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繁星若尘

十、也许有可能

更新时间:2021-11-18   本书阅读量:

  拜伦·法里尔原先在地球上受的宇航训练多半是学院式的。大学里没有空间工程各个方面的课程,虽然用了半个学期的时间学习超原子发动机的理论,但是真的到了在太空实际驾驶飞船的阶段,这些课程所能提供的帮助就少得可怜。最佳、最熟练的驾驶员都是在太空中而不是在课堂里学成这门技术的。

  他设法使飞船飞了起来,一切还算顺利,没有发生故障。不过这与其说是有心,还不如说是侥幸。“无情号”驾驶起来得心应手,操作系统的反应比他原先想象的还要灵活。他在地球上曾经开过几艘飞船飞到太空中去,又飞回那个行星。但那都是些老式的四平八稳的东西,留下来是给学生们练习用的。那些飞船轻飘飘,慢悠悠,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起飞时得费好大一把死劲,它们才慢慢地盘旋上升,穿越大气层,进入太空。

  而在这一方面,“无情号”起飞不费吹灰之力,它向上一蹦,嗖地一下穿过大气,弄得拜伦从坐椅上向后摔出去,几乎跌个肩膀脱臼。阿蒂米西亚和吉尔布雷特因为缺乏经验,所以特别小心谨慎,他们把自己用保险带捆起来,结果还是被软保险带擦伤了皮。俘虏来的泰伦人紧紧地靠着舱壁,使劲扯弄捆住他手脚的东西,嘴里反反复复地骂骂咧咧。

  拜伦摇摇摆摆地站起身,把泰伦人踢得沉默不语。他抓住舱壁上的扶手,一下一下克服着加速度,回到自己的坐椅上。向前喷射的气流使飞船微微颤抖了一下,加速度下降到人们可以承受的程度上。

  这时,他们已经到达罗地亚星大气的上部。天空呈现一派深紫色;飞船的壳体因与空气摩擦而发热,因此,在飞船内部也能有所感觉。

  此后,花了数小时才使飞船进入环绕罗地亚星的轨道运行。拜伦发现,要计算出克服罗地亚星重力所需的速度并非易事。他只能漫无目的地去碰运气,他借助向前或向后喷射气流产生动力以改变速度,同时,眼睛注视着引力场测距仪上的读数。引力场测距仪是通过测量引力场强度来指示飞船离开行星地表距离的仪器。幸亏,测距仪已根据罗地亚星的质量与半径校准过了。不然的话,必须通过大量试验,拜伦才有可能自己单独把它校准好。

  终于,引力场测距仪稳定下来.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没有出现明显的漂移;拜伦舒了口气,另外那两位也从保险带中爬了出来。

  阿蒂米西亚说:“您干得不怎么轻松啊,我的牧场主老爷。”

  “现在我是在驾驶飞船,我的小姐。”拜伦唐突地答道:“要是你开得比我好,那就请你来,我真是求之不得。只不过,要等我自己下船之后。”

  “得,得,得,”吉尔布雷特说:“这飞船的舱室窄得连气都透不过来,你们就不要再闹别扭了。再说,我们挤在这个风驰电掣的牢笼里,过于客套也会引起不快。因此,我提议把这些个“老爷”“小姐”之类的称号统统扔掉,否则那玩意儿会叫我们的谈话变得彼此都无法容忍。我叫吉尔布雷特,你叫拜伦,她叫阿蒂米西亚。我提议,我们把这些谈话的称呼,或者任何其他我们愿意用的类似称呼牢记在心头。至于说到驾驶飞船,我们何不请这里的泰伦朋友来帮帮忙呢?”

  泰伦人瞪着双眼,拜伦说:“不,我们无法信任他。何况,待我摸索到这艘飞船的脾气之后,我的驾驶技术也会有所提高。我还没有把你们撞个稀巴烂吧?”

  飞船第一次突然倾斜造成的肩伤仍旧很痛,跟往常一样,疼痛使他心里窝火,脾气乖戾。

  “那么,”吉尔布雷特说:“我们怎么样处置他呢?”

  “我不喜欢蓄意杀人。”拜伦说:“这非但对我们没好处,反而会加倍地激怒泰伦人,屠杀宗主民族的成员无疑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可是,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我们把他送回地面。”

  “对,不过,送回哪里去呢?”

  “送回罗地亚星。”

  “什么!”

  “他们想不到我们会回那地方去。再说,不管怎么说,我们不久必须得返回罗地亚。”

  “为什么?”

  “你们看,这是专员的飞船,他是把它当作在行星表面四出巡视用的,它并没有为太空航行准备好粮食等必需品。在我们动身上别处去之前,我们得仔细清点一下飞船上的存货,至少,我们得确保带有充足的食物和水。”

  阿蒂米西亚使劲点着头说:“对了,好极了!我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主意真聪明,拜伦。”

  拜伦做了个不以为意的手势,可心里却乐滋滋的。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想来她心境十分愉快,于是就试着这样叫开他了。

  吉尔布雷特说:“不,他会用无线电波到处死死盯住我们。”

  “我认为不至于此。”拜伦说:“首先我认为,罗地亚星有它自己的无人居住区。我们不必把他扔到城市的商业区,也不必扔进有泰伦人驻军守备的地方。此外,他也未必象您想象的那样急于跟他的上司联系……喂,当兵的,你倒是说说看,假如一个士兵让人从他手里偷走可汗专员的专用巡航飞舰,那么等着他的会是什么呢?”

  俘虏没有吱声,他只是紧闭着嘴,双唇变得又薄又苍白。

  拜伦并不是想要设身处地去替那当兵的着想,可以肯定他是无可责难的,本来就没理由怀疑他,仅仅出于对罗地亚王族成员的礼遇才招致他倒这么大的霉。出于不折不扣地执行泰伦人的军规,他拒绝他们未经司令官的允许而登上飞船。即使是罗地亚星的总督本人要求进入,他也坚持认为他应该加以拒绝。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向他逼近,在他明白过来,应该进一步严格执行军规并且伸手去拿武器时,已经来不及了。神经鞭击枪实际上已经顶到他的胸膛上。

  甚至到了这时候,他也没有乖乖地降服。为了制服他,他们还在他胸口啪地给他一鞭子。即便是这样,他也只有上军事法庭听候定罪。这一点谁也不会怀疑,尤其是士兵。

  两天以后,他降落在南沃克城的郊外。特意选定这座城市是因为它远离罗地亚星主要的人口聚居中心。泰伦士兵被捆进一个弹射装置内,让他飘落到离最后一个颇具规模的城镇约五十英里的地方。

  飞船微微一颤便稳稳当当地降落在杳无人烟的沙滩上。由于拜伦最不容易叫人认出,因此由他充当买办去进行必要的采买。吉尔布雷特急中生智带上的一点罗地亚通货,几乎还不够买基本必需品,因为相当一笔钱用来买了一辆两轮小车和两辆载货小车,以便把补给品装运回去。

  “你要是没有浪费那么多钱买这种泰伦人的糊粥的话,”阿蒂米西亚说:“这些钱可以买来更多的其它有用的东西。”

  “我认为其他没什么要买的。”拜伦激动地说:“对于你来说,也许这东西是泰伦人的糊粥,不过,事实上,这东西是却营养搭配很合理的食物,它比我能买到的其他任何东西都能更好地维持我们的生命。”

  他心里颇是生气。这本来应该是脚夫的活:把所有的补给品运出城,再把它装上飞船。再说,从城里一个泰伦军需官那里买这些东西相当危险。他原先盼着回来后能得到称赞。

  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没有别的选择。泰伦军队的发展形成了一套严格适应他们使用小型飞船的给养技术,他们没有其他舰队那种庞大的储藏空间,在那些储藏空间里,总是一排一排充塞着整头整头的动物肉食。因此,他们不得不研制一种标准的浓缩食物。这种浓缩食物含有必需热量物质及食物要素,仅此而已。其体积仅占以天然动物性食物构成的等量给养所占体积的二十分之一,而且经过包装可以象砖块那样堆放在低温储藏室内。

  “哎呀。它的味道真叫人恶心。”阿蒂米西亚说。

  “哎呀,我们会慢慢习惯的。”拜伦毫不示弱的回敬道。他维妙维肖地模仿着她那副性急的样子。把她弄得满脸绯红,愤愤然转身走了。

  拜伦明白,使她恼怒的不是别的,只是飞船上空间太小以及由此而造成的一切。问题并不在于采办了淡而无味令人生厌的食物,因为那能在同一个立方英寸里存放较多的卡路里,问题在于,譬如说,没有单间的卧室。机房和控制器占去飞船的大部分空间(拜伦认为,这毕竟是艘战舰,而不是游艇)。然后,才是储藏室和一间小小的卧舱,卧舱的两面墙上各有三个铺位。下水道紧靠卧舱装在门外一个小小的壁龛内。

  这种情况意味着飞船上相当拥挤,意味着完全没有个人清静,意味着阿蒂米西亚得使自己的生活适应于飞船上没有专供女人穿戴的衣物,没有镜子,也没有梳洗用具等等情况。

  得,她本来就该习惯这样的生活。拜伦觉得,为了她,他可算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做得已经出了格。为什么她对这一点还不称心如意,连笑都不笑一下呢?她笑起来非常甜。他不得不承认,除去她的脾气,她的确不坏。可是,天哪,那叫什么脾气!

  嗨,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想她呢?

  水的情况更糟。泰伦星是一颗荒漠干涸的行星,那里的水是珍品,人们知道它的价值,所以,飞船上根本不带盥洗用水。每当飞船降落到某颗行星上,士兵们可以把他们自己以及随身所带物品清洗一下。旅途中,皮肤上积点污垢,身上出点汗,对他们来说问题倒不大。就是饮用的储藏量也难以维持较长的旅程。毕竟,水既不能浓缩,也不能脱水,而必须大量携带,由于浓缩食物里含水量很低,这就使问题更加复杂化了。

  飞船上有将人体排出的水分回收使用的蒸馏装置,但是,当拜伦明白它们的功能之后,不免感到恶心。他不想回收这种水分。于是,他设法将体内排出物处理掉。从化学上讲,这种回收水分的方法是切实可行的,不过人们得受过这方面的教育。

  第二次起飞相对来说比较平稳。起飞之后,拜伦就把时间消磨在摆弄控制器上。控制台的式样与他在地球上开的那种飞船几乎没有共同之处。控制器的数量经过惊人的压缩,控制台因而显得极其紧凑。每当拜伦摸清一个按键控制的动作或者一个仪表的功用时,他就把精确的功能记在纸上,贴到控制台相应的控制器旁。

  吉尔布雷特走进驾驶舱。

  拜伦回头看了看。“我想阿蒂米西亚正待在卧舱里吧?”

  “飞船上除去那个地方,她也没别的去处。”

  拜伦说:“回头你看见她时告诉她,我在驾驶舱搭铺,我劝你也这么着,让她一个人住卧舱吧。”他咕哝着添上一句:“简直成个小姑娘了。”

  “你自己也有这种时候的,拜伦。”吉尔布雷特说:“你不该忘记她原来过惯的那种生活。”

  “得啦,我确实没忘记,那又怎么啦?你认为我过惯的又是什么生活?你知道我也不是出身在那些小行星带的矿区里。我出身在奈弗罗斯星最大的牧场。但是,人不管遭到什么逆境,都该好自为之。见鬼,我又没法把飞船的壳体拉长,它只能带这么点食物和水,没有淋浴我可是无能为力。她这么挑剔我,好象这飞船是我一个人造的。”对着吉尔布雷待吼几声,无非是一种发泄。这会儿,要能对任何人叫喊几声都不能不是一种发泄。

  然而,门又开了,阿蒂米西亚站在那里。“要是换了您,法里尔先生,我可不会让自己大喊大叫。您的话,整个飞船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那,”拜伦说:“我不在乎。要是飞船使你心烦的话,那你应该想想,要不是你父亲想把我干掉,想把你嫁掉的话,我们原来谁也不会到这里来。”

  “别提我父亲!”

  “我愿意说谁就说谁。”

  吉尔布雷特两手捂住耳朵。“行啦!”

  这一喊,争论暂时平息下来。吉尔布雷特说:“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我们的目的地好吗?我们显然很快又要到另一个地方,走出这飞船,我们就会比较自在些。”

  “我同意你的意见,吉尔,”拜伦说:“让我们到一个不必听她喋喋不休的地方去,谈谈太空船上的女人!”

  阿蒂米西亚不理会他,她骄傲地对吉尔布雷特说:“为什么我们不干脆离开星云天区?”

  “我不明白你要干什么,”拜伦立刻说:“不过,我得收回我的牧场,还要给谋害我父亲的人一点厉害尝尝,我可要留在星云王国之中。”

  “我的意思,”阿蒂米西亚说:“并不是我们要永远离去。我们不过是应该躲过这场来势汹汹的搜捕。不管怎么说,我们不清楚你打算怎么收回你的牧场。除非你把泰伦帝国打得分崩离析,否则你就收不回牧场。我看不出你正在那么干。”

  “我想干什么不用你操心,这是我自己的事。”

  “我提个建议行吗?”吉尔布雷特温和地发问。

  他停了停,等待他的话得到赞许,然后继续说道:“那么,让我来告诉你们,我们该上那儿去,确切地说,该做些什么事才有助于象阿塔所说的‘把泰伦帝国打得分崩离析’。”

  “嗯?这话怎么说?”

  吉尔布雷特微微一笑。“我的好孩子,你现在的态度可真有意思。不相信我?你盯着我看的样子好象凡是我可能感兴趣的事都必定是一种愚蠢行为。可别忘了,是我把你弄出了王宫。”

  “这我明白。此刻我愿洗耳恭听您的高见。”

  “那么,好吧,好好听着。我等待机会摆脱他们已经二十多年了。假如我是个普通老百姓,那我或许早已成功,可这倒霉的出身叫我处于众目睽睽之下。不过,我要不是生为欣里亚德家族的一员,我也不会去参加泰伦帝国当今可汗的加冕典礼,那么,我也决不会碰巧发现这个秘密。这个秘密总有一天会使这同一个可汗彻底完蛋。”

  “说下去。”拜伦说。

  “从罗地亚星到泰伦星我坐的是泰伦人的战斗飞舰,当然回程也一样。飞船的式样可以说和这艘大同小异,不过体积大得多。去时,一路平安。在泰伦星逗留期间,不无有意思之处。不过,就现在看来,也可算同样平安无事。然而,返回罗地亚时,一颗流星击中了我坐的飞船。”

  “什么?”

  吉尔布雷特举起一只手。“我很清楚,这种事故是不大可能发生的。在太空——尤其是星际空间——流星的发生率低得足以使流星与太空船相撞的机会接近于零。但是,你也许知道,这样的事还是会发生。这次,它就确实发生了。当然,任何撞击到飞船上的流星,即使它象大多数流星那样小如针尖,也会在任何种类(除去最重型的装甲飞舰)的飞船壳体上穿个窟窿。”

  “我知道,”拜伦说:“这是由于流星具有动量所致。质量与速度的乘积就是它们的动量。流星的速度弥补了质量的不足还绰绰有余。”他郁郁不乐地背诵着,仿佛是在背书,同时,眼睛却悄悄地瞅着阿蒂米西亚。

  阿蒂米西亚给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听着吉尔布雷特说话,她靠他那么近,近得几乎要和他碰到一起。拜伦觉得,她的头发纵使有点蓬松零乱,可她坐在那里的体态却非常漂亮。她身穿小外套,那件上衣的洁白绒毛经过四十八小时之后依然平整滑爽,全无皱折。他很惊奇,她是怎么把自己调理得如此整洁。

  他断定,只要她能乖巧些,旅途生活本来会十分不错的。麻烦的是,谁也约束不住她,真没办法。显然,她父亲管不了她。她天生任性,惯于我行我素,她要是个普通平民,也许会非常讨人喜欢。

  他正要坠入一个小小的幻梦。幻梦中,他把她管束得服服贴贴,而且,还让她十分感激他。这时,她回过头,镇静地望着他的眼睛。拜伦马上转过脸,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吉尔布雷特身中。他已漏掉好几句没听见了。

  “我简直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飞船上的显像屏没起作用。这种事一辈子也没人说得清,显像屏确实没起作用,不管怎么说,卵石般大小的流星穿过船体,一头扎进了飞船船舱。船身减慢了流星的速度,恰好使它没能从另一面穿出去。要是它破壁而出,损坏倒不会太大,因为,临时修补一下不费多少功夫。

  “然而,就这样,流星一头扎进控制室,打到控制室尽头的舱壁上又弹回来,砰砰啪啪来回蹦跳了一阵才停下。前后时间一共不过几秒到几十秒,但由于它的初速为每分钟数百英里,它就必定在控制室里来回纵横上百次。两个宇航员给砸得粉身碎骨。我得以幸免是因为我那时在卧舱里。

  “流星刚穿进飞船壳体时,我听到声音不大的当啷一响。接着,又听到它在舱壁上弹击时发出的砰砰啪啪声,以及两个宇航员短促而可怖的尖叫声。当我三步作两步蹦到控制室时,只见舱里血肉横飞。以后的事情我只是模模糊糊记得。可是,往后好几年里,晚上一合眼,一幕幕悲惨的景象就会在我梦中浮现。

  “空气逃逸的无情声响把我引到流星穿过船身的破洞处。我拿起一块金属圆片往破洞上一贴,空气的压力使它与舱壁密合得天衣无缝。我在地板上找到那块小小的砸得不成形的太空卵石;摸上去还是温和的。我用扳手把它砸成两半。暴露出来的卵石内部立刻结出一层霜。因为,卵石内部的温度还是太空里的温度。

  “我在每一具尸体的手腕上系上一根绳子,然后,在每根绳子上分别系一块牵引磁体。我把它们通过密封过渡舱抛下去。听到磁体当啷一声撞在地底舱上,我知道,现在不管飞船到哪里,这两具冻得硬梆梆的尸体都将跟着到哪里。你看,一旦我们回到罗地亚星,我知道,我需要用它们证明杀死他们的是流星而不是我。

  “可我怎么回去呢?我什么也不会。我根本无法操纵飞船,何况在星际空间之中,我什么也不敢试。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使用亚以太通讯系来发呼救信号S.O.S。我只能任飞船循其本身的航线飞去。”

  “可是,你不能好好试试吗,嗯?”拜伦说。他很想知道吉尔布雷特到底是出于纯粹浪漫主义的遐想,还是自有他严峻的事实上的理由才编就这个故事的。“穿过超太空的跃迁怎么办呢?你必须设法进行跃迁,否则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

  “泰伦人的飞船,”吉尔布雷特说:“控制器一旦调整妥当,就能完全自动地进行任意次的跃迁。”

  拜伦满腹狐疑地瞪着他。难道吉尔布雷特把他当傻瓜?“你是在胡诌。”

  “我没瞎编。这是为了他们赢得战争的一种先进军事技术。你知道,要是他们只会玩‘狗吃屎’①的话,他们是无法打垮人口与资源都数百倍于泰伦星的五十个行星系的。诚然,他们对我们实行的是各个击破,并且非常巧妙地利用了我们之中的叛徒,但是,他们还是具有一定的军事优势。众所周知,他们的战术比我们高明,而其中一部分就应归功于这种自动跃迁。它使他们的飞船机动性大大提高,并且使他们有可能制定出比我们精细而具体得多的作战方案。

  (①“狗吃屎”(Mumblety-peg):一种游戏。参加者从各个不同的桩上投掷小刀,使刀片插入土地。原先,输家得用牙将插在地上的桩头咬起,因此得名。——译注)

  “我必须坦白地说,这种技术是他们保守最严的极端机密之一。我在身陷‘蚂蝗号’,——泰伦人有这种讨人厌的习惯,他们喜欢给自己的飞船起个令人不快的名字。可我认为这里面有一种很有效的精神作用——并眼见这一切发生之前,也从来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我亲眼看着飞船进行跃迁而控制器完全不用人操纵。”

  “你是说这艘飞船也有这一功能?”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有的话,我一定不会感到意外。”

  拜伦扭头看看控制台。那上面还有数十个的按键他一碰都没敢碰。那么,待会儿试试看吧!

  他重新回过头来对着吉尔布雷特。“那么,飞船把你送回家了?”

  “不,没有。当流星在控制室里狂蹦乱跳时,并没有放过控制台,要是流星没碰到它,那反倒要令人大为惊异了。仪表粉碎,罩壳砸得稀巴烂。以前调整好的控制器说不上来是怎么变动的,但是,多少一定有过变动,因为飞船根本没有把我送回罗地亚星。

  “当然,飞船终于还是开始减速了,我明白,从理论上讲,旅行即将结束。我说不出自己到的是什么地方,但是,我设法操纵可视板,这一来,我看到有一颗行星离飞船相当近,以致这行星在飞船望远镜上呈现出圆盘大小的一块。这真是痴福,瞎蒙倒蒙着了运气。因为,圆盘变得越来越大。飞船正在朝那行星飞去。

  “哦,不是直接飞往那行星。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不抱这种幻想。如果我只是任飞船漂泊,那么,当时,我可能离开那行星至少有一百万英里。不过,在这个距离上,我可能使用普通的以太无线电通讯系统与行星联络。我知道怎么使用以太无线电。这一切完全过去之后,我开始自修电子学。我下定决心,下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我决不能显得如此束手无策。束手无策真没意思。”

  拜伦提醒说:“这么说,你使用了以太无线电。”

  吉尔布雷特接下去说:“完全正确。于是,他们来把我带去了。”

  “谁?”

  “那行星上的人。那行星上住的人。”

  “那么说,你真是福星高照。那是什么行星?”

  “我不知道。”

  “你是说他们没有告诉你?”

  “很有意思,是吗?他们没有告诉我。但那一定是我们这些星云王国中的某个地方!”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们知道我坐的是一艘泰伦人的战斗飞舰。他们一眼就看出来,而,在我使他们相信我是飞船上唯一活着的人之前,他们差点把飞船炸掉。”

  拜伦硕大的双手搁在膝头搓揉着。“先别忙着往下说,我还有一点没弄懂。如果他们明知它是一艘泰伦战斗飞舰,又要炸毁它,不是正好说明那星球不在星云王国内,而是在星云王国以外的任何其他天区吗?”

  “不,凭着银河系起誓。”吉尔布雷特的双眼闪烁着光芒,语调越来越激动。“它肯定在星云王国之中。他们把我带到地面上。这是一颗怎样的星球啊!那里有来自星云王国中各王国的人们,我从口音上能把他们认出来,他们不怕泰伦人。那就是个兵工厂,从太空中你看不出这一点。它或许是一颗废弃的农业星球,但是那里的人们生活在地下。那一定是星云王国的某个部分。我的小伙子,那行星一定还在那个天区,他们不怕泰伦人,而且,正在准备去摧毁泰伦人。要不是那两个宇航员已经死去,那次,他们或许会把我乘坐的飞船摧毁。”

  拜伦的心怦怦地跳着。有一会儿,他觉得应该相信他的话。

  毕竟,这种情况也许有可能发生。确实有这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