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奋斗乌托邦

29、两个细胞

更新时间:2021-11-08   本书阅读量:

    夜深了,郭栩如和陆涛回到酒店,相约第二天上午见面。陆涛回到房间,洗了一个澡,给夏琳打电话,夏琳却只是匆匆地告诉他,她正在赶工做设计,两天后就要提案,她的声音有点哑,看来是累的。

    陆涛放下电话倒在床上,想着自己能为夏琳做点什么,却想不出来。他有一种恶劣的感受,那就是夏琳在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他,而他,却仿佛是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夏琳。他想象若是刚才他与夏琳坐在船上,在维多利亚港游荡,那么夏琳一定很高兴。他想到若是换成一个阳光夏日,夏琳就坐在船舷上,两只光脚就在空中晃荡,而他把一瓶矿泉水递到她手里,用于索回一个甜美的笑容,那一定就是想象中的幸福。

    然而他又不无轻蔑地觉得自己的想法真够庸俗,像是电视里放烂了的广告片,无论怎么拼接都只是一种无聊的重复,他的想法了无新意,无法令自己振奋。

    陆涛闭上眼睛,很快睡去了,他感到自己正躺在一片滑滑的冰上,无法固定,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又向右,他的手抓紧雪白的床单。

    同一时刻的郭栩如却无法闭眼入睡,她记住了陆涛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他们像两个靠在一起的细胞。她喜欢他的话,她在黑暗中睁大眼睛,似乎看到两个悬浮在水中的柔软的细胞,只是很近地靠在一起,其中的一个更加靠向另一个,直至把另一个压得有点变形。她想用这个想法做一个设计,她又想看着这两个细胞能否融合成一个,她还想用束手电光去照亮那两个细胞,以便让她看得更清楚,接下来她也睡着了。

    互补

    昨天忘了对你说生日快乐,今天补上。上午一见面,陆涛便对郭栩如说道。

    昨天我过得很开心,今天我们去逛街吧,香港其实走一走就能走完。郭栩如说。

    陆涛拿出三大张夏琳记下的购物单:其实我来香港的主要任务是购物,你要是愿意的话

    那当然要我带你去,我看看行吗?

    陆涛把购物清单交给郭栩如,只见她把三张购物单平铺在桌上,拿出手机,啪啪啪地拍起来,接着,把购物单还给陆涛,说:我可以买得更便宜,不过,这要花两天才能买完,这里面的东西很多在一些小店里,我们需要一辆购物车,我有一辆。

    多谢,我来推车和付账,你来帮助我找到这些东西。

    先去加连威老道吧,去龙城大药房买护肤品,在尖沙咀,日本Alola保湿芦荟液、Sana日夜补水面霜,以及四包只需十三块并有多种果味和药材成分的面膜,十五毫升细装的SK,倩碧香水,西班牙J.Aliciaherrera护手霜,韩国Rangshi芦荟面膜,买一送一。Utena洗面奶,美国精华,十二块一瓶。不过那里只收现金,不收信用卡。

    那我们先取现金。化妆品的碧欧泉Sasa最便宜,龙城第二,Dove沐浴露是卓越最便宜。你在巴黎,怎么会知道香港那么多?每一次回香港,我都要为我们公司所有人购物,他们把我评为最佳香港

    买手,不然我怎么会有一个购物车?夏琳给你写的购物单只是你通常回香港购物清单的一小部分。陆涛抢过话头。准确。郭栩如愣了一下,接着笑了,你智商真的很高,不耐烦别人

    把话说完。你情商很高,可以理解不同的人。陆涛也笑了。我们如果一起做事会很互补。郭栩如说。

    逛街

    直至开始连续购物,陆涛才暂时地忘记了郭栩如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忘记了她身后的私人游艇与飞机以及她的Daddy。郭栩如令他感到很稳定,没有与夏琳在一起的那一种不安与紧张。如果是刚刚认识,陆涛甚至会把她当作一个杂货铺店主的女儿。他很有兴致地看她与小店主讲价,看她对着香港指指点点。两天过去了,他们只是在一个商店与另一个商店之间鼠窜。陆涛忽然发现,要完成夏琳的购物清单,只凭他一个人多半要走上五天,但郭栩如带着他,却顺利完成了一切,还剩下一港元。

    她总是走在他的身后,用右手

    的手指点他的肩膀,告诉他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有时,她的手会从背后伸到他眼睛前面一点,是两根手指,她手腕上戴着一只表,表带上挂着一只小玩偶,玩偶摇动时会碰到他的脸。

    他们曾在香港街头吃过很多小吃,全是用她从购物中省下的钱。只有一次,他对她的感觉被一辆前来接他们的迈巴赫汽车所打断,当时他们两人上车后,一起坐到后座,汽车行驶时,抬头便可看到从全景天窗里闪现的香港的高楼,以及被高楼切碎的香港的天空。

    那一天晚上在庙街,两人穿过熟食店,绕过算命摊贩,坐进一家小店,耳

    边听着粤曲演唱。郭栩如试图把父亲那张卡交给陆涛,陆涛感谢了她的好意,拒绝了她的卡。她像是想到了,点点头,说她将继续为他保管着。接着,她要他等她一天,坚持送他些礼物,她说如果他不接受,她会很难

    受,陆涛答应了。接下来的一天,她去给陆涛买礼物,陆涛躺在酒店里睡大觉,看电视。再接下来一天,她带着她送他的礼物到酒店,接着送陆涛到机场。两人分

    手时,她只叫他答应一件事,那就是留着她的电话,如果不开心,就打给她。陆涛问她何时回巴黎,她说她Daddy不放心她去巴黎,要她留在香港,她不想让Daddy不高兴。

    飞机起飞后,想到郭栩如,觉得心脏像被按压了一下似的,她在他面前似乎有点胆怯,在他眼里,整件事都像是一个编出来的故事。他想笑一下,却笑不出来,他知道飞机落地后,他便会被巴黎所吞噬。

    明白

    陆涛离港后不到十个小时,Jessica博士在自己崭新的办公室里,再次见到郭亚龙,景焕章在一旁担当翻译。

    陆涛的忠诚度很高,这一次,他没有爱上郭小姐。Jessica开门见山地说道。

    景焕章接着问道:你说的很高有多高?

    根据我们已经打分的各项指标,是最高。Jessica平静地说。

    景焕章把Jessica的话翻译给郭亚龙,很明显,郭亚龙听完后显得有点心烦意乱,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把话先说给景焕章,而是对着Jessica说道:我觉得我女儿有点失落,她一直跟她的狗在一起,我不想看到她这样。我想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

    景焕章连忙把郭亚龙的话翻译过去。

    她在想陆涛,在想他们相处的八十多个小时。她现在喜欢自己想,最好

    的方式是不要打扰她,让她想。Jessica耐心地解释。她为什么不想回巴黎了?是害怕吗?郭亚龙再次发问。回巴黎她会更想陆涛,所以她做出了对自己有利的决定。你还能为我们做些什么?郭亚龙的语调已经提高了。只从郭亚龙的表情中,Jessica便能看到有一种受挫感,但她仍然平静地回

    答:夏琳!我们要研究夏琳,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只是我们有一些暂时的

    困难。什么困难?我们缺乏夏琳的信息。景焕章接口道:关于夏琳,能提供的数据我们都提供了。我们在巴黎的

    委托人告诉我们,他们已尽力了。

    Jessica博士脸上依然充满自信:如果我们可以继续工作,我还会尝试一些办法,也许能够得到我们需要的数据。事实上,我本人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课题。

    你们继续。未等景焕章翻译完,郭亚龙生硬地说道,我希望我女儿能够幸福,如果她想陆涛,她就必须得到陆涛,我可以付出很高的代价,这就是我的意思。

    Jessica博士等到景焕章翻译完毕,她用柔和的目光再看一眼郭亚龙,然后轻轻地说:我明白一个父亲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