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奋斗乌托邦

2、我还是别说了

更新时间:2021-10-28   本书阅读量:

    从地铁口一出来,拖着行李的陆涛就想发火,在他眼前展开的是一条小街,小得刚刚容得下小小的地铁出口,街上人不多,杂乱而干净。

    夏琳向前走,陆涛气喘吁吁地跟上。

    夏琳,你敢肯定这是巴黎吗?

    夏琳点点头:不许对我喊

    两人异口同声地大叫:跟我回北京去!

    陆涛笑了: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认为这地儿必须清理整顿一下,要不然根本不时尚,也浪漫不起来,我告诉你,我可是北京来的,见过脏乱差,可没见过这么脏乱差的,那管市容的都哪儿去了?你带我去巴黎市政府吧,凭什么让我女朋友住这儿啊!我有意见向他们提!

    我搬了六次家,从郊区到市区,从市区又到郊区。情况是这样的,郊区便宜,不方便,市区贵,方便。我告诉你啊,这是我找到的最好的地儿!你要是不满意就

    我是说,我是说我爱你,一想到你在这种地方混了两年,我就想

    夏琳看着陆涛做感动状。

    陆涛接着说完:何必呢!

    两人同时长出一口气,夏琳笑了。

    我就知道你想说替我哭一次吧,反正我是哭不出来了。陆涛说。

    连说话都看人下菜,你这机灵劲儿在这儿准用得上!我告儿你,我这么牛的人,住的地儿想都不用想,一定是特牛!走!快到了!夏琳加快了脚步。

    牛到什么程度?陆涛气喘吁吁地问。

    我租房的时候,广告上写着呢,可以看到埃菲尔铁塔。晴天,推开窗,窗外是一幅高保真全景巴黎市容摄影,能得奖的那一种;有雾的时候,窗外就像是一幅印象派的画儿,黄昏很美。到了夜晚,那灯火,那氛围,那情调,更美的是夜晚加薄雾,每一时刻颜色都在变,你能感受到这城市是活的,会呼吸,比接吻的感受还要香甜。啊,神圣、比例、节奏、艺术,明话儿告诉你吧,不用法语简直说不明白,用法语说呢,你目前的水平又听不懂,所以我还是别说了!夏琳停下,用手一指,到了。

    陆涛根本没有看夏琳手指的方向,他看着夏琳快速移动的身影,跟着她走。他简直被她迷住了,在他心里,夏琳是公主,巴黎是她的皇宫,是放在她周围的一个布景。漂亮的是夏琳,她站在这里,对他说话,令他产生陌生与神秘感,他认为他现在更爱她了。

    巴黎,你以后想把我怎么样?

    这是一座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建的楼,又旧又破,夏琳租的房子在最顶层,两人沿着窄小的楼梯走上去,一直进入夏琳室内。

    陆涛拉开窗帘,对着窗子:家,我们的家!没想到真有铁塔哎。

    夏琳:废话,没有我能租嘛!

    陆涛打开窗子,往下一瞧:哎,夏琳,你看,那下面哎,谁那么缺德呀,以为我不懂呢吧,夏琳,那不是墓地嘛!

    夏琳在麻利地收拾房间:图一清静吧。

    陆涛:你就不怕闹鬼吗?

    你没来之前我有点怕,有你在我一点儿不怕了!去,别在那儿一惊一乍的,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找我鄙视呢吧你!

    陆涛撇撇嘴:哎,他们法国政府搞的什么规划啊,太落后了,把墓地放人家住宅下面,我告诉你,远在中国北平解放初期,这种丑恶现象就被绝迹了,怎么在这儿死灰复燃了?1968年革命的时候巴黎的大学生们怎么不抗议呀?回头我趁夜里没人到下面画一幅涂鸦去你帮我把法语拼写正确啊,我要写:要宁静,但不要墓地!

    反正你成天闲着没事儿,就替法国大学生们抗议一下吧!

    什么巴黎啊,农村!

    把窗户关上!你再这样用中文大声喧哗,一会儿邻居默默地就打电话报警了,咱就得重新再找地儿了,你再也别想从窗户里看到埃菲尔铁塔了。

    陆涛关了窗户:我们直接搬到铁塔下面住吧?

    帮我收拾完屋子再搬吧。夏琳一脚把一纸箱子踢到陆涛面前。

    陆涛却重新打开窗户,对着空中指指点点:巴黎,我对你印象不好!你委屈了我媳妇儿夏琳!你,你,你以后想把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