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地尽头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21-12-30   本书阅读量:

    102-103

    丽蓉说:“咪咪的意思是,局里比较稳定,福利也好。”

    “嗯,我正聘请新闻秘书,你可以胜任吗?”

    丽蓉问:“我怎么不知道,那是我的职位。”

    丽蓉如此刁蛮,霍德却觉得是种享受,他笑了。

    丽蓉腻嗒嗒地说:“我要近看你。”

    霍德只会说:“好好好。”

    我轻轻说:“我去洗洗手。”

    走到走廊,转身一看,只见丽蓉嘟着嘴与霍德在谈条件,我不禁微笑,霍德当然是聪明人,可丽蓉是客人儿中的精英,旗鼓相当。

    他有六十岁了,暮年,第一任妻子也许在老家,子女肯定都已成家,他原本可以告老回乡,可是却留恋东方都会的妖异。

    还有,到什么地方去找丽蓉如此漂亮的小女朋友。

    这时我左肩轻轻碰到一个人。

    我与他异口同声地道歉。

    回到座位上,听见丽蓉说:“这块鳕鱼是前年捕捉的货色。”

    正在吃甜品,忽然有人走近,霍德抬头,连忙站起来,“SirJack,许久不见。”

    我一看,这正是与我肩膀相撞的男子,只见他脸容清矍,白发白须,笑说:“大维,请与我介绍两位女士。”

    霍德连忙说出我俩名字。

    我并没有与他握手,只见那边的朋友朝他迎上。

    他朝我们点点头去了。

    丽蓉问:“那是谁?”

    霍德答得很好:“地位比我高的人。”

    丽蓉诧异:“是吗,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朱咪。”

    我连忙分辨:“才没有。”

    霍德笑,“今晚朱小姐的确十分漂亮。”

    丽蓉问:“我呢,那我呢。”

    看到没有,这叫艳福,霍德的孙儿怕不比丽蓉小很多。

    104-105

    我说:“我累了,我想回家。”

    霍德连忙说:“我送你俩。”

    我在丽蓉家躲了整整一个星期。

    连外婆都说,可以回来了,无人打电话来了。

    这么快?我遗憾,已经忘记我了?

    我还以为古志会派人来暗杀我,一边咬牙切齿地咒骂:“我爱死你,我恨煞你……”可是没有。

    现实世界不是这样的。

    我问外婆:“门口有无可疑人物?”

    “我也小心留意过,没有。”

    挂上电话,我问丽蓉“古与郭怎么了?”

    她意外“你怎么反过来问我?”

    “有何新发展?”

    “拆伙后两家新公司都宣告解散,古与郭不做广告了,他俩到内地发展地产。”

    “就那样。”啊,不了了之。

    “他们是水(这两个字看不大清),变色龙,有的是办法。”

    我轻轻说,“这都会里通通是牛鬼蛇神。”

    “霍德将替我弄一张英国护照,他会派我到伦敦工作一年,随即设法申请。”

    “你现在拿什么证件?”

    “绿色无国籍小簿子,讨厌煞人,连到日本都得在入境站前罚站接受盘问,似我这般时髦女连一本护照也无,如何见人。”

    我微笑,是的,我们这一票出身欠佳的人,什么都得靠自己:读大学,箍牙,办护照,买房子……,均靠自己两只手:夜半月塘照瘦影,卿需怜我我怜卿。

    又过了一天,我正打算回外婆家,忽然有人打电话给我。“谁?”我问。

    “汪翎,建新街地盘的营业经理。”

    “啊是,请问有什么事?”

    “朱小姐,有人看中你那单位,你愿赚十五万出让吗?”

    “什么,十天赚十五万?”我惊喜。

    106-107

    “正是,我劝你把这十五万再投资到地产上。”

    我大笑,“怎样做?”

    “你过来一次,我告诉你。”

    挂上的电话立刻又响,丽蓉的声音:“帮你找到工作了。”

    今日是我的幸运好日子。

    “叫你下午三时去面试,还有,穿那天那件旧旗袍。”

    “什么?”

    “别问那么多,准时到冰场街五十号二楼去。”她挂上电话。

    我到行李袋去找旧式宽身旗袍,不止一件,还有将白色通话蝴蝶袖,既然要穿戏服,就这件好了。

    我先到汪翊那里。

    我有点喜欢这个人,他态度诚恳,服务周到,将来一定有出息。

    他一见我便怔住,称赞我:“朱小姐今天真好看。”

    我笑笑不答,原来都喜欢故衣。

    接着他把图则摊出:“朱小姐,一间换两间可好?”

    我讶异:“屋子还未盖好,可以这么做?”

    “就是要趁现在做,相信我。”

    我慷慨就义,“好,名字签何处?”

    “朱小姐,请读清文件上小字。”

    他是个规矩人,我很欣赏他这一点,我走到一边光亮处读买卖文件,阳光有点刺眼,她轻轻走到窗前,帮我挡住光亮,啊,他竟如此体贴,我感动了。

    我在文件上签妥交给他。

    汪翊送我到门口,仍然没有任何额外要求。

    刚到冰场街迟到五分钟,办公室冷气甚冷,已经过了中秋,我抚平手臂上鸡皮疙瘩。

    秘书招呼我:“积克爵士在等你。”

    她替我推开房门,我看到一间宽大的办公室,白头翁背着光线坐,一见我,缓缓

    108-109

    站起,[朱小姐,午安.]他说,轻轻地走到皮沙发前.[请坐.]我轻轻坐下.[这是我的文凭和履历表.]

    [你叫朱咪,原籍浙江].

    我说:[我从来没有回去过,故乡已无任何亲人.]

    他看着我,[楼上资料室有一个空缺.]

    嘿,资料室,古墓!多不幸.

    [一共三名同事,正在整理本市旧照片,打算印制一连串资料书,不知你可有兴趣.]

    骑驴寻马,也只能将就,胜在清净.

    [你十月初可以来上班.]

    我点点头,我们之间的话仿佛已经说完.

    但是他忽然说,[我初到本市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

    我耐心聆听,我听惯外婆讲故事.

    [那年,我刚取到机械工程文凭,到军队工作,驻在一个叫赤拄的营地,那里有极美白色细沙沙滩,以及数十株成熟凤凰木,每个夏季树顶开出满满火烈红花.]

    我侧着头细听他的声音,沧桑动人,他究竟想到了什么?

    [在一个教会卖物会,我看到了她.]

    我感到荡气回肠,多久的事了,他还记得.

    [她穿一件宽身旗袍,一双圆头布鞋,头发,正梳成你那样子,她有非常白皙的皮肤,与一般南中国女性的蜜色肤色不一样.]

    我的身体向前略倾,为什么把这些告诉我?

    [朱小姐,她长得与你一模一样.]

    我不出声,静静看着他.

    [那晚,在伦敦会所看见你,我以为走错了路,走错地方,回到四十年前去了,朱小姐,请恕我这名老人唠叨.]

    [没有的事.]我轻轻说.

    [我可以给你看一张照片吗?]

    他取出一双小小银框架子,递给我.

    110-111

    我看到他们二人合照,年轻时的他有一张英俊的长方脸,那女孩子,穿着一袭校服旗袍,十分秀美,真抱歉,我长的一点也不像她,他的记忆愚弄了他,或者,他思念她过度,只愿意固执地觉得她像我.

    "像不像一个印子?"他盼望地问.

    我点头,"很像."

    "她也与你一般懂事."

    我忍不住问,"后来呢?"

    "后来我被军方派往苏彝士,回来之后,再也找不到她."

    "啊,那时埃及与英法两国争运河权."

    "该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夏季."

    我附和他,"年轻真好."

    他笑一笑,"朱小姐,我有一个大胆建议."

    "请你讲出来."

    "我将回乡度假,想请你担任私人秘书,我家在萨克斯郡有一个庄园,你可愿意去观光?"

    我讶异,他邀我同行.

    他脸上有一股逼切盼望,使他双眼闪闪生光,他忽然年轻了二十年.

    我问:"几时起程?"

    "下星期三."他双目更亮.

    我缓缓说:"我叫朱咪,八四年生,我平常穿球鞋毛衣."

    "没问题."

    "不过,我家还有几件你喜欢的旗袍."

    "请带着在适当时候穿着."

    "很久没回到熊与牛酒馆了."

    "你答应了?"他非常高兴.

    我笑吟吟,"私人秘书一职我尚可胜任."

    "十月回来之后,你再到资料库上班吧."

    "明白."

    112-113

    我站起来,他看着我,想伸手来握我的手,但终究没有那样做,他在椅背取过一件旧毛衣,搭在我肩上.

    我静静离去,这叫做奇遇.

    丽蓉等我,"事情怎样?"

    我从头到尾说一遍.

    "啊,朱咪,叫他同你结婚,婚后你就是积克海达夫人."

    "胡说,他与我外婆同龄."

    "你要把握机会呵,他在伦敦近郊有大副土地,你将会是继承人."

    "我不至于那样绝望."

    "那你为何答应与他同行?"

    "捞点关系将来好做人:一个电话到爵士办事处,捡得些许面子."

    丽蓉说:"你太幼稚了."

    我答:"你说得再对没有."

    回到老家,我掏出钥匙开门,同时扬声:"外婆."

    她在房里,背着身子面对墙壁午睡,我过去把手搭在她肩膀上她转过头来,我看到她的脖子肿胀,我蓦然觉得不妥,我说:"外婆,我们去看医生."

    外婆轻轻说,"每间诊所人山人海,一等三两个小时,没有病也等出病来."

    我厚着脸皮致电办事处,"我想与sirjack说几句,我名叫朱咪."

    没想到听电话的就是他本人,我泪盈于睫,把苦难告诉他.

    "别担心。"他平静地说,"明天早上九时我派车到府上接你们往医务所."

    我放下心头一块大石,"明白."

    "天气凉了,多穿一件衣服."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用双手掩住,半响,才洗把脸回房淋浴更衣.

    那天晚上我睡在外婆身边,幼时,半夜或清晨醒觉,时常爬到外婆床边继续睡外婆说我会越挤越近,几乎把她逼下床.

    是渴望安全感吧.

    第二天一早,我与外婆起来,两人喝了点粥,便到楼下等车,原来司机一早已经

    114-115

    来到,恭敬地叫声朱小姐,一个中年保姆下车来搀扶外婆,上车又斟出热茶递给外婆。

    到了医院,司机带我们到二楼,一个年轻女医生迎出,“两位早,我是温医生。”她一看到老人已经变色。

    她邀请病人坐下,轻轻把我拉到一边说:“我毋须诊断已知是淋巴癌。”

    我强自镇静,眼泪已夺眶而出。

    “不过,我还是要做各项检验。”

    “是否拖得太久?”

    “不必内疚,我们从今日开始奋斗。”

    这是一个好医生,人家年纪不比我大多少,可是能干百倍。

    “让外婆住院一天可好?”

    “我在这里陪她。”

    医生立刻吩咐职员帮我办手续。

    我说:“费用方面——”

    “杰克爵士已吩咐过了。”

    住院一日,做过各项测试,我同外婆说:“如果我此刻往英国旅行,你可放心?”

    她抚摸我的脸,“你几时变得婆妈?”

    “我去去就回,我找保姆照顾你。”

    “那个张妈很好,她有内地看护文凭。”

    我点点头,“晓得了。”

    “你母亲也想去英国探苏杏,说要与周桃同往。”

    说到母亲,她便推开病房门进来,“唷,朱大小姐,长远不见。”

    我低着头不出声,她却把脸趋到我面前,“听说你近日十分吃得开。”

    外婆劝她:“有什么话你好说了。”

    “我想问朱大小姐要两张来回飞机票。”

    我讽刺:“不是要头等舱吧。”

    “啊,你要是慷慨,我乐于接受。”

    我回答:“我没有能力。”

    116-117

    “你这样同生母说话?”她发作起来。

    我转身同外婆说:“我迟些回来。”

    我拉一拉身上旧毛衣,站到医院门口透气,却看到积克凯达与温医生朝我走过来。

    我抹去眼泪招呼。

    “温医生都同我说了,有病慢慢治。”

    不知怎地,我拉住他的袖子不放。

    他握住我的手,轻轻放在唇边吻一下。

    温医生只装作看不见,她说:“我会为病人尽力”。

    这时,凯达问我:“旅行可需要改期?”

    我摇头:“不相干,这病已不是朝夕之事。”

    “你很勇敢。”

    我双膝已经软弱,被他鼓励,又站的笔挺,日后,如果有人问:“你与白头翁在一起,是纯为经济利益吗?”我会说不,如果不信,我不予解释。

    这时,我看到母亲的身影在电梯口一窜而过。

    外婆过两日出院,有张妈周全照顾我相当放心。

    母亲又来了,这次她说:“我一向最疼爱是你这个女儿。”

    我打开门:“外婆,我出去一下。”

    母亲拉着我:“你有钱就拿出来。”

    我挣脱她的手。

    “你当心雷公闪电转弯劈死你!”

    是吗?那我就少挨数十年了。

    我拂袖而去,到黄昏才回去收拾行李。

    外婆问:“你在什么地方?”

    “图书馆,找旧照片资料。”

    “我倒是有一大盒老照片,”外婆说,“我不知你有兴趣。”

    她停一停然后说:“对生母不必太苛刻。”

    我微笑,“怎么都怪我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