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基地前奏

第十二章 长老阁

更新时间:2021-12-13   本书阅读量:

  机仆:……与较通行名称“机器人”同义。这个字汇存在于数个世界的古代传说中。

  根据记载,机仆一般皆由金属制成,外形酷似人类,不过据说有些机仆的材料为假有机物质。

  盛传哈里·谢顿在“逃亡期”中,曾亲眼见到一个真正的机仆。但此轶闻的来源并不可靠。在谢顿浩瀚的著作中.从未提到任何机仆。

  不过……

  ——《银河百科全书》

  56

  没有人注意他们。

  哈里·谢顿与铎丝·凡纳比里重复着昨日的行程,这次没有任何人看他们第二眼,甚至几乎没人看他们一眼。车子好几次靠站的时候,他们必须将膝盖偏向一侧,好让坐在内侧的人走出来。而在有人上车之后,如果内侧还有空位,他们立刻明白应该向内移动。

  这一回,他们很快就受不了久未洗涤的裰服发出的气味,因为他们不再那么容易被车外的事物吸引。

  无论如何,他们总算抵达了目的地。

  “那就是图书馆。”谢顿低声说道。

  “我想没错,”铎丝说,“它就是菌丝七二昨天指的那栋建筑。”

  他们以悠闲的步伐朝它走去。

  “深呼吸一下,”谢顿说,“这是第一道关卡。”

  前面的门开着,里面的光线柔和暗淡,门前共有五级宽阔的石阶。他们踏上最低一级,等了好一会儿,才了解他们的重量并未使阶梯上升。铎丝做了一个很小的鬼脸,以手势示意谢顿往上走。

  当他们一起走上阶梯时,都为这种落后替麦曲生感到难为情。然后,他们走进一道门,室内近门处摆着一张办公桌,有个男的伏在一台计算机上,那是谢顿见过的最简单、最粗陋的计算机。

  那个男的并未抬头看他们。没有必要,谢顿这么想。白色的裰服,光秃的头颅——所有麦曲生人看来几乎都差不多,眼光扫过不会留下任何印象。而在这个节骨眼上,这点成了外族人的有利因素。

  那人似乎仍在研究桌上的什么东西。“学者吗?”他问。

  “学者。”谢顿答道。

  那人突然将头朝一扇门摆了摆:“进去吧,尽情研究。”

  他们进去后,在两人目力所极的范围内,他们是图书馆这一区仅有的两个人。

  若非这间图书馆不是个热门去处,就是学者为数极少,而更有可能的情况,则是两者同时成立。

  谢顿悄声说道:“我本来以为我们得出示某种执照或许可文件,我准备辩称我忘了带。”

  “也许不管我们怎么回答,他都会欢迎我们进来。你见过像这样的地方吗?如果地方像人一样也会死亡,那我们就正在一具尸体里面。”

  这一区的图书大部分是印刷书,就像谢顿内袋中的那木典籍一样。

  铎丝一面沿着书架游走,一面研究其上陈列的书籍。“古书,大多数都是。部分是经典名著,部分则一文不值。”

  “外界的书籍——我的意思是说,非麦曲生的?”

  “嗖,没错。如果他们有自己的书籍,那些书一定收藏存另一区。本区专供那些可怜的自命学者进行外界研究,比如说昨天那位——这是参考图书部,这里有一套‘帝国百科全书……它一定有五十年的历史,绝少不了……还有一台计算机。”

  她伸手想要触动按键,谢顿却阻止她:“别碰它。万一再什么问题,我们会被耽搁。”

  他指着一排独立书架上的一个精细标示,上面映着“往圣堂”几个闪亮的字体,其中“圣”字有些笔画暗淡无光,也许是最近才坏的,也可能是因为无人在意。(帝国正在哀败中,谢顿想道,每一部分皆是如此,麦曲生也不例外。)

  他四下张望。这间简陋的图书馆对麦曲生的骄傲而言是如此重要不可或缺的一环;对长老们可能极为有用——他们得以从中找到只言片语,用来支撑他们的信仰。然而放眼望去,这里却空荡无人,也没有人跟在他们身后进来。

  谢顿说:“让我们待在这里,避开门口那人的视野,把肩带戴上。”

  在那扇门前,他突然意识到如果越过这第二道关卡,他们就再也无法回头。他说:“铎丝,别跟我进来。”

  她皱起眉头:“为什么?”

  “这不安全,我不要你身处险境。”

  “我来这里就是要保护你。”她以温柔而坚定的口吻说。

  “你能怎么保护我呢?或许你不以为然,但我可以保护自己。如果你在身边,我会为了保护你而缩手缩脚,这点你不明白吗?”

  “你绝不要为我担心,哈里,”铎丝说,“担心是我的事。”她拍拍胸脯,落手处是横跨隐约双峰之间的肩带。

  “因为夫铭要求你这么做?”

  “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她伸出双手,抓住谢顿双臂。如同往常一样,她坚定的双手令他惊讶不已。她说:“我并不赞成这样做,哈里,但你若是觉得你一定要进去,那我也一定要跟进去。”

  “既然这样,好吧!一旦如果发生任何事,而你能逃脱的话,那就赶快跑,不要顾及我。”

  “你在白费口舌,哈里,而且你是在侮辱我。”

  谢顿按了一下开启触板,那扇门便向一侧滑开。他们两人同时走进,动作几乎完全一致。

  57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由于没有任何类似家具的陈设,因此显得更为宽敞。没有椅子,没有长凳,没有任何座位。也没有高台,没有帘幔,或任何的装饰。

  没有灯光,只有均匀、柔和的漫射照明光线。四面墙壁并非全然空洞,上面嵌装着许多小型、原始的二维电视屏幕,而且全都开着。它们相互之间有固定的间隔,每个的高度都不尽相同,很难看出其中的规律。从铎丝与谢顿所站的位置,根本连三维的视觉都无法产生,更别提真正全息电视的影像效果。

  那里已经有些人,人数不多,而且都没有聚在一块。他们零星站在各处,像那些电视显像器一样,很难看出他们之间的相关位置。每个人都身穿白色裰服,每个人都披挂着肩带。

  大部分的时问,这里面安静无声。没有人以平常的方式说话,只有一些人蠕动着嘴唇,轻声地喃喃自语。走动的人都悄无声息,而且目光律朝下。

  这种气氛简直与葬礼无异。

  谢顿倾身凑向铎丝,她立刻将一根指头放在唇边,然后向其中一个电视显像器指了指。屏幕映出一个如诗如画、花朵盛开的花园,镜头正在缓缓移动,将全景一一呈现。

  他们模仿其他人的方式,朝那个显像器走去——缓缓挪动脚步,每一步都轻轻放下。

  当他们距离屏幕只有半米时,传来一阵轻柔娇媚的声音:“安特宁花园,坐落于伊奥斯近郊,根据古代旅游指南与照片复制。请注意……”

  铎丝开始悄声说话,谢顿无法再听清楚电视机传出的声音。她说:“有人走近时它就开启,我们走开后会自动关闭。如果我们靠得够近,便能在它的掩护之下交谈,但不要望着我,万一有人接近立刻闭嘴。”

  谢顿低着头,双手交握摆在胸前(他早已注意到,这是最常被采用的姿势),说道:“我预料随时有人会放声哭泣。”

  “也许有人会这么做,他们正在哀悼他们的失落世界。”铎丝说。

  “我希望他们每隔一阵子更换一次影片,总是看同样的内容可真要命。”

  “它们全都不一样,”铎丝的眼睛来回扫瞄了一下,“或许会定期更换内容,我也不知道。”

  “等一等!”谢顿的音量稍稍提高,接着又赶紧压低,“到这里来。”

  铎丝皱起眉头,她没听清楚那几个字,不过谢顿又轻轻摆头示意。他们再度蹑手蹑脚地移动,但谢顿的脚步越迈越大,因为他感到必须加快步伐。铎丝追上来,

  突然拉住他的裰服——只是一瞬间的动作,他便放慢了脚步。

  “这里有机器人。”在电视机的声音的掩护之下他说道。

  画面是一栋住宅的一角,前景是一片起伏的草坪与一列树篱,此外还有三个只能形容为机器人的东西。它们显然都是金属制品,外形有几分接近人类。

  录音的旁白说:“这是新近制作的画面,是著名的三世纪温都姆属地的建筑。您见到的接近正中的那个机仆,根据民间传说名叫本达;根据古代的记录,它在被替换前服务了二十二年。”

  铎丝说:“‘新近制作的’,所以他们一定经常更换画面。”

  “除非他们这句‘新近制作的’说了有一千年。”

  此时,另一个麦曲生人走进这个声域。他压低声音,不过没有谢顿与铎丝的耳语那么低,说道:“你们好,兄弟们。”

  当他说话的时候,并未望着谢顿与铎丝:谢顿在惊吓之余,曾对他投以不自觉的一瞥,便赶紧将头转开;铎丝则完全没理会这个人。

  谢顿感到犹豫不决。菌丝七二曾说圣堂内禁止交谈,也许他言过其实.话说回来,他在童年后再也未曾进入圣堂。

  在走投无路之下,谢顿认定自己必须开口。他悄声说道:“你好,兄弟。”

  他根本不晓得是否有什么正确的答复用语,或者这种用语是否存在。不过,那位麦曲生人好像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愿你重归奥罗拉怀抱。”他说。

  “也愿你重归,”谢顿说完之后,由于感到对方似乎期待他再说下去,于是补充道:“奥罗拉怀抱。”直到此时,紧张状态才往无形中松弛少许,谢顿察觉他的额头正在冒汗。

  那位麦曲生人说:“真漂亮!我以前从没看过这个画面。”

  “做得十分精巧。”接着,谢顿壮着胆子加了一句,“这是永远无法忘怀的失落。”

  对方似乎吓了一跳。然后说:“的确,的确。”说完径自离去。

  铎丝斥责道:“不要冒险,别说没有必要的话。”

  “这似乎很自然。无论如何,这的确是新近制作的。不过那些机仆真令人失望,他们的模样是我想象中的普通机器人。我想看的是有机体的机仆,具有人形的那种。”

  “假如它们的确存在,”铎丝的几气有些迟疑,“在我的感觉中,它们不会用来从事园艺工作。”

  “正是如此,”谢顿说,“我们必须找到长老阁。”

  “那得真有长老阁才行。在我的感觉中,这个空洞的洞穴除了空洞之外根本一无所有。”

  “我们找找看。”

  他们沿着墙壁向前走,经过一个又一个屏幕,试着在每个屏幕前停留长短不等的时间。最后,铎丝突然紧紧抓住谢顿的双臂,原来在某两个屏幕之间,有些线条隐约形成一个矩形轮廓。

  “一道门。”铎丝说完,又有所保留地补充道:“你认为是吗?”

  谢顿暗中四下张望一番。为了维持哀伤的气氛,每个人的脸不是盯着电视显像器,就是以悲伤的心情低头专心面对地板。对他们两人而言,这是最方便不过的机会。

  谢顿说:“你想它要怎么打开?”

  “开启触片?”

  “我看不出来。”

  “只是未标出而已,不过那里有点变色,你看到没有?经过多少手掌?被按了多少次?”

  “我来试试。你帮我把风,如果行人向这边望,就赶紧踢我一下。”

  他稍微屏住气息,碰了一下那个变色的部位.可是没有任何反应。接着他将手掌完全按上去,并且用力一压。

  嵌在墙上的门静静开启,没有吱吱作响,也没有摩擦声。谢顿尽快钻进去,铎丝紧跟在他后面。两人进来之后,那道门又重新关上。

  “现在的问题是,”铎丝说,“有没有人看到我们?”

  谢顿说:“长老们一定经常由这道门出入。”

  “没错,可是会有人把我们当长老吗?”

  谢倾等了一下,然后说:“如果我们被看到,如果有人认为出了问题,那么我们进来不到十五秒钟,这道门就会再被人撞开。”

  “有这个可能,”铎丝淡淡地说,“也可能在门的这一侧,根本没什么值得看、值得偷的东西,所以没有人在意我们是否闯入。”

  “这点待会儿就能见分晓。”谢顿喃喃自语道。

  他们进来的这个房间稍嫌狭窄,而且有几分昏暗,不过他们再走进一点之后,室内的光线便明亮起来。

  房间里有些宽大而舒适的椅子、几张小桌、数个坐卧两用的沙发、一台又深又高的冰箱,此外还有一些碗柜。

  “如果这就是长老阁,”谢顿说,“长老们似乎让自己过得很舒服,虽然圣堂本身简朴肃穆。”

  “这是意料中的事,”铎丝说,“统治阶级力行禁欲生活的少之又少,只有在公开场合例外。把这点记在你的笔记簿上,作为心理史学的金科玉律之一。”她四下望了望,“这里也没有机器人。”

  谢顿说:“阁代表高处,别忘记了。这个屋顶并不高,上面一定还有许多楼层,那一定就是通道。”他指着铺有高级地毯的楼梯。

  然而,他并未朝它走去,却迟疑地四下打量。

  铎丝猜到他在找什么。“别再想升降机了,麦曲生有一种崇拜原始主义的风尚,这点你该还记得吧?不会有升降机的,非但如此,就算我们踏上楼梯底端,我也相当确定,它绝不会开始向上移动。我们必须爬上去,也许有好几层呢。”

  “爬上去?”

  “它一定通往长老阁,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它真通到某处。你究竟是要还是不要去长老阁看一看?”

  于是他们一起走向楼梯间,开始向上爬。

  随着楼层的增加,光线的强度稳定地、显著地递减。等到他们爬了三层之后,谢顿深深吸一口气,悄声说道:“我自认身体状况相当好,但我痛恨这种运动。”

  “你不习惯这种消耗体力的特殊方式。”她点也没有筋疲力尽的感觉。

  楼梯在第三层的尽头结束,他们面前又出现了另一道门。

  “如果锁住了呢?”谢顿这句话不大像是对铎丝说的,倒更像自言自语:“我们要试着将它撞开吗?”

  但是铎丝却说:“既然下面的门没锁,它又何必上锁呢?假使这就是长老阁,我猜想应该有个禁忌,禁止长老之外的任何人进入,而禁忌要比任何类型的锁更为牢靠。”

  “只对那些接受禁忌的人有效。”谢顿虽然这么说,却未向那道门走去。

  “既然你踌躇不前,现在还有时间向后转。”铎丝说,“事实上,我是想劝你回头。”

  “我之所以踌躇不前,是因为不知道会在里面发现什么。如果它是空的……”

  然后,他以提高几分的音量补充道:“那么它就是空的。”说完他便大步向前,按了一下开扁触板。

  那道门迅疾无声地缩人墙内,里向立刻涌出一股强光.谢帧惊愕之余连忙后退一步。

  而对着他的是个人彤,它的双眼炯炯有神,双臂举在半空之中,一只脚稍微向前踏出,全身闪耀着微弱的黄色金属的光芒。乍一看,它似乎穿着一件紧身短袖上衣,但再仔细审视,那件上衣显然是整体的一部分。

  “它是个机器人,”谢顿以敬畏的口吻说,“但它是金属制品。”

  铎丝说:“还有更糟的,”刚才她曾迅速左右挪移,“它的眼睛并没跟着我移动,它的手臂连些微颤抖的动作都没有。它不是活的——如果我们说机器人有死有活的话。”

  这时,一个人——百分之百是个真人——从机器人身后走出来,说道:“它也许不是,但我可是活生生的。”

  铎丝几乎立刻反射般地踏出一步,挡在谢顿与那个突然冒出的人之间。

  58

  谢顿将铎丝推到一旁,他的动作或许比本意粗鲁了些。“我不需要保护,这是我们的老朋友日主十四。”

  面对他们的人披挂着一双肩带,那也许是他身为元老的一种权利。他说:“而你是外族男子谢顿。”

  “当然。”谢顿说。

  “而这位,尽管她穿着男性服装,是外族女子凡纳比里。”

  铎丝什么也没说。

  日主十四说:“你当然说得对,外族男子。你们没有危险,我不会伤害你们。请坐,你们两位。既然你不是一位姐妹,外族女子,你就没有必要退下。你可以坐在这里,如果你珍视这样的殊荣,你将是第一个坐上这个座位的女人。”

  “我不珍视这样的殊荣。”铎丝一字一顿地强调。

  日主十四点了点头:“随你的便。我也要坐下来,因为我必须问你们一些问题,我不喜欢站着做这件事。”

  他们坐在这个房间的一个角落,谢顿的眼睛游移到那个金属机器人身上。

  日主十四说:“那是个机仆。”

  “我知道。”谢顿简短地答道。

  “我知道这点。”日主十四的话也同样简略,“不过既然我们已经达成这个共识,现在我要问,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谢顿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日主十四:“来看这个机仆。”

  “你可知道除了长老,任何人都不准进入长老阁?”

  “我不知道这件事,但我料想到了。”

  “你可知道外族人一律不准进入圣堂?”

  “我听说了。”

  “而你却漠视这些,是吗?”

  “正如我所说,我们想要看那个机仆。”

  “你可知道除了在某些特定的,而且罕有的节日之外,任何一个女人,甚至包括姐妹在内,都不可以进入圣堂?”

  “我听说了。”

  “你可知道不论任何时候,女人都不准以任何理由穿着男性服装?在麦曲生边界之内,它非但适用于姐妹,也同样适用于外族女子。”

  “这点我没听说过,但我并不惊讶。”

  “很好,我要你了解这一切前提。现在告诉我,你为何想要看这个机仆?”

  谢顿耸了耸肩,说道:“出于好奇。我从没见过机仆,甚至不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

  “那你怎么会知道它的确存在,非但如此,还知道它在这里?”

  谢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这就是外族男子夫铭把你们带到麦曲生的原因?前来调查机仆?”

  “不,外族男子夫铭带我们到这里来,只是希望确保我们的安全。然而,我们是学者,凡纳比里博士和我都是。知识是我们的疆场,求取知识是我们的目标。麦曲生的一切鲜为外界了解,我们希望多知道些你们的风土民情和思考方式。这是一个自然的渴望,而且在我们看来,它不仅无害,还值得赞赏。”

  “哼,我们却不希望外旅和其他世界了解我们,那是我们自然的渴望。至于什么对我们无害,什么对我们有害,要由我们自己判断。所以我再问你一遍,外族男子,你怎么知道麦曲生境内有个机仆,而且藏在这个房间里?”

  “道听途说。”谢顿终于回答。

  “你坚持这个答案吗?”

  “道听途说,我坚持这个答案。”

  日主十四锐利的蓝眼睛似乎变得更为尖锐,但他并未提高音量。“外族男子谢顿,我们和外族男子夫铭有长久的合作关系。就外族人而言,他似乎是高尚而值得信赖的一位——仅就一个外族人而言!当他带你们两位前来,嘱托我们保护你们的时候,我们答应了这件事。但不论外族男子夫铭有多少美德,他仍旧是个外族人,我们还是放心不下。当初,我们完全无法确定你们的——或是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我们的目的是知识,”谢顿说,“学术性的知识。外族女子凡纳比里是历史学家,我自己也喜欢历史。我们为何不该对麦曲生的历史有兴趣?”

  “原因之一,是因为我们不希望你们如此。总之,我们派了两个信得过的姐妹到你们身边。她们奉命跟你们合作,试图查出你们究竟想要什么,还有——你们外族人是怎么说的?跟你们假戏真做。然而,却不让你们察觉她们真正的意图。”日主十四露出微笑,但那是一个狞笑。

  “雨点四五,”日主十四继续说,“陪同外族女子凡纳比里逛街购物。但在几次行程中,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当然,我们接获了完整的报告。雨点四三则带领你,外族男子谢顿,去参观我们的微生农场。本来,你可能怀疑她为何愿意单独陪你前往,这对我们而言是绝不可能的事。但你却自作聪明地推论,认为适用于兄弟的规矩并不适用于外族男子;你自以为是地相信,这么薄弱的理由就能解除她的心理防线。她顺应了你的心愿,虽然这对她内心的宁静造成莫大伤害。最后,你开口要那本典籍。如果过于轻易交给你,有可能引起你的疑心,所以她假装有一种违常的欲望,只有你才能满足。我们绝不会忘记她的自我牺牲。我认为,外族男子,你仍拥有那本典籍,而且我猜你正带在身上。我能要回来吗?”

  谢顿痛苦、沉默地呆坐着。

  日主十四布满皱纹的手坚定地伸出来。他说:“这比从你手中强行夺走好多了吧?”

  于是谢顿将书递给他。日主十四随便翻了翻,仿佛要确定它并未受损。

  他轻轻叹了一声.又说:“必须以认可的方式将它谨慎地销毁,可悲啊!不过,既然让你拿到这本典籍,你们会启程前往圣堂,我们一点也不惊讶。你们随时随地都受到监视。你不会认为有任何兄弟或姐妹,只要不是心无旁骜,会无法一眼就认出你们是外族人吧。我们看到人皮帽时,立刻就能分辨出来,而在整个麦曲生,发出去的人皮帽还不到七十顶——几乎全部属于前来谈公事的外族男子,他们在此地停留期间,自始至终都留在世俗的政府建筑内。所以你们不只被人看见,而且总是被正确无误地指认,一次又一次。

  “那位和你们不期而遇的年长弟兄,没有忘记告诉你们有关图书馆和圣堂的一切,但他也不忘告诉你们什么事是不能做的,因为我们不希望诱你们落入陷阱。天纹二也警告过你们——以强而有力的方式。然而,你们并未因此打消念头。

  “你们购买白色裰服和两条肩带的那家商店,在第一时间就向我们通报,而根据这个情报,我们对你们的企图了如指掌。图书馆故意被撤空,馆员事先接到警告,要他对你们不闻不问,圣堂则保持低度使用的状态。那位一时不察而和你攀谈的兄弟,险些让我们的计谋曝光,但在了解到面对的是什么人之后,他便立刻匆匆离去。然后,你们就来到这里。

  “所以你看,来到这里是你们的本意,我们根本没有引诱你们。是你们自己的行动、自己的渴望把你们带来的。而我要再问你们一遍的是:为什么?”

  这回轮到铎丝回答,她的语气坚定、目光严厉。“那我们就再一次告诉你,麦曲生人。我们是学者,我们认为知识是神圣的,而我们寻找的也只是知识。你未曾引诱我们来到此地,可是你也没有阻止我们——早在我们接近这座建筑之前,你就能这么做了。反之,你替我们开路,让我们通行无阻,即使这样也可视为一种引诱。而我们造成了什么损害吗?我们完全没有侵扰这座建筑物,或足这间房间,或是你这个人,或是那玩意。”

  她指着那个机器人:“你藏在这里的是一堆破铜烂铁,现在我们知道它是死的,我们寻求的知识也仅止于此。我们本来以为它十分重要,但我们失望了。现在我们知道它不过如此,我们马上就走。你若希望的话,我们还会码上离开麦曲生。”

  日主十四聆听这番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是当她说完后,他却对谢顿说:“你所见到的这个机仆是个象征,象征着我们失落的一切、我们不再拥有的一切,也象征着数千年来我们未曾遗忘、总有一天将要收复的一切。如今我们身边只有它是一件既具体又可信的遗物,因此在我们眼中珍贵异常。可是对你的女人而言,它却只是‘一堆破铜烂铁’。你认同这个评价吗,外族男子谢顿?”

  谢顿说:“我们两人所属的社会,并未将自己和数千年前的过去捆在一起,也不会去理会存在过去和我们之间的一切。我们生活在现在,我们将它视为所有过去的总和,而并非仅源自我们所拥有的某个年代久远的时刻。我们了解——理智上了解——这个机仆对你们可能具有的意义,我们愿意让它继续对你们有这样的意义。但我们只能用自己的眼光看它,正如你只能用你的眼光看它一样。对我们而言,它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现在,”铎丝说,“我们要走了。”

  “你们不能走。”日主十四说,“你们来到这里,就已经犯了罪。它是只存在于我们眼中的罪行——我知道你会赶紧指出这一点。”他的嘴角弯出一个冷冰冰的笑容.“然而这里是我们的领土,在这个范围内,一切由我们下定义。而在我们的定义中,这是一项应当处死的重罪。”

  “你准备将我们射杀吗?”铎丝以倨傲的口气说。

  日主十四露出轻蔑的表情,继续只对谢顿一个人说话:“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外旅男子谢顿?我们的文化和你们的同样古老,也同样繁复、同样文明、同样人道。我没有携带武器。你们将接受审判,由于你们罪证确凿,注定将被依法处决,既利落又没痛苦。假如现在你们试图离开这里,我不会阻止你们,但是下面等着很多兄弟,比你们进平堂时见到的多得多。你们的行为令他们咬牙切齿,他们也许会对你们动粗,下手绝不留情。在我们的历史上,甚至有外族人死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并非一种愉快的死法,而且绝不是毫无痛苦。”

  “我们听过这种警告,”铎丝说,“天纹二说的。好一个繁复、文明又人道的文化!”

  “不论民众在冷静的时候具有何种人道情怀,外族男子谢顿,”日主十四冷静地说,“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他们全能被煽动成暴力分子。这在各个文化中都一样,你的女人据说是个历史学家,她一定知道这点。”

  谢顿说:“让我们保持理智,日主十四。在地方性事务上,你也许可以代表麦曲生的法律,但你并非我们的法律,这点你也知道。我们两人都不是麦曲生人,而是银河帝国的公民,任何应判死刑的重罪,都该交由皇上或是他任命的司法官员处理。”

  日主十四说:“在法令上、文件上,或全息电视屏幕上或许如此,但我们现在不是在谈理论。长久以来,元老一向都有惩处亵渎罪的权力,从未受到来自皇权的干涉。”

  “罪犯若是你们自己的同胞,自然如此。”谢顿说,“但如果是外人,情况就相当不同。”

  “就本案而言,我对这点深表怀疑。外旅男子夫铭把你们当逃犯一样带到这里,麦曲生人脑袋里装的可不是发粉,我们怀疑你们是在逃避皇上的法律。如果我们帮他代劳,他为什么要反对呢?”

  “因为——”谢顿说,“他一定会。即使我们是帝国当局通缉的逃犯;即使他要抓我们回去,只是为了惩罚我们,他仍会想要将我们生擒。无论用什么方式,为了什么理由,如果未经适当的帝国法律程序,就让你杀掉一个非麦曲生人,那等于向他的权威挑战,没有任何皇帝能开这种先例。不论他多么希望微生食品的贸易不受干扰,他仍会感到有必要重建皇帝的权威。难道你希望,由于你逞一时之快将我们杀掉,而招来一师帝国军队掠夺你们的农场和住所,亵渎你们的圣堂,并且非礼你们的姐妹?请你三思。”

  日主十四再度露出笑容,可是显得并未软化:“事实上,我已三思过了,的确另有一个选择。在我们将你们两人定罪后,我们可以延缓死刑的执行,允许你们向皇上提出上诉,要求重审你们的案子。如此证明我们臣服于他的权威之下,还把你们交到他的手中,皇上也许因此圣心大悦,而麦曲生便可能受惠。所以说,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找机会向皇上提出上诉,然后被解送到他那里去?”

  谢顿与铎丝很快互望了一眼,两人都没吭声。

  “你们似乎宁愿被解送给皇上,也不愿死在这里。”日主十四说,“可是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你们觉得这两种选择都没什么差别?”

  “其实,”一个新的声音说,“我认为这两种选择都无法令人接受,我们必须找出第三条路。”

  59

  铎丝第一个认出来者的身份——或许因为她一直在期盼他的出现。

  “夫铭,”她说,“谢天谢地,你总算找到我们了。我跟你联络的时候,正了解到我无法让哈里避免这——”她举起双手,夸张地向左右一摊:“——一切。”

  夫铭露出浅浅的微笑,但这无法改变他天生的严肃神情。此外,他似乎带着一股不甚明显的倦意。

  “亲爱的,”他说,“我在忙别的事,我无法总是随传随到。当我来到此地之后,我得像你们两人一样,先穿戴上裰服和肩带,人皮帽就更不用说了,然后还要赶来这里。要是我来早一些,也许能阻止这一切,但我相信我来得不算迟。”

  日主十四似乎陷入一阵痛苦的惊愕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用不再那么严肃深沉的语调说:“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外族男子夫铭?”

  “这可不容易,元老,但正如外族女子凡纳比里喜欢说的,我是个非常具有说服力的人。这里某些居民还记得我是谁、我在过去为麦曲生做过什么,此外——我还是一名荣誉兄弟,你忘记了吗,日主十四?”

  元老答道:“我没忘记,但即使是最美好的记忆,也经不起某些行动的冲击。一个外族男子竟然来到这里,还带了一个外族女子,没有比这更严重的罪行了,你为我们做的一切也不够抵消。我的人民不是忘恩负义之辈,我们会用别的方式补偿你。可是这两人必须受死,或是将他们解送给皇上。”

  “我也来了。”夫铭以平静的口吻说,“这不也是一项罪行吗?”

  “对你而言,”日主十四说,“对你个人而言,你是荣誉兄弟,我可以……宽容……一次,但这两个不行。”

  “因为你期望皇上的奖赏?某种好处?某种让步?你已经和他接触了吗?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和他的行政首长伊图·丹莫茨尔联络上了?”

  “这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题目。”

  “你这句话就等于是默认了。好啦,我不问皇上答应给你什么好处,但它绝不可能太多,在这个衰微的岁月里,他没有太多能给你的。让我向你提个条件,这两位有没有告诉你他们是学者?”

  “说过。”

  “的确如此,他们不是在说谎。这位外族女子是历史学家,这位外族男子是数学家。他们试图联合两人的才智,创造一个处理历史的数学,他们将这个合作题目称为‘心理史学’。”

  日主十四说:“我对这个心理史学一无所知,也不想知道。不论是它或你们外族人的其他任何学问,我都一概没有兴趣。”

  “纵使如此,”夫铭说,“我还是建议你听我说一说。”

  夫铭大约花了十五分钟的时间,以精简的语言描述心理史学的可能性——将社会的自然定律组织起来(每当提到那些定律时,他总会改变语调,让人一听就知道有引号存在),并在大量借助几率之下,使预测未来变得可能。

  他说完之后,一直面无表情聆听的日主十四说:“我觉得这是一种极其不可能的臆想。”

  满面愁容的榭顿似乎有话要说,无疑是要表示观点。但夫铭原先轻放在谢顿膝上的一只手,此时却突然收紧,用意非常明显。

  夫铭说:“有这个可能,元老,但皇上不这么想。话说回来,皇上本人是个相当敦厚的人物,我指的其实是丹莫茨尔,他的野心不必由我来告诉你。他们很想得到这两位学者,这就是我带他们来此避难的原因。我绝不相信你会为丹莫茨尔工作,将两位学者送到他的手上。”

  “他们犯了一项重罪……”

  “没错,我们知道,元老。可是这项罪名之所以成立。只是因为你选择要如此判定。它根本没有任何实质的伤害。”

  “它对我们的信仰造成伤害,对我们内心最深的感情……”

  “可是请你想想看,假如心理史学落入丹莫茨尔之手,那将造成什么样的伤害?没错,我承认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但是姑且假设有了结果,而帝国政府善加利用——能够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能够掌握独一无二的先见之明,并在它的指导之下采取对策。事实上,他们所采取的对策,必将是营造帝制所欲发展的另一种未来。”

  “怎么样的未来?”

  “帝制所欲发展的未来将是极度中央集权,元老,难道你对这点还有疑问吗?你很清楚,过去数世纪以来,帝国一直稳定地朝地方分权发展。如今,许多世界只在口头上承认皇帝,而实际上是在实行自治。甚至在川陀这里,也有地方分权的事实。麦曲生大部分的事务都不受皇权干涉,只是其中一个例子。你以元老的身份统治,没有帝国官员在旁监督你的行动和决策。假如让像丹莫茨尔那种人依照他们的喜好调整未来,你认为这种局面还能维持多久?”

  “仍然是毫无根据的臆测,”日主十四说,“不过我必须承认,这听来的确令人不安。”

  “另一方面,假设这两位学者能完成他们的工作——你也许会觉得可能性并不高,但这只是假设——那么他们一定会记得,你在没必要那样做的时候,曾经对他们网开一面。然后我们不难想见,他们会研究出如何安排一个未来,比如说,能让麦曲生得到一个自己的世界,一个能改造成和失落世界极为相似的世界。即使这两位忘了你的仁慈,我也会从旁提醒他们。”

  “这……”日主十四支吾着。

  “好啦,”夫铭说,“你心里究竟在怎么想,实在不难判定。在所有的外族人当中,你最不相信的一定是丹莫茨尔。虽然心理史学成功的机会不大(要不是我对你诚实,我也不会承认这一点),但并不等于零;如果它能帮你们重建失落世界,你又夫复何求?难道你不愿为这件事冒一丝风险?好啦!我向你承诺——你知道我从不轻易承诺任何事。把这两位放了,为你内心的愿望留点机会,总比全然无望要好。”

  在一阵沉默后,日主十四叹了一声:“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外族男子夫铭,可是我们每次见面,你总是说服我做些并非我真正想做的事。”

  “我曾经误导过你吗.元老?”

  “你提出的条件,机会从来没这么小。”

  “而可能的报偿却那么高,两者互相扯平了。”

  日主十四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把这两个人带走,带他们离开麦曲生,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他们。除非有一天……但那绝不是在我有生之年。”

  “或许如此,元老,可是你的族人已耐心等待了近两万年。难道你们拒绝再等上个……也许两百年?”

  “我一刻也不愿再等,但不论需要多少时间,我的族人都会等下去。”

  他一面起身,一面说道:“我会叫人通通让开,带他们走吧!”

  60

  他们终于回到一条隧道内。当夫铭与谢顿驾着出租飞车,从皇区前往川陀大学时,就曾经穿越过这样一条隧道。如今他们置身于另一条隧道,正从麦曲生前往……谢顿不知道要去哪里。他不太敢开口发问,夫铭的脸庞像是花岗岩雕出来的,最好别说话招惹他。

  夫铭坐在这辆四座飞车的前座,右边的座位是空的,谢顿与铎丝则分坐在后座两侧。

  谢顿对看来闷闷不乐的铎丝试探性地笑了笑:“能再穿上真正的衣服真好,埘吧?”

  “我再也不要——”铎丝以极其正经的口吻说,“穿上或看到任何像裰服的东西。而且不论在仟何情况下,我绝对不要再戴上人皮帽。事实上,即使再看到一个普通的秃子,我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谢顿一直不愿开口提的那个问题,最后由铎丝问了出来。“契特,”她以颇为暴躁的口气说,“你为何不告诉我们要到哪里去?”

  夫铭挪到侧面的位置,然后回过头来,以严肃的表情望着铎丝与谢顿。“到某处去,”他说,“一个你们或许不容易惹麻烦的地方,但我不确定这种地方是否存在。”

  铎丝立刻像是泄了气似的。“事实上,契特,这都是我的错。在斯璀璘的时候,我让哈里一个人到穹顶上去;而在麦曲生,我虽然陪他一起冒险,可是我根本就不该让他进入圣堂。”

  “我当时心意已决,”谢顿热切地说,“那绝不是铎丝的错。”

  夫铭并未评断两人该各受多少责难,他只是说:“我猜你是想去看那个机器人。有没有一个好理由?你能告诉我吗?”

  谢顿感到自己脸红了:“这件事我错了,夫铭。我并未见到我预期的,或是希望见到的东西,要是事先知道长老阁里有些什么,我绝对懒得到那里去。这次真可说是一败涂地。”

  “可是,谢顿,你希望见到的是什么呢?请告诉我。有需要的话不妨慢慢说,这是一趟长途旅行。我愿意洗耳恭听。”

  “事情是这样的,夫铭。我得到一些概念:世上有人形机器人存在,它们的寿命很长,至少有一个可能还活着,而它可能就往长老阁中。那里的确有个机器人,但它却是金属制品,已经死了,而且仅是一种象征。我要是早知道……”

  “没错,我们要是都早知道,任何种类的问题或研究便一概没有必要。有关人形机器人的数据,你是从哪里获得的?既然没有任何麦曲生人会和你讨论这种事,我只能想到一个来源:麦曲生的典籍,古奥罗拉语和银河标准语对照的电动印刷书。我说对了吗?”

  “没错。”

  “你是怎么拿到的?”

  顿了一下之后,谢顿喃喃说道:“这件事有些令人脸红。”

  “我没那么容易脸红,谢顿。”

  于是谢顿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夫铭听完后,脸上掠过一丝很淡的笑容。

  夫铭说:“难道你就没想到,这一切必定是个哑谜游戏?没有姐妹会做那种事,除非是奉命,而且经过极力劝说。”

  谢顿皱起眉头,粗暴地说:“这点根本不是显而易见,人们随时随地会有违常的举动。你咧嘴笑笑倒很容易,我没有你所掌握的情报,铎丝也不知道。如果你不希望我落入陷阱,就该事先警告我哪里有圈套。”

  “我同意,我收回刚才的话。无论如何,那本典籍已经不在你身上,我可以肯定。”

  “没错,日主十四把它拿走了。”

  “你读了多少内容?”

  “只有一小部分,我没多少时间。那是一本大书,而且我得告诉你,夫铭,它实在无聊极了。”

  “没错,这我知道,因为我想这本书我比你读的还多。它不只无聊,而且完全不足采信。它是麦曲生官方单方面的历史观,主要目的是为了阐扬那个史观,并非提出理性客观的论述。在某些地方,它甚至故意语焉不详,好让外人即使有机会读到这本典籍,也永远无法完全了解读的是什么。比方说,令你感兴趣的有关机器人的记载,你认为内容究竟是些什么?”

  “我已经告诉过你。他们提到人形机器人,从外表看来,这些机器人无法和真人区分。”

  “它们总共有多少?”夫铭问,

  “他们没有说。至少,我没发现哪一段记载着数量。也许为数不多,但是其中有一个,典籍中称之为‘变节者’。它似乎具有负面意义,但我无法查出是什么意思。”

  “这点你完全没告诉我,”铎丝插嘴道,“假如你说了,我就会告诉你它并非专有名词,而是另一个古老的词汇,和银河标准语中的‘叛徒’意思差不多。不过这个古词具有更可怕的意义,叛徒对叛变行径多少还会遮掩,可是变节者却会大肆夸耀。”

  夫铭说:“我把古代语文的细节留给你研究,铎丝。不过无论如何,假如那个变节者果真存在,又假如它是个人形机器人,那么显而易见的是,身为一名叛徒和敌人,它不会被保存和供奉在长老阁中。”

  谢顿说:“我原本不知道变节者的意义,但正如我所说,我得到的印象是,它是敌非友。我想它后来可能被打败了,将它保存下来是为了纪念麦曲生的胜利。”

  “典籍中提到变节者被打败了吗?”

  “没有,但也许是我漏读了那一部分……”

  “不太可能。麦曲生的任何胜利必定会在典籍中大肆宣扬,而且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及。”

  “关于这个变节者,典籍中还提到另外一点,”谢顿以迟疑的口气说,“但我无法绝对确定我看懂了。”

  夫铭说:“正如我告诉你的——他们有时故意含糊其辞。”

  “然而,他们似乎提到,那个变节者有办法利用……或影响人类的情感。”

  “任何政治人物都能做到,”夫铭耸了耸肩,“它叫做领袖魅力——只要奏效的话。”

  谢顿叹了一声:“嗯,当初我偏偏愿意相信,事情就是这样。那时为了找到一个古代的人形机器人,我情愿付出很高的代价,只要它仍旧活着,而且我能向它发问。”

  “为了什么目的?”夫铭问。

  “我想了解太初银河社会的细节。它当时只包含少数几个世界,从这么小的一个银河中,心理史学比较容易推导出来。”

  夫铭说:“你确定能相信道听途说的事吗?经过上万年的时间,你还愿意信赖那个机器人的早期记忆?那里面会有多少扭曲?”

  “说得没错,”铎丝突然说.“这就像我跟你提过的那些计算机化记录,哈里。日久天长,机器人的那些记忆会慢慢被抛舟、遗失、清除、扭曲。你只能追溯到某个限度,而且越往前追溯,那些数据就变得越不可靠——不论你怎么做都没用。”

  “难道就没有町能,”谢顿若有所思地说,“某些数据由于特别的原因,而会一直保存下来?麦曲生典籍记载的一部分,很可能是两万年前的事迹,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手史料。越是珍贵、越是谨慎保存的特殊资料,就越能持久且越为正确。”

  “关键在于‘特殊’两个字。那本典籍想要保存的资料,不一定是你希望保存的;一个机器人记得最清楚的事,说不定是你最不希望它记得的。”

  谢顿以绝望的口吻说:“不论我朝哪个方向寻找建立心理史学的方法,到头来总是变得绝无可能。何必再自找麻烦呢?”

  “现在似乎是没有希望,”夫铭以毫无情绪的语调说,“但只要有必要的天分,也许我们终能找到一条通往心理史学的大道,它是大家此时此刻无法预见的。再多给你自己一些时间——我们就要到一个休息区,让我们开出去吃顿晚餐。”

  在吃羔羊肉饼的时候(外面的面包平淡无味,尤其在吃惯麦曲生的美食后,更令人觉得难以消受),谢顿说:“你似乎做了一项假设,夫铭,我就是那个‘必要天分’的拥有者。你该知道,我也许不是。”

  夫铭说:“这倒是真的,你也许不是。然而,我不知道还有其他的替代人选,所以我必须抓着你不放。”

  谢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会试试看,但我已看不见任何希望的火花。有可能却不切实际,我一开始就这么说,现在我比任何时候更加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