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地尽头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22-01-02   本书阅读量:

    P178-P179

    “他却叮嘱我好好照顾你。”

    “他欠我人情。”

    “我以为你俩一定有暧昧关系,这不能怪我,我可是一点也不介意,哪个成年人没有几段罗曼史。”

    我的眼睛越瞪越大,不介意?那是他的美德?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我以为你是他人女友,后来,你分明与表舅已无来往,我想表明心意,可是,你忽然告诉我你已结婚。”

    我唏嘘,“你必须佩服我,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了那么多事。”幸亏还懂自嘲。

    汪翊笑,“我姐姐比你还要能干:在短短五年内她结婚生子离婚,又再次结婚,可是现在又分手了,带着三岁大孩子到美国西岸读书,幼儿放全日托儿,周末带着一起在图书馆做功课,她成绩优异,九十分以下会睡不着觉。”

    我掩着嘴,她们都比我能干。

    汪翊说下去:“我不能再失去机会,我赶了来。”

    这时淑熙推门进来,“阳光大好,可要出去走走,我们去钓鲟鱼,它的鱼子,就是勃鲁哥鱼子酱。”

    我说:“观光可以,请勿杀生。”

    汪翊说:“我也去。”

    可是兴致勃勃上了小汽船,他在甲板上睡熟。

    我与淑熙看着巨大冰块在河上流过。

    “北极在融解吗,这些都是万载玄冰。”

    “你看那一块。”

    像座小山一般大,玲珑剔透,像水晶一般,载沉载浮,我们像置身仙境。

    “可惜你男友在舱中熟睡。”

    “他不是我男友。”

    “那就可惜了,他看似老实人。”

    “不,淑熙,你要当心,他在财经界办事良久,见惯场面,绝非吃素的善男信女。”

    P180-181

    “你们来自同一人吃人的城市?”

    “是,据说世上最好吃的是人肉。”

    “你在那么可怕的地方生活,居然也成了习惯?”

    “淑熙,即使我如鱼得水,又岂会来到北极。”

    忽然我看到冰海中有白茸茸动物,北极熊,“啊,”我喊:“是熊妈妈与两只小熊!”

    我大呼小叫,忽然听到身后也有人惊叫:“活生生的北极熊,我的天!”

    那是汪翊,他取出摄录机,可是熊一下子潜入翡翠色海水中。

    水手过来说:“我们得回转了,气象台说会转风向。”

    我问:“你们在何处捕捉京皇蟹?”

    “在阿拉斯加南端阿留申群岛,最多三晚可捕捉三千多磅。”

    淑熙说:“那可是以性命相搏的营生,风大浪大,深夜捞捕。”

    “没想到北极如此多姿采。”

    淑熙说:“还有一处更加魅艳之处,那是大沙漠。”

    汪翊搓着手说:“你俩听上去像探险家。”

    我笑,“如能与淑熙结伴满世界跑,那倒是乐事。”

    淑熙嗒然,“两个女子有什么意思,我向往与爱侣结伴,即使在普通马路闲逛,毋须千年古迹名胜,也有趣味。”

    我与汪翊相视而笑,只有生活在北美洲的女子才会如此坦白。

    真是,一个人有什么意思,一堆女友更加乏味,那些老小姐群每年往欧洲跑,不过是表示不愁寂寞,其实不如躲家中舒舒服服看一套书。

    水手把汽船往镇上码头停泊,汪翊争着付款。

    我轻轻向淑熙说:“介绍给你可好?”

    淑熙摇头,“他为你而来,而且,我喜欢大块头,大胡子,大性情。”

    我笑笑,“我也是。”

    旅馆没有空房,汪翊睡在地板的睡袋里。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可是风光却不见旖旎。

    汪翊喃喃说:“平凡男子没有艳福。”

    p182-p183

    我纳罕,“原来你的成熟持重只是面具。”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我比你幼稚。”

    “汪先生,我想捐助慈善机构。”

    “你属意哪个机构?”

    “我最仰慕奥比斯飞行眼科医院,其次是宣明会助养儿童计划,第三是微笑行动。”

    “我知道了,每年拨出十巴仙的总利息如何?”

    “三十。”

    “我觉得你十分慷慨,”他见我不说话,又问:“还有呢?”

    “没有了,”我意外,“还有什么?”

    “不用替你物色华厦?你回去住什么地方?”

    “外婆家。”

    “你是一个奇怪的女子。”

    我有点高兴,“真是的,我的确奇怪。”

    “可否请你义助郭沛?”

    “他很潦倒吗?”我心中有数。

    “已跌至谷底,现在是帮他的时候了。”

    “你说说看。”我看着他。

    “他打算做点小生意,我想资助他开一片洋酒店,专售香槟及各类汽酒。”

    “他有联系否?”

    “我认识一些人,至于郭沛,他天生懂得品酒,不论年份、品牌,只凭味觉,百发百中,我们打算发掘一些不为人知的好酒。”

    “需要我投资?”

    “正是,我把计划书给你看,你是沉默伙伴,不必出声出面,我相信会有利润,郭沛另外有一个朋友,办事精明,可聘为营业经理。”

    “那又是什么猪朋狗友?”

    “你也认识的古志。”

    我惊叹:“他们又在一起了!”

    p184-185

    "是,他们已经谅解,朋友是老的好"

    “为什么,不是闹得不可收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还有:拆伙,官司,离婚,怎么又在一起,人性竟如此奇怪。”

    汪翊耸耸肩。

    “好,我做大股东,”我叹气,“你们去放手办吧。”

    “你不会后悔,还有——”

    “还有?”

    他面不改容,“还有,我怕你回去之后生活无聊,替你捐了一下官做。”

    “什么官?”

    “史密生博物馆历代中华婴儿服饰美术馆名誉助理馆长。”

    我嗤一声笑出来,“你如何钓得此名?”

    “每年捐赠十万美元,你便可以把衔头印在卡片上,成为不折不扣的名媛,出席慈善舞会之际,你有名有姓。”

    “当心呵,如此花费。”

    “放心,我的钱,全部花在刀口上,我吃过苦,我有戒心。”

    我忽然问:“你吃过什么苦?”

    他不愿多说:“当然是亲友老板全部对我不起。”

    我微笑,“那是一定的,他们都是坏人,我们,我们才识至善良圣洁。”

    “你完全说对了。”

    “我们可以回去没有?”

    这是汪翊说:“让我们结婚吧。”

    我摇头,“男人,要多少有多少,优秀财务经理,世上罕见。”

    他颓然,把我的手握着往脸上贴,“我等你。”

    “可以,等到你遇见更好的人。”

    “朱小姐,其实我俩是同一类的人。”

    “不,汪先生,你聪明沉实好学勤工,与我是南北两极,但是,许多人喜欢与他们完全不同的人,因为觉得新鲜,而且,或许后裔可以得到两套完全相异的因子。”

    他深深叹口气,不再说话。

    p186-187

    第二天我们向淑熙道别,她说:“蜜月记得找我。”

    “有什么好主意?”我笑问。

    汪翊拉一拉我的袖子,“别问。”

    大家都大笑起来,汪翊付她丰富消费。

    淑熙说:“来自食人都会的人,也不是逢人都吃。”

    “是,水门汀森林也有游戏规则。”

    她载我们回爱门顿,我们即刻回家。

    汪翊在免税店买了大包小包,我觉得好笑,“都是些什么?”

    他回答:“枫叶糖浆,用来加在冰激凌上,冻成薄薄一片,清香甜美无匹(原文如此),我最喜欢。”

    “你这个人倒也简单可爱。”

    “我在想,要是能够娶到你,那么我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你才不会这样倒运。”

    “朱小姐,我辈半生营营役役,老谋深算,干什么?你看人家加拿大人,在树上割一刀,绑一只小桶,接住流出的树液,便是芬芳糖浆,又河里鲑鱼挤的船只驶不过去,简直不种也不收,已经够吃够用。”

    “你想金盆洗手,你厌倦煤田工作二十小时。”

    汪翊说:“我想做些小生意,亲自到内地酒庄参观,看他们酿制入瓶,销售,一定可以精益求精,你看加国冰酒的技术及包装,简直已成艺术,短短十年行销全世界,成为标志。”

    我取消他:“不是说他们不种也不收吗?”

    他向往的说:“你做馆长,我做刘伶。”

    我只挂住外婆。

    一至家中便飞奔上楼,张妈替我开门,呆住,似不认得我,“啊,朱小姐,你变得又黑又瘦。”

    她告诉我,外婆在医院里,我梳洗后赶往医院,一进门,发觉母亲与两个妹妹都在房里,真没想到。

    外婆看见我,“小咪,你回来了。”

    p188-p189

    我过去握住她的手。

    看护在我耳边说:“朱小姐,稍候请到会计部。”

    仅管着伤心,差点忘记,整栋私家医院是一门生意。

    温医生进来,“朱小姐,你到了。”

    “我外婆怎样?”

    “令堂这几天一直陪着老人。”

    家母最擅长滴水不漏工夫,但是,见到一家团聚,还是好事,我略觉宽心。

    温医生说:“就是这几天了。”

    我震惊地把医生拉到门外,“你说什么,你答允我把她治好,你说过——”

    “我从没做过任何承诺,没有医生会作出上述承诺,朱小姐,老人心脏衰竭——”

    “换心,换掉它,拿我的心去。”我扭拧着医生白袍不放,急痛攻心,嚎啕大哭。

    这时苏杏匆匆出来挽着我的手臂,“咪姐,妈妈说,你的哭会吓坏外婆。”

    我一听,果然如此,只能强忍,用拳捶胸。

    这时另一个妹妹周桃也出来握住我手,“别这样,蓬蓬声,吓坏人。”

    这还是我头次享受到家人关怀,一时昏头,以为都是真情,我低头垂泪。

    有人轻轻站在我面前,“你一直心中有数,别失态。”

    原来是汪翊,他梳洗过了,身上一阵香味,他轻轻坐到我身边,“两位是朱咪咪的妹妹吧。”

    苏杏与周桃点点头,又回转病房。

    汪翊轻轻说,“一家五口都是女性,这是再版的杨门女将,谁是穆桂英,男人都到哪去了?”

    我发默,他替我拭去眼泪,“我还以为你是铁汉。”

    我仍然不出声,内心怨忿无比。

    汪翊轻轻说:“我知道你喜欢大学篇,你记得修身在正其心吧,身有所忿嚏(原字为竖心旁,找不到该字,对不起),则不得其正,你的心若受感情和情绪影响,忿怒的心,不得端正。”

    “我不配看大学。”

    他点头,“果然,怨起书来。”

    “走,你走,别骚扰我。”

    P190-P191

    这时看护又说:“朱小姐,请随我到会计部,你起初的户口已经结束,请予新的指示。”

    我一看汪翊,他立刻说:“这件事由我来办。”

    他随看护下去。

    苏杏给我一杯咖啡,“那是姐夫?”

    我摇摇头,“一个朋友。”

    她笑,“姐,我还未谢你支持我读书。”

    “别提这个,举手之劳。”

    苏杏衣着时髦,小小苏格兰格子上衣,配紧身裤。

    我忽然说:“你化妆太浓了。”

    她居然很驯服的答:“我皮肤不好。”

    这可是我们半姐妹俩第一次闲话家常:“你洗净化妆休养生息皮肤会改良。”

    “是,咪姐,我明白。”

    她们一左一右靠住我,我在这时最需要亲情,我握住她们的手。

    这个手并不是白握,她们缓缓提出要求:住在酒店的母女三人希望有一个家,在地点适中的某大厦的海景两个连接单位非常理想,她们不敢非分到想拥有,只不过,如果由姐姐我买下当作投资,给她们暂住,妹妹们就有落脚之处了。

    这时汪翊回转,站在不远之处,看妹妹握着我的手,絮絮诉说要求,他微微笑,不发一言。

    周桃说:“甲乙两座,我与苏杏住一边,母亲与女佣住另一边,可以互相照应,但是又有私人空间,你说不是,将来,你可以分开出售,亦可以打通。”

    都替我想到了,周桃的口吻似足母亲,难怪母亲那么喜欢她。

    第二天我问汪翊,“你看怎样?”

    “我打听过了,所谓小单位,每个占地千二尺,因有海景,售价较贵,可是正如地产界所说;三千元一尺是三千元的邻居,一万元一尺是一万元的邻居。”

    “那就安置她们吧。”

    “朱小姐,”他提醒我,“这两户人家完全没有收入,以后所有开销也要归你,我替你粗略计算,约这个数字,十年连复利如下,这是毫无收益的无底洞。”

    p192-p193

    我瞪他一眼,“这是我的母妹。”

    “你不会如此天真吧,她们不过套你资产。”

    我无奈,“她们不利用我又如何呢?”

    “自力更生,自食其力。”

    “我现在有能力了。”

    “我明白,你想做老大,让她围绕着你崇拜。”

    “是,”我说:“我虚荣,外婆若辞世,我只剩下她们三个亲人。”

    “没问题,”他举高双手,“朱小姐,我照你意思做。”

    接着几天,我们没有离开过医院,轮流陪伴外婆,三姐妹一起下棋,玩扑克,聊天,看电视,吃饭,看护都称赞我们友爱。

    母亲抽空去看过单位,“嘿,我在那房屋经纪前扬眉吐气。”

    接着是置家具做窗帘,忙的不得了。

    外婆已不能自行呼吸,

    一日,我单独在病房,忽然听的她叫人:“妈妈,妈妈。”

    我趋向前,这时,外婆只剩下皮包骨,呼吸里有难闻气味。

    我按铃叫人,一边说:“我在这里。”

    她糊涂了,“妈妈,我胸口极痛。”她误会我为妈妈。

    我心如刀割,“我替你揉揉。”

    看护进来,连忙替她注射。

    “妈妈,”外婆拉着我,在我耳边说:“妈妈,我们此去香港,不知道何日才能见面。”

    我轻轻说:“不会的,你好好过日子。”

    “妈妈,女儿有机会就会回来看你。”

    “你放心与家人生活。”

    她重浊呼出一口气,我听见“脱”地一声,她静止了。

    我迟疑地仰起脸,看护朝我点点头。

    我知道完了,伏在外婆身上,真奇怪,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缓缓冷却。

    这时苏杏与周桃回来,看到情况愕然,我见母亲朝他们使一个眼色,他们忽然掩

    p194-p195

    脸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