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我和你的笑忘书

其实我不是你的多啦A梦

更新时间:2021-10-23   本书阅读量:

    烟罗推荐:在夏七夕的文章里,我往往会被一些小的细节感动,比如那个精巧的看似不经意的开头,比如那个悲伤的其实不可逃避的谜底。世界上没有哆拉A梦,我们只能自己为自己编织童话,当有一天再也编不下去,我们还希望能够在生命结束之前再呵护曾经最珍惜的一段温暖。或者这就是夏七夕的文章一直传达给我们的,绝望的感动。我一直是个对生命的温暖永存幻想并视为信仰的人,所以在文章的结尾,我多

    [1]

    我无非是不爱拉包链而已,这就导致我的包包里虽然未丢过贵重物品,却总是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比方说KTV包厢的烟灰缸,超市的灭蚊香,医院里别人的病历单,以及,眼前这辆出租车的窗户摇杆。

    安慕楚看着我从包里举出的窗户摇杆惊叹道,林谣,你可真是我们的多啦A梦。

    我瞪他了一眼。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七朵等人去吃饭,吃完饭后打车回家,安慕楚那小子硬是仗着同路非要蹭车。出租车在沿江大道上飞速行驶,夜晚的凉风便从四面八方挤进了窗子,竟让我在这炎热的夏季晚上感受到一点寒意,我转头问师傅能把窗户关上吗?

    师傅腾出手指了下窗户下面摇杆的位置,无奈地说,喏,摇杆没了。

    我想了下,便很冷静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出租车的窗户摇杆出来,其实那无非是某天我坐出租车时不知道怎么遗包里的,但是出租车师傅、七朵、安慕楚均以风中凌乱的眼神看着我。

    我在他们痴呆的眼神中淡定地摇上了窗户,又淡定地把摇杆放回了包里。

    直到下车,安慕楚都在不停地问我,你到底怎么把你的包变成百宝箱的。

    安慕楚这么钦佩我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我从包里发现烟灰缸时,他正在抽烟;发现灭蚊香时,他正在抱怨新租的房子蚊虫多;虽然拿出病历单时,他正在银行苦恼怎么填汇款单,但这依旧阻止不了他对我的崇拜。

    我斜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对滔滔不绝的他蹦出俩字,下车。

    他瞅着窗外已经到了自己家,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车,边下车边热情地挥手,林谣,七朵,明天见。

    我翻了个白眼,头都没回,跟师傅说,开车。

    看着后视镜里,安慕楚的身影慢慢地变成个小圆点,七朵说,林谣,我觉得安慕楚这小子想追你。

    我扑哧一声就笑了,得了吧,他就是一爱贫。

    我还不了解安慕楚吗?他的口头禅就是,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而他的特点就是,特擅长挖墙脚,就是抢别人女朋友。但当别的女生成为他的女朋友后,他又会贱贱地感慨,为什么我总觉得别人的女朋友才是最好的呢。

    七朵说,不管他对别人怎样,我觉得他对你真叫一个铁。至少上次你在网吧没钱吃饭,他立刻就去给你送钱。

    我说,是啊,他当时跟我送了一百块钱说不用还了,我感激涕零,正琢磨着安慕楚是不是暗恋我,但当天晚上,他便出现在我家楼下,跟我磨了半天,让我借他一百块钱。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变态的人!

    提起安慕楚这个人,我就有抱起炸药冲上去跟他同归于尽的心。

    他是整个朋友圈里出了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不然哪个男生会好意思跟两个柔弱的女生蹭车的,还蹭得心安理得。

    七朵靠在椅背上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其实安慕楚真不错,你怎么跟蔚云海在一起后,对异性,就变得这么犀利了?

    [2]

    蔚云海是我现在的男朋友。

    我跟蔚云海认识时,他正失恋。听说被一个脚踩两只船的妞给踹了。

    说蔚云海被踹,整个一中的女生都会稀奇,这样气场十足,模样周正,被一中女生含在口里都怕给化了的王子,只有把别人踹了的权利,怎么会有人不稀罕他。

    而蔚云海被踹后,开始了花天酒地的生活,我不知道是他的第几任女朋友了。

    在这个学校里,我不是那种按部就班好好念书的女生,贴在我身上明显的标签便是逃课和谈恋爱。我身边的男朋友隔月便换一茬儿,关于我的流言飞语更是层出不穷,都带着桃色性质。

    所以,我和蔚云海在一起时,整个一中差点没翻腾过来。都说是棋逢对手。

    七朵却说,一个是浪子回头,一个金盆洗手。

    我说我好歹也是一美女啊,怎么到你这里就跟一不良职业人似的,金盆洗手……

    七朵嘿嘿笑道,那就换成美女从良吧。

    你去死!

    安慕楚来叫我逛街时,昨晚回来晚、又思念了半个通宵蔚云海的我正睡得不知天上地下。

    看着一脸耍酷的安慕楚依在我家门边,我恶狠狠地问他什么事。

    他搓着手说过几天是他女朋友生日,让我帮他选个礼物。我斜睨着他,最后他终于妥协说请我吃麦当劳里的一个套餐,虽然不甚满意,但我对一个铁公鸡不应该有太高的要求不是吗?

    但是事实证明安慕楚绝对是一孙子。买完礼物,他捏着手里的二十块钱谄媚地说,林谣,要不,你请我吃顿饭。我这钱,打车送你回家。

    我上下扫他了无数眼,企图从他身上找到惭愧这两个字,他却理直气壮地看着我嘻嘻笑。最后我只得喟叹,安慕楚的“人生字典”里压根都没这俩字。

    我抱着空空的肚子,妥协请安慕楚吃了顿必胜客,安慕楚大呼,林谣,你真是多啦A梦,你怎么知道我想吃必胜客?

    但是如果我未卜先知地知道吃完必胜客安慕楚说的话,那我绝对会带他去吃三块钱一份的凉面,不,甚至凉面都不会给他吃。

    酒足饭饱后,我和安慕楚刚走出必胜客的门口,安慕楚就迫不及待地说,林谣,你看今天天气可真凉爽,要不我们散步回去吧。

    一个下午的忍耐到了极限,我脸色铁青地吼道,安慕楚,你给我滚!

    说完我便拎包转身走人,安慕楚迅速地拉着我,谄媚地说,哎呀,林谣,你别急啊,打车就打车嘛。说完他立刻就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直到坐在车里,他还在念念叨叨,你这脾气可真得改改,总是这么急躁这么倔,以后可得吃亏,你看我那些女朋友,哪个不比你温柔……

    我说你歇口气行吗?你不累我这个听众还累呢。再说了,谁说我没安静贤淑的时候。

    我跟蔚云海在一起就挺安静贤淑的。

    蔚云海吃饭,我是饭友。蔚云海放学,我是路友。蔚云海上网,我是网友。蔚云海打球,见朋友,望着天空忧伤,去KTV,我就是一标准女友。

    而蔚云海也如他所说的认真,表现得旗鼓相当。我饿,一伸头,饭在眼前。我渴,一张嘴,杯子在嘴边。就连去卫生间,我俩都跟连体婴似的。

    这就让一中所有预测我两三天就分手的同学恨不得拿放大镜把我俩当标本给研究了。

    安慕楚斜睨着我问,最近怎么没见你们连体了?

    切,连小别胜新婚这个道理都不懂啊。这几天我们各自有各自的世界,等过几天再在一起时,就会比以往更好。我慢慢悠悠地跟安慕楚解释。

    [3]

    但我的话并没有让安慕楚信服,因为就在几天后,我正在上自习,便接到七朵的电话。

    她说,林谣,你快来学校旁边的琳琅咖啡厅!安慕楚和蔚云海打起来了!

    在听到蔚云海名字的那一刹那,我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蔚云海,他和安慕楚碰到一起了……

    我急匆匆地收拾了书本,边走边假装不明事理地问七朵,怎么回事啊,他们俩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七朵说,安慕楚看到蔚云海领了个女生在吃饭,就气势汹汹地跑上去替你出头,然后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就打了起来。

    我挂了电话,叹了口气,纸包不住火。安慕楚那个傻子。我迅速朝咖啡厅赶去。

    刚到咖啡厅,就看到就看到咖啡厅门外停着警车,紧接着,就看到安慕楚和蔚云海双双走出来。

    后面跟着七朵,以及一个脸圆圆胖胖的女生。

    安慕楚看到我,立刻就奔了上来,他说,林谣,你来了。他的左脸还是青紫一片,但看到我就灿烂地笑了起来,我皱着眉头问,你搞什么啊。

    他张了张嘴,不吭声,回头看蔚云海,以及脸圆圆胖胖的女生。我心里明了一切,我拉了他一把,轻声说,你这个傻子,有些事我还没跟你说清楚,我和蔚云海早分手了。

    安慕楚像个木偶一样突然呆愣在了原地,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我不理会他,走到蔚云海面前,低声说,你欠我的事现在可以还了,我要他一个小时后完好无损地出来。

    说完我没看蔚云海的表情,转身离开了。警车载着他们两个呜呜而去。

    七朵走上来问,怎么回事啊?她是谁啊?她的手指着脸圆圆的女生。

    我冲女生欠了欠身,拉着七朵朝学校走去。

    在路上时,我告诉七朵。她是蔚云海一直喜欢的女生,是那个背叛过他,又回头的女生。

    七朵说那你呢?

    我是他的前女友。我淡淡地回答她,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有段时间了。

    是的,我和蔚云海其实早就分手了。因为我和他在一起了一段时间,踹了他的女生就突然又回头了,她说她还是舍不得他。蔚云海也很没出息地原谅了她,站在我面前,底气不足地跟我提分手。

    我明白,再优秀的人,也过不了情关。

    其实我跟蔚云海在一起的日子,我们没吵过嘴,没做过任何一件让对方不开心的事,连蔚云海自己都说,我是一个百分百,无可挑剔的女朋友。

    但台湾才子李敖一见钟情胡茵梦后,就决定跟她在一起。胡茵梦问及其女朋友怎么办。

    李敖就回去对原来的女朋友说,我爱你还是百分之一百,但是现在来了个千分之一千的,所以你得暂时避一下。

    而现在,蔚云海的千分之一千回来了,我这个百分之百的没道理再自取其辱。所以答应了分手。

    但碍于面子,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七朵和安慕楚,甚至对蔚云海理直气壮地说,在我没接受前,不准告诉别人,否则有失我从未有过失恋纪录的面子。

    [4]

    蔚云海的爸爸果然有本事,只半个小时,安慕楚便颠颠地奔到了学校。

    他说林谣,你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害得我兴奋地以为替你出了头,又可以吃顿必胜客了。

    看着安慕楚不在乎的脸上隐藏的关怀备至的表情,我突然觉得有点难过。我拖着他说,干吗什么都要告诉你啊,瞅你脸丑得跟动物园跑出的大猩猩一样,走,去医务室上上药。

    安慕楚切了一声说,吃顿必胜客就变回原形了。

    我白了他一眼,想得美。

    一路上,安慕楚都絮絮叨叨跟我说打架的事,他说他本来拖七朵去帮咖啡厅定位给女朋友过生日的,没想到会看到蔚云海和别的女生在一起,就上前理论,但蔚云海在他女朋友面前又态度强硬,所以没说两句,俩人便动起手来了。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直到走到医务室门前,他忽然按着我的肩膀微笑地问,多啦A梦,你不快乐吗?

    瑰丽的夕阳光从侧面折射过来,安慕楚的脸上有点点的光影,我仰起脸看着他,我说,安慕楚,你以后别这么冲动了。

    安慕楚愣了一下,眼睛里有不可名状的物体晃动了一下,然后他黯然地点了点头。

    我靠在医务室门外的栏杆上看远处,夏风淡淡地吹起我的头发,安慕楚不知所措地站在旁边,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很久之后,当我再想起这样的画面,我就会心疼得厉害,因为我明白,自安慕楚之后,再也没有人,将我如此放在心上,百般疼爱。

    我明白安慕楚肯定委屈得厉害,一时不能接受平时嘻嘻哈哈的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生疏。

    虽然安慕楚一直都小气吝啬,但是他仗义善良。

    就像我和他初见时,其实他是以我的救命恩人的身份出现的。

    那时,我正被几个混混男生拦在胡同里打,安慕楚只是个陌生人,却单枪匹马地跑过来救我。瘦得只剩皮包骨头的他却是个打架好手,虽然浑身青紫,却也把那几个混混撂倒了。

    但紧接着,就被看到的路人报警后赶来的警察带进了派出所。

    是了,想来,这已是安慕楚第二次为我进派出所了。我低头笑了下。自己真是祸害他不轻。

    我抬起头时,安慕楚正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问,心情好了?

    我说,你先进去上药吧。

    我在医务室门外接了个电话,电话里一个声音说,林小姐,你现在可以到医院一趟吗?

    我说,好的。

    安慕楚从医务室出来时,我淡淡地说,没事我就回去了。

    安慕楚说,我送你。

    我说,别,你今天还要给女朋友过生日。我自己回去就行。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了。

    假如那时我回一下头,一定可以看到安慕楚眼里有一种叫心疼的东西。

    但是,如果回了头,只会让我更加在劫难逃。所以,不回头,是决心离开一个人时下的第一个、也是最艰难的决定。

    [5]

    病床上的男生脸色苍白,在洁白被单的映衬下,更显得羸弱。

    刚刚护士的话语还响彻耳旁,她说,如果这几天交不上医药费,恐怕就要停止用药了。护士为难地看着我,我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放心吧,这两天我就交上。

    我拉起床上男生的手,突然便红了眼圈。

    七朵曾问过我,林谣,为什么你不管和谁在一起,总会透着心不在焉。

    而我,不想告诉七朵,因为我的心,早已丢失在了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再也找不会来。

    从十四岁那年,我便失去了爱一个人的权利,因为眼前这个男孩,我便没有过多的时间像同龄女生一样去好好地、全身心投入地爱一场。

    他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长,唇红齿白的模样让人心跳。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男孩。

    我擦了擦从脸上静静滑落的眼泪,呜咽地哭出声来。这一世的孤独已经被我背负在身,我动弹不得,所以心甘情愿地承受。可是,我只希望你能醒过来。

    我从医院出来后,接到安慕楚的电话,他说你在哪里呢?

    我行走在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街头,低落地说,在家。

    他说,林谣,你说谎话时打下草稿啊,你们家汽车可真多,到处都是鸣笛声。

    我说,哦。

    他说,你到底哪儿呢,我请你吃饭。

    我说,我马上到家。

    我走到家门口时,看到安慕楚站在我家门口的花树下,我说,怎么没跟女朋友过生日啊?

    他说,我们分手了。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他问吃饭没?我说吃过了。

    他说,喏,礼物没送出去,就给你得了。

    他的手里,是一副亮亮的耳环,是我陪他逛街选的那副。他开玩笑地说,你当时选的时候是不是就料到了这天,耳环还能转回你手里啊。

    我说,安慕楚,无功不受禄。你收着吧。

    安慕楚突然就急了,他说,林谣,你别这样啊。不就失去一男朋友吗,我刚好也单身,要不我把这个空位替补了得了。

    看着安慕楚小心翼翼的眼神,我笑了笑,点起脚尖,附在他的耳朵上,轻声说,安慕楚,这个位置谁都行,就是你不行。

    说完,我便走进了家门。

    很久之后,安慕楚说,林谣,你每次都会头也不回地从我身边走开,我有时候就想,你如果回一下头,看到站在原地像雕塑一样凝望你身影的我,会不会感动一下。不,我也不希望你回头,那样,你就不会看到我伤感软弱的模样。

    [6]

    我又开始和不同的男生谈恋爱了,每场都谈得风生水起,轰轰烈烈的仿佛要把整个校园都掀翻。

    晚上依旧经常一群人去吃饭,唱歌。热热闹闹。和蔚云海的那场爱情,没有伤及任何筋骨,他不过是我众多爱情中的一场,而我,也是他爱情中的过客。

    七朵说,安慕楚现在还挺老实的,连个女朋友都不交了。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和蔚云海打架打坏了脑子。

    而喜欢安慕楚的那个女生,要死要活地纠缠着他。所以安慕楚忙着应付她,也颇少时间和我们聚了。生活仿佛回归到最开始的样子,没有遇到过安慕楚,也没有遇到过蔚云海。

    只是在每次晚上醉酒后,七朵送我回家时,我总会想到那个蹭车的男生,我会对七朵嚷,那个小气鬼呢,他怎么不蹭车了。下次再蹭车,就让他付车钱。

    第二天早晨七朵告诉我这些时,我又固执地不承认。

    我不愿意承认,我在喝醉的时候,会想起安慕楚,想起他微笑的脸。

    我好想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将一个人轻轻地就放到了心上。

    但这样的情况让我恐慌,因为我是一个没有资格的人。

    我在一个阴天接到一条陌生号码发的短信,他说,放学天台见,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奇怪地打过去时,电话那边一直响,无人接听。

    放学时,我就打电话给现任男友,告诉他我今天有事,让他不用等我,先去吃饭,晚点我过去找他。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一直过得乱乱的,不在状态,所以我每走一步就像踩在棉花上,终于爬到了七楼的顶层。

    但是到楼顶后,我就奇怪了,因为那里站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她扎了一个马尾,脸色白净。

    我迟疑地问道,是你找我吗?

    她看到我的那一刻,显得有点激动,迅速地走上前抓住我的衣领,尖声说,林谣!你那么多男朋友,别死拽着安慕楚好吗!

    我瞬间明白了情况,这个可能是安慕楚的某位女朋友。我愣怔片刻,就见她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冷笑道,安慕楚,如果你一定要分手,我就把林谣从七楼推下去。

    说完,她就对着电话哈哈地笑了起来,声音尖锐,脸色苍白。

    她挂了电话后,我淡淡地问道,你很爱安慕楚吗?

    她斜了我一眼,当然,你这个只爱自己的人,是不懂这种感受的。

    我微微笑了一下,不再说什么,我知道过一会儿安慕楚便会赶来。或许,这是一个好机会。

    果然,没几分钟,安慕楚就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他的身后,还有一脸惊疑不定的七朵。

    安慕楚推开天台的门,气急败坏地喊道,晓染,放开林谣。

    揪着我衣领的叫晓染的女生笑了下,她的笑容里带着窒息的绝望,她说,安慕楚,你担心的还是她。

    安慕楚定了定神说,晓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把林谣推下去,我会把你全家都杀了。二是你放开林谣,我们有话好好说,可能还有合好的机会。

    安慕楚说这话时,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冷冷的坚定,晓染迟疑了下,揪着我衣领的手松了下。

    在我眼神的暗示下,她慢慢地,慢慢地,松开了手。

    松开手时,她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一看就知道她平时其实是一个乖巧的女生,不过是被逼急了。

    安慕楚看到她松开我后,立即跑了上来,拉着我问有没有事。我冷淡地说,没事,好好安慰她吧,别再随便伤人心了。

    安慕楚看着我愣怔了下,又低下了头。我知道,或许他又想起那天晚上我说过的话。

    但我不再理会,和七朵一起下了楼。

    [7]

    我刚下楼,电话就焦灼地响了起来。

    我接起,里面护士说的话仿佛一记响雷,将我震得头晕眼花,她说,林小姐,请你快点来医院,你哥哥出事了……我再也听不到身后七朵的叫喊,飞快地朝医院冲去。

    我穿过重重人海,仿佛穿越千山万水般,和林童幼时奔跑的时光像过旧电影一样回到了眼前。

    是的,躺在病房里的男孩,叫林童,他是我哥哥。这个世上我唯一的亲人。在我十五岁那年,我们和父母一起去旅行,却遇到火车出轨,父母当场丧命,而林童,他用小小的手,将我拖出车外,他却被车顶掉下的一个大皮箱砸倒,以至于没有及时逃离。

    送到医院时,医生的诊断结果是,脑死亡。

    当时,火车脱轨的事故很受政府重视,政府将伤残人员送到医院后检查治疗,但面对林童的情况却束手无策。脑死亡,相当于植物人。政府不可能拿钱养一个植物人一辈子。

    为了遵循家属的意见,当时有人来和我商谈,希望林童能够安乐死,因为,脑死亡的人能够恢复的几率很小,这样,对他也是一种解脱。

    那年,我年仅十五岁,什么都不懂,还庇荫在父母和林童的羽翼下,面对突然丧失双亲这样沉重的打击,我哭得双眼差点盲掉。我只记得当有人来问我,要不要为林童选择安乐死时,我咬紧牙关,死命地拒绝。我说,我要哥哥活着,即使,他不能说话,不能笑,可是他能呼吸,能够陪伴我。他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那时小小的我,牵着林童比我略微大点的手掌,泪如雨下。

    我想起我和林童小时候玩的木头人,一二三,木头人,不许动。

    我固执地认为,林童只是在和我玩木头人的游戏,他一定会醒来的,像以往一样说笑谈闹,省下早饭前为我买花戴。

    跑到了301病房前,护士看到我时,就把我带进去,她说,她十分钟前,为林童换了药,但十分钟后又进去,发现林童突然心律不齐,而且心脏有衰竭的征兆。

    我冲周围的医师嘶声喊道,用药啊,用药啊!

    主治医师摇了摇头,他说,谣谣,你已经坚持了两年了。林童他也懂你的心了,或许是他不忍心看你过得这么辛苦,自己放弃了生命。

    我大声地哭喊道,不会的,不会的!哥哥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我伏在林童的身体上拉着他的手痛哭失声,哥哥,哥哥,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谣谣很孤单,谣谣想念你……

    林童的掌心,再也不复温暖。

    赶来后的七朵被眼前的情况吓呆了,她走上前拉住我的手,林谣,别难过了,别难过了。

    说着,她便伸手擦掉眼边掉下的泪说,林童陪你了这么久,也要去陪你的爸爸妈妈了。

    即使,我十七岁了,可是十七岁的我,依旧像十五岁那年一样,不懂得如何面对失去。

    安葬了林童后,我躺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七朵在我家照顾我,她说,林谣,你吃点东西,你吃点东西好吗?

    我摇头。我不知道我这样行尸走肉地活在这个荒芜的世界还能做什么。

    本来唯一的希望,也被时光的流水冲散。

    这两年来一直坚持活下去的理由,也消失不见了。

    是不是,我也要去陪伴他们了?

    [8]

    安慕楚从七朵那里得知我的消息,赶到了我家。

    看着他消瘦的脸,我突然就抱着他哭了起来,我说,安慕楚,你知道吗?我哥哥走了,我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再也没有了。

    安慕楚心疼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谣谣不哭,你还有我。以后我会照顾你,像你哥哥那样照顾你。

    安慕楚肩膀上的骨头硌得我生疼,使得我的眼泪不停歇地滴落。

    但是,那却是我见安慕楚的最后一面,第二天清晨时,我便打包了东西,走向车站。

    七朵小心翼翼地问,林谣,真的要这样吗?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

    七朵又问,你不喜欢安慕楚吗?为什么不留下?

    我说,七朵,十七岁的诺言不能承受之重,我知道安慕楚以后会对我好,但是,那是我看不到的未来,是我们十七岁都承担不起的责任。

    七朵问,你准备去哪里?

    我说,不知道,这个城市对我,已经是空城。我只想,先离开。

    七朵握着我的手,红了眼圈,她说,林谣,要照顾好自己,不管有什么事,都记得,你还有我这个朋友。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离开这个城市时,东方有一丝鱼肚白。

    我坐上开往某个小镇的列车时,眼前浮现出一个男孩干净的脸。他曾在我危难之时,将我救赎。

    他曾说我是他的多啦A梦。因为他进派出所关禁闭时,我去看他,我躲在禁闭室的窗户外,和他偷偷聊天,他抽着烟的模样忧郁至极,我便偷偷地笨拙的从包里拿出烟灰缸递给他。

    他说,你怎么连这个都带。

    哦。我忘了告诉他,其实这不是KTV的烟灰缸,它是一个水晶烟灰缸,是我偷了这个烟灰缸,才被人暴打的,才导致他被抓到派出所的。打我的那伙人中,有一个是我曾经的男朋友。

    林童住院后,这两年的医药费都是我这样攒来的。

    十五岁的我,怎么会有这样庞大的经济来源。其实是我不停地交男朋友,他们会给我钱花,我也会经常偷偷拿点他们值钱的东西去卖掉。为了防止出纰漏,我跟每一个男生不到一周就分手。但那次还是那个混混男友抓到了。

    安慕楚,你看,我是一个多坏的女生,不但欺骗感情,还是一个小偷。

    可是,对不起,我只是,无能为力。

    我的混混男友被关了禁闭很生气,所以他出来后,把你租住的房子都砸了,房东不愿意再把房子租给你。于是,你不得不换了个隐秘、破旧的房子。

    而这个破旧的房子,在夏夜里,经常会有蚊子来打游击战。

    所以,我悄悄买了蚊香在包里。

    我拿出来时,你惊喜地喊道,林谣,你真是我的多啦A梦。

    安慕楚,其实,我不是你的多啦A梦。因为我欺骗你了太多太多。

    遇到你后,我停止了交男朋友。

    我的经济来源就突然中断,哥哥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都没了着落,于是我又下了狠心,自导自演了一场,我告诉你,混混男友又要找我麻烦,放言让我打一笔钱到他卡上,就放过我。否则,就一直纠缠我,让我身败名裂。

    而你,一句话不说,取了卡里存的钱,就拉我去银行拿汇款单。

    其实你一点都不小气,一点都不。从一开始我就误导了大家对你的印象,因为我期望他们像我一样,擅长挖掘你的缺点,压下自己对你那颗跳动的心。

    在银行时,你不会填汇款单,我想像以往一样从包里抓出个什么有用的东西给你,却没想到,抓出医院对林童开的病历单。

    你失笑道,多啦A梦这次不显灵了。

    你笑得那么大方妥帖,可是我的眼睛里却有潮湿的东西涌起。

    你为何那么那么地相信我,从来没有怀疑我。这让我觉得难过。我宁可你发现我是一个坏女生,是一个小偷。

    在这世上十余载,我曾憎恨上天的不公,也曾失望泯灭的人性,但是,你却是唯一一个让我看到真善美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附在你耳边告诉你,谁都可以做我男朋友,唯独你不行的原因。

    因为,我不舍得欺瞒你。

    我永远都记得你问的那一句话,多啦A梦,你不快乐吗?

    是的,安慕楚,我不快乐,一点都不快乐。

    这个世界,让我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叫晓染的女生放过我的原因,其实那天她的情绪很激动,在你没来时,她都企图推我下去,但是我和她做了一笔交易。交易的条件便是,我会离开你,但是她要替我好好爱你。

    她不相信我会离开你,我告诉了她我和林童的故事,我说,你看,我不会和你争,我有我的责任。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她听了你的话,便毫不犹豫地放开我的原因。

    她听信于我,说她明白了,爱一个人,就不要给其负担,增其难堪。

    她说她以后会好好地陪在你身边,不再歇斯底里地纠缠。

    或许她不是你最爱的人,但目前,她是我离开后,唯一可以陪伴你的人,不是吗?

    这样,你便不会寂寞。

    而我,我想回到出生的小镇。安慕楚,我每天屏息生活在这个水泥森林,觉得异常劳累。

    所以,现在我想回去了。

    然后,在那里,吃一种叫安眠药的东西,静静地睡去。

    从此,再也不过问尘世。

    只是,我唯一可惜的,是从此便再也看不到你。不知道,人死后会不会有来世?你说,会有吗?

    假如,我是说假如,有来世的话,那么我会在佛前祈求上天,让我出生在幸福健全的家庭,不会遭遇天灾人祸,生离死别,重新将你遇到,陪你好好活一遭。

    只是到那时,你还会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