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曙光中的机器人

第十一章 阿曼蒂罗

更新时间:2021-10-24   本书阅读量:

  贝莱问:“格里米恩尼斯先生,你刚才提到了机器人学研究院院长的名字,请你再说一遍好吗?”

  “凯尔登·阿曼蒂罗。”

  “能不能和他取得联系?”

  “他是大人物,一般人很难见到他。”

  “可以借用一下你的电视联络室吗?”贝莱问。

  “可以,让我的机器人给你联系吧。”

  “不,谢谢。让丹尼尔给我联系吧。”

  “好吧。丹尼尔,联络线路是75一30一20。”

  丹尼尔点了点关,说:“谢谢,先生。”

  他们一行来到了电视联络室。丹尼尔在一排按钮前停下来。他按动了几个按钮后,对面墙上的屏幕就亮了起来。一个机器人出现在屏幕上,开始有点模糊,不久就十分清晰了。

  丹尼尔说:“我是R·丹尼尔·奥利沃”——他把“R”读得特别响,怕对方以为他是人——“我代表我朋友伊利亚·贝莱,地球人侦探。我朋友想与机器人学大师凯尔登·阿曼蒂罗谈谈。”

  对方的机器人说:“机器人学大师凯尔登·阿曼蒂罗正在开会。可不可以叫机器人学家西西斯来谈谈?”

  丹尼尔回头看了看贝莱,贝莱点了点头。丹尼尔就说:“可以。”

  对方的机器人说:“请地球人侦探贝莱稍等一下,我去叫机器人学家西西斯。”

  大约过了5分钟,一个人出现在屏幕上。

  “我是机器人学家马隆·西西斯,”屏幕上的人讲话声音尖厉清晰。他那棕色的头发剪得很短,看上去是一个典型的宇宙人。

  贝莱马上说:“我是地球人侦探伊利亚·贝莱。我要找机器人学大师凯尔登·阿曼蒂罗谈谈。”

  “你事先与他约好了吗,侦探?”

  “没有,先生。”

  “你想见他,必须事先约好。他这星期和下星期都没空——”

  “我应汉·法斯托尔弗的要求,经奥罗拉议会批准,前来调查机器人扬德尔·帕内尔之死一案“机器人之死?”西西斯对贝莱的外行话表露出明显的轻蔑。

  “扬德尔进入永久性呆滞状态。不管你们怎么称呼吧!”贝莱毫不在乎。

  “不管机器人是死,还是进入呆滞状态,你都不可能见到机器人学大师阿曼蒂罗。”

  “那请你给我转达一个口信好吗?”

  “可以。”

  “你要不要记录下来?”

  西西斯淡淡一笑。“不必,我能记住。”

  “第一,扬德尔·帕内尔‘被谋害’了,我要给阿曼蒂罗一个为自己辩护的机会——”

  “什么!”西西斯叫了起来。

  “是不是我说得太快了,先生?你要不要记下来?”

  “你是在控告机器人学大师与扬德尔进入永久性呆滞状态有牵连?”

  “不,恰恰相反。正因为我不想控告他,所以我才想见他。我愿意看到他与此事无任何牵连,只要他能把事情说清楚就行。”

  “你疯了!”

  “很好。那么请你告诉机器人学大师,有一个疯子要和他谈谈,以免他牵连进扬德尔一案中。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请告诉他,也是这个疯子刚才结束了对艺术家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的调查,现在正从他的住处和你讲话;第三点——我讲得太快了吗?”

  “不,快讲完!”

  “第三点,告诉他,桑蒂里克斯是你们学院雇佣的发型设计师和服装设计师,他是嘉迪娅的好朋友。嘉迪娅原籍索拉里亚,现住在奥罗拉。”

  “我不能传达这样荒诞的口信,地球人!”

  “那我只好直接去议会向他提出控告了,因为机器人学家马隆·西西斯不愿转达我的口信。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你敢这样说?”

  “我为什么不敢?人人都知道,阿曼蒂罗博士是奥罗拉仅次于法斯托尔弗博士的机器人学大师。如果法斯托尔弗是无辜的,那只有阿曼蒂罗博士才可能使扬德尔·帕内尔进入永久性呆滞状态,难道这还不清楚吗?”

  西西斯怒客满面,说:“好吧,我去告诉阿曼蒂罗博士。”说着他就从屏幕上消失了。

  大约5分钟后,西西斯博士又在屏幕上出现了,他看上去怒气冲天。

  “阿曼蒂罗博士马上来,你等一下!”

  贝莱接着说:“不,用不着等。我直接到博士办公室去见他。”

  贝莱说完就走出电视焦距,并向丹尼尔做了一下手势。丹尼尔随即切断了电视联络。

  这时,格里米恩尼斯从隔壁房间里冲出来,惊恐万状地大叫道:

  “啊,地球人,你把我毁了,学院肯定要把我解雇了。当初真不该让你借用我的电视联络室,”他显得一脸沮丧。

  丹尼尔也说:“伊利亚朋友,你这样做不合奥罗拉习俗,你会遭到麻烦的。”

  “不,没什么了不起的事。格里米恩尼斯先生,请放心。保证你没事。别忘了我告诉你向嘉迪娅求爱的方法啊!再见!”

  贝莱说完大步走出格里米恩尼斯的住宅,丹尼尔和吉斯卡特在他前后紧跟。这时,贝莱发现,太阳快西沉了。

  “太阳落下去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贝莱说。

  “不,太阳还没下去呢,先生”吉斯卡特说。“离下去还有两小时。”

  丹尼尔说:“暴风雨快来了,伊利亚朋友。乌云在集结,但暴风雨不会马上就来。”

  “天气有点冷啊,丹尼尔。”

  “那快进交通车吧。里面可开暖气,”丹尼尔说。

  “噢,我忘了问格里米恩尼斯先生去阿曼蒂罗家或办公室的路了。”

  “没有必要,伊利亚明友。吉斯卡特知道,”丹尼尔说。

  吉斯卡特说:“去阿曼蒂罗住宅和办公室的路线都在我的记忆库中。我想,他现在该在办公室里。办公室在学院行政大楼里。他的住宅离行政大楼也不远。”

  他们重新进入交通车上路了。丹尼尔为了转移伊利亚朋友对外面阴沉天色的注意,就说:

  “伊利亚朋友,你怎么知道瓦西丽亚博士怂恿格里米恩尼斯先生向嘉迪娅求爱?据我所知,没有人告诉过你有关这方面的情况。”

  “是的,我并不知道,”贝莱说。“我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抓住一些蛛丝马迹来推理——说实在话,我也没多大把握。但我猜对了。”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与扬德尔之死又有什么关系呢?”丹尼尔问。

  “原先,我推测瓦西丽亚与格里米恩尼斯互相利用,使扬德尔进入永久性呆滞状态。”

  “看来这不可能,是吗?”

  “是的。但他俩之间总有一种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所以我向瓦西丽亚一提出‘间接勾当’,她就非常紧张。看来,我又猜对了。”

  “那又怎么样呢?”

  “如果瓦西丽亚和格里米恩尼斯两人无法‘谋害’杨德尔,那中间必定还有第三个人。这第三个人一定是比瓦西丽亚更为出色的机器人学家——那就是阿曼蒂罗博士。”

  “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伊利亚朋友。”

  “我自己也不太明白——我只是在推理。也许,我们能从阿曼蒂罗博士身上发现些问题。因此,我特意提出了格里米恩尼斯,看来这又奏效了。目前事态对我们很不利,丹尼尔。我只能靠猜测推理,靠运气了。”

  吉斯卡特把车停在一幢宽大但不高的建筑物前面的草坪上。贝莱想,这大概就是学院的行政大楼了。

  贝莱发现,奥罗拉的私人住宅各有风格,与地球上地下城的私人住宅更是迥然不同。但他发现这座办公大楼则与自己在地球上的办公大楼大同小异。这不禁给贝莱一种亲切感。

  从走廊对面走来一个机器人。

  “请问尊姓大名,先生!”机器人说。

  “伊利亚·贝莱,地球人侦探。”

  “请跟我来,”机器人说完转身就走。贝莱在丹尼尔和吉斯卡特的护卫下跟着朝前走去。走过一段长长的走廊后,只见一扇门前站着一位高高的宇宙人,比丹尼尔还要高。此人身材魁梧结实,圆脸黑发,脸带微笑。

  他说:“啊,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贝莱先生,地球人侦探。欢迎,欢迎!请进来。很抱歉,我助手西西斯说我不空。当然,他这是关心我。他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他比关心我本人更关心我的时间。”

  贝莱一边进去,一边说:“我想,你就是凯尔登·阿曼蒂罗机器人学大师吧!”

  “对,对,我是法斯托尔弗的政敌,但不是恶棍。”

  这时,阿曼蒂罗突然全神贯注地盯着丹尼尔。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代之以一种贪婪的神情。但他马上又恢复了笑容。

  阿曼蒂罗说:“外面天气不太好,我们用人造照明光吧。”

  窗子暗下来了,房间内立即充满了柔和的日光。

  阿曼蒂罗笑得更欢了。“实际上我们没有多少好谈的。我是说你和我两人,贝莱先生。在你来之前,我先与格里米恩尼斯先生和瓦西丽亚博士都谈过了。你好像想控告他俩与扬德尔一案有牵连。如果我没理解错,你也想控告我。”

  “我只是向他们问了些问题,阿曼蒂罗博士。现在我也要向你提些问题。”

  “是的,但你是地球人,所以你不知道你这么做的严重性,我为你感到遗憾。但你必将自食其果!你也许已经知道,格里米恩尼斯给我送来过一份备忘录,控告你诽谤了他。”

  “他对我说过了。但他误解了我,我没有对他进行过任何诽谤。”

  阿曼蒂罗噘了噘嘴,似乎在考虑贝莱的话。“我想,从你的观点看,也许你是对的,贝莱先生。但你不了解奥罗拉人对‘诽谤’一词的含义。我不得不把格里米恩尼斯的备忘录送交奥罗拉议会议长。其结果很可能是,明天早晨你将被驱逐出奥罗拉。对此,我深表遗憾。你的调查恐怕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吧。”

  贝莱问:“我是否需要出席听证会?”

  “当然,当然,一切将按法律程序进行。我们奥罗拉人不是野蛮人。议长将考虑我递交的备忘录以及我本人对处理此案的建议。他可能也会和法斯托尔弗博士商量,因为他也总算是与此事有关的一方嘛。然后,也许就在明天,议长将会安排我们3个人出席听证会。到那时将会作出决定。”阿曼蒂罗开怀地笑了起来。

  “这么说,我的调查工作现在尚未正式结束。因此,你有义务必须回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简单明了,直截了当。我希望你的回答同样简单明了,直截了当!”

  “这得看需要,”阿曼蒂罗显然警惕起来。

  贝莱说:“好吧。我们现在正式开始。阿曼蒂罗博士,你是机器人学研究院的院长吧?”

  “是的。”

  “也是这所研究院的创始人?”

  “一点也不错——你看,我的回答够简单的吧!”

  “这所研究院建立多久了?”

  “从设想到现在已好几十年了。光召募志同道合的人,就花了15年时间。12年前,获议会批准9年前开始基建工作。6年前才正式投入研究工作。我们还有一个长期计划,继续扩展这个研究院——回答得够详细了吧,但应该说措词十分简练,是吗?”

  “为什么要建立这个研究院?”

  “噢,贝莱先生,这说来话长,你愿意听吗?”

  “请吧,先生。”

  “首先,法斯托尔弗博士制造了像丹尼尔和扬德尔这样的类人机器人,但他不愿公布他的理论和技术。我们宇宙人因长命,发展了极端的个人主义和个人自豪感。因为他们可以用一二百年甚至二三百年的时间,攻克一个科学难关。我想到,你们地球人生命短暂,因此能互相合作,运用集体的智慧,在短时期内攻克科学难关。在这方面,我获得了启示,决定说服机器人学家同事们通力合作,研制类人机器人,并且在某方面还要超过丹尼尔这样的类人机器人原型。”

  “那其次呢,”贝莱仔细听着,兴趣盎然。

  “其次,我们想用类人机器人开发新行星,我们要使机器人富有人性,要有男有女,甚至能繁殖后代。这样,当他们在新的星球上建立起像我们这儿一样发达的机器人世界后,我们再移民去那儿。这样,在开拓新星球过程中,不仅不会有人员伤亡,而且,我们也不必经历艰难的创业过程。待类人机器人结束其创业阶段,我们即可接替他们。我们一去新世界,就能享受在奥罗拉家乡星球同样的舒适生活。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我们到了新世界,但我们没有离开自己的家。”

  “这就是你们‘星球派’的主张?”贝莱问。

  “完全正确。我们关心的只是奥罗拉,只是本星球!我们希望新的殖民世界能像奥罗拉一样,完全一样!”

  “听说,法斯托尔弗博士认为,为了使人类不断发展,不断进步,人类应在机器人的协助下,自己飞向银河系,亲自动手和开创新的空间殖民事业。如果宇宙人不愿做,应让地球人去从事空间殖民事业。”

  “他是所谓‘人文派’。这正是我们之间的主要分歧。”

  “我认为法斯托尔弗的主张是明智的。”

  “那是因为你是地球人。你们不喜欢机器人文明。但我们可不想让地球人蜂拥而至,去占领外层空间。这样做会削弱宇宙世界的影响。甚至使宇宙世界走向灭亡!”阿曼蒂罗愤愤不平他说。

  “是的,我们也有机器人,但我们没有发展机器人文明,”贝莱说。

  “可是,嘉迪娅,她是索拉里亚人。索拉里亚有高度发达的机器人文明。所以,她宁肯要一个类人机器人做她的丈夫,而拒绝一个奥罗拉人的求爱……”

  “所以,如果让类人机器人建立新世界,因为他们各方面太像人,他们也许会认为自己就是人。因此就不让人类去接替他们。这样,他们将会建立一个机器人的宇宙帝国,使你们宇宙世界显得微不足道,乃至最后灭亡。这种可能性难道不存在吗?难道你们宁愿要一个机器人的银河帝国,而不要一个人类的银河帝国吗?”贝莱说。

  “可能你不知道一般奥罗拉人对地球人的厌恶情绪吧。尽管我本人对地球人不抱任何偏见,但一般奥罗拉人都害怕地球人向外太空殖民。因为地球人太多了。一旦他们开始向外太空殖民,不久就会占领整个银河系可居住的星球。那时,宇宙世界将被地球人的银河帝国所淹没!

  “这样,地球人一旦向外层空间开始殖民,奥罗拉,乃至整个宇宙世界将群起而攻之,地球人将面临灭亡的危险。所以,实际上,你应该看到,我们‘星球派’才是地球人的朋友。如果你们照法斯托尔弗博士的主张去做,那将自取灭亡!”

  阿曼蒂罗的微笑后面,已显露出杀机。他起身补充说:“我想,我们的谈话可到此结束了,贝莱先生。”

  贝莱也不自觉地站起来,一边回味着阿曼蒂罗的话,一边跟着他向外走。吉斯卡特和丹尼尔也立即紧随左右。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学院。我们有最先进的研究设备和生产车间。”他几乎有点献殷勤起来。

  “不,谢谢,阿曼蒂罗博士,今天我还有其他安排。”贝莱猜不透他的意图。

  当他们走到门口时,只见天色阴沉。这时远处天边传来了隆隆声。

  “那是什么声音?”贝莱问。

  “什么声音?”阿曼蒂罗也问,“我什么也没有听到。”他看了看紧跟左右的两个机器人。“什么声音也没有!”他严峻他说。“什么也没有!”

  贝莱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对机器人发出的命令。这样他们就不会说听到什么声音。当然贝莱可以问他们,但贝莱在使用机器人方面,不是一般宇宙人的对手,更不要说是在这位机器人学大师的面前了。

  “你不想改变主意,再呆一会儿参观参观吗?”阿曼蒂罗诡秘地再次发出邀请。

  “不,博士,正如你对我说的,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这时隆隆声更响了。

  贝莱一跨出门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吓得贝莱急忙退回屋里。这时已雷鸣闪电,风雨大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