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曙光中的机器人

第九章 又是瓦西丽亚

更新时间:2021-10-23   本书阅读量:

  贝莱似乎走人了死胡同,感到一筹莫展。这时,他听到瓦西丽亚厉声说:

  “好了,贝莱先生,你的太空剧该演完了,我也累了。你可以走了!”

  “我不去呢?”

  “我叫机器人赶你走!”

  “你这儿只有一个机器人,我有两个!”

  “我随时可叫20个机器人来。”

  “瓦西丽亚博士,你看到丹尼尔也大吃一惊吧!尽管你与你机器人学研究院的同事一直在研究制造类人机器人,可你也第一次看到了你们的研究对象。毫无疑问,你的机器人分辨不出丹尼尔是机器人。因此,丹尼尔可以轻而易举把他们打发走!”

  “那我可叫20个同事来!”瓦西丽亚毫不妥协。

  “那也没用。我有丹尼尔和吉斯卡特保护我。”贝莱又在运用他那正反推理的拿手好戏了。

  “丹尼尔我不怀疑。可吉斯卡特曾是我的机器人。”她转而对吉斯卡特说:“是吗,吉斯卡特?”

  “是的,小姐,”吉斯卡特微微一弯腰说。

  “你会保护我的,是吗?”瓦西丽亚问,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我会保护人类中的每一个人,小姐。但是,我受到的指令是,我首先要全力保护伊利亚·贝莱先生。”

  “是谁给你的指令?”

  “法斯托尔弗博士,小姐,”吉斯卡特依然恭顺地回答说。

  “顺便说一下,我受到同样的指令:我首先要全力保护伊利亚朋友,即使伤害你,甚至法斯托尔弗博士本人也在所不惜!”丹尼尔插话说。

  “伊利亚朋友?”

  “是的,丹尼尔是我的朋友。”贝莱不无得意他说。

  “机器人和地球人是朋友?”瓦西丽亚摇了摇头。

  “我一直是伊利亚朋友的助手。我们一起侦破了地球上宇宙城中的谋杀案,我们也一起侦破了索拉里亚星球上的谋杀案。这次,我们将一起侦破扬德尔一案。”丹尼尔慢条斯理他说。

  瓦西丽亚转向贝莱。“你还想干什么?”

  “我需要材料,我需要了解情况。我控告你,你是‘杀害’扬德尔的同谋犯。你承认,还是否认?”

  瓦西丽亚气愤他说:“什么谋杀不谋杀,不管你怎么称呼,我断然否认!你这愚蠢的地球人!简直是白日说梦话!”

  贝莱想,她不伯我控告她是同谋犯。但她同意直接会见我。她一定以为我手中掌握她的致命的把柄。可是,是什么把柄呢?

  贝莱说:“也许,我对你的控告不能成立。但出于道义,你应该帮助你父亲一把,是吗?”

  “为什么?”瓦西丽亚厉声问。

  “他爱你,他亲自把你扶养大,你总该报答一下他的养育之恩吧!”

  “他爱我?”瓦西丽亚发出一阵令人心寒的冷笑。“不,他不是爱我,他害了我!”

  “你总不能这样忘恩负义吧,瓦西丽亚博士。”贝莱严肃他说。

  “地球人,你不懂。在奥罗拉,孩子一出身就应送到保育院。在那里,他们和同年龄的儿童一起成长,一起受教育。可我呢?我只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他这样做是违反奥罗拉的法律的。可是,他是个有影响的人物。他把我留在他身边。为什么?是因为爱我?不,他是把我做实验的对象。他为了研制类人机器人,首先要了解人脑的工作原理。然后把他的观察抽象化、公式化……而一个婴孩的脑子,由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是最理想的观察对象!”瓦西丽亚显然动真情了,她在尽情地发泄她心中的积怨!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对你的照料是无微不至的。”贝莱感到自己似乎在退却了。

  “关怀什么?其目的还不是对一个实验对象的照料,在法斯托尔弗心目中,只要能达到研究人脑工作原理的目的,他会不惜任何手段。如果迫害我,杀死我能达到他的目的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干!”

  “你说得太可怕了,瓦西丽亚博士。你那么恨他,我想,是因为你向他求爱,而他拒绝了你!”贝莱想,这是他手中最后一颗重磅炸弹了。

  瓦西丽亚对此不以为然。“那又怎么样?因为,我只接触到他一个人,我向他求爱,是再也自然不过的事了。”

  “他拒绝你,是因为你是他的女儿。”贝莱还想坚守阵地。

  “你可错了,地球人。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说的吗?他说,他拒绝我,是为了保持观察的客观性!信不信由你,地球人,可他就是这么对我说的。在奥罗拉,亲族关系是无足轻重的,谁也不当它一回事。”

  “你把你父亲描写得太冷酷了。从我和他相处看,他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

  “你和他相处多久了?”

  “3年前在地球上,我曾和他一起呆了几小时。这次,在奥罗拉,我和他一起呆了一天了。”

  “一天?可我和他一起呆了30年。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告诉你,地球人,他对嘉迪娅感兴趣,不是因为嘉迪娅像我,而是他想了解索拉里亚人在他们那种环境下人脑的思维规律。他对你感兴趣,也是想研究地球人的思维规律。你受了他的愚弄了,地球人!”瓦西丽亚不禁有点幸灾乐祸起来。

  “可他对你,对嘉迪娅,或甚至对我观察,与杨德尔一案又有什么关系呢?”贝莱问。

  “我用这些例子告诉际,法斯托尔弗博士——你一直不厌其烦地指出他是我的父亲,可你知道吗,他是一个毫无人性的人。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他把扬德尔给嘉迪娅,知道总有一天嘉迪娅会把扬德尔用作性工具。然后,在她无法离开扬德尔时,使扬德尔失去作用,然后,再看看嘉迪娅的反应。这就是法斯托尔弗博士‘杀死’扬德尔的目的。我将向全宇宙世界宣布:‘杀死’扬德尔的,只可能是法斯托尔弗博士!”

  “这怎么可能?为了观察一下嘉迪娅的反应而破坏这么一个价值连城的类人机器人?”

  “这真是只有法斯托尔弗博士才干得出来的勾当!所以,地球人,你可以回去了。告诉他,他的戏也该演完了!如果奥罗拉人至今还将信将疑的话,我公开揭露他之后,人们将坚信不疑了!”

  贝莱坐在那里,惊得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看了看瓦西丽亚,只见她表情冷漠,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嘉迪娅。

  看来,贝莱似乎无能为力了——

  贝莱站起来,感到又气又疲惫。他想,这一天来,他不仅没帮上法斯托尔弗博士的忙,而且把事情弄得更糟了。

  瓦西丽亚说:“会见到此结束。我没有必要再见你,你也没有必要再见我。你还是趁早离开奥罗拉吧!”

  贝莱向门口走去,他的两个机器人随后紧紧跟上。

  瓦西丽亚突然叫起来:“吉斯卡特,如果法斯托尔弗博士用不着你的话,到我这儿来,好吗?”

  吉斯卡特平静地看着她说:“如果法斯托尔弗博士同意,我会来的,小姐。”

  瓦西丽亚温柔地笑了。“请一定来,吉斯卡特。我常常想念你!”

  “我也是,小姐。”

  这时,贝莱突然转身对瓦西丽亚说:“瓦西丽亚博士,我换了你,决不会控告法斯托尔弗博士的。”

  “为什么?”

  “因为,揭露你与格里米恩尼斯之间干的勾当,将危及你自己。”

  “荒唐透顶!你也承认,我与格里米恩尼斯之间没有什么‘勾当’可言!”

  “直接的没有,但间接的完全可能有。”

  “你疯了!有什么间接的勾当?”

  “我现在还不想在法斯托尔弗博士的机器人面前讨论这一问题——除非你坚持要我这么做。你当然不会要我这样做的,因为你完全知道问题的性质。”

  贝莱自己也没有把握他的这种虚张声势有何作用。

  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瓦西丽亚似乎内心颤抖了一下,皱起了眉头。

  贝莱想:行了,一定有什么间接的勾当。不管是什么勾当,至少他的这种虚声恫吓还能抵挡一阵子。

  贝莱信心增强了。他提高嗓音说:“我再说一遍,别控告法斯托尔弗博士!”

  贝莱心中无数,他这种虚张声势不知能赢得多少时间——也许只是很少很少的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