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曙光中的机器人

第十四章 贝莱和吉斯卡特

更新时间:2021-10-26   本书阅读量:

  贝莱看着阿曼蒂罗和议长离开会议室。他们是一起来的,但回去时却分道扬镳了。

  法斯托尔弗送他们出去后回到房间里,好像大大地公了一口气。

  “来吧,贝莱先生,”他说,“我们一起吃中饭,然后,得尽快安排你离开奥罗拉。”

  贝莱点点头,不快他说:“议长对我表示了感谢,但看来很不情愿似的,说话都哽在喉咙口了。”

  法斯托尔弗说:“你自己还不知道,你已得到了极大的荣誉。议长从来不对谁表示感谢,当然也没有人感谢议长。那将由历史去赞扬议长。而我们的这位议长任期已40多年了。他脾气变得越来越坏了——每任议长到后期都会变得易动肝火的。

  “可是,我得再次感谢你,并通过我,奥罗拉也感谢你。你有生之年——即使你生命短暂——将看到地球人进入宇宙,我们将给你们技术上的支援。

  “你在不到两天半的时间里,帮助我们解开了这个疙瘩,贝莱先生,这简直是一个奇迹,使我难以置信。你真是个创造奇迹的英雄!”

  贝莱坐下来吃饭时,并不对自己的胜利感到沾沾自喜。他深信,阿曼蒂罗不是一个轻易能取胜的人。他感到有必要提醒法斯托尔弗。

  “法斯托尔弗博士,”他说:“事情远未了结,阿曼蒂罗博士还会竭力设法排斥地球人的。”

  法斯托尔弗点点头。“这我也知道。但是,我们把扬德尔问题解决了,我就什么也不怕了。在议会里,他大势已去,我完全可以左右他了。别担心,贝莱先生。地球人将向宇宙进军!你也不必害怕阿曼蒂罗博士会报复你。今天傍晚,你就得离开奥罗拉。当然,丹尼尔会陪你回地球。当然,我们给地球政府的报告,将保证你再升一级!”

  “我也很想回家了,”贝莱说。“不过,我希望回去之前能与一些人告别一下。我想再见一见——再见一见嘉迪娅。我也想与吉斯卡特告别一下,他昨天晚上救了我的命。”

  “没问题,没问题,贝莱先生,现在,你先请吃饭吧!”

  贝莱心里明白,阿曼蒂罗博士并没有毁坏扬德尔,法斯托尔弗博士也知道不是阿曼蒂罗博士。目前唯一的解释是一个偶然事件,正电子脑电路不知何故出现短路。可是,这种可能性又是微乎其微的。按照法斯托尔弗博士的说法是十万分之一,乃至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那么,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他头脑里出现过几次一闪即逝的念头,可就是无法把一系列的思绪串联起来。嘉迪娅告诉他在睡梦中说了“他先到那儿”。可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他眼前一亮,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桌子,叫出声来:“噢,上帝啊!原来如此!”

  法斯托尔弗博士大吃一惊,问:“怎么啦,贝莱先生?”

  “噢,没什么,”贝莱说。

  接着,他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贝莱再一次在吉斯卡特的陪同下,穿过草地,向嘉迪娅的住宅走去。在3天里,这将是他第4次见到嘉迪娅了。但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了。

  “吉斯卡特,丹尼尔呢?”

  “丹尼尔去航天站为你安排返回地球的航行了。你到达航天站时,他将会在那儿迎接你。他将陪你返回地球后再回来,先生。”

  “很好。我很高兴丹尼尔能陪我。那你呢,吉斯卡特?”

  “不,我不能去,先生。我接到的命令是,我得留在奥罗拉。我不在,丹尼尔完全能很好地照料你的。”

  “这我知道,吉斯卡特。我会想念你的。”

  “谢谢你,先生。”

  嘉迪娅上前来迎接贝莱。她伸出双手,贝莱倒反而犹豫起来。

  她笑了,笑得那么温柔深情。

  “噢,握住我的手吧,伊利亚,”嘉迪娅说。“我已不再是从前的嘉迪娅了。我已不忌讳与人直接接触了,地球人也没关系。”说完,她又莞尔一笑。

  贝莱也笑了,伸出双手握住了嘉迪娅的小手。

  突然,嘉迪娅的脸色笼罩上一层阴影。“听说你马上要走了。我收到的报告说事情进展非常顺利。你不可能失败,只会成功,伊利亚。”

  “我成功了。法斯托尔弗博士获得了彻底的胜利。人们再也不会怀疑他‘杀害’扬德尔了。”

  “因为这是你说的,伊利亚?”

  “我想是的。”

  “我知道,”嘉迪娅感到心满意足了。“我知道你会成功的,所以我提议要你来奥罗拉——可是,他们为什么这么快就要打发你回家呢?”

  “正因为事情解决了,我在这儿没有事可干了,”贝莱说。“如果我再呆下去,将会在议会和公众舆论方面出现问题。对地球人的偏见不会因为我的成功而一下子消失的。”

  她以怀疑的目光,看了看贝莱。然后说:“你的话我不太懂,伊利亚。你真的找到了‘杀害’扬德尔的凶手了吗?这可是个重大的问题啊!”

  贝莱看了看周围。房内除了吉斯卡特,还有嘉迪娅的一个机器人站在墙边。

  “很抱歉,嘉迪娅。我不得不告诉他们,扬德尔是你的丈夫,因为这一点对解决此案至关重要。不过,这不会对你造成任何损害。”贝莱说。

  “这我知道,伊利亚。我是问你到底是谁‘杀害’了扬德尔?”

  “嘉迪姬,”贝莱认真他说,“目前的解决办法是最理想的了,不可能找到比现在更好的解决办法了。我想,你应该满意了吧。”

  她说:“让我再好好想想吧——不过,我拿那个年轻人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怎么办?他总是来缠我,我相信他还会来的。”

  “嘉迪娅,听我一句劝告,”贝莱一本正经地说,“接受他的爱!他年轻漂亮,对你一往深情。他已打破了奥罗拉的习俗,也打破了奥罗拉人传统的婚姻观点。”

  “你说这话是真心的吗,伊利亚?你难道不爱我吗?”嘉迪娅也认真起来。

  “我爱你,嘉迪娅,”贝莱低下头说。“但,这不可能。我不可能生活在奥罗拉,也不可能去其他宇宙世界;你也不可能去地球。再说,10年、20年后,我将衰老而死,而你仍像现在一样年轻!何况,我有妻子和儿子。这是我们地球人的爱情观、婚姻观。——还有更重要的是,我要为地球人开拓和殖民银河系的事业作出贡献!这有关地球的生存,有关全人类——包括你们宇宙人的生存!”

  她听到这里,激动万分,一下子投入了贝莱的怀抱。“噢,伊利亚,你两次进入了我的生活,每次都只有两三天。这两次,你都拯救了我,然后就向我告别。我永远忘不了你,伊利亚,即使我再活几百年,我也忘不了你!”

  贝莱说:“我也不会忘记你的,善良美丽的嘉迪娅!为了你的幸福,接受格里米恩尼斯的爱吧!你的幸福,也是我的幸福!我愿这位年轻人来替代我,使你永远幸福!当然,你可以给我写信嘛,嘉迪娅。”

  “我会写的,伊利亚。你也会写吗?”

  “我也会写的,嘉迪娅。”

  接着是一片沉默。两人恋恋不舍地分开了。嘉迪娅仍站在房间中央。贝莱走到门口时,回过头来,说:“再见了,亲爱的!”

  她动了动嘴唇,低声说:“再见了,我的爱!”

  贝莱然后转身走出门去。他知道,他永远见不到她了!

  贝莱再次在吉斯卡特的陪同下向法斯托尔弗住宅走去。他一时陷入了感情的漩涡之中,柔情万缕,几乎忘记了自己的主要任务——揭开扬德尔之死的真相。

  过了一会,他才从沉思中醒悟过来。他问吉斯卡特:“我去航天站之前,还剩下多少时间,吉斯卡特?”

  “3小时10分钟,先生。”

  “那好,我们到那棵树下休息一会儿,好吗?”

  “你在野外不会感到不舒服吗,先生?”吉斯卡特关心地问。

  “不,我已经相当习惯了。”

  贝莱走在前面,来到大树下就背靠树干坐了下来。

  “吉斯卡特,你也坐下来吧。我有话要和你说。”

  吉斯卡特马上坐下。贝莱透过树叶望了望天空。蓝天、白云、绿叶,四周虫鸣鸟叫,前面偶有小动物奔过——多么幽静、多么美丽啊!贝莱第一次感到野外生活的舒适宽广,第一次感到野外生活比地下城生活更舒畅、更平静!

  “首先,我要感谢你,吉斯卡特;昨晚上你救了我的命。”他看着机器人。“说真的,我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

  “你没有必要感谢我,先生。我只是遵循了机器人第一守则。我不能不那么做。”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感谢你,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谢意,这很重要,吉斯卡特。——现在,我该做些什么呢?”

  “关于哪方面的事呢,先生?”

  “我的任务完成了。法斯托尔弗的地位巩固了。地球的未来前途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保障。看来,我已无事可做了。可是,还剩下扬德尔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先生。”

  “是啊,看上去好象他死于偶然事故——正电子脑电路出现短路。但法斯托尔弗博士也承认,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即使阿曼蒂罗博士盘问过扬德尔,也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重大事故。至少,法斯托尔弗博士是这样看的。因此,我仍然认为,扬德尔是被人‘杀死’的。但我不愿与别人重提此事,因为目前问题解决得十分圆满,不可能再理想了。我不想重新危及法斯托尔弗博士的地位,也不想给嘉迪娅再带来痛苦。我不能把我的想法告诉任何人——我是说人类。但埋在心里的疑问却又使我十分痛苦。所以,我想和你谈谈。”

  “好的,先生。”

  “我可以命令你,谈话之后就抹掉录音,行吗?”

  “可以,先生。”

  “如果说有人‘杀害’了扬德尔,那个人一定是法斯托尔弗博士。可博士又不承认是他干的。”贝莱说。

  “那就应该有另一个人,他像法斯托尔弗一样是个机器人学大师。那这可能是谁呢?”吉斯卡特问。

  贝莱凝视着机器人,出乎意外他说:“是你,吉斯卡特。”

  如果吉斯卡特是人,他一定会大为震惊,一定会沉默无言或瞠目结舌。或者他可能会大发雷霆,或者吓得浑身发抖……但他是机器人,所以仍然不动声色,只是和往常一样平静地问:“何以见得,先生?”

  贝莱说:“我相信,你完全知道我是怎么得出这一结论的。让我慢慢告诉你。如果我什么地方说错了,请你纠正我。”

  “我尽力而为,先生。”

  “我想,我一开始就错了。我是以貌取人。我以为,你的外形只是个旧型号的机器人,不像丹尼尔那样先进。一般人都认为,机器人的型号越先进,看上去就越像人,他的程序也就越复杂,越聪明。但是,正如俗语所说的,‘人不可貌相’啊!看来,对你这样的机器人也适用——‘机器人也不可貌相’啊!现在我知道,设计和制造丹尼尔这样的类人机器人的困难,主要还在于他的外型——他的脸部表情、说话的声音、肌肉的动作等等,而不在于脑电路的复杂程度。我这种看法对吗,吉斯卡特?”

  “很对,先生。”

  “所以,我像其他人一样低估了你的能力。但实际上,只要我仔细回忆一下,我就应该发现这个问题。在我们到达奥罗拉之前,你就有了非凡的表现。

  “你记得吗,当我用天文观察仪观察太空时,我昏倒了。”

  “我记得,先生。”

  “当时,丹尼尔在我身边,而你站在门外,门而且是关着的。我在门内发生了什么,你本来是不可能知道的。可是,当我昏倒时,是你第一个奔过来扶住我,而不是丹尼尔。应该说,丹尼尔的反应是够快的,但你却从远处赶到了他的前面。

  “当时,我不可能清醒地注意到这一切,但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是你第一个赶到,而不是近在身旁的丹尼尔。然而,我老是忘记这件事。有时想起了,又一下子消失了。‘他先到那儿’这句话的意思,我到现在才刚刚明白。——是你先赶到我身边。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贝莱停顿了一下,等待吉斯卡特的回答。但机器人一言不发。

  贝莱说:“因此,我感到,你能够探知人脑的思维,即使门关着也没有关系。你探测到我快要昏倒了。或用个简单的术语,你有‘读心术’,或者说,你有心灵感应的能力。”

  “是的,先生,”吉斯卡特平静他说。

  “不仅如此,你还能干预人的思维。我想你探知到我的这个想法,所以你一再想把我的想法从我脑子里抹掉。这样,我就会记不起来——但这方面你能力还有限,因此未能把我的想法完全从脑子里抹掉。”

  吉斯卡特说:“先生,第一守则是首要的。我不得不从门外奔进来救你,尽管这会暴露我自己。但我只能稍稍干预人的思维,否则我会损害人的头脑。”

  贝莱点点头。“我懂了,你有你的难处。你不能充分运用你的能力——所以我有时还能记起我的想法。在昨晚的暴风雨中,我又一次失去了知觉。我确信你会找到我。事实也正是如此。因为你能探知我的思维活动。即使我失去了知觉,你还能找到我。”

  “确实如此,先生。”吉斯卡特说。

  “昨天晚上,嘉迪娅来探望我时,她听到了我说的梦话‘他先到那儿’,她后来告诉了我。可我怎么也想不出这句话的意思。后来,我与法斯托尔弗一起吃饭时,突然想到,在飞船上,我正在想,我们到达的地点是否真的是奥罗拉。我话还没说出,你就告诉我,我们正在向奥罗拉接近。——当时,我想,你怎么知道的呢?现在我明白了,因为你能猜透人的思想。”

  “是的,先生。”

  “我也想,你大概不愿意有人知道你有这种能力吧?”

  “是的,先生。”

  “为什么?”

  “我的读心术,赋予我执行机器人第一守则的特殊的能力,这对我来说是十分珍贵的。但不论是谁,包括法斯托尔弗博士在内,是不喜欢一个机器人有读心术的能力的。所以,我得对此保密。”

  “这么说,法斯托尔弗本人在设计和制造你时,并没有在程序中赋予你这种能力。那你又怎样获得这种能力的呢?——不,你别说,吉斯卡特。让我来说。瓦西丽亚小姐小时候特别宠爱你。她对我说过,她在你身上做过实验,修改过你的程序。那么,很可能,有一次在修改你的程序时,无意中赋予了你读心术的能力。我说得对吗?”

  “完全正确,先生。”

  “你自己知道是什么程序吗?”

  “我知道,先生。”

  “那你是目前唯一有读心术的机器人了?”

  “到目前为止,是的。但以后肯定会有其他机器人获得这种能力。”

  “如果我要你告诉我瓦西丽亚修改的程序,你会告诉我吗?”

  “不,先生,”吉斯卡特说。因为这会危害你的安全。我告诉你就违反了机器人第一守则。我也知道,有人可能会问我这个问题。但我可以在他问我之前打消他的这种念头。因此就不存在任何问我这个问题的可能性了。”

  “是的,”贝莱说。“前天晚上,当我们从嘉迪娅住处走回法斯托尔弗家时,我问丹尼尔,扬德尔去嘉迪娅家后,他有没有再与扬德尔接触,他说没有。然后,我想问问你,但没有问。你打消了我的这个念头,是吗?”

  “是的、先生。”

  “因为我如果问你,你只好说实话。但你不希望我知道你与扬德尔的关系,是吗?”

  “是的,先生。”

  “但在你与扬德尔的接触中,你了解到阿曼蒂罗博士正在盘问他,因为你也能探知扬德尔的思想,探测出他正电子脑电路的运行——”

  “是的,先生。我能探知人脑的思维,也能探知机器人脑的思维。事实上,探知机器人脑的思维要容易得多。”

  “你不赞成阿曼蒂罗的行为,因为你支持法斯托尔弗博士关于开拓和殖民银河系的观点。”

  “是的,先生。”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阿曼蒂罗的行动呢?你为什么不打消阿曼蒂罗测试扬德尔的念头呢?”

  吉斯卡特回答说:“我一般不轻易干预别人的思维。阿曼蒂罗决心大,思维复杂。我得尽很大努力打消他的念头,这会对他的脑子造成损害。但他是个头脑复杂而又掌握先进技术的人,我不愿损害这样聪明的头脑。我让此事进行了一段时间,同时我在思考如何更有效地执行机器人第一守则。最后,我决定采取适当的措施,结束这一局面。作出这样的决定实非易事。”

  “你决定让扬德尔进入永久性呆滞状态,这样,阿曼蒂罗博士就无法获取制造类人机器人的全部资料。你知道怎样毁坏扬德尔,因为,在你多年与法斯托尔弗博士的交往中,你完全了解了法斯托尔弗博士制造类人机器人的理论和实践——即运用你的读心术,了解了法斯托尔弗脑子中所想的一切。”

  “完全正确,先生。”

  “因此,法斯托尔弗博士并非是唯一能使扬德尔进入永久性呆滞状态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有他才有这种能力,先生,我的能力只是他的反映——或延伸,先生。”

  “好吧,就算是这样。那么,你是否知道,扬德尔之死将把法斯托尔弗博士置于危险的境地?这是十分自然的事。那么,你为了挽救博士,是否准备暴露你自己的能力,说出事情的真相呢?”

  吉斯卡特说:“我也知道,这会使法斯托尔弗博士陷入困境。但我决不会承认自己的罪行。我希望能利用这一事件作为契机,把你召唤到奥罗拉来。”

  “把我叫来?”这是你的主意吗?”贝莱更加惊异了。

  “是的,先生。如果你允许,请让我来解释。”

  贝莱说:“请说吧。”

  吉斯卡特说:“我从嘉迪娅小姐和法斯托尔弗博士那儿听说了你。不仅他们的谈话告诉了我,他们的思想也告诉了我。我也了解到地球上的情况。很清楚,地球人生活在围墙后面,他们无法摆脱围墙。但对我来说同样明显的是,奥罗拉人也生活在围墙后面。

  “奥罗拉人生活在机器人的围墙后面;机器人使他们免受人间生活的沧桑。根据阿曼蒂罗的计划,他们还要在新的世界上修筑机器人的围墙。这使他们过分强调个人的作用,而不愿意运用集体的智慧。他们也经不起纷争和波折,因此总得寻求和平解决矛盾的方法。议长的决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地球人的围墙是有形的,是可以看得见摸得到的,因此总有一些人试图突破围墙的禁锢。奥罗拉人的围墙是无形的,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所以没有人会想到要摆脱围墙的禁锢。因此,我认为,应该由地球人去开拓银河系,并在将来建立一个银河帝国,而不是由奥罗拉人或其他宇宙人去干。

  “所有这些观点,都是法斯托尔弗的观点,而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法斯托尔弗只满足于自己的想法和推论,但,我并不仅仅满足于有一种观点,我希望能付诸实施。因此,我必须至少直接分析一个地球人的思维,因为我完全具备这种能力。这样我可以检验我自己的结论。而你就是我认为可以使你来奥罗拉的地球人。使扬德尔进入永久性呆滞状态,一则可以阻止阿曼蒂罗的计划,二则把你召唤到奥罗拉来。我稍稍鼓励了一下嘉迪娅,让她提出要你来奥罗拉调查的建议。她向议长提出来之后,我又稍稍鼓动了一下议长,使他同意这一建议。你一到达,我就一直在仔细观察、研究分析你的思想。我对我所获得的结果甚感满意。”

  吉斯卡特停下来了。和所有的机器人一样,不问到他是不说话的。

  贝莱皱起了眉头。“看来我没有完成什么丰功伟绩。一切都是由你一手安徘的。”

  “不,先生。恰恰相反,我故意在你成功的道路上设置了障碍——当然,这些障碍是有限度的。我不让你看出我读心术的能力,尽管有时候我不得不暴露自己。我也使你有时感到失望。我鼓励你尽可能在户外活动,以便观察你的反应。但你通过了重重障碍,克服了种种困难,这使我高兴。”

  “我发现,你渴望躲到地下城的围墙后面,但我也知道,你必须学会野外生活。尽管好几次,在野外时你感到不适,但这并没有妨碍你对所调查问题的思考。我发现,你承认自己的弱点,也知道自己短暂的生命——但你不回避斗争。”

  贝莱问:“你怎么知道我可以代表地球人?”

  “我知道,你并不能代表地球人。但从你的思想中我可以看到,地球上还有像你这样的人。我们将鼓励和加强他们开拓银河系的思想,我将尽力而为——而且,我已经清楚了我所要走的道路,我也将使其他机器人具有我的这种能力——我们也将帮助地球人实现开拓银河系的目标。”

  贝莱突然惊觉起来。“你是说,那些具有读心术能力的机器人将到地球上来?”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感到吃惊,这当然毫不奇怪。让机器人直接参与开拓银河系的事业,又将意味着建起新的围墙。这种机器人的围墙正在使奥罗拉和其他宇宙世界走向灭亡。地球人必须在没有机器人的帮助下开拓和殖民银河系。这当然意味着极大的困难、危险,甚至包括牺牲——所有这些,如果有机器人参与都可避免——但最终,人类将独立建立自己的银河世界。到将来某一天,当然是在遥远遥远的将来,机器人可以再次加入人类生活。可谁知道呢?”

  贝莱好奇地问:“你能预见未来?”

  “不,先生,但是,通过探知人类大脑的思维,我模模糊糊可以看到,将来人类也有自己的守则控制人类的行为,就像现在机器人三守则控制机器人的行为一样。当然,人类行为的守则要复杂得多。我至今对此还一无所知。但这些守则是以统计学为原则的,因此可以用适当的形式加以表达。”

  “请告诉我,吉斯卡特,你所说的这个理论,就是法斯托尔弗经常谈的‘心理历史学’吗?”

  “是的,先生。是我把这种思想逐渐灌输到他的头脑里去的。这种理论将来有一天将会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宇宙世界的机器人文明最终将消亡,没有机器人的人类文明即将诞生!”

  “现在”——吉斯卡特站起来——“我想,我们得回法斯托尔弗家去了,先生。我们得准备离开了。我们在这儿说的话,当然不能告诉外人。”

  “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是绝对保密的!”

  “是的,”吉斯卡特平静他说。“但你不必害怕,你一定得保持沉默。我允许你记住我们的谈话,但你绝不能讲出去——一点半星也不能透露出去!”

  贝莱扬起眉毛,表示同意,并说:“还有一件事,吉斯卡特,你得保证嘉迪娅在这个星球上能平静地生活,保证她能受到公正的对待,尽管她是索拉里亚人,并保证她接受格里米恩尼斯的求爱。你能做到吗?”

  “我听到了你与嘉迪姬小姐最后的谈话,先生。我完全理解你的意思。我将尽我所能。现在,先生,我可以向你告别了吗?”吉斯卡特伸出手,那样子简直和人的姿势一模一样。贝莱第一次看到吉斯卡特的动作如此像人。

  贝莱握了握他的手。他感到,吉斯卡特的手指坚硬、冰冷。“再见了——吉斯卡特朋友。”

  吉斯卡特说:“再见了,伊利亚朋友。请记住,尽管人们称奥罗拉是‘黎明世界’,但从现在起,地球才是真正的‘黎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