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激情与迷茫

第69-80节

更新时间:2021-11-25   本书阅读量:

    69

    路灯下的街上,赵宇和柳燕在快速走着,赵宇不时挥动着手臂,柳燕跟在他旁边,两人光顾着说话,不时地和行人相撞。

    "什么人最想买恒通的房子?"赵宇问。

    "不知道。"

    "我知道。"

    "说出来我听听──谁呀?"

    "那些看恒通广告、打广告上面电话的人──"

    "说的对──可惜这些客户抓在公司手里──而公司是不会把这样的客户给你的。"

    "为什么?"赵宇问。

    "因为你是一个新手。"

    "但有些方面我是老手──"赵宇说。

    "是吗?如果把吹牛也算在内的话。"柳燕白了他一眼。

    赵宇停下,在一个垃圾筒上打开自己的提包,在里面一通翻找,最后把印有恒通公司广告的报纸拿出来,"啪"一声拍在垃圾筒上。

    "你看,这儿──"

    柳燕看到广告电话边上写着:找赵小姐。

    柳燕抬起头:"你见过她吗?"

    "谁?"

    "赵小姐──是你们家亲戚吗?"

    赵宇收拾好包,两人继续走。

    "下午,我买到报纸后就像你现在一样关心这个问题──我见过她了──她趴在电话边上,脸上写着厌烦两个字儿,戴着不值钱的假首饰,穿套装,但不是名牌──可穿得很暴露,她希望有人注意她,但没有把握她又不敢轻举妄动──她下班时,没有男朋友接她,上班也没人送──还有,据说她把《妈妈再爱我一次》看了五遍,每一遍都至少哭五次──公司里没有人愿意再跟她一起看第六遍──"

    柳燕突然停住。

    赵宇也停住:"怎么了?"

    "不许你跟她睡觉!你可以卖艺,但不要买身,虽然你真像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顾一切的人──还有,看《妈妈再爱我一次》可以。"

    "也不许你跟她睡──看《妈妈再爱我一次》也可以。"

    "我在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可是在跟你开玩笑呢!"赵宇大笑起来。

    "赵宇,我从你身上又看到了一种疯狂的东西,不知这是刚刚开始,还是就要结束──我告诉你,我不喜欢──"

    "是吗?"此刻,赵宇却把脸望向别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70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赵宇在花店买了一束鲜花,他拿着鲜花,来到销售部,推门进去以后,才发现自己来晚了,写字间内只剩下刘奋斗一人,他正往一个笔记本电脑里打着什么。

    "刘经理早。"赵宇说。

    刘奋斗头也不抬地说:"早。"

    赵宇看看表:"对不起,我迟到了。"

    "你没有迟到,是大家到得太早了,没关系,我刚刚宣布完,这里无所谓迟到――但你确实来晚了,晚得只剩下五个最没可能的客户给你。"刘奋斗摇着头,把一张写有客户名单和电话的纸交给赵宇。

    赵宇接住。

    刘奋斗不屑地看了赵宇一眼:"你叫什么?算了,别告诉我了,免得还得忘掉,更别跟我提你的名牌大学了,有那么多有用的东西可记──还有什么问题吗?

    刘奋斗又低下头打字。

    "我问一下,人都到哪里去了?"

    "都出去跑客户了──你也一样,我告诉你,以后最好不要自己来,要么带客户来,要么带着签好的合同来,免得让我对你产生无所事事的印象──还有问题吗?"

    赵宇要走。

    刘奋斗抬起头:"顺便说一下,我对你印象不错──"

    刘奋斗接着用笔记本写东西。

    赵宇站在那里四下张望一下,然后走向门口,准备出去,忽然,他停住了,回过身。

    "我问一下──如果我得了第一名,公司用什么来保证给我百分之一的奖金,我算了一下,奖金很高──"

    "你叫什么?"

    "赵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没有卖过楼,是刚刚应骋来的。"

    "对。"

    "那你就不必问我这个问题了。"

    "为什么?"

    "因为你不可能得到那笔奖金。"

    "为什么?"

    "因为──据我所知,即使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新人也是在三个月之后才能卖出第一套房子。"

    "迪尼斯记录上是这么写的吗?"赵宇说着就打开门。

    刘奋斗看见赵宇拿着的鲜花,他皱皱眉。

    "一个成功的销售用不着给自己献花。"

    赵宇忽然在门口站住,然后走回刘奋斗身边,把刘奋斗给他的写有客户名字的纸交还给他:"这我用不着──我对公司有个请求──"

    "要辞职去人事部,我这里肯定会同意。"

    "我的请求是,如果我第一个把楼卖出去,希望公司能让你代表他们把奖金发给我。"

    "我刚毕业的时候,也像你一样,决心很大,后来发现,决心和实际情况是两回事儿──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够傻的。"刘奋斗说,"自以为是毫无用处。"

    "谢谢你,你是我碰到的第一个有勇气把自己的傻事儿告诉下级的经理。"赵宇说完便回身走了出去。

    刘奋斗却笑了,他知道,这样对自己说话的下级虽然讨厌,一般都会有点出息。

    71

    赵宇在恒通公司的走廊里转来转去,事到临头,他犹豫起来,一时间,他感到自己十分荒唐,他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他曾经骗自己说这是一个游戏,事实上,这不是,这是──这是什么呢?他不再想了,他走进客户部,他必须认识赵小姐,并从她手中把公司的客户名单拿到手,事实上,他主意已定,剩下的就是,实话实说──他认为只能这样,于是,他来到赵小姐身边,等她挂下电话,然后把花送给她,然后约她一起吃晚,赵小姐有点迷惑,但赵宇十分坚定,终于,赵小姐答应了,两人在晚上一起吃饭,吃晚间,赵宇告诉她,自己刚来这个公司,得罪了上司,希望能从赵小姐这里得到一些客户名单,总之,他不想被炒鱿鱼,赵小姐愿意想一想这件事,事实上,这件事对于赵小姐完全是无所谓,因为打来电话的人太多了,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是真正的客户,当然,这件事谈到这里,两人就开始聊起了别的,从公司里的事情,到家长里短,到两人的私生活,赵小姐也是刚刚大学毕业,正在申请出国留学,这个工作只是过渡性的,实际上,赵小姐十分开朗正常,并且,仅仅吃了一顿饭,便对赵宇产生了好感,接下来是周末,两人一起逛了商场,然后是公园,等到看晚场电影时,赵小姐已经愿意和赵宇坐在双人座里,并靠着赵宇看完整部电影,最后是,每一天,赵宇都能得到一张软盘,里面是一天中打来电话的客户,赵宇不分白天黑夜地给这些客户打电话,争取使他们买下恒通公司的房子。

    72

    客户、带客户看房、电话、与赵小姐约会,所有这一切,使赵宇忙得不可开交,但希望却日益临近了,有几个客户在犹豫之后,决定购买,但他们还要再等等,赵宇便去接触新的客户,总之,赵宇马不停蹄,在他与客户签定第一份购房合同时,他记得自己对客户说:"您不会后悔的。"

    事后,刘奋斗对赵宇说:"真了不起,你是运气奇好的人──"赵宇回答他:"也许我不是那种光凭运气的人──也许明天还会有合同,也许后天还会有──你还记得吗──我希望你给我发奖金──"刘奋斗干脆地告诉他:"你不会永远有那么好的运气。"

    接着,赵宇卖出了第二套第三套房子,他卖得很快,这让刘奋斗感到十分吃惊,更吃惊的是柳燕,因为自从赵宇开始成为房产推销员后,就不再与她一起吃晚饭了,并且,不再给她打电话了,她意识到赵宇出了问题,但问题出在哪里呢?柳燕隐隐感觉到了,她总是能感觉到这一点,因为,当赵宇为某事不顾一切的时候,她就会害怕。

    73

    赵宇想赢,他的目的十分单纯,他要当第一,要做出别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来,一次带客户看房时,他看到一位客户推开窗户,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并且,随后,当客户对房子的一些小问题十分挑剔时,他知道这是客户在内心里已经把这套房子想象成自己的,那时,他便觉得事情有了眉目,一个星期日,当赵宇和赵小姐一起在游乐场坐过山车时,他感到自己要赢了,下来以后,便接到一个客户决定买房的电话,然后,他接到柳燕的电话,她正在逛街,问他愿不愿意一起买两件衣服,事实上,她想与他说说话,他却告诉她他很忙,等到一切告一段落,他便会找她。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赵宇正一边抽烟一边查看客户资料,电话响,他接起来:"您好,我是恒通赵宇,啊──柳燕──我现在很忙,我已经签了四份合同,不久我们就会有一个新马泰七日游的假期了,可现在不行,现在我──好吧──"电话断了。赵宇发了一下呆,挂上电话,电话又响,赵宇接,却是一个客户。

    数天以后,在一个电话亭里,柳燕给赵宇打了一个电话,她告诉他,自己很想他,却见不到他,她不信他总是那么忙,但他却告诉她,他就要赢了,不用多久,他便会给她一个惊喜,到时他们便会天天在一起,柳燕没有再说什么,便把电话挂上了,她的目光望向街上,却什么也看不到,她知道,她的自尊心知道,她的人生经验也知道,赵宇不是那种可以一起分享人生的人,他只独自拥有自己的人生,就像被某种莫名的力量驱赶着一样,他没头没脑地从一个目标奔向另一个目标,也不管那些目标之间有无联系,更不管那些目标到底意味着什么。柳燕问自己,她对赵宇的情感是什么呢,这情感被什么内容充斥呢?她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好奇。

    柳燕知道,好奇心不可能让他们真正走在一起,于是,她做出决定,离开他,要趁早,不能再拖。事实上,柳燕也只是模模糊糊地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74

    一个月后,赵宇得到了他想要的,他赢了。

    在销售部的办公室里,当着所有没被开除的销售的面,刘奋斗面对赵宇说:"恒通公司除了兑现第一名的提成以外,还有两张新马泰七日游的机票要送给你,希望你能有一个美好的假期──当然,如果有好生意,你也可以选择不去,那么这张机票就属于第二名──"赵宇走上前去,接过机票:"我去。"按照惯例,别人的掌声响起,赵宇长出了一口气,连刘奋斗后面的话听起来都不觉得烦,刘奋斗说:"赵宇,我祝贺你加入成功者的行列。"

    75

    上面那句话说完后四个小时,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室中,赵宇发现自己似乎是站错了队,一种不成功的感觉让他陷入茫然,他注视着柳燕的眼睛,看到的却是,夜空中一架闪闪发亮的飞机起飞,而他身边的座位是空的,他觉得他在拍在胸脯问自己:"赵宇,你为什么一个人坐飞机,却买了两个人的票?"

    事实上,赵宇正坐在机场咖啡厅中的一张小桌子上,一张机票被从赵宇手里推到柳燕那里,而柳燕又给推了回去。

    赵宇感到十分疑惑,心就像沉入深海的一个小铅块,他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对面的柳燕,而柳燕却用手指轮番轻轻敲击着桌面。

    "多久了?"赵宇问。

    "一个星期左右。"柳燕有点心不在焉地回答他。

    "到底多久了?"赵宇提高了声音。

    "没多久。"柳燕迅速地回答他,这种不在乎的口吻在赵宇听来特别刺耳。

    忽然,赵宇用手使劲地敲击桌面,把音量提高到能吓所有人一跳的程度:"你告诉我――他是谁?"柳燕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在下面等我的那个人。""为什么?""非要原因吗?"柳燕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于是翻着眼睛说。

    此刻,赵宇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大喊道:"一件事发生了,能没有原因吗?――肯定是有原因的。""有些事发生就不一定有原因――就象你相信叔本华的因果律,而有些人相信十二天宫一样――"柳燕此刻出言讥讽他。

    柳燕的口气使赵宇清醒过来,他知道今天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手里的两张机票,心中一个梦想,他想象中的甜蜜假期,破碎了,他知道此刻自己一定一脸蠢像,但无可挽回的是,这副尊容却很难再变回来了。

    "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他压低声音,佯装镇定地问柳燕。

    "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那时很忙,没时间听我说──"柳燕说。

    赵宇用手捂住头。

    柳燕再接再厉:"去渡假吧──忘掉一切。"

    恰在此刻,咖啡厅里响起了机场广播员的声音:"去新加坡的444次飞机就要起飞了,请旅客到检票处检票登机。"

    "去吧──"柳燕和广播员一起催赵宇。

    在自尊心的趋使下,赵宇站起来,提起行李,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身坐下。

    "柳燕,你还记得吗?我答应过你,请你吃日本菜。""你真可爱。"柳燕用一种安慰的口吻回答他。

    赵宇知道自己完全处于下风,一切都无法更改了,他勃然大怒,站起来,冲到柳燕身边,抓起她,贴近自己的脸:"你喜欢看到我这样子是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看?""赵宇,我像你一样不高兴──要不然,我为什么非要跑到机场来见你──"柳燕耐心地开导他。

    "为什么?""因为我知道,你更不高兴。"就如同柳燕的话在瞬间灵验了,赵宇即刻做出一付苦恼的样子:"柳燕,我以为你会跟我一块儿走。""要不你快去退机票吧。"柳燕说。

    赵宇松开柳燕:"那么再见吧。""好吧,一路顺风。"赵宇转身要走,却仍不甘心地说了一句软话:"答应我,等我回来,一起去吃日本菜。""好吧──"柳燕说。

    "你答应了?""是,我答应了。""那我走了。"赵宇转身走向二楼,柳燕跟着他,赵宇站上电梯,电梯把他送向高处,快到头的时候,他忍不住回了一下头,柳燕冲他一笑。

    赵宇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要崩溃了,他不想让柳燕看到这一幕,"也许柳燕已经看到了?"他扪心自问,答案的肯定的,这使他感到异样地沮丧。

    电梯到顶时,赵宇回头,下面,柳燕已经走了。

    赵宇提着行李,穿过人群,来到检票处,排队。

    76

    柳燕出了门,深吸一口气,向着停车场方向走去,她并不爱等她的那个人,但她知道,她必须离开赵宇,离开他,以及他周围的一切,他自私自大而不安全,神经质,完全地不懂得别人,更让柳燕反感的是,他令人紧张,"这样的人"柳燕想,"关心关心他就够了,要是跟他在一起,一准儿会变得像他一样疯,那不正常,也没什么意思。"

    柳燕赵越走越轻快,她感到赵宇乘坐的飞机飞上天空,她感到自己终于摆脱了什么,她觉得总算可以出口气了。

    77

    检票处,赵宇正在检票,旅行社的导游在催促他,他过了关,往里走,忽然,他停住了,一种异样地感觉抓住了他,他崩溃了,他受不了了,他已无法自控,导游拉他,他梦游似的把手中机票护照之类的东西塞给导游,返身往外挤。

    "这位先生──"检票员对他喊道。

    "对不起,我落了一样东西,我不能没有它──让我出去──对不起,我要出去──"赵宇挤出人群,冲向电梯,接着,他跑下楼去。

    78

    已经是深夜了,赵宇仍坐在柳燕家楼下,地上到处是他喝剩下的空啤酒筒。他知道自己垮掉了,他得到别人眼里的成功,却失去柳燕,这让他无法理解,因为在他眼里,他是为着柳燕才争取成功的,他自己需要那种成功吗?他认为不需要。他愿意当推销员里的第一吗?他没兴趣。但是,在事情发展的过程中,他不顾一切,勇往直前,他忘记了一切,只盯住那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成功,他做到了,实现了那个目标──但是,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会这样呢?太可笑了──有时,赵宇甚至感到委屈,他认为柳燕应该清楚,他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她呀──可是,事实是不是这样呢?不,不全是这样。

    手里把酒喝完,把啤酒筒扔在脚下,然后又从身边的一个纸箱子里拿出一筒,"啪"地打开,接着喝。

    天亮了,赵宇躺在地上,头枕在自己的小箱子上,脚下是一堆啤酒筒。

    忽然,赵宇听到一声鸟叫,他抬起头,看到一只小鸟在枝头跳了几下,飞走了。

    赵宇的眼光望向柳燕的窗户,窗帘紧闭。

    几个人依次从赵宇面前走过,有推车的,有走的,有骑车的,并纷纷向他投入异样的目光,赵宇知道,人们对他的样子感到奇怪,人们去上班。

    赵宇坐起来,仍旧抬起头,看柳燕的窗户。

    一会儿,一辆汽车驶来,停在赵宇的不远处,里面的人在打电话,片刻,那人放下电话,也在看柳燕的窗户。

    赵宇把目光从那辆汽车上收回,一转头,柳燕忽然出现在楼洞里,她看到赵宇吃了一惊,也许赵宇与她一样吃惊。

    不远处的车门开了,一个30左右的年轻人走出来,他戴着眼睛,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他挥手叫道:"柳燕,柳燕——这边。"柳燕向他招招手,走到赵宇身边。

    赵宇看了那人一眼,回过头,看着柳燕。

    "就是他?"赵宇问。

    "你没去新加坡?"柳燕快速而小声地反问。

    "我是直接飞你们家楼下,知道你不会下楼接我,所以没给你打电话,我一直在看你的窗帘——""再见吧,我先走了。"那个男人走过来:"柳燕,走吧——他是谁?""你先回车里,我跟他说两句就走。"柳燕对他说。

    男人犹豫了一下,走向汽车,一边走一边回头看。

    赵宇把地上空啤酒筒一个个收进纸包装箱里:"我这样子有点丢人,是不是?""我先走了——"柳燕离开了他。

    "我是恒通公司最成功的销售代表,你不喜欢销售代表吗?"赵宇喊了起来。

    "赵宇,你喝多了。我们以后再谈。""等一下。"赵宇把空啤酒筒收完,提着纸箱子站起来,向着汽车的方向走。

    "你的手提箱!"柳燕提醒道。

    赵宇头也不回,于是,柳燕在后面帮他拿着手提箱,追他。

    赵宇走到距汽车不远处,从纸箱里拿出空啤酒筒,一筒一筒地向汽车扔,先是轻轻地扔,那人打开车门要出来,赵宇开始狠狠往他身上砸,那人叫骂着,重新钻回汽车,摇上玻璃,把车倒回去,一溜烟开走了,赵宇追了几步,最后把纸盒子也扔出去,他停住,回头看柳燕,柳燕坐在他的箱子上看,赵宇走过去。

    "你看,他不顾你,自己跑了——这种人——"柳燕目光冷漠,一言不发,看得出来,她生气了,赵宇走到柳燕跟前,单腿跪下,拿过柳燕的手提包,从里面找出柳燕的手机,把它塞到柳燕手里,然后自己也拿出手机:"给我打电话――给我打电话好吗?我要听你对我说话,你可以说你我的事儿,或者你和刚才那个家伙的事儿,说什么都行,你不是抱怨我没好好听你电话吗?"赵宇从柳燕手里拿过手机,帮她拨了号,直到自己的电话铃响,他把电话递到柳燕手里,然后自己打开电话,冲着柳燕,一边倒退着走,一边说话。

    "喂,是你吗,柳燕,是吗?我是赵宇,对我说话吧,说呀——你最近好吗?心情怎么样?一起吃午饭,还是晚饭——看电影怎么样——要不打保龄,或者——你说吧,去哪儿都行,兜风也行,抢银行也行,杀人也行,我不在乎,我什么也不在乎,除了你,只要跟你在一起——"忽然,他哭了,"只要跟你在一起——干什么都行,想听听我现在在干什么吗?我在等你说话,一直在等,你什么时候说话了我才停止——你听见我说话吗?"赵宇走到墙边,用一只手扶住墙,脸靠在上面,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似乎那就是柳燕本人:"你听见我说话吗?你不是答应过我,我一回来就一起去吃日本菜吗?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去吧,来吧,跟我一起去吧——柳燕——来吧,用手蒙住我的眼睛,就像我们在公园的长椅上一样——来吧——"电话里传来挂断的声音。

    赵宇回头,柳燕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他的手提箱还放在地上,赵宇背靠着墙,一点点出溜下去,最后坐在地上,他感到痛苦。

    79

    离开赵宇的柳燕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她已忘了她要去上班,她只是不停地走,她很难过,不仅为了自己,还为了赵宇,想到自己真的能离开他,她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但她仍为他担心——他怎么样?他好吗?没有她,他会去麻烦谁呢?

    柳燕走在街上,两边是行人,汽车从她身后驶过。

    事实上,赵宇谁也没有麻烦,他一个人,出于某种小情小调,利用假期,每天都去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那是他与柳燕以前约会的主要地点,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着烟,有时,他躺在长椅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浓烟,烟雾散尽,他便能看到蓝色的天空,此刻,他闭上眼睛,专注于自己的情感,他觉得自己还爱柳燕,回首往昔,他还觉得自己的爱很奇怪,因为每当柳燕离开他时,他才会觉出自己是如何地离不开她。当然,他想过要离开她,想过再也不见她,想过两人形同路人,但他无法令自己往下想,一想,他就受不了,他不知自己现在能做些什么,他昏昏沉沉的,像个可笑的少年,但是,他就是那样,一时间,似乎一切都无法改变。

    80

    一个星期过去了,赵宇回到了恒通公司,迎接他的是坏消息,是由赵小姐告诉他的:"公司欠了很多债,总经理都跑了,整个公司马上就要清理整顿,所有的人都要失业了,谁也没办法。据说,公司高层卷走了1亿多美金——""这么说,我那18万的提成没了?""所有人的钱都没了,没办法。"对此,赵宇的反应是激烈的:"狗屎!全是狗屎,什么成功者!一帮骗子!"事实上,赵宇并不真的生气,也不心疼他的钱,在他心里,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是感到可笑,为着那些他无法控制的东西,他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摆布着,却无法认清,那摆布他的东西是什么。

    "真是一帮骗子,一帮臭不要脸的东西――这是什么地方呀!我听信他们的胡说八道,真是疯了!我怎么能这样!"他发着狠,叫骂着,穿过公司的楼道,那里站了不少人,职员和经理,现在,作为受害者,大家平等地站在一起,全在乱嚷嚷着,要公司给他们一个解释。

    赵宇走进销售部,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刘奋斗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看也不看赵宇一眼。

    赵宇走了几步,停下来,拉起一把椅子朝着一张桌子便砸下去,片刻之间,便把一间办公室砸得粉碎。

    刘奋斗抬起头,看着赵宇。

    "你就是把所有一切都砸了也不值18万。"他冷冷地说。

    赵宇向他走过去。

    "我也被他们骗了。"刘奋斗长叹一声。"这里,我的损失最大。"赵宇递给他一支烟,刘奋斗点燃,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扁平酒瓶,打开盖,喝了一口,放在桌上,推给赵宇。

    赵宇喝了一口,放回桌上。

    "我有个问题——"刘奋斗说。

    "我不会告诉你。"赵宇说。"我对你有个建议。"刘奋斗说。

    "我不听。"赵宇说。

    "算了,你是个小天才,也许比我还要强,可惜,像所有的小天才一样误投人世——你怎么办?""你怎么办?"赵宇反问。

    "我不告诉你。"刘奋斗说。

    赵宇忽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一点也没有。"刘奋斗突然怒吼起来:"你给我滚蛋!滚蛋!去吧,去和外面那帮人一起叫吧,喊吧,去吧,去求他们,把欠你的钱还你吧,你呆在这儿干什么?你来这里等什么?等着听好消息吗?我告诉你,没有好消息,公司高层全部消失了!一夜之间,一个也不剩!什么都被拿走了,剩下的只有债务,公司已经破产了!恒通公司一夜之间全没了!知道吗?你会听到一个又一个消息,消息会一个比一个坏,一个比一个坏,你会在这里空耗时间,什么也得不到,或者看看有什么可以拿走的值钱东西,拿吧,抢吧,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滚蛋!"赵宇这回针锋相对,用同样的怒吼回敬他:"我告诉你,我的代理销售合同可不是跟公司签的,是跟你签的,不是公司欠我钱,是你欠我钱,你不是有奔驰吗?你不是在华侨村有房子吗?你不是有信用卡吗?你的笔记本里不是有3千客户吗?所有买了恒通房子的人都是跟你签的合同,他们已经付了钱,他们会找你要房子,你给他们吧――我看你拿什么给他们!我还记得你刚来的时候跟我们大谈成功,你说你跟我们不同,现在我知道了,你是跟我们不同――我们什么也没得到,可你却失去了一切!别对我嚷嚷了,我再也用不着听你的胡说八道了――去你妈的吧!"说完,他把一个挡在自己脚前的椅子拾起来,用力扔到墙上,然后摔门而去。

    赵宇冲进电梯,把皮包里关于恒通的一切――名片,合同,信纸,全部扔到地上,用脚狠狠跺了几下。

    电梯门开了,赵宇看也不看电梯里那些垃圾一眼,走了出去,他走到街上,走了很久,他有些茫然,城市的街道乍看起来显得井然有序,但赵宇知道,在这种欣欣向荣的假相后面,是惊人的混乱与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