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地尽头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22-01-01   本书阅读量:

    154~155

    “不,一定还有极北之地。”

    “阿拉斯加的安哥烈治,但是你去该处干什么?”

    “还不够北,地尽头是何处?”

    旅行社职员笑了,“小姐,你可是要观赏北极光,不用去那么远,我们查一查地图。”

    “这里,这块地叫什么?”

    “这是加拿大育空省最北城市纽域,位天麦肯氏河旁。”

    “有公路抵达否?”

    “有,但是,从阿省爱们顿国际飞机场出发最近。”

    “是租车子吗?”我问。

    “要租承小型飞机前往,麦肯西河向北流入宝馥海,进入北极圈,再与北冰洋结合,再也没有更北之地了。”

    “是地尽头?”

    “可是那样说。驶得过北冰洋,你会抵达北极磁场。”

    “啊,引人遐思,有人住吗?”

    那天旅行社的人不多,他很有兴趣向我卖弄他的地理知识。

    “小姐,怎么会没人,人口爆炸,育空省发现了钻石矿,白马市十分热闹呢,但是印纽域就不知道了,我没去过。”

    我想一想,“替我订来回飞机票以及小型飞机与机师。”

    “小姐,你住亲友家?”他提醒我。

    “请你代我找一个住宿地方。”

    “多少天?”他得意洋洋。

    “一年吧。”

    他愣住,“什么?”

    我付了现金,填写表格。

    离开旅行社时看到玻璃窗上黏着宣传标贴:天涯海角任意畅游,本社专门包办寻幽探秘团:秘鲁,火地岛,马达加斯加洲,蒙古,西伯利亚……

    我又要离开外婆了。

    P156-157.

    回到家中,张妈替我开门,欲言还休。我问:“张妈,

    你有什么疑问?”

    “史律师是聘用我的人,他来了又去了,脸色难看,可

    是不再雇用我,你会辞退我?”

    每个人都只关心他的私人琐事,我不敢讪笑张妈,她的

    工作她的营生当然最最重要,于是我向她保证:“你放心,

    有外婆就有你。”

    她安心转身去工答。

    我进外婆房间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干很瘦,薄薄像绢

    纸一般皮肤贴住筋骨,皮肤可以往上推,打褶,像纸巾般。

    将来,我的一双手也会变成这样吧。

    外婆问我:“什么事,脸上又写着一个难字。”

    我摸着面孔,“我脸上有字?”

    “可是要随丈夫往外国定居?不必担心我,我独居已成

    习惯,这一点病也难不倒我。”

    “外婆你真体贴我们。”

    她说:“理应我用大屋把你们装起照顾衣食住行,可是

    我没有这个能力,难道还设法为难你们不成。”

    我放下几叠支票,“这是张妈薪水,这是应付母亲勒诈,

    这是生活费……”

    “他对你很大方。”外婆叹气。

    “是,这点他做得很好。”

    这时张妈进来说:“小姐,电话找你。”

    那一头是积克凯达:“都准备好了,我现在就起程与你

    在东京会合。”他的声音一点儿也不觉异常。

    老狐狸已经成精。

    我轻轻问:“你身体如何?”

    “不必挂念,我有专人照应。”

    “史律师会同行否?”

    “他在西赛尔群岛做帐,我前天才见过他,我同他说:每

    次我凝视你的面孔都觉得喜悦,你那小小晶莹的容颜如有一种

    光彩映照,十分亮丽。”

    P158-159

    我无言。

    他笑:“我好转行做诗人了,我们明天见。”

    “再见。”我轻轻说。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他们想利用我,结果反而被我掌握了最

    佳机会。

    就这样,我一级级自社会梯子往上爬。

    第二天一早,我约见汪翊。

    我一直称他汪先生,他叫我朱小姐。

    他见到我很兴:“朱小姐,有什么事?”

    我凝视他,低声说:“你是知道的。”

    他一怔,明白了,有点儿尴尬,“不比你,朱小姐,我出来做

    事已经有一段时间,道听途说,对一些流言,颇有印象。”

    “你们都知道积克凯达的事?”

    他相当谨慎,“嗳,朱小姐你应当更清楚。”

    “我已取消婚约。”

    他跳起来,“那多好,不不。”他连忙设法控制一张嘴,“我

    的意思是,真是万幸。”

    “你仿佛知道得不少。”

    “朱小姐,英龙钱庄历史悠久,服务周到,深受客户欢迎,他

    们的政策是存款利率比外头银行高四分一厘,贷款利率低四分一厘,

    已经客似云来。”

    “最近发生什么事?”

    “一向声誉甚佳,可是约六个月之前,传出有人擅自挪动客户

    存款,警方商业罪案组已着手调查。”

    “还有呢?”

    “其余我就不清楚了,事不关已,已不劳心,可是客户听到消

    息要取回本利,也都可以顺利达到目的,英龙危机重重,我劝客户

    速退。”

    我看着他墙上挂着的证书,“你是商务律师,又是测量师,还

    在金融经济系领了文凭。”

    P160-161

    “不敢当。”

    “我想正式聘用你作为我的财政顾问。”

    他一愣,他一定在想,这女子有什么财产?

    我把史氏给我那个大公文袋放在他桌上,“请把这叠文件用普通文字解码,我过些日子来取。”

    “朱小姐,我收费——”

    “汪先生,你照收好了。”

    “朱小姐,多谢你信任我。”

    我轻轻说:“我一直觉得我可以信任你,不过,我的直觉,与一般女子的直觉一样,时时出错。”

    他听了恻然,看着我说:“我不会辜负你。”

    我说:“我要远行,我想独自静一静。”

    “朱小姐,你不如带一枚手提电话。”

    “我去的很远,我不知该处有无讯号。”

    他自抽屉取出一只小小电话,“你带着它,放心,我不会骚扰你,你别小觑这枚电话:拍照,传真,录像,无所不能,是件法宝,同学面积覆盖全世界。”

    我不禁微笑。

    他又说:“我会好好研究这叠文件。”

    他送我到门口:“你要小心。”

    “我这上下连路都不敢走了。”

    我到旅行社取过飞机票及其它订单,启程往飞机场。

    信不信由你,我又碰到上次那个贵妇,她也认得我,向我点头,与我攀谈。

    “你父亲是谁,做哪一行?”

    我没有回答。

    过一会她说:“你不谙中文?说英语好了。”

    幸亏我没有坐在她邻座,可是她还是说:“我有三个儿子,他们长的不错,学历也好……”

    我看着她说:“你不会想认识我。”

    P162-163

    她愕然,“何故?我是何玉云太太。”

    我答:“我是一个寡妇。”

    她吃惊,退开,不再与我说话。

    飞机朝西方飞去,像夸父般逐日,太阳一直不曾落下,

    我双眼酸涩。

    奇怪,该哭之际往往哭不出来。

    飞机在大都会降落,我看看手表,这个时候,凯达应该发

    觉我并没有到东京。

    凭他的脾气,他不会发作,甲计策失效,他会冷静的转身

    进行他的乙计划,老谋深算的他一计跟一计。

    我只想躲起来,越远越好。

    飞机师来接我,举着牌子,上边写着“印纽域”三个字。

    我留神,竟是一个亚裔年轻女子,不禁微笑。

    “你好。”我走向前。

    她也惊异,上下打量我,“你是朱咪?”

    “正是,多谢你来接我,可以即刻起程否?”

    “我想你要休息一下,观光本市。”

    “也好,”我点头,“带我到旅馆。”

    “慢着,我叫淑熙,韩裔,但我不谙中文,我会说英语西

    语及法语。”

    我朝她点点头。

    “我将是你的导游,司机以及飞机驾驶员,我工作时薪六

    十加元,你认为可以接受的话,请先付三天工资。”

    我轻轻说:“你可以做得更好,这是七天工资加其余开销。”

    我把一卷钞票交给她。

    她毫不含糊,点清数目,扁扁面孔充满笑意,“首先得帮你

    添置冬衣。”

    她驾驶一辆吉普车,载我到一间旅馆放下。

    她帮我周到地办理入住手续,看情况做惯做熟,她说:“我

    家办理飞行旅游服务已有二十多年历史,你放心,安全第一,从

    无失误。”

    她很能干,我觉得又碰到好人。

    我在旅馆房间睡了大半天,曾与外婆联络,又

    与张妈谈了几句,我问:“有人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