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机器人与银河帝国

第二章 祖先

更新时间:2021-10-27   本书阅读量:

  记忆啊!

  记忆难以磨灭,但往往隐而不现。有时因什么触发而又历历在目,清晰可见。

  嘉迪娅感到自己又年轻了,比在她面前的人更年轻。她重又感受了悲哀和爱情的激动!她想到了索拉里亚的悲剧,想到了失去扬德尔的痛苦,想到了遇见白利的激情。

  然后,是她的第三个丈夫——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他们的婚姻生活很平静,没有悲伤,也没有激情!

  突然,有一天,汉·法斯托尔弗博士来访,嘉迪娅仔细地打量着博士。仅仅过了5年,法斯托尔弗博士成了议长,实际上也是宇宙世界的首领。他当然不会有时间来看嘉迪娅。

  即使像嘉迪娅这样不关心政治的人也知道,只要博士停止一天斗争,他就会失去他目前的权力和地位。但扬德尔危机仅过去5年,他依然年轻有为,充满活力和希望。

  他说:“我给你带来个口信,嘉迪娅。”

  “但愿是好消息,”她有礼貌他说。

  “我希望是好消息,”法斯托尔弗温和地笑了。“口信是我们的一位老朋友带来的。”

  “我真有什么老朋友吗?”

  “是艾利亚·白利。”

  5年一晃而过,那刺痛、那激情重又回来了!

  “他好吗?”沉默了好久、好久,她才困难地张口问。

  “很好。而且,他就在我们附近。”

  “附近?在奥罗拉?”

  “不,在围绕奥罗拉的轨道上。他知道,即使我全力施加影响,奥罗拉也不会接待他。但他想见见你,嘉迪娅。他与我联系,希望我能安排你上太空去见他。我当然可以安排,如果你愿去的话。”

  嘉迪娅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过了好长时间,她才下了决心。

  “我想,我应该去见他。”

  “那好。我尊重你的意愿,尽管我认为,你此行并不明智。”

  “我怎么去?你陪我去吗?”

  “你可以坐我私人小飞船去。我公务繁忙,难以脱身。但达尼尔可以陪你去。他也可为你驾驶小飞船。他也许也像你一样想见见白利。此行必须绝对保密。”

  “那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汉。”

  “没关系,我有办法应付。”

  这是一艘小飞船,但非常舒服。嘉迪娅是宇宙人,但这是她第二次进入空间。第一次是从索拉里亚来奥罗拉。达尼尔在另一个小房间里,那儿是驾驶室,她只能见到他一角身形。

  航程很短,没几分钟,小飞船就进入了白利飞船的轨道,但与大飞船对接花的时间要长得多。对接非常顺利。当然,由达尼尔操纵,不可能出什么问题。

  达尼尔说:“对接完成了,嘉迪娅太太。艾利亚朋友想过来见你。”

  “请他来吧,达尼尔。”

  墙的一面洞开了,从洞开的墙后面走来了白利。“艾利亚!”嘉迪娅不由低低叫唤了一声,看上去他的头发已灰白了,但他还是艾利亚,因为其他方面几乎没多大变化,也没有因年龄关系而显得苍老。

  他看着她笑着,两眼紧盯着,像要把她吞下去似的。然后,他举起了一只手指头,说了声“等一下”,就向达尼尔走去。

  “达尼尔!”他抱住机器人的双肩,拼命地摇着。“上帝啊!你一点也没有变!”

  “艾利亚朋友,见到你真高兴!”

  “听到你叫我朋友,我也非常高兴。可这次见到你,没有什么烦人的问题要我们解决了。我已经辞职了,不再做侦探了。我正到一个新的星球上去殖民——告诉我,达尼尔,3年前法斯托尔弗博士来地球访问时,你为什么没跟博士一起来?”

  “那是法斯托尔弗博士的主意。他要带吉斯卡特去。”

  “太遗憾了,达尼尔!”

  “我如果能去见到你,也会很高兴的,艾利亚朋友。但法斯托尔弗博士回来说,他的访问十分成功。因此,我想,他带吉斯卡特去的决定是正确的。”

  “访问的确十分成功,达尼尔。在他去之前,地球政府还不太愿意在开拓银河系方面进行合作。但他去过之后,成千上万的人开始向往宇宙。我去的那个星球空气中氧的含量很低。我们只能先生活在室内。要等100年之后,我们才能将其改造成完全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他讲话时,不时回头看看嘉迪娅。她坐在那儿一直看着他笑。

  “达尼尔,你可以留在驾驶室内。我得与嘉迪娅谈谈了。”

  “那当然,艾利亚朋友。”

  达尼尔走回驾驶室。嘉迪娅站起身来,关好问。他们两个就单独关在小舱里了。

  白利伸出双手。“嘉迪娅!”

  她握住了白利双手。“请原谅,嘉迪娅。我不得不先和达尼尔谈几句。”白利说。

  “没关系,我完全理解。他是你的好朋友嘛!”

  他说:“我本来不想见你。可我一进入空间,就渴望见到你,而且无法自制。”

  “我很高兴能见到你。”嘉迪娅笑着说,并把白利拉到床边坐下。

  “你生活得好吗,嘉迪娅?”

  “还可以。你呢,艾利亚?”

  “我老了。3星期前我刚过50岁生日。”

  “你看上去没多大变化啊!”

  “谢谢你。我想问一下,你和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

  嘉迪娅点点头笑了。“他是我的丈夫。我听从你的劝告。”

  “生活得好吗?”

  “很好,还可以吧!”

  “但愿永远如此。”

  “再好的事也不会几百年不变的,艾利亚!”

  “有孩子了吗?”

  “还没有。你一家怎么样?你的儿子,你的妻子,都好吗?”

  “本特利两年前就去殖民世界了。我这次正是去他那儿。他是那个新世界的头。他才24岁呢!”白利说话间颇有一种自豪感。“在公众场合,恐怕我只能称他‘阁下’了。”

  “太好了!你太太呢?她没和你一起来吗?”

  “杰西?不,她不愿离开地球。当然,以后她可能会改变主意的。”

  “那你只有一个人啦?”

  “船上还有100多殖民者——”

  “他们在那边大船上。在这儿,你就一个人。我也只一个人——”

  “嘉迪娅,你喜欢我这个老头子吗?”

  “艾利亚,难道还要我求你不成?”

  3个半小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嘉迪娅只恨良辰短暂。但白利和她自己的飞船在绕奥罗拉的轨道上停留时间越长,就越危险,一旦被发现,法斯托尔弗博士会倒霉的!

  白利说:“我得走了,嘉迪娅!”

  “我知道。”

  白利说:“达尼尔会照顾你的。他是你的朋友,也是你的保护人。你也一定要做他的朋友——为了我,你也要做他的朋友。但你要听吉斯卡特的话。他应该是你的顾问。”

  嘉迪娅皱起眉头表示困惑不解。“为什么是吉斯卡特呢?我可不喜欢他那样子。”

  “我不要求你喜欢他,但我要求你信任他!”

  “为什么,艾利亚?”

  “我不能告诉你。但在这一点上,我请求你也信任我!”

  “我们也许再也见不到了,艾利亚,”嘉迪娅哀伤他说。

  “是的,再也见不到了,嘉迪娅!”

  这是一次生离死别!

  确实,她再也见不到白利了,永远不会再见到下!

  回忆是甜蜜的,也是痛苦的。她早就把这一切深深地埋人记忆中,但吉斯卡特一定要她会见曼德默斯,因为艾利亚要她信任吉斯卡特。

  而现在,她不得不面对现实,面对她前面的这个年轻人!

  曼德默斯冷眼观察着她。他说:“从你的反应看,嘉迪娅太太,我想,这是事实!”

  “什么是事实?你在说些什么啊!”

  “那地球人离开奥罗拉5年后,你又到太空中会见了他,并在一起呆了好长时间。那正是你开始怀孕的时候。”

  “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

  “太太,这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地球人的飞船和你的小飞船在绕奥罗拉的轨道中运行,当时就被发现了。只是由于法斯托尔弗博士影响,才没有记录在案。”

  “没有记录,就没有证据!”

  “但阿曼蒂罗博士当时就了解了全部情况。”

  “这算不了是什么证据。”

  “是的,但这足以使他怀疑我的出身!”

  “可以明确告诉你,你是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的后代。我在去见地球人时,就怀孕3个月了。你可以查医院档案,你可以检查基因,你可以问达尼尔!”

  “都没有用,嘉迪娅太太。”

  “那我也帮不了忙,你可以走了,年轻人!”嘉迪娅下逐客令了。她简直难以忍受下去了。

  “慢!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见你有两个原因,一是私事,一是公事。现在私事谈完了,请再给我5分钟谈公事。”

  “最多5分钟!”

  “还有一个人要见你,是一个地球人——是殖民世界的人,地球人的后代。”

  “告诉他,”嘉迪娅说,“不论是地球人,还是殖民者,都不允许上奥罗拉,让他回去。为什么要我见他?”

  “遗憾的是,这200年来,力量的均势已发生变化。地球人的殖民世界比我们还多,飞船也比我们多,更不要说人口了。一旦发生冲突,他们会不惜牺牲——因为他们短命、人多,生命不值一钱!”

  “我不相信他们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曼德默斯强笑了一下。“不管怎么说,我们已不能左右他们了。这是法斯托尔弗博士的政策所带来的后果!”

  “你代表谁说话?代表阿曼蒂罗?”

  “不,我代表议会。”

  “这个殖民者见我有什么事?”

  “我们不知道,太太。我们希望你能告诉我们。你得见见他,了解一下他此行的目的,然后向我们报告。”

  “谁是‘我们’?”

  “是议会。殖民者中午来你这儿。”

  “你要我做告密者?”

  “不,只是想了解殖民者此行目的。你虽然原籍索拉里亚,但你现在是奥罗拉公民。我相信你热爱奥罗拉。”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这还不简单。这个殖民者明确指出,他要见一个索拉里亚女人——尽管索拉里亚已不复存在。这一点也使我们困惑难解。”

  “好了,你可以走了!”嘉迪娅第二次下逐客令了。

  年轻人向门口走去。突然,在快到门口时,又转过身来说:

  “噢,我几乎忘记了。要求见你的殖民者姓白利。这大概是巧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