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繁星若尘

六、戴着皇冠的星球

更新时间:2021-11-16   本书阅读量:

  拜伦·法里尔在王宫庭院的一幢外围建筑里不安地等待着,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遭气馁地觉得自己象个乡巴佬似的。

  他从小居住的怀德莫斯府原先在他眼里是那么富丽堂皇,而现在想来,竟然有一种未曾开化的野蛮色彩。它那弯弯曲曲的线条,镶金嵌银的装饰,离奇古怪的塔楼,精雕细琢的“假窗”——想起这些他就觉得寒心。

  然而,这里的建筑——这里的建筑迥然不同。

  罗地亚星的王宫庭院既不是畜牧王国的小领主们构筑的那类华而不实的堆砌物,也不是一个日益衰亡的星球那种毫无掩饰的写照。它们是欣里亚德王朝盛极一时的丰碑。

  这里的建筑雄伟而恬静。线条横平竖直,直指每一建筑的中心,但并无类似塔尖的娇弱。虽然这些建筑的形体略显粗笨,却依然巍峨壮观,让人乍一看去,不解其中奥秘。它们含蓄、矜持、傲然挺立。

  每幢建筑如此,整个建筑群也是一样。规模庞大的中央王宫是这首建筑交响乐的高xdx潮。罗地亚星的建筑风格颇具丈夫气概,其中最后一点人工雕凿的痕迹也已消失殆尽。甚至“假窗”这种在采用人工照明与通风的建筑中毫不实用的高雅装饰也已干脆被取消。而且,不知为何,那样做看不出有什么损失。

  极目远眺,天地之间,惟见一片抽象的几何图形——直线与平面。

  泰伦少校离开内室时,在他身边稍稍停留了一下。

  “现在就接见你。”他说。

  拜伦点点头。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猩红色制服的大个儿男子咔嚓一声立正在他面前。这使拜伦猛然想到,真正有权势的人无需在外观上炫耀。他们喜欢蓝灰色的制服。他回想起牧场生活中那些繁文缛节,想到它们的徒劳无益,他紧咬起嘴唇。

  “拜伦·梅莱因吗?”罗地亚卫兵问道。拜伦站起身,随他走去。

  一辆闪闪发亮的单轨客车借助于反磁性力灵巧地悬浮在红色的金属单轨上。拜伦从来没见过这种车。上车前,他停下看了看。

  最多能坐五、六个人的小小客车,随风摇曳着。它好比一滴晶莹的泪珠,反射着金光灿灿的罗地亚太阳的光辉。单轨很细,几乎不比一根电缆更粗,它纵卧在车厢底下,但并不与车厢接触。拜伦弯下腰去,从整个车与轨之间的缝隙里都可见到湛蓝的天空。他正看着,一阵向上的风吹来,把客车托举起来,使它上升到轨道上方足有一英寸的地方,仿佛它急不可待地想要飞出去,想挣脱拽住它的不可见的力场。接着,客车飘飘忽忽向轨道回落,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但始终不跟轨道接触。

  “过去。”他身后的卫兵不耐烦地说。拜伦跨上两级舷梯,进了车厢。

  舷梯给随后上来的卫兵留出足够的长度,然后,平稳无声地上升,缩回车厢,从客车的外表看不出一线缝隙。

  拜伦开始发觉,从外面看,车厢的不透明是一种幻觉。一进到车厢里面,他就发现自己是坐在一个透明的玻璃泡罩里。小小的控制器一拔,客车随即腾空而起。它轻而易举地翻越巍峨的高山,飞速搏击飕飕而过的大气。一眨眼,拜伦就已经过拱形轨道的顶点,俯视着王宫庭院的全景。

  建筑物富丽堂皇,浑然一体,(难道它们不是作为一种从空中鸟瞰的奇景来设计的吗?)几根金光闪闪的铜线交织其间,华美雅致的泡罩状客车依傍着其中一两根铜线飞掠而过。

  他感到自己在飞速向前。最后,客车稳稳地站住。整个旅程还不到两分钟。

  门在他前面敞开。他进去之后,门又在他身后迅速关上。小小的房间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眼下,没人催他,但他并不因此而感到舒畅。他心中不存任何幻想。自从那个倒霉的晚上起,别人就一直迫使他行动。

  琼迪把他搞到飞船上,泰伦专员又把他搞到这里,每一步都使他越感绝望。

  拜伦很清楚,泰伦人并没有被蒙骗过去。要骗过他们可不那么容易。那个专员可能已经与地球领事通过话。他可能已经和地球用超波通讯联络过,或者,已经拿到他的视网膜图案。这些都是例行公事,意外的疏忽是不大可能的。

  他还记得琼迪对事情的分析,其中有些可能还是正确的。泰伦人不会仅仅出于想造就又一个烈士而干脆把他杀死。可是,欣里克是他们的傀儡,他和他们一样有权处死他。这样,他就会死在他的一个同类手中,而泰伦人只需在一边轻蔑地旁观。

  拜伦把拳头攥得格格响。他身材高大、体格强壮,但是赤手空拳。将要来找他麻烦的人会佩带着高能轰击枪和粒子束神经鞭击枪。他发现,他自己是在背水而战。

  听到微小的开门声,他迅速向左转过身。进来的男人佩带武器,身穿制服,但是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个姑娘。他稍稍定下点神来。和他同来的只是个姑娘,要是在平时,他也许会把这姑娘仔细打量一番。因为,她值得人端详。然而,此刻,她仅仅是个姑娘而已。

  他们一同向他走来,在离他六英尺开外站住。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卫兵手里的轰击枪。

  姑娘对卫兵说:“我先和他谈谈,中尉。”

  她转过脸看着他,眉心竖起一道小小的皱纹。她说:“你就是那位了解到有人企图阴谋暗杀总督的人吗?”

  拜伦说:“我听说,我将见到总督本人。”

  “这不可能。如果你有什么要说的,那就告诉我吧。如果你的消息可信而且有用,那你会得到款待。”

  “可不可以请教一下,您是哪位?我怎么知道您有权代表罗地亚星总督呢?”

  姑娘似乎有点生气了。“我是他的女儿。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从本星系以外来的吗?”

  “我从地球上来。”拜伦停了一下,然后加上一句:“尊敬的小姐。”

  这句加上的话使她觉得高兴。“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天狼星区里一颗小小的行星,尊敬的小姐。”

  “你叫什么名字?”

  “拜伦·梅莱因,尊敬的小姐。”

  她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他。“从地球上来?你会驾驶太空船吗?”

  拜伦几乎要笑出来,她在试探他。她很明白,在泰伦人控制的星球上,宇宙航行是一门受到禁止的科学。

  他说:“会,尊敬的小姐。”假如他们让他活那么久的话,他可以通过考核证实这一点。地球上并不禁止宇宙航行这门科学,何况,四年功夫,一个人是能学到好多东西的。

  她说:“那么,好吧。你说的那个‘暗杀阴谋’是怎么回事?”

  他忽然打定主意。要是只对卫兵一个人,他或许还不敢这样。但眼前是个姑娘,而且,要是她没撒谎,要是她真的是总督的女儿,那么,她或许能为他说几句话。

  他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暗杀阴谋,尊敬的小姐。”

  姑娘愣住了。她不耐烦地转过身去对陪同她来的人说:“中尉,你接下去跟他谈好吗?叫他把真话交代出来。”

  拜伦向前跨了一步,被卫兵用轰击枪冷冷地顶了回来。他急切地说:“等一等,尊敬的小姐。请听我说!我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见到总督。你明白吗?”

  对着她渐渐离去的背影,他拉开嗓门大声嚷道:“那么,你至少得告诉总督阁下,我是拜伦·法里尔,来这儿要求庇护权,好吗?”

  这是他所能抓住的惟一一根纤细的救命稻草。古老的封建习俗随着年代的流逝,甚至在泰伦人到来之前就逐渐失去力量。如今,这种习俗已成为历史的陈迹。但是,今天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转过身,眉毛变成了拱形。“你现在要求得到贵族待遇。而转眼之前,你的名字还是梅莱因。”

  一个新来的声音出其不意地响起。“确实如此,不过,你后来说的名字才是你的真名。你确是拜伦·法里尔,我的老兄。没错,你准是法里尔。凭着你的长相,这绝对没错。”

  一位笑眯眯的小个儿男子站在门口。他那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相互间分得很开。他带着一种饶有兴味的神情机敏地上下打量着拜伦。他一边扬起那张瘦削的脸,翘首仰望着拜伦,一边对她说:“你也不认识他,阿蒂米西亚?”

  阿蒂米西亚赶忙跑到他跟前,话音中有些不耐烦地说:“吉尔叔叔,您到这里来干吗?”

  “关心我的利益,阿蒂米西亚。请记住,要是有什么暗杀事件的话,我将是欣里亚德家族中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人。”吉尔布雷特·奥·欣里亚德意味深长地眨眨眼睛,然后加上一句:“嗨,让中尉先生走吧,这里没危险。”

  她不理会这些,说:“您又开过通话机了?”

  “正是。难道你想剥夺我消遣行乐的权利?悄悄地听听通话机之类可真快活。”

  “要是叫他们逮住,您就快活不成了。”

  “危险是游戏的组成部分,亲爱的,而且是其中最有意思的组成部分。毕竟,泰伦人对王宫的监听从来就是不遗余力的。我们干什么都很难瞒过他们。好吧,言归正传,你不想给我介绍?”

  “不,我不介绍,”她直截了当地回绝说:“这里没您的事。”

  “那么,我来给你介绍。当我听到他的名字时,我不再听下去,于是就走进来。”他从阿蒂米西亚身边经过,走到拜伦跟前,以一种超然的微笑审视着他。然后,他说:“没错,这确实是拜伦·法里尔。”

  “我刚才已经这么说过了。”拜伦说。他的注意力大半还在那中尉身上。因为,中尉手里还紧握着轰击枪,随时准备击发。

  “但是,你没有附带说明你是怀德莫斯牧场主的儿子。”

  “我本来刚好要说,可让您打断了话题。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已经明白事实真相。很明显,我得摆脱泰伦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把真名实姓告诉他们的道理。”拜伦停下没往下说。他感到时机已经成熟,如果下一步不是将他立即逮捕的话,那他还会有一次小小的机会。

  阿蒂米西亚说:“明白了。这确实是一件该由总督来处理的事。那么说,你担保不存在那种阴谋吗?”

  “肯定没有,尊敬的小姐。”

  “那好。吉尔叔叔,您在这儿陪着法里尔先生好吗?中尉先生,你是不是跟我来一下?”

  拜伦觉得精疲力尽。他很想坐下来,可是,吉尔布雷特却没有这样的示意。他还在那里用一种近乎医生检查病人的神态审视着拜伦。

  “牧场主的儿子!真有意思!”拜伦无心继续这场谈话。他对那些审慎的单音节字和仔细的措词感到厌烦。他粗声粗气地说:“是的,我是牧场主的儿子,这是天生的。我是否可用别的办法帮助您呢?”

  吉尔布雷特满不在乎。他爽朗地笑着,只是那张瘦削的脸上皱纹更多了些。他说:“也许你会满足我的好奇心。你真是来要求庇护权的吗?到这里来要求?”

  “我愿意同总督讨论这个问题,先生。”

  “行啦,趁早别打这个主意,年轻人。你会发现,跟总督一起成不了大事。你何不想想,为什么你这会儿不得不跟他女儿打交道?如果你把这个考虑考虑,那倒是很有意思的。”

  “您以为什么事都很意思吗?”

  “为什么不呢?这是对待生活的一种很有意思的态度。‘有意思’,这是惟一合适的形容词。看看整个宇宙吧,年轻人。你要是不能从中拼命发掘点什么乐趣的话,那你还不如去抹脖子,因为那里面好东西实在少得要命。噢,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罗地亚星总督的堂兄弟。”

  拜伦淡淡地说:“恭喜了。”

  吉尔布雷特耸耸肩膀。“不错。这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毕竟根本就盼不到什么暗杀,所以,很可能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除非您怂恿别人去替您行刺。”

  “我亲爱的先生,你可真幽默!你得习惯这样一个事实,谁也不把我当回事儿。我的话不过是些愤世嫉俗的表白。你难道不觉得,这年头有了总督的地位就是有了一切?你肯定不会相信欣里克一直就是今天这种样子。他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深谋远虑的伟人。而且,现在更是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越来越令人无法忍受。哦,你看我!我都忘了,你连见都没见过他呢。不过,你一定会见到他的!我听到他来了。他和你说话的时候,你可得记住,他是泛星云帝国中最大一个王国的统治者。想想真有意思。”

  欣里克仪态威严,神情坦然。对于拜伦彬彬有礼的鞠躬,他反以适度的还礼,他略为有点不客气地问道:“先生,你来找我们有何公干?”

  阿蒂米西亚站在她父亲身边,拜伦有点吃惊地注意到,她长得竟然十分可爱动人。他说:“阁下,我为我父亲的名誉清白而来。您应该知道,他被处决是不公正的。”

  欣里克转过脸。“我对你父亲不甚了解。他到罗地亚星来过一两回。”他停了一下,声音有点颤抖。“你和他很象。是的,很象。但是,你知道,他受审了。至少,我想他是受审了,而且被依法判刑。说真的,我并不清楚详情。”

  “确实如此,阁下。不过,我想要知道详情。我确信,我父亲决不是叛国分子。”

  欣里克急忙打断他说:“作为他的儿子,你捍卫父亲的名誉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真的,目前讨论这样的国家大事确实有困难。事实上,也不成体统。你为什么不去见阿拉塔普呢?”

  “我不认识他,阁下。”

  “阿拉塔普!那个专员!泰伦人的专员!”

  “我已经见过他,是他把我打发到这里来的。您肯定懂得,我不敢让泰伦人……”

  然而,欣里克呆住了。他迷茫地将手举到唇边,似乎是要抑制它的颤抖,结果却无意中说道:“你是说,阿拉塔普打发你上这里来的?”

  “我当时觉得有必要告诉他……”

  “不必重复你告诉他的是什么。我知道,”欣里克说:“我什么也帮不了你,牧场主——哦——法里尔先生。我无权单独过问此事。你得去——阿塔,别拉我。你这样分我心,我的注意力怎么集中得了?——找最高行政会议磋商。吉尔布雷特!您是不是去帮助照料一下法里尔先生,好吗?我去看看能有什么办法。我要去和最高行政会议磋商。你们知道,这是法律的形式,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他转过身,口中念念有词地走了。

  阿蒂米西亚停留了一会儿,她碰碰拜伦的袖子。“稍等片刻。你说你会驾驶太空船,那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拜伦说。他朝他微笑着。而她,踌躇了一会儿之后,也报之以嫣然一笑。

  “吉尔布雷特,”她说:“我待会儿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她匆匆离去。拜伦目送着她,直到吉尔布雷特使劲扯他的袖子才作罢。

  “我猜想你一定饿了,或许也很渴了吧,要不要洗个澡?”吉尔布雷特问道:“日子总该好好对付过去,我说得对吗?”

  “谢谢,是这样的。”拜伦说。紧张的心情差不多完全烟消云散。这一会儿,他觉得如释重负,感到舒服极了。她的确可爱,非常可爱。

  但是,欣里克却不轻松。他回到自己房里,思绪万千,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在他脑海里飞速闪现。尽管他努力不朝那上面去想,但还是不能摆脱这样一个无法回避的结论:这是一个圈套!阿拉塔普打发他来,肯定是个圈套!

  他双手捂住头,以使怦怦跳动的心脏平静下来。于是,他明白过来,他该去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