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奋斗乌托邦

18、郭亚龙

更新时间:2021-11-03   本书阅读量:

    这是一片香港附近的海面,夜色中,黑暗的海水拍打着一条式样老旧的渔船。天上,乌云像正在水中扩散的墨汁一样,慢慢围住一轮升起的明月,直至将它吞噬。

    与此同时,一艘快速驶来的豪华游艇,向那条渔船靠近,两船并拢,船工放下踏板,四个人依次从游艇走到渔船上。领头的是香港金星堂旧日堂主郭亚龙,他六十岁,穿着一身西装,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律师与保镖。律师叫景焕章,已跟随他二十年,曾与他一起出生入死,为他打理那些最重要的事情,是他最忠实的参谋。两名保镖的右手从上衣领口处插入左边腋下,紧握住藏在那里的一把每秒十发的德制MP5式微型冲锋枪,在他们身后,另有两名保镖把枪架在肩头,掩护他们登船。

    郭亚龙在香港小有名气的原因,是他曾与手下人一起,顶着飞舞而来的大片刀,横扫遍布香港街头的盗版音像店。一个月后,这些被打爆的店铺渐次重新开业,但主人换成了郭亚龙,他只出售正版音像制品,此举,标志着郭亚龙率领手下黑道转白道的全面提速。几年后,他一项一项关停了手下所有与黄赌毒相关的产业,全面做起了正经生意,他开的当铺及钱庄享有很好的声誉,房产中介店铺遍及香港及大陆,这使得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可以把孩子送到美国私立学校念书。

    然而这花费他整日整夜心血新建起的大厦,目前却遇到挑战。事情来得太突然,令他措手不及。郭亚龙决定处理完这件事后一定去泰国烧九炷高香,向佛祖忏悔,他深信,恶因结恶果,从前的坏事迟早要追到现在来。

    郭亚龙弯腰钻进渔船的船舱,里面已经挤满了人,灯光昏暗,气氛紧张。他上船时已安排好,若是自己有什么闪失,渔船上的人必须同归于尽。就在他登上渔船的那一刻,他船上的蛙人也从船的另一侧跃入水中,潜到渔船边,把一颗可遥控起爆的炸弹放安在渔船上,遥控起爆器就粘在郭亚龙的手腕上。

    钱刚

    在渔船上等待郭亚龙的人叫钱刚,近五十岁,精瘦,相貌平常,嗜酒,他很有心计,低调,办事稳妥周全,只有郭亚龙知道,他身上背有四条人命。十年前,两人结拜为兄弟,钱刚一直跟着郭亚龙,出生入死,为他打理最棘手的生意。

    郭亚龙进入船舱后,钱刚迎过来,叫郭亚龙感到不安的是,钱刚手上竟抓着一把手枪。

    龙哥,我跟了你十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这次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我不能坐牢。钱刚的声音很小,犹如梦呓,他说话的时候,眼光无法聚焦在郭亚龙脸上,像是发散在某一处虚空中。郭亚龙感到这一回事态严重,因为钱刚从来都是冷静而可靠的。

    郭亚龙在船舱中找到一个位子坐下,只是盯着他,一言不发。

    钱刚坐到郭亚龙身边,低下头,摆弄着手里握着的一支手枪,他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与郭亚龙一起进来的两个保镖中的一个,已把怀中的微型冲锋枪抽出来,枪口对准他的额头,并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钱刚长叹一声,凑近郭亚龙,阴郁地说:祸是我闯的,没办法了。我要一亿!一亿港元!我只有五个小时了,我知道你能拿出来。对不起大哥,我不是人,我以后永远不会见到你。

    郭亚龙用眼睛扫一扫船舱内,那里有钱刚的两个手下,这两个人他都认识,都是入伙很早的兄弟,基本上,最脏的活儿都靠他们这一组人来完成。他用眼睛在每个人的脸上停十秒钟,像是在询问那个他们必须回答的问题:这件事是谁的主意?

    三个人全部低下头。

    郭亚龙知道,此刻,他想知道的事情对他们并不重要,他们处在生死之间,于是他压低声音问:你们跑得了吗?

    船晃动了一下,头上昏暗的吊灯也随之晃动,使得本想站起来的钱刚又坐回到位子上。钱刚叹口气:大不了变成尸体就能跑了。我受够了,再也受不了了。龙哥,这件事之后,只要我能活下去,我每年都会给你烧香,帮我这一次吧。

    从钱刚的语气里,郭亚龙听到一种陌生的情绪,不是惊慌,不是恐惧,而是茫然和

    沮丧,而这种情绪,钱刚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露过。记忆中的钱刚总是凡事自有办法,如果问到他,他会有条有理地告诉你,他会先干什么,后干什么,直至把事情搞定。

    郭亚龙迅速转入正题:时间不多了,现在,我想先听听我女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