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奋斗乌托邦

6、John

更新时间:2021-10-29   本书阅读量:

    陆涛闭上眼睛,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夏琳等他睁开眼,问:你在偷偷地惦记什么?

    我在扪心自问,什么时候才能成为JohnGalliano?受雇于CD我也认了,不过现在我真替你嫉妒他。如果有一天你奋斗没成功,而我,不巧成为John

    夏琳使劲摇头。

    陆涛盯着她,说:真的没可能吗?

    John已经融入了时尚界的血液里了。

    陆涛轻声说:我也是个设计师

    夏琳果断地回答:但不是JohnGalliano。陆涛刚要张嘴。

    夏琳坚决地接着说:也没有可能成为JohnGalliano。

    陆涛张张嘴,话音还没发出来,夏琳便接上:不要问我为什么。

    陆涛叹口气,又张嘴,夏琳打断他:因为陆涛这个名字太难听了,不可能成为时尚的一部分,更不可能成为巴黎时尚的一部分。

    陆涛又想张嘴,夏琳笑了:换成意大利名也不行你也太顽强了,住口!吃面包!

    你难道真的不允许一个要饭的胸怀大志吗?你也太残酷了。

    不是我残酷,是巴黎很残酷。

    巴黎残酷在哪里?

    你能想象有一天,JohnGalliano去街头要饭会成为时尚?

    那是不可能的。

    因此,陆涛要成为像John那样的设计师就是对巴黎的侮辱。

    陆涛乐了:那么,巴黎受得了陆涛的侮辱吗?

    巴黎忍受陆涛侮辱的方式就是让陆涛成为一个要饭的。陆涛笑了:巴黎真残酷。

    我仰慕你

    此时此刻,你是不是特别怀念北京?夏琳问。

    北京有徐志森,徐志森对我至少比John对你要好,你认为我们应该怀念北京还是羡慕巴黎?

    我认为我们应该走到哪里混到哪里,现在,我们在巴黎,我们就要在这里奋斗下去。

    你的奋斗是什么意思?

    夏琳想了想,鼓足勇气问:你认为有一天我能够成为JohnGalliano吗?

    陆涛摇头,说:多半比我还不可能。

    那我不是白来了?我这法国名字Sofia不也白起了?

    不过当你梦想成真以后,JohnGalliano的儿子会成为Sofia的高级助理,如果他有儿子的话。

    巴黎的时尚是,设计师的设计基因会传下去,成为传统,但本人一般都没有儿子,因为他们只喜欢同性。

    那么巴黎的时尚就是一种断子绝孙的时尚,我认为你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学习得太久了。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傻了?

    事实上我仰慕你。

    为什么?我都成你媳妇了,你为什么还仰慕我?

    我仰慕你的奋斗。

    夏琳刚想张嘴,陆涛又接上说:真心的。

    那我怎么办?

    闭上眼,闻一闻塞纳河河水的味道,在饭前把那些负面信息忘掉。

    夏琳闭眼,做出打坐的样子,陆涛趁机把一块布铺在地上,把面包、黄油、几片生菜和一把餐刀摊在桌布上,又摆得好看一点。

    他看看四周,又看看夏琳的脸,夏琳在晚霞里显得特别漂亮。

    陆涛咽了口唾沫,轻声说:醒醒媳妇,该吃饭了。

    夏琳睁开眼,看着地上铺的布,惊叫道:这不是你要饭的时候铺的那块吧?

    希望

    日子一天天过去,徐志森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元气。这一天下午四点左右,林婉芬推着徐志森,走到医院的花园里,天气好得出奇,抬头便可看到朵朵白云在蓝天下飘浮。

    两人的谈话总是离不开陆涛他们唯一的儿子与希望。

    有时候,我觉得你恨他,恨铁不成钢的那种恨。

    徐志森轻轻摇摇头,一会儿才说:不,我欣赏他。

    你欣赏他?

    是的。

    为什么?

    我在他身上看到自由的影子。别人会说他不负责任,自私任性,但别人会对我大喊大叫,直至我向他们手中悄悄塞进两千万,他们一瞬间就会改变态度,老老实实从我手中接过两千万,听从我的建议,他们是那些我可以通过利益与情感控制的人,而陆涛不会,我

    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能做到?

    也许,他知道,你爱他,他对你有恃无恐,不管你们现在的关系如何,他知道,总有一天,你的钱仍会是他的。

    首先,很少年轻人会耐心到这种程度我是说,他可以等到在我死后,得到我的钱。再说他现在这么冒犯我,我怎会把钱留给他?这不是答案!我们争执时,他根本没有想得到我的钱,他也不是在为金钱而奋斗。

    那么,答案是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已经有了他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