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我和你的笑忘书

我和你的笑忘书

更新时间:2021-10-30   本书阅读量:

    楔子

    我们一起走过沱江边,虹桥下,灯笼店,鼓楼颠。

    我们一起牵手走过最美丽的旅行,但是,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

    二十一岁,我与你分开,你说,尘埃,如果有一天,你想起我,就来找我。

    二十三岁,我抛下一切,轰轰烈烈来到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找你,寻你。

    但你已不在。

    魏星沉,我想,我和你的这段岁月里,我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笃定。

    我笃定以为不管我如何任性你都会站在原地等我,我笃定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会包容我,永不嫌弃我。

    可是直到站在沱江边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没有谁会永远站在原地等谁。

    也是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失去了你。

    没有蜡烛的庆祝

    我和你的爱情开始与一场旅行。

    两年前,我刚失恋,因为空虚,背上包登上了一辆开往凤凰的大巴。

    因为出门仓促,所以我脚上还趿拉着白猫拖鞋,手忙脚乱的跳上车后,却不知背包带子挂在了车门把手上,依旧埋头朝位置奔,电光石火间被带子猛力拉回,身体狠狠朝门外仰去。

    啊!

    小心!

    伴随着我的惊呼尖叫,一个清朗的男声也同时响起,紧接着我的手被一个温暖的手掌紧紧握住。我抚着胸口从惊恐慌乱中缓过神站稳,看到了你。

    魏星沉,那是我们第一次相见,你坐在窗口,窗外有日光影影绰绰透过窗帘洒在你的脸上,琥珀色的眼眸如净水琉璃,你冲我微微一笑,整个世界失了色彩。

    前仰后合的站稳身后,我尴尬的向你道谢。

    低头从你掌心里抽出手,正在这时,我却看到你的小指上有熟悉的光亮一闪而过。

    你与我带了一模一样的尾戒?我惊讶的看着你的小指,你显然也注意到了。

    我立刻抽回手,这是林艺寻送我的尾戒,分手之后我丢掉了林艺寻所有的东西,唯独没有丢这枚尾戒,或许心底我对林艺寻仍抱有念想,但是在这一刻,在日光泛滥,大巴行走在干净的告诉上,天蓝云白,一切都像奔向新的世界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特别作茧自缚。

    或许你看出了我的淡漠,所以惊讶过后,理解的保持沉默。

    大概是因为尾戒的巧合,加上我上车时你对我的出手相救,所以路上,我因为晕车作呕时,你跟司机要塑料袋跟车里的人借橘子对我施之援手时,我对你好感倍增。

    路上,因为无聊,我问起一直挂着耳塞的你在听什么歌。

    你眨了眨眼,把耳塞挂我耳边了一个,里面竟然是许巍飘荡自由的声音。

    我看你,没想到你喜欢听许巍。

    你露着一口白牙笑,是啊,我喜欢他歌里向往自由的感觉。

    我们是从许巍开始聊起,真的想不到看似又潮又爱玩的你心里竟然藏着一个流浪的梦,你说,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带上心爱的姑娘一起去流浪,永不还乡。

    你转头问我,你呢?

    我?我愣了下失笑,其实我是个很普通的女生,在与林艺寻在一起时,我的愿望就是嫁给他。我总不能告诉你,我的愿望是嫁人吧。所以我只是摇头,我没有愿望。

    你并没有惊讶,说,其实人常常要给自己找一个念想才能好好活着,好好面对生活。

    一路上,因为有你,所以我晕车现象缓和了许多,而且一路到达凤凰也不觉得痛苦。

    到凤凰时,我们已经烂熟。群主分住宿时,我和你也意外相邻。于是,大家结伴出去玩时,你叫了我一起。因为在外,所以我也并不因为孤男寡女而拘谨。

    你好像对凤凰很熟,带着我去有老猫的咖啡厅,深巷里的饭馆,隐秘的清吧。我猜你一定曾和女朋友牵手走过这些地方。我说这话时你笑了起来,问,为何不能是我一个人呢?

    因为你在单身旅行群啊。

    你失笑,如果我告诉你我只是因为群主是我哥哥,所以拉我进去凑数你会信吗?

    我无语的看着你,群里还有假单身吗?

    这我不知道,不过,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吗?你探过身凑过头来,神秘的看着我,我的八卦因子立刻被调动起来,立刻凑上去,快说快说。

    其实,我……还没谈过恋爱。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坐在临江的清吧里,你因为陪我喝酒,脸色已有些酡红。

    我看着眼睛晶亮的你,有些不信。你长的这么好,不要说找个姑娘当女朋友,我觉得就算是找姑娘浪迹天涯,愿意跟你走的都有一个团。

    你摇头,眼色深深的看着江面,我一直相信,爱是一眼万年。

    那天我们从酒吧出来时,都已有些微醺。

    不过这个美丽的古镇从来都不缺荒唐的醉酒的人,我豪迈的搭着你的肩膀走了几步就走不动了,赖着让你背。故事真的很俗套,你背起我,欢快的跑,却被另外一个醉酒的人撞倒。

    我们两个一骨碌滚到了路边,而你大概潜意识里要保护我,手一直卡着我的腰,我们两个撞到墙边时,脸亲昵的碰到了一起。

    像电视剧里一样,那一刻,突然有种天地静止的感觉。

    你看着我,我瞪着你,最后,你亲了亲我的脸,然后把我扶了起来。

    那时我们都因为摔的疼痛而有些清醒,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作祟,你亲我的那一刻,我竟不太反感。

    之后你拉着我走到虹桥上,望着灯火倒影的沱江,从我手上摘下尾戒,又从自己手上摘下尾戒。定定的看着我问,陆尘埃,我们都为过去做一个结束你敢吗?我结束单身生活,你敢结束你上段感情和我在一起吗?

    我笑望着你英俊的脸,玩味笑道,我敢,但是我不想做你初恋。除非……

    除非什么?你追问。

    除非,我指着不远处的鼓楼下陡峭的阶梯,除非你顺着这一百层的阶梯把我背上鼓楼顶端,我便和你在一起。

    其实我本意是让你退缩,毕竟,这一百多层阶梯又高又斗,谁想你想也没想便干脆坚定的应道,好,就这么说定了。说完你扬起手,两枚尾戒已落进了沱江里。

    那天晚上,我打着手机背面的灯,你背着我,迎着夜风,我们趴上了鼓楼颠。

    我知道你肯定没吃过这样的苦,因为爬到一半你便有些吃不消。我于心不忍的让你把我放下,毕竟这只是我一时戏言,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了。谁知你却执拗的要遵守承诺。

    趴到鼓楼上,我们确定了关系。

    我并没有告诉你,只限于凤凰的几天。

    所以,在凤凰时,我每天和你一起厮混,你每天喊我老婆老婆,而回长沙时,你拉着我要地址,我却那么惊讶。

    谁出来找艳遇还要地址,我奇怪的看着你。你也不可置信的望着我,甚至有些受伤,陆尘埃,你觉得我们俩是艳遇?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在沱江边,在扔尾戒时,在你亲吻我时,在你背我攀爬时,都不是艳遇,也不是玩闹。你说你是真心和我交往。你说,尘埃,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姑娘,你就是我的一眼万年。

    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很乱,我匆匆把地址留给了你,然后下了车。

    没有退路的思路

    回到长沙,所有回忆铺天盖地。

    因为朋友圈一样,所以总避免不了的和林艺寻见面,每次都是许恋挽着林艺寻的手臂高调张扬,我谈笑风生不动声色。

    朋友都说我洒脱,其实我只是不想被人看低,更不像让许恋太得意。

    不过在一次朋友聚会里,许恋终究没有压住自己的张扬。

    她拉着林艺寻的手双双站在我面前,举着酒杯,笑意盈盈道,尘埃,敬你一杯,希望你早日找到幸福。

    我冷漠的看着笑的一脸势在必得的许恋,以及眼睛不知道往何处放的林艺寻,忽然觉得撕心裂肺的难过。这是我相恋三年的人啊,这是半夜为我跑大半个城买药的人啊,原来他不爱我后的姿态,如此冰冷。

    朋友在边上看的气愤,想站起身为我鸣不平,我摁住朋友的手,如果要打她许恋,我绝不会手软,只是我不想让她得意,她不过想激起我的愤怒罢了,我偏不生气。

    我扬起嘴角笑了,冲许恋和林艺寻举了举酒杯,谢谢。正欲喝,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声老婆平底惊雷般,让整个房间沸腾。

    我惊异不定的看着突然冲出来的你,掩饰自己的情绪,你怎么在?

    我和朋友吃饭,刚好看到你。说完你又旁若无人的冲我笑,你看我们多有缘分,才分开半天,就又碰一起了。

    我心沉了下,突然感动莫名。

    魏星沉,在我被林艺寻和许恋逼的毫无退路时,我从未想过有人能将我救赎,也不想自我救赎。可是那天,你突然闯出来圆场,却让我瞬间从一个傻瓜变成了一个耀眼的公主。

    因为你拉着我站在原地时,人群里突然有人叫你,魏星沉。然后便有人窃窃私语,A大的魏星沉啊,尘埃什么时候搭上了A大的魏星沉。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你附近大学A大的风云人物。

    很久之后你正色对我说,老婆,其实我去你们学校参加过很多次比赛,我很奇怪你竟然不认识我。

    我笑你的自恋,但心下却明白,自从与林艺寻在一起后,我就再也没看过别的人。我是一个做任何事都很专注的人,比方说谈恋爱,以及,报复。

    是的。

    我要报复林艺寻和许恋。

    星沉,那天虽然你进了包厢,瞬间把光芒抢走,也瞬间让我看到许恋眼底的嫉妒和对我更深一层的厌恶,还有林艺寻眼里转瞬即逝的黯淡。

    但在迈出包厢第一步时,我依旧抽出被你握在手里的手,斩钉截铁的说,我要报复。我不希望今天的事再次发生。

    我要当初怎么从我身边走的林艺寻,之后怎么从许恋身边回来。我要许恋今天的张扬全部给她以后的痛哭陪葬。

    你站在我身边,静静的拉着我的手,老婆,难道我没有他好吗?

    我抬头看你,可是在你的眸光里,我忽然有种深深的迷茫,因为在你眼底看到了微不可寻的忧伤。那一刻,我多想铺到你的怀里,痛哭一场,然后把从前都忘掉,和那个在凤凰背着我爬一百层阶梯的你在一起。

    可是你不知道,那一刻,我也觉得,你是全世界最不真实的存在。

    因为你那么好,怎么会真的和我相恋一场。

    感动的要哭很久没哭

    从餐厅偶遇之后,你便知道了我的所有资料。C大离A大那么近,你又在两校叱咤风云,只要稍微动下手指,便有人忙不迭地告诉你。

    所以,从那以后,你便经常出现在我的周围,约我吃饭,带我和你的朋友相见,一瞬间,我也变成了两校炙手可热的人物,在之前大家觉得我被抛弃时,突然转身好像林艺寻才变成了那个被抛弃的人。大家都说,我肯定早和你在一起,所以你才会叫我老婆叫的那么亲昵。

    其实,那只是你在凤凰对我的称呼,我那时因为不在意,所以并为纠正过你。现在纠正你时,你却瘪嘴,老婆,我觉得这样叫着好听。

    我和你在各个场合出现,每次碰到林艺寻,都会看到他眼中各个落寞,虽然许恋挽着他的手臂越来越紧,但我看得出来,林艺寻其实已经在心底对我有愧疚,并且因为我离开他之后过的更好,他对我也多了份留恋。大概没想到自己丢弃的石头,却被别人当成了珠宝。

    这正是报复的好时机,我挑准机会,跟他发短信,过的好吗?

    林艺寻那边很快回了过来,尘埃,你还好吗?

    看到短信我不知是喜是悲,我生日那天你抛下我走有没有想过我好不好,我在深夜等你电话你却揽着许恋坐在电影院有没有想过我好不好,你陪许恋来敬我酒祝我幸福时有没有问过我好不好?

    不过我依旧不动声色的回道,他对我挺好的,希望你也像我一样幸福。我摁下这句话后,心情舒畅的发了过去。林艺寻没有再回。

    那天,我吃饭吃的特别多,可是吃完晚饭时,手机却显示林艺寻打来电话,我奇怪的接起。

    电话里响起林艺寻犹豫的声音,尘埃,你给我发的短信许恋看到了,我不想她难过,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好吗?

    电话里静静的,我知道,一定是许恋在旁边,逼他打这个电话。林艺寻一直都这么懦弱。

    我一句话也没说,把电话挂掉。心里却穿山越岭的难过。我擦了擦嘴,站起身。出校门打车,直奔蜉蝣。

    一路上,我都紧紧握着手,连指甲深陷掌心都不觉得痛。身边的司机却无视我的伤怀,不识时务的开起了黄段子,边讲边上三路下三路打量我,发出猥琐的笑声。

    连日的隐忍和积压让我无惧无畏的对大块头司机爆了粗口,体型彪悍的中年男子大概没想到被一个年轻姑娘抢白,愤怒的踩了刹车,怒目而视。我却视而不见的从包里摸出零钱狠狠的摔在了他脸上,推门下车。

    魏星沉,很久很久之后,我都在后悔自己的那场冲动。

    因为推门而下后,我发现那个地方的人烟稀少,周围还有两三辆出租车,那些抽着烟聊天得司机看到热闹立刻围了上来,而龌龊司机却无辜的喊道,这个姑娘下车不给钱。

    正在我被一群男人包围,抓住身后的垃圾篓朝他们丢去,心里却慌乱成一团时,你突然从天而降。

    你边挥舞拳脚边皱眉冲我喊,傻愣着干嘛,跑啊。

    正在这时,我看到你背后被你打趴下的龌龊司机突然又不甘心的冲了上来,我冲你喊小心,你顺势躲避,却还是晚了一步,龌龊司机的手狠狠的砸在了你脸上,瞬间,血流如注。

    那晚,你满脸是血时,民警及时赶来。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在看到你满脸是血的那一霎,我已经红了眼。

    在派出所里,当我知道龌龊司机并非用手砸你,而是卑鄙的在手里握了把钥匙,你的伤口深一厘米,缝了八针后,顿时心头涌上一股余恨和心痛。

    我知道在派出所动手是什么后果,我也知道抢警棍是怎样的罪名,可是在看到龌龊司机那张流油的面孔时,我怒火中烧,不顾一切的从民警身上抢过警棍,疯狂扑打龌龊司机。

    那天,我是被几个民警架进拘留室的。

    当你从医院回来时,便看到这样的场景。你的脑袋缠着绷带,站在拘留室的窗口摸我的头,你怎么那么傻。

    我看着你眼边的白色绷带,英俊的脸像是一副被破坏的油画,突然鼻子一酸。

    我问你怎么会忽然出现。你说你刚到校门口便看到冲出来打车的我,你喊我我不应,你便跟了上来。

    转而你笑道,幸亏跟了上来,不然我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虽然你望着我淡淡的笑啊笑,可是我听出了你声音里的哽咽,看到了你眼里积攒的泪水。

    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哭了起来。

    生活不是偶像剧,我们没有可以在派出所呼风唤雨的亲戚,不敢张口告诉家里。所以最后,你只能坐下跟那个龌龊司机和民警谈判。

    我说,我可以在拘留所住,半个月,一个月都没有关系。但是你应得的赔偿,一分都不能少。

    可是,后来,民警却走进来对我说,你可以走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民警,民警意会,说道,以你男朋友的伤口本身可以得到起码三万快的赔偿,但是你袭警,加上在派出所闹事,对方也声称你把他脑袋打出了内伤,而又不想你在这里蹲半个月,所以最后他不要任何赔偿,跟我们协商,只要今晚把你放出来。

    说完小个子民警又好心的加了一句,我们民警也难,也希望息事宁人。姑娘你脾气太冲了。不然这几万块……哎,也不会打了水漂儿。

    一出派出所门,我便直奔到你面前,我眼泪鼻涕横飞,你却望着安静的微笑,冲我张开拥抱。

    我说,你怎么那么傻,放着几万块不要。你却紧紧的搂着我,老婆,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待在拘留所那种地方呢。

    那天晚上,你送我回家,在家门口,你心疼的看着我说,老婆,如果你要报复,我愿意当你的棋子。只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让我在你身边,不要独自一个人。

    魏星沉,你一定不知道,你说这句话时我特别特别难过,一个月前,我看到林艺寻和许恋手牵手,对世上所有的爱情和男子都失去了希望,我认定所有的美好爱情都会坍塌为废墟,所有的男子都朝秦暮楚,毫无担当,可是你的出现却让我重新建立起了信念。

    不知道你懂不懂我的说法,我不知道别人的人生,但我知道自己的人生是一直有一个信念存在的,那个信念叫做美好和信任,当它在我面前倒塌时,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暗了。甚至觉得自己之后的十多年都会活在阴影和晦涩里,但是你却及时出现将我救赎,讲我倒塌的信念唤醒,将我感动。

    有一点满足就准备如何结束

    2008年的半年里,我都是这样摇摆。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分,真心想和过去告别。

    可是不与你在一起的时候,却始终意难平。特别是08年的下半年,林艺寻和许恋突然发生争吵,他打电话给我说,尘埃,我很想你。

    听着电话里林艺寻难过的声音,我立刻盛装赶去。我陪林艺寻在酒吧喝酒喝到12点,最后扶着他出门。星沉,那晚真的很巧,我扶着林艺寻时,有醉酒的人撞了我的肩膀。

    我一个趔趄,抱着林艺寻差点摔倒。

    星沉,那一瞬间,我想到了你。我想到凤凰的那个夜晚,我想到你轻轻落在我额头的一吻。

    额头突然温润一片,我低下头,感受到林艺寻熟悉而陌生的气息。那一刻,我想推开他。但是,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推开。

    因为我看到不远处,许恋站在人山人海之外,眼神哀伤的看着我们。

    我也看到,许恋的身后,是熟悉的白色车子,你摇上了车窗,开车离开。

    就让一切尘埃落定吧。我闭上眼,心重重的疼痛了起来。

    星沉,你一定不知道,你离开的那一霎,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我一直以为自己除了报复林艺寻,在心底对他始终怀着一份不可名状的爱和旧念,所以才会耿耿于怀,而你一直在我身边,一直那么坚定不移的告诉我你爱我,所以我毫不惧怕会失去你,所以这半年里,我毫无顾忌的在任何一个林艺寻需要我的时刻抛下你。

    直到你关上车窗的那一霎,我才知道,在我心底最重要的,是你。

    我想推开身边的林艺寻。可是,那时我已经中了魔,因为我觉得已经辛苦的走了这么多步,就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

    你看,我是一个多么决绝的人,为达目的,竟不惜伤害你,伤害自己。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去。只因林艺寻一句,尘埃,陪我。

    于是我便在酒店里陪着他。

    期间你打来电话,你说,老婆,我在你家楼下。

    我说,我不在家,你回吧。

    我挂了你的电话,可是你却固执的发来短信,老婆,我会等你。老婆,我知道,你会回来。老婆,我在玩我们一起玩的手机游戏。老婆……

    那天晚上,从十二点到早上七点,我陪林艺寻了七个小时,你给我发了七十条短信。

    我看着床边闭着眼拉着我的手的林艺寻,低头看看手机上你发来的短信。

    早晨时,林艺寻终于醒来眼对我疲惫的说,尘埃,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对你。回去吧。

    虽然我心有不甘,但听到这样的话,我仿佛得到了赦免,飞奔似的逃出了酒店,打车直奔小区。

    那天的清晨,阳光清爽,绿叶菁菁,我坐在出租车上在这个城市飞奔,突然不太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我催促着司机快开快开,可是我还是没有碰到你。

    不,或许是碰到了,也仅仅是碰到。

    在小区门口,你白色的车与出租车交错而过。你没有回头,我的手机上,静静的躺着一条短信,老婆,我等你了七个小时,我累了。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你白色车子消失的影子,掉了眼泪。

    但我没告诉你,因为手机里也躺着林艺寻的另一条消息,尘埃,我无法抉择。

    埋葬这份感触

    因为林艺寻的犹豫,所以我觉得有迹可循。所以那段时间,我像疯了一样,沉迷在和他的联络中,沉迷在和许恋的争抢中。

    我不顾你在寝室楼下等我了一次又一次,不顾你在餐厅等我吃饭等到菜凉,不顾你来C大打球被万众女生欢呼时,却把眼光投在我身上,不顾一切,不顾你爱我的每一个瞬间。

    因为我只想把林艺寻抢过来,给许恋一个最完美的报复。我听说有女生像你为我一样,为你做了很多事。

    我边惶恐你被人抢走,边持续着跟林艺寻联系。幸好,我听说,你对喜欢你的女生不曾多看一眼。从那时起,我便有一种笃定,我笃定你会等我。

    星沉,很久很久之后,我都在嘲笑自己的这份天真,这世上哪有谁会永远站在原地等谁,我只是后悔,后悔那时被愚昧蒙蔽了双眼,不撞南墙不回头。

    你无法再承受我的忽略和伤害。终于,你在一个落大雨的夜里,撑着伞在大雨里等我,而我最后却和林艺寻一起离开而失望。

    你对我说,尘埃,我最爱的姑娘,我累了,但依旧会等你,在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在我们最初相识的时间,等你。

    然后你便真的从我生活里消失了。

    你走的那一天,瓢泼大雨。

    我站在林艺寻的伞下,心却为你下起了雨。

    我后悔,可这些都抵不过我的好强。我和许恋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所以我伤感了一下又立刻到争斗里。

    2010年,林艺寻终于再次对外公开了我们的关系,许恋以败者姿态,狼狈败阵。

    我骄傲的看着许恋,骄傲的看着对自己重新言听计从的林艺寻。

    心里空荡荡。

    是的,我不快乐。

    你离开之后,我没有一天快乐。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争夺过林艺寻的意义是什么。

    暑假的时候,我去南岳拜了下佛。

    在南岳的一个庙里听一个住持和尚讲经,他说,人往往因为失去或得不到而中魔。仇恨心,贪念,妄念,执念,怨念等,都会像魔一样阻碍我们的修行。如若你越过它们,可求圆满。如若被其阻挡,便需重新修行,甚至因此失去。

    直到那时,我才明白,我对林艺寻的感情,不过是贪念。

    也直到那时,看到手机校友录里,你更改的签名说要离开,我才确定,我对你,是真爱。

    可是,魏星沉,佛经上一早便写下了我贪念的结局,失去真爱,失去你。

    我和你的笑忘书

    我在凤凰住了三天,在我们曾经走过的大大小小的地方留下足迹。

    我好像看到了两年前的我们,沱江边,虹桥下,灯笼店,鼓楼颠。

    可是却再也没你。你已经已经到达了国外,我不知道你是否忘记了那个诺言,但我不怪你。

    我只怪我自己的贪念。

    我只怪我自己,没有在遇到你之后,抠掉自己的双眼。

    从此心里只留你一个人,只爱你一个人。

    终结

    这是2011年的夏末秋初,这是我写的最平凡的一个故事。不,或许我并没有把它当故事。

    这只是我写过的这么多字中,毫无任何修饰,写完后也没有再回头看的文字。

    我把它称作“我和你的笑忘书”,是因为离开你而感触,我写给自己的情书。

    谨以提醒自己,从此以后,不要再犯同一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