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奋斗乌托邦

20、你听得见吗

更新时间:2021-11-04   本书阅读量:

    现在,陆涛坐在电梯里,眼前一片漆黑,嘴被封着,他听不到那些与自己命运相关的信息,虽然那些信息搭载着电波,以光速在世界上飞驰着,但他却可以听到电梯门关闭的熟悉的嚓嚓声。这种声音他很熟悉,三年前,在设计田园牧歌时,他曾仔细考察过各种品牌的电梯,他看过奥的斯、莱茵、迅达、蒂森,还有日立、三菱、富士,最终,他为田园牧歌选用了迅达,他记得自己在设计时,为了在连接两座建筑之间的空中彩虹中增加自动扶梯及自动人行道,曾与米立熊有过激烈争吵,米立熊一笔勾掉了所有这些设备,使他的设计效果大受影响,最终,在他不懈的争取下,终用难以置信的低价拿下了江苏昆山的通力,使米立熊屈服。他还记得,调试设备时,在寂静的大楼里,他听到电梯运行的声音,内心充满了快乐。

    每一个设计者都知道,当他的图纸变成真正的实物时,他会有一种创造者的快乐,而那种快乐如此单纯,以至于无法忘记。此刻,他的头靠在电梯的墙壁上,就重新听到这种嚓嚓的声音。他知道,自己被安置在迅达电梯内,而自己所在的建筑内,在被打通的二三楼之间,有一条自动扶梯在运行,一定是通力。因为通力有一个技术特征,电梯在自动停止时,会震动两下,他知道,自己目前很可能是在一座公共建筑内,从电梯运行的情况估计,这座楼高达三十层左右,这是哪一座楼?

    陆涛具有极好的记忆,他的大脑几乎全部用来存储及分析建筑的外形,只要有一个外形,他便能迅速构造出内部结构,接着,他甚至会作出建筑预算,这一切,都是在他的头脑里自动进行。这使得他的眼光与众不同,在他眼里,每一座建筑差不多都是透明的,他的眼睛穿透外墙,直至内部空间:这里是走道,那里是风道,这里是机电间,这面墙会这样延伸。

    当他被一双铁钳式的双臂抱进车内,在脸上贴上封条之后,他便开始计算他被带到了哪里,他用一手搭住脉搏,用以计算时间,接着根据自己向左倾斜或是向右倾斜,计算汽车的方向,他是如此专注这些事情,几乎令他忘记恐惧。

    现在,他知道自己在巴黎新城中,他在努力回忆自己逛新城时看到的建筑,哪一座更可能是自己此刻所在。

    忽然,他听到郭栩如的声音:你听得见吗?

    此刻的郭栩如双手被反绑,眼睛被贴住,只有嘴里可以发出声音,她并不知道身边有没有人在看守,只是试探着出声,听听陆涛的反应。

    一片寂静。

    这时郭栩如才想到,陆涛也跟自己一样,看不见也发不出声音,她甚至无法知道陆涛的方位,于是郭栩如压低声音:要能听见就弄出一点响声。

    陆涛用头撞向背后的电梯墙壁,发出当的一声。

    你看见我了吗

    我知道你在哪里了,你在我左边,你眼睛上也蒙着布吗?

    陆涛又撞了墙一下。

    他们把我嘴上的封条撕了,我可以用嘴把你的封条撕掉,同意吗?

    陆涛再次撞了一下墙,他便感到郭栩如向着自己所在的地方挪过来,她慢慢凑近他,她感到自己触到了他的身体。她探出头,她的嘴唇触到他的肩头,那是一件棉布上衣,她用鼻子拱一拱,又伸出舌尖舔一舔,接着,顺着那上衣,滑到他的脸颊上,他鬓角的胡茬儿轻刺向她,令她感到心跳加速,她寻到胶布的边缘,然后试图用舌头和牙齿揭下来,可惜的是,咬住的一个角掉了。她长出一口气,接着用舌尖顺着胶布的边缘向另一侧滑去,她感到陆涛在发抖,接着,他的肌肉也变得僵硬。

    她停下来,靠在他怀里,微微喘息。

    陆涛咬咬牙,接着放松脸部的肌肉,刚才的感觉令他完全忘记了危险,他只是在脑海中回忆郭栩如的样子。事实上,她每一次都是快速从他眼前闪过,没有留下牢固清晰的影像。他只是记得她向他滑来,然后滑去,像是一团儿立体的飘浮的颜色,他只对她有一个总体上的印象,那就是灵活而甜美。

    郭栩如此时已得知,陆涛的嘴被贴得很严,于是她让陆涛的身体

    往下降低,开始用舌头探索蒙住他眼睛的那一块胶布,很快,她便找到一个皱起的角,然后就用嘴唇灵巧地把那个角折一折,让它厚一点,接下来用牙齿咬住,轻轻揭下,直至把陆涛的蒙眼胶布完全揭了下来,然后说:你看见我了吗?

    陆涛看见了,她离他近得几乎触到,似乎可隐隐看到她脸上的毛细血管在皮肤下伸展,这时他才意识到她不仅聪明,还很漂亮。

    你看见我了吗?郭栩如再次轻声问。

    陆涛再次撞了一下墙壁。

    可以把我的蒙眼布摘掉吗?

    这当然有难度,陆涛现在只是能看见而已,他发现自己和郭栩如一起,被关在一架货梯内,货梯是他熟悉的迅达。他心中一喜,这电梯结构他熟悉,也许有机会逃一逃,但现在,他的双手被绑在背后,嘴被不干胶贴得很牢,无法说话。

    此刻,他看到郭栩如额头上的胶带露出一小块,没有被粘牢,他凑过去,用自己的额头轻轻地蹭,使胶带被揭开得多一点,但十分钟后,他只揭开了一点点,头上的汗一颗颗滴落在郭栩如脸上,他不得不坐在一边,快速呼吸着。此时,他意识到,目前最好使的工具就是自己的嘴,却被一层薄薄的胶带阻住了,他得想出别的办法。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让郭栩如用嘴解开绑住自己的绳索,但她看不见,如何解得开?

    陆涛开始寻找带有尖端的东西,他知道,只要自己把嘴凑上去,便能把胶带刺破,但是,哪里有带着尖端的东西呢?

    她的耳坠?没有。她的发卡?没有。她的头发用一根皮筋绑住。不过,他看到了,在郭栩如Lotto运动夹克上有一条金属拉链,他凑过去,尝试着把拉链的抓手立起来,但不成功。此刻,他想到她可能留有指甲,于是用肩膀碰一碰她,试图使她转一下身,把绑在背后的手露出来,她不懂得,只是轻声问:要我怎样?

    对不起

    陆涛无法回答,只好再用力推她一下,她顺着他用力的方向,把身体挪了一个角度,好的,有眉目,他再用力拱她,使她慢慢地转了九十度,他看到她的手,已被绳索勒得通红,令他失望的是,她的指甲剪得很短。他只好直起身,忽然,他想到自己的手指也是可以动的,这让他恍然大悟。

    我完全是猪!他在心里恨恨地骂了自己一句,然后转过身,用背后的手接近她的脸,他摸到了她的头发,向下,指尖触到她的胶带被翻起的一角,他捏住那一角,轻轻地揭,胶带揭开了。她转过身,她笑了,伏向他轻声说:我能看见你了!

    陆涛点点头,把眼珠转向下,指着自己被封住的嘴,郭栩如皱着眉头想了想,摇摇头,表示不知如何是好。陆涛使劲咧一咧嘴,让她看到胶带中间的下面是空的,又用下巴指一指她的嘴,意思是她可用牙齿刺破胶带。郭栩如却仍未明白。陆涛出了一口气,转过身,把被绑的手放到她面前,她明白了,用嘴开始咬绳索,很快,她居然把绑住他的绳子解开了。

    现在,陆涛有了双手,他撕下了封在自己嘴上的胶带,张开嘴,大口地呼吸,一种重获自由的快感从心中升起。接着,他迅速解开郭栩如背后的绳索。

    她转过身来,轻声对他说:对不起。

    两人四目相对。

    你是谁?陆涛放低声音问。

    我是好人。郭栩如说。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抓你?

    可能是我Daddy的仇人。谢谢你向我伸出手,抓住我。郭栩如的眼前,闪现出陆涛毫不迟疑地几乎是本能地向她伸出的那一只手。

    不用谢我。

    Daddy一定会救我们的。郭栩如说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陆涛再次环视周围,他知道,只要稍一用力,便可以把电梯门扒开,但电梯外一定有人把守着。

    你Daddy可能会救我们,也可能救不了我们,最好的办法是我们自己救自己。

    郭栩如的眼睛望了一眼电梯四周,然后低声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你害怕吗?

    还差多少

    已是后半夜,郭亚龙站在渔船的船头,钱刚蹲在不远处的甲板上,一支接一支吸烟。郭亚龙

    的目光望向黑暗的海水,他在等待,律师景焕章用手机与他的会计一笔笔核对账目,这些账目他来时已准备好,只是做给钱刚看的。

    黑暗中,景焕章挂了电话,对郭亚龙说:德意志银行两点前可提现两

    百万欧元。还差多少?差五千七百万,会计说他在跟瑞士银行说话,做好后马上打入我们账户。郭亚龙点点头,钱刚站起来,走到船头,海风吹着他们的脸。钱刚把手枪掏出来,让郭亚龙看看,扔进海里,说:谢谢龙哥,可能我以后永远看不到这片海了。景焕章从船舱里出来,说:日本银行汇过来的一亿两千万日元到账了。还差多少?除去瑞士银行的钱,还差一千七百万港元。郭亚龙看了一眼钱刚,钱刚很清楚这一眼的分量,如果他点点头,郭亚龙就不必麻烦了,但是他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他知道,郭亚龙有一亿。郭亚龙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继续问景焕章:新加坡那边怎么说?杰哥说他一小时应该可以凑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