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激情与迷茫

第183-190节

更新时间:2021-11-29   本书阅读量:

    183

    晚上临睡前,柳燕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到灯下,翻了一下那几张账单,然后转身交给赵宇:"看,开始欠债了――赵宇,咱们账上还有多少钱?"

    "肯定不到3万6,我估计还有1万多,但还要支付房租水电什么的,我们缺3万左右,"赵宇把账单在手上摇摇,"这好办。"

    电话响起来,柳燕接:"喂,是赵玫呀――啊,真的?我们――等一下,"柳燕捂住电话,对赵宇说:"明天你们学校校庆,赵玫说所有人都去。"

    "那我们也去吧。"

    柳燕这才对着电话说:"喂,我们去,你说什么?我们的小黑店儿啊,快关门了――骗你干嘛?行,明天再说吧,放心吧,我就爱讲倒霉事――你以为听完就完了,我问你,能借我3万块钱吗?真的?太好了――一两个月还你,还不了啊,还不了你就认倒霉吧――对,就是拉你下水,好,就这样。"

    柳燕挂下电话。

    "柳燕,钱我有办法――你――"

    "赵宇,借钱的事还是从我开始吧,放心,照这样下去,总会轮到你的,你不用着急。"

    "柳燕。"

    赵宇还想说什么,柳燕用手势制止他。

    "也许我们挺过这个月就好了,也许――赵宇,对不起,我总是把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弄坏。"

    "别这么说――这么说叫我怪难受的,我总是想,做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好,但有些事是我们现在力所不能及的,如果我一开始能究研一下市场――如果不是我没完没了地想别的问题――柳燕,你应该成功的――只要有几个新闻发布会,只要有几个时装展示会,只要在报纸杂志上多做些宣传,只要有一个更好的加工厂,只要能买得起你要的进口布料,只要我们多几个连锁店,只要我一开始不犹豫,只要我听你的而不是自说自话――"

    柳燕搂住他,吻他,赵宇不再出声了,只有柳燕的孤零零的声音在说着:"只要我们别再吵架――只要你别再背冲着我睡觉。"

    184

    为了买下EGO连锁店,鱼头仍在奔走,事实上,鱼头并不是非要这个店,也许他就是觉得一个人太闷了,想在老相识中间走动走动罢了。

    鱼头进了叶青家,小芳开的门,叶青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画报看。

    鱼头张嘴就来:"你们俩可以成立一个大婆儿俱乐部了,我负责帮你们弄到小伙子,免费。"

    "得了吧你――你喝什么?"

    鱼头却唱起来:"给我一杯忘情水,让我一生不流泪,"他停了一下,"哎,有忘情水吗?给我一杯,我想喝点儿――然后到外面去任雨打风吹。"

    小芳和叶青相互看了一眼笑了。

    "你是不是又柳着小姑娘去迪厅了,不要脸的东西,我当初怎么会跟这个禽兽混在一起,想想就恶心,知道为么什么吗?我告诉你一事儿啊,鱼头,昨儿我们去看了一算命的,我告诉他你的生辰八字儿,替你算了一卦,你猜猜看,你前生是什么?"

    "最差也得是一七品芝麻官吧?"鱼头说。

    "不是――"叶青纠正他。

    "那是什么?你要告我,我就给你算命的钱。"

    小芳说:"人家看了半天,对我说,这人的命太怪――我看到了很多小东西――我问他,是什么?那人说,看清楚了,我看清楚了,是一万只大苍蝇!"

    小芳和叶青一齐笑了起来。

    "得得得,你不就是拿我踪你们说事儿嘛――这样吧,钱我照付,你去找那算命的,问问他,是公苍蝇还是母苍蝇?"

    "当然是公的了。"小芳说。

    "那你告诉他,让他把我那一万个傍肩儿的命也算一下!"

    "小芳,他骂你!"叶青说。

    "是吗,鱼头?"小芳问。

    "不是――我是说破锅自有破锅盖儿,咱别自己窝里哄起来就行,你说是不是,小芳?"

    "一边儿呆着去吧你――"小芳说。

    "哎,真的,我说的那事怎么样了?"

    "没戏――你想的倒美!"

    "小芳,别忘了,当初要不是我给你一笔钱,你能有今天吗?"

    "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太对不起了,我还真给忘了。"

    "你一女的,天天忙忙叨叨的累不累呀――我给你现钱,你回去慢慢吃利息去,闲的时候,自己数数,多好,再说,你现在这么多事儿,以后要是混不上一老公,那不是耽误了嘛!啊?"

    "这用不着你管,我再次肯求你一边呆着去。"

    "我可跟赵宇说你们都答应了。"

    "赵宇也不是傻瓜,他不会信的,你去别的地方转吧,干嘛老围着我们转,累不累呀?"小芳有点不耐烦地说。

    "这不别人我不放心嘛。"

    "以后你别谈这事儿了――我们谁也不会答应你的。"

    鱼头转向叶青:"叶青,你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你喝忘情水儿去吧,多喝点儿,喝完就好了,这么天天胡思乱想的,早晚得得病――真后悔当初把小芳介绍给你。"

    "你想留着给你老公当二房呀?"

    "我老公?得了吧,再过一段儿,我就没老公了。"

    "真的?"

    "真的。"小芳替叶青说。

    "行啊,你们这大婆俱乐部早晚改名叫过河拆桥俱乐部算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对你们好――我们家老太太就对我说,别找搞艺术的,她们全水性杨花。"

    "你还有别的事儿的吗?"小芳不客气地问鱼头。

    "当然有啦――你放心,我马上就走,办我的事儿去――再见啊。"

    鱼头往外走时,听到叶青小芳异口同声地说:"BYEBYE。"

    "BYE你妈的BYE!"鱼头夺门而出。

    185

    赵宇拉着柳燕从"热烈庆祝建筑学院建校三十五周年"的横幅下走过,昔日校园在赵宇眼里竟显得那么不真实,他已记不清他是如何在这个地方混过四年的了,倒是柳燕不时指指点点,对他说他们曾在哪里见面,曾在何时散步之类的话,两人走了几个回来,终于,赵宇找到自己的同学。

    这一帮人里有赵玫、莉莉,还有一个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的钟辉,还有一老姑娘孙小梅,旁边一个长得特难看的男子叫严峻。

    "我们都转了好几圈儿了,没什么意思。"孙小梅们说。

    "到底去哪儿呀?"钟辉说。

    "钟辉,你自己说吧,哪儿吧,同学里可就你一人儿真抄上了,别问我们了,你说吧。"严峻说。

    "我?我不知道啊?香港美食城怎么样?严峻,赵宇,你们挑吧,我告诉你们,今儿除了向我借钱以外,怎么着都行――女士们,你们说吧,去哪儿吃?"钟辉说。

    "我正减肥呢!对我来说,一起去喝西北风是最好的选择了。"赵玫吵吵道。

    莉莉笑了起来:"我无所谓。孙小梅,你呢?男朋友问题解没解决?"

    "我连着找了仨男朋友都是厨子,现在全吹了,痛定思痛,我觉得我的生活之所以不幸的根源在于嘴馋,误以为厨子和他们所做出来的食物是一种东西,所以,现在,我对和厨子有关的东西抱有很深的敌意!"

    众人笑了。

    严峻说:"你以后你最好别给人家设计厨房了。"

    "在我们设计院,我专门负责厨房部分――知道我怎么办吗?我想了个办法,把厨房设计成三角形的,火在中间,叫那帮厨子天天围着火转,烤死他们!另外,三个角是垃圾桶,烤不着就熏死他们――"

    赵玫说:"我从你话里已经听出敌意来了。"

    大家笑了。

    钟辉大手一挥:"这样得了,就香港美食城吧,上车吧,车在那边。"

    不远处,停着钟辉漂亮而宽大的美国车。

    在车里,赵玫对钟辉说:"我记得毕业的时候,我们在四川饭店,你喝得直吐,一边哭一边对我说,'总有一天,我会拎着一箱钱来请你们吃饭'。"

    赵宇插嘴道:"那是因为向琴琴傍了一款,把他甩了。"

    在香港美食城的餐桌边,这件事被再次提起,钟辉却不住地感叹:"往事不堪回首,往事不堪回首。"

    "得了吧,"严峻说,"你的往事不错呀。"

    孙小梅问:"你们谁有向琴琴的信儿?"

    钟辉说:"我知道――她和老公一起去美国了。"

    孙小梅问他:"你不想追到美国去吗?"

    "我在美国碰见她了。"钟辉答道。

    "真的?你追她到美国去了?真够感人的。"孙小梅说。

    "不是,我是去竞标,在机场碰到她的,哎,世界真小。"钟辉说。

    "她什么样?"孙小梅问。

    "差点没把我吓死――肚子这么大,手上带着一小钻戒,头发乱成一团儿,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正在机场商店里遛达,还说,东西太贵了――哎,太可怕了。"钟辉说。

    "真的?"严峻问。

    "真的。"钟辉点点头。

    孙小梅问:"后来呢?"

    "后来我问她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她说是女孩,我给了她1千美金,算是送小孩的一件礼物――她立刻就想让我当小孩的教父――说小孩要受洗什么的。"

    孙小梅说:"这段爱情故事的结局有点像电影――说起来挺伤感的。"

    赵宇此刻插嘴道:"伤感不伤感无所谓,像电影才是真的。所以嘛,一定是编的。"

    听到赵宇的话,钟辉一愣。

    孙小梅问:"为什么?"

    赵宇看一眼钟辉,笑着说:"我也就是那么一猜。"

    "你这人――哎,柳燕,你怎么不说话呀?"孙小梅说。

    "我那时候跟你们不熟――这些事儿我哪儿知道。"

    "对了对了,那时候咱们情圣是跟赵玫在一起,现在你们这三角债理没理清?"孙小梅接着快言快语。

    "得了吧你,孙小梅,当初你还不是天天惦记赵宇。"赵玫立刻回击。

    "这件事儿我能做证――当时就是她,孙小梅,非要跟我换位子,好坐赵宇边上,结果学习成绩一摞千丈――《结构力学》不及格――《积分变换》,不及格!"

    "就是赵宇害的――要不是当初学的那么差,也不会叫我天天设计厨房呀!"孙小梅笑着说。

    赵宇说:"这可不怪我――我考试可没少给你传条儿。"

    "要不是你传的条儿,我能不及格吗?他说好了考试最后对答案,给我传了一一堆错误小条儿,把我都给弄晕了――结果他倒是及格了,你们说,这人有多差劲!"孙小梅接着控诉。

    "干得好,赵宇,要不孙小梅得给北京设计多少三角楼呀!"赵玫插了进来,等大家笑完,赵玫接着说,"哎,钟辉,你现在这么有钱,准备为老同学做点什么?"

    "你们说吧――"钟辉说。

    "我媳妇做股票呢,你给我点信儿倒是真的。"严峻说。

    "我也是托别人做,自己什么也不知道。"钟辉说。

    "要不你来一个老同学基金吧―一每人发我们一卡,我们没事儿就刷刷,刷完就会想起你的。"赵玫说。

    "想我真够傻的,是不是?赵玫,你有你爸的卡刷还不够?"钟辉说。

    "我爸的卡都让我刷烦了,所以才想刷你的。"赵玫说。

    "那不行,对你这种人――"

    赵玫打断他:"你们看你们看――有钱人有多小气,一到真格的就开始推三阻四,太没劲了,你以为我们真想占你便宜呢!我告你啊――我要是在街上看你要饭,饶了不给你,还得把你的要饭碗给砸了。"

    众人笑起来。

    钟辉说:"赵玫,你是一点儿没变――恶婆儿一个,谁要碰巧娶了你,谁这辈子可有的瞧了。"

    "你别做梦了,你以为你有碰巧儿的机会是不是?"

    严峻大声说:"我操!"

    众人又笑了。

    钟辉说:"真的,说正格的,谁以后有什么事儿,招呼我――这是我名片。"

    他向每个人发名片。

    赵玫接过来看看,说:"大家别给丢了,这是最有用的社会保险卡――可惜,上面的电话号码是假的。"

    "行,赵玫,哪天我非治治你不可。"钟辉说。

    严峻说:"对,先杀后煎――单面煎也行,赵玫,我说的是做鱼啊。"

    众人又笑了。

    赵玫在笑声中回嘴:"做你妈的鱼,你以为我是那么好奸的?"

    这下,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哎,赵宇,你怎么不说话呀――这不是你的性格呀。"钟辉说。

    赵玫起哄道:"赵宇,快,给,"她看看名片,"亚太中国新方向责任有限公司钟辉钟董事长打电话,快点,让他出血的时候到了!"

    "得了吧。"赵宇说。

    "怎么了?"钟辉问。

    赵玫说:"赵宇现在开了一个店,没流动资金了――要不这两口子怎么愁眉不展的?"

    "是吗?"钟辉问。

    赵宇急忙说:"别听她瞎说――我们没问题。"

    钟辉从包里拿出一个支票本,刷刷几笔就签了一张支票,放到转盘上,一转转到赵宇手里,他边写边说:"赵宇,要是有一个人以后能超过我,那肯定就是你――我现在就敢这么说。"

    赵玫眼急手快,一把拿过支票。

    赵玫:"哎呀,现金支票呀!10万块――这能买多少件衣服呀!"她抬头看大家,"现在有谁跟我一样眼红?"她把支票递给柳燕,"不好意思――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钟辉在讨好你,什么能让有钱人在突然间丧失理智?我告诉你们,暗恋往往比想象的更强烈!"

    大家笑了。

    柳燕对钟辉说:"谢谢你,我们争取早点还给你。"

    钟辉说:"没事儿。"

    柳燕把支票递给赵宇,赵宇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说:"我接到过向琴琴的电话。"

    大家的眼光一下望向他。

    赵宇接着说:"那时候我正在卖楼,她在上海,想给她妈买一套房子,后来――算了,不说了。"

    大家的眼睛一齐望向赵宇。

    钟辉的反应有点奇怪……

    赵宇说:"钟辉,我不想讲了――我们也不缺钱。"

    赵宇把支票放在桌子上,转回钟辉面前。

    柳燕看着他:"你怎么了?"

    钟辉笑笑说:他"又想编我段子。"

    赵玫兴奋地叫道:"天啊――又一个小秘密,赵宇,你就告诉我一个人!"

    钟辉把钱又转回到赵宇那里,说:"赵宇,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但这点钱对我真的没什么――难道老同学之间还得签份合同吗?"

    赵宇看着钱,接着说:"实际情况没那么伤感。有一天,一个人不远千里,从北京飞到上海,找到向琴琴,给她看一箱钱和一个订婚戒指,是个大钻戒。"

    赵宇看看周围的人,大家专心听他说。

    "后来两人回到旅馆。"

    钟辉面色变得不好看,便还在强装镇定:"赵宇,别开玩笑啊――"

    "说。"赵玫催赵宇。

    "向琴琴没有怀孕,还像以前一样漂亮,她刚离了婚,非常空虚,于是,她就答应了那个人,准备开始新生活――可那人在第二天一早,留下一个纸条后走了。"

    大家看着赵宇。

    "纸条上写着,"赵宇点上一支烟,吐出一口,"纸条上写着,'现在你知道几年以前我有多痛苦了吧'――钟辉,我本来不想说这件事,但我觉得有钱了这么做没什么意思,我不想说对老同学这么做有劲没有,我想说的是,一个人这样找回自信心也太没出息了――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说吗?因为向琴琴现在把那颗钻戒挂在墙上,每天看一眼,为的是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能相信什么了――这件事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赵宇把支票撕掉了,他扫视众人,众人一齐低下头。

    186

    从香港美食城出来的时候,赵玫对柳燕和赵宇扫兴地说:"哎,聚会不欢而散。"

    说完便走了。

    柳燕看着赵宇:"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讲这件事吗?"

    "柳燕,我没想到会碰到他。"赵宇说。

    "你以为会碰到向琴琴是不是?"

    "柳燕,你不能老翻我的旧帐,这样做对你我都没好处。"

    "赵宇,你真的知道不要做对人没好处的事吗?你不知道――如果知道,今天你就不会这样,我们大老远过来,不是为了做对我们没好处的事,对吗?――知道吗?今天你做错了两件事――第一,你不该拒绝那笔钱,第二,你不该讲钟辉的坏话,你的第一个错误会使我们在今后三个月里很被动,你的第二个错误伤害了钟辉,有些事情,说一遍往往比做一遍还要残酷,因为语言是无情的――你的话让聚会变得很尴尬,也让你自己不舒服,你说了事情的真相,痛快了吧?可是,对谁有好处?你这么天真,将来会一事无成的。"

    赵宇看着柳燕,一言不发。

    "我说的不对吗?"柳燕说。

    赵宇仍不说话。

    "你看着我干什么?走吧。"

    柳燕要走,赵宇一把抓住她。

    "柳燕,你变了,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不愿看到的东西,这一点我必须得告诉你。"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说完,柳燕便顾自走了。

    赵宇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左右看看,人们已经散去了。

    187

    第二天,柳燕刚到EGO店内,店员便交给她一张名片。

    柳燕问:"有什么事吗?"

    "来过一个香港人,他在这里呆了很久,说要见你,这是他的名片,他说在饭店等你给他电话。"店员说。

    柳燕看名片,上面写着:香港利达德服装有限公司朱启仁。

    柳燕把名片在手上翻弄了几下,意识到也可能这是一根救命草,于是走向电话,抓起来拨号。

    188

    "EGO是属于你自己的牌子吗?"在饭店的咖啡厅,朱启仁们柳燕。

    "我是跟别人合伙儿。"

    "所有的设计都是你一个人完成的吗?"

    "是,是我自己的设计。"

    "我喜欢你的设计,很时尚,很专业,也很有个性,你愿意跟我们公司合作吗?"

    "那要看用什么方式。"

    "你喜欢什么方式?"

    "你们会提供什么方式?"

    "你可以用你的店加入我们公司的连锁,也可以直接进入我们公司设计部门,还可以把你的设计卖给我们公司,每年秋冬两季,我会从你的设计中挑选一些,加入到我们公司的品牌中。"

    柳燕点点头。

    朱启仁接着说:"我建议你加入我们公司,我们在北京也有分支,或者你可以去香港工作,我们公司雇佣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公司每年会组织设计人员去欧洲参观时装发布会,还有很多别的机会,我们以前在大陆请过设计师――你看,这里有一份我们公司的介绍材料,你可以看看――我原来就是公司的设计人员,这个公司给年轻人提供的条件相当好,在香港同业中也算不错的――如果你愿意,你把以前的作品收集一下,给我一套,我今天晚上回香港,明天就可以交给我的上级主管,他是我的朋友――怎么样?"

    柳燕说:"我得考虑考虑,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

    "别的合作方式我们也会考虑。"朱启仁说。

    "我回去和别人商量一下。"

    "那我等你的答复,我名片上有我在香港的联系电话,你也给我留一个电话。"朱启仁掏出本和笔,递给柳燕,柳燕留下电话后说:"那好,就这样。"

    说罢,柳燕站起来。

    朱启仁说:"对不起,我再多说一句,很多大陆人很有才华,但没有机会和条件来实现他们的理想――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吗?"

    189

    柳燕在厨房做菜。

    赵宇坐到桌边,打开灯,桌上放着柳燕的包,包里的东西有一部分在外面,其中就有利达德的介绍和朱启仁的名片,赵宇翻着看看,然后走到厨房门前,打开门,靠在门框上。

    柳燕正在炒菜:"你出去,全是油烟儿。"

    赵宇晃晃介绍材料:"我听店里的小王说,你跟香港人谈事儿去了?"

    "他们想跟我们合作,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合作?"

    "收购啦,买设计啦什么的。"

    "你的意思呢?"

    柳燕关了火:"我?我不知道。"

    赵宇把一个盘子递过去,柳燕把菜装进去,然后说:"吃饭吧。"

    在厅里,柳燕和赵宇各坐桌子一边,默默地吃着饭。

    赵宇说:"我有一个感觉――我们在一起耗上了。"

    "你什么意思?"

    "我觉得有点耽误你了。"

    "我看,你是觉得我在耽误你。"

    两人对视。

    赵宇说:"我不想吵架。"

    "我也不想。"

    两人分头吃饭,赵宇吃完了,把碗放在桌上。

    柳燕吃完,也把碗放在桌上,两人同时伸手拿对方的碗,又同时收回来。

    赵宇说:"我洗吧,你做的饭。"

    赵宇抄起碗走了,柳燕坐在原地,用一个玻璃杯子喝水。

    赵宇回来,把菜也端走了。

    柳燕看着他。

    赵宇再回来,用一块抹布擦桌子,柳燕把杯子抬起来,让赵宇擦干净桌子。

    柳燕又倒了一杯水。

    赵宇回来,走过柳燕,躺到床上。

    柳燕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把水喝完。

    190

    徐刚背着一个小包,跟一个送他出来的武警握手,然后走出了监狱的大门,他往前走了几步,门在他后面关上了。

    前面,赵宇在等着他。

    徐刚冲赵宇做了一个向自己开枪的手势,突然间,他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赵宇过去,把他翻过来。

    "徐刚,徐刚,你没事儿吧?"

    "我已经死了,真的,我已经死了。"徐刚闭着眼睛说。

    徐刚睁开眼睛:"现在,我就像重获新生。"

    "如果你在里面死了一次,那么你出来以后就会再死十次。"赵宇说。

    "真的?"

    "少废话,起来吧。"

    "赵宇,你得告诉我,那些走来走去的都是什么?"

    赵宇看看不远处的行人,然后看着他:"我告诉你,所有的人都死了――你看到的都是行尸走肉,妈的,起来,走吧。"

    "有没有姑娘发我?"徐刚问。

    赵宇摇头。

    "如果没有姑娘发我,就发我根儿烟吧。"

    徐刚睁开眼睛,笑了,赵宇把嘴里叼的烟递给他,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