只不过像期货交易一样,炒的是期货,而不是现货,炒赚炒发,都是可能的,但绝对没什么不道德的—。你不也想过为了帮我,愿意去做花瓶的吗?怎么,女人做得花瓶,男人做不得?”

  尘埃腾飞(26)

  老板家的聚会还真没请美国人—除了滕教授这个美籍华人之外。老板这次请的几乎全都是欧洲国家来的人,有俄国的,罗马尼亚的,保加利亚的,匈牙利的,捷克的,阿尔巴尼亚的,等等。

  滕教授开玩笑说,今天是“华沙条约国”大聚会。

  宾主都会心地笑,陈霭也跟着笑,但她其实不知道“华沙条约”是什么,咋一听,还以为是跟“八国联军”类似的东西呢。她这人对“条约”二字有点敏感,都是叫中学课本给闹的,那里面一谈到条约,就是不平等条约,给她留下了后遗症。

  这次总算从滕教授的解说里搞明白了什么是“华约”,什么是“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还有“华约”与“北约”之间的关系。

  难怪老板不喜欢美国人,一个是“华约”的,一个是“北约”的嘛。看来意识形态这玩意还真是厉害,这么多年过去了,苏联已经解体了,“华约”也早就解散了,老板也来到了“北约”的国度内,正在申请美国绿卡,但感情上还是这么格格不入,就是不喜欢“北约”的人。

  这件事,就像很多别的事一样,陈霭都曾经是模模糊糊,半懂不懂,甚至完全不懂。但经滕教授一讲解,她就豁然开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世界局势顿时变得明朗起来,人际关系顿时变得清晰起来,让她有一种“活到今天,才总算活明白了”的感觉。

  陈霭发现滕教授就像一个知识的海洋,脑子里不知道储存了多少知识,天上地下,国内国外,对任何话题都是了如指掌,而且都能谈得深入浅出。说他“深入”,是因为那些话题都不是柴米油盐一日三餐之类的东西,很多都是她闻所未闻的话题,而且滕教授都是从令人景仰的高度和深度来看问题。说他“浅出”,是因为无论多么“深入”的话题,经滕教授一讲解,一归纳,一指点,就令人豁然开朗,真正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这次聚会,陈霭送给老板的礼物,是一个红丝绳吊着的玉佛像。滕教授用英语向宾主们介绍了玉的英文名字jade的来历,玉的种类,中国最著名的四大玉石,玉在中国文化里的象征意义,跟玉有关的中国成语等,把主人听得如获至宝,把宾客听得艳羡不已,连陈霭都听迷糊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瞎了眼睛,把伟大祖国文化遗产的什么瑰宝送给了老板。

  滕教授送给老板的是一幅中国水墨画,并介绍说是中国某著名画家的真迹。滕教授还向宾主介绍了中国水墨画的特色,与西洋画的区别,与中国诗歌的关系等,讲得头头是道,迷倒了“华沙条约国”全体成员,更迷倒了陈霭。

  其他客人也好生了得,会弹钢琴的就有好几个,还有几个会拉提琴的,甚至有一个吹笛子的,不过不是中国的土笛子,而是外国的洋笛子。

  滕教授似乎不会什么乐器,但他有条好嗓子,唱了一首“我的太阳”,不知道是用哪国语言唱的,不像是英语,因为陈霭听不懂歌词。当然,即便是英语,她可能也听不懂。她觉得歌词里的英语特别难懂,哪怕是她知道的词,一旦唱到歌里去了,她就听不懂了。

  滕教授“咿咿哦哦”唱歌的时候,老板和几个客人一起为滕教授伴奏,老板弹钢琴,滕教授站在钢琴边,一手扶在钢琴上,另一只手时而痛苦万状地捂住心口,像是在为爱受苦,时而又热情洋溢地向前伸去,仿佛在召唤心爱的女人,跟电视里的那些歌剧演员有得一比。

  她发现老板手里弹着琴,但眼睛从来没望过键盘,一直是半仰着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滕教授,嘴唇还一张一合的,仿佛在无声地跟唱。她突然觉得这两人才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郎才貌,女才貌,郎女皆才貌,连名字都是那么般配。

  置身在这么一群精英之中,陈霭觉得自己像只丑老鸭,不仅丑,而且傻,又老,没有变成天鹅的希望。她老板这么艺术风雅的人,邀请她肯定是看在滕教授的面子上,因为所有的来宾当中,就她一个人什么乐器都不会,也不太懂他们的话题,连英语都说不顺畅。她在这样的聚会上,顶多能帮老板烧茶做饭,但老板请了专业餐饮人士来catering(提供餐饮服务),她想帮忙也帮不上。

  幸好滕教授一直在关照她,向她介绍各种食物,不时跟她简单交谈几句,把她介绍给与会客人,即便是在跟其他客人谈话的时候,滕教授也没忘记偷偷对她wink(眨眼,挤眉弄眼)几下,使她觉得很温暖,没被冷落,不然她真的不想再呆下去了。

  此次聚会,滕教授出足了风头,但陈霭的工作,却并不像滕教授说的那么简单。听滕教授的意思,好像只要她老板给她下个聘书就行了,但实际上还得通过学校人事部门,要走繁琐又正规的招工路子。

  老板这次决定招收两个博士后,两个实验员。这四个positions(位置)都要在C大人事处的招聘网页上公布,由于陈霭不是美国人,所以她处于劣势,只有在没有合格的美国人来应聘的情况下,位置才能给陈霭这样的外国人。

  陈霭一听就慌了,马上打电话给滕教授,问该怎么办。

  滕教授一点不慌:“这没什么嘛,不过是走走过场,合格不合格,还不都是你老板一句话?你大胆申请博士后的位置,我保证你不会有问题。”

  陈霭没这么大把握,她想申请实验员的位置,但滕教授坚决不同意,说那样的话,就让他的努力前功尽弃了。她拗不过滕教授,只好硬着头皮申请了博士后的位置。

  申请截止后,老板从几百个申请人当中挑选了一些人面试,陈霭也被挑中了。她很希望第一个面试,那样的话,是死是活马上就见分晓。但她又希望最后一个面试,可以多一些时间准备准备。结果是:她的面试时间既不前又不后,在中间。

  那段时间,不断有人来找老板,“华约”“北约”“亚太条约”的人都有,一个个西服革履,有的拖着小行李箱,有的夹着公文包,个个都是学富五van(面包车)的样子.

  陈霭知道他们都是来面试的,不免吓得心砰砰跳,特别是看到那些人面试完了,从老板办公室出来,仍然是信心十足,像是胸中装了个竹扫帚一样,她的心就一沉到底:完了,老板肯定把这个人录取了,我没机会了。

  她真想把自己的申请撤回来,免得丢人现眼。老板怎么可能看上她?不说别的,那些人的英语就不知道比她强多少倍。她那破英语,每次跟老板说“sheet”(张,篇),都让老板听成了“shit”(屎,屁话),难道老板放着那些英语像溪沟流水一样顺溜的人不招,反而会招她这个说话磕巴的人做博士后?

  每次有人来面试,陈霭就忍不住要给滕教授打个电话:“今天这个人肯定拿到这个position(位置,工作)了。真的,他英语说得太好了—”

  “你怎么知道?”

  “他到我们lab(实验室)来问过路的嘛—”

  “问个路你就知道他英语好?我还会用七八种语言问路呢。”滕教授安慰她说,“就算他英语好又有什么关系?你老板又不是在招英语老师,她招的是博士后,是搞干细胞研究的,口语好不好,并不重要。”

  “但是我–”

  “别‘但是我’了,你听我的,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别自己吓自己。你说说看,我的预测哪次出过错?每件都按照我说的发生了,这次也不会例外。”

  “我就是担心我英语不好,面试的时候—连问题都听不懂,听懂了也答不上来—”

  “怎么会呢?你老板也是外国人,说的英语也有口音,那些人从来没听过你老板说话,突然一听,也未必听得懂。而你跟你老板做了几个月了,她的口音你听熟了,她研究的东西你也知道,怎么会听不懂答不上来呢?英语这玩意,关键是胆子要大,要敢说,别老想着语法错误,也别想着读音准不准。英语的communication(交流)主要靠词汇,语法和发音只起美化作用,就算你说了Iworks(“我工作”,动词的词尾有错误),也不影响communication。”

  每次跟滕教授谈一下,陈霭千疮百孔的信心就得到极大修补,就又能坚持下去了。她抓紧时间,尽可能多看有关论文,又按滕教授教的方法,自己设计了一些提问,然后对着电脑rehearse(排演),一会扮演老板,一会扮演她自己,自问自答,把问答都录下来,然后一遍遍放出来听,看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她发现这个方法非常好,刚开始的时候,她对着电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练了几天,她就能对着电脑说一大篇了。她发现只要是跟她的课题有关的问题,她答起来越来越顺手,因为那些词虽然生僻,虽然很长,但一般就一个意思,好懂,好记,不像那些跟生活有关的话题,小词多,习惯用语多,每个词的意义又很多,很难掌握。

  为了这次面试,滕教授专门开车带陈霭去一个outletmall(厂家自销市场)买面试服装,他说那里都是名牌厂家开的自销店,但价格比零售店便宜很多。

  到了outletmall里,两个人把西服店西服柜都转了一遍。他们每进一个店,先挑好几套服装,陈霭拿到试衣间去试穿,滕教授在外面等候。陈霭穿上一套,在镜子里照一照,如果还满意,就走出来给滕教授看。

  滕教授眼光很挑剔,一连否决了好些套,最后总算看中了一套黑色的西服套裙。陈霭自己也挺喜欢那套,感觉剪裁非常合身,显得腰格外细,胸格外高,玲珑浮屠,但又活动自如,没有箍住了什么地方的感觉,她这才知道那些美好的身材原来是衣服给衬出来的。

  她走到试衣间外面让滕教授看。滕教授一看,顿时两眼放光,让她转来转去看了个够,才打了个榧子,斩钉截铁地说:“就是这套了!”

  面试那天,陈霭激动得饭都吃不下去,请小杜帮她化了一点淡妆,穿上专为面试购置的服装鞋袜,坐滕教授的车到学校去面试。

  由于她穿得一反常态的工整,不仅路人侧目,她自己也觉得拘束得不得了,一不小心把表上的时间看错了,提前了一个小时就来到老板的办公室外,晕晕乎乎地敲了门。老板叫她进去,她推开门,发现老板正在啃一个玉米,她吓得想退出去,但被老板叫住了。

  老板就一边啃着玉米,一边跟她说话,说的都是跟干细胞毫不相干的东西,说着说着就说到滕教授身上去了。老板很感兴趣地问了一些关于滕教授的事情,尤其是文学艺术方面的东西,陈霭简直摸风,也不知道滕教授在老板面前吹过一些什么牛,她不敢乱说,怕说得跟滕教授的版本不一样会坏事,只好一路支支吾吾。

  就这样天马行空地扯了一通,她准备的那些问答一个都没用上。一直到谈话结束,老板都没说这工作到底是给她还是不给她。

  出了老板的办公室,陈霭才想起,这算不算面试?会不会是因为时间没到,老板跟她闲聊一下?她又返回老板的办公室,问她面试了没有,老板开心地回答说“Yes.Yes.Youyourselfshouldknow.”(面试了,面试了,你自己应该知道已经面试了)。

  陈霭的心仍然悬在半空,急忙给滕教授打电话,把面试情况向滕教授汇报。

  滕教授听得呵呵笑,说:“不错嘛,旗开得胜!”

  “旗开得胜?我把时间都搞错了,而且她根本没问我任何关于工作的事,就是扯闲篇—还老扯到你—”

  “扯到我很好嘛,就怕她不扯到我。恭喜你了,你肯定拿到这个job(工作)了!说说,怎么谢我?”

  “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在谈谢?”

  “你的意思是如果八字的一撇一捺都写出来了,你就会谢我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到时候别反悔。”

  陈霭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把握,自己肯定拿不到这个博士后工作,她有气无力地说:“不后悔。”

  滕教授愣了一下,问:“不后悔?那你准备怎么谢我?”

  陈霭仍然是有气无力:“你要我怎么谢你,我就怎么谢你。”

  “好,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