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曙光中的机器人

第七章 法斯托尔弗和瓦西丽亚

更新时间:2021-10-22   本书阅读量: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时,法斯托尔弗笑着问贝莱:

  “晚上睡得好吗,贝莱先生?”

  “很好,谢谢!”

  早餐有咖啡、牛奶、煎蛋、火腿、面包等。

  “请你吃一顿地球人的早餐吧。”法斯托尔弗说。

  “谢谢关照。”贝莱似乎心不在焉。

  “怎么,你昨天晚上想到了什么?”法斯托尔弗关心地问。

  “昨天晚上半睡半醒时,我想到什么,可今天早上怎么也回忆不起来。”贝莱若有所思他说。

  “如果真的想到过什么,以后一定会回忆起来的。你今天打算怎么进行?”

  “我想再找嘉迪娅谈谈,”贝莱说。

  “有必要再打扰她吗?她够痛苦的了。”法斯托尔弗表现出真诚的同情。

  “没有必要,我是决不会麻烦她的,请你放心。另外,我还想找瓦西丽亚谈谈。”

  “瓦西丽亚?为什么?”

  “我想找另一个机器人学家谈谈。”贝莱说。

  “奥罗拉有的是机器人学家,为什么偏要找我的女儿,我的敌人?”

  “因为她比别的机器人学家更了解你!”贝莱毫不让步。“请你与她联系一下好吗?”

  “如果你一定坚持要找她谈,那好吧。不过,恐怕她不愿意见你。”

  “请你先与她联系了再说吧,”贝莱说。

  “好吧,在你与嘉迪娅谈话时,我与瓦西丽亚联系。”

  这次去嘉迪娅住宅的距离似乎短多了。在清晨初升的阳光下,绿草和树木清新宜人。丹尼尔和吉斯卡特紧随贝莱左右。

  这次,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不是嘉迪娅自己,而是一个机器人。机器人把他们带进一个房间,嘉迪娅坐在那儿,也不起身迎接,只是说:

  “法斯托尔弗博士告诉我说,你还要找我谈谈。”

  嘉迪娅说话的语气明显地流露出疲惫与不满。

  丹尼尔没有进房间,他当然记得昨天嘉迪娅命令他离开的事。吉斯卡特一进来,就警惕地向四周观察了一番,随后靠墙站着。嘉迪娅的机器人站在对面的墙边。

  “十分抱歉,嘉迪娅。我不得不再次打扰你。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

  “昨夜又想到了什么新问题了?”

  “我想问一下,你和扬德尔成为夫妻关系之后,有没有人追求过你,有几个人?”

  “三四个吧。”

  “有没有一个人紧追你不放?”

  “有。他叫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奥罗拉人的名字挺怪的,而他恰恰又是奥罗拉的怪人。”

  “他是否知道你与扬德尔的关系?”贝莱问。

  “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他会不会怀疑你与扬德尔的关系?”

  “不,绝对不可能!”嘉迪娅斩钉截铁他说。

  “有没有可能这样:你不知道他怀疑到你与扬德尔的关系,但实际上他已怀疑到了。因此,他对扬德尔说,扬德尔与你的关系伤害了你,羞辱了你。因此扬德尔的正电子脑电路进入了呆滞状态。”贝莱又一次试图用机器人第一守则作出推理。

  “不,绝对不可能。要使像扬德尔这样高级类型的机器人进入呆滞状态,一定得是像法斯托尔弗那样的杰出的机器人学家才能办到。桑蒂里克斯是个年轻人,他是个美容家,为人美化发型、设计服装等等。他对机器人学一无所知。”嘉迪娅似乎对贝莱一再纠缠扬德尔事有些恼火了。

  贝莱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嘉迪娅,抱歉地说:

  “请原谅我的无知,嘉迪娅。我没有其他问题了。”

  “那你可以走了,”嘉迪娅不耐烦他说。

  贝莱不声不响地走出了房间,甚至忘记了说声再见。吉斯卡特紧随其后。一出房间,丹尼尔马上跟上。他们急速走回法斯托尔弗的住宅,路上一言不发。两个机器人也知趣地保持沉默,好像他们了解主人的心情一样。

  贝莱回到法斯托尔弗住宅时,只见博士脸色阴沉。

  “有何进展,贝莱先生?”

  “我排除了一部分可能性。——至少可能如此。”

  “一部分可能性?那另一部分你怎么排除?还有,你是怎么假设这种可能性的?”

  贝莱说:“如果不能排除某种可能性,那一开始就得假设某种可能性。好吧,我们别谈这些了。我得先见见你的女儿。”

  法斯托尔弗神情沮丧。“好吧,贝莱先生。我已与她联系过了,她拒绝和我交谈。”

  “再与她联系一次,”贝莱急切他说。

  “我与她的机器人秘书谈了。最后,她答应和你谈,时间是5分钟。并且只能通过电视交谈。”

  “5分钟我能干什么?”

  “是的,因此我想利用一下吉斯卡特。”

  “吉斯卡特?”贝莱不解地问。

  “瓦西丽亚小时候,我就让吉斯卡特照顾她。她还为吉斯卡特改进了一些程序,因此,她特别喜欢吉斯卡特。我对她的机器人秘书说,吉斯卡特将陪你一起去见她。”

  “她同意了吗?”

  “不,她还是不同意。她只同意半小时之内在立体电视上交谈5分钟。”过了一会儿,法斯托尔弗博士又用安慰的口气对贝莱说:

  “寥胜于无啊,贝莱先生。充分利用这5分钟吧。”

  15分钟之后,贝莱站在立体电视屏幕前,准备会见瓦西丽亚。法斯托尔弗博士和丹尼尔都离开了电视会见室,只有吉斯卡特陪着贝莱。

  吉斯卡特说:“瓦西丽亚博士的立体电视频道已开通了。你准备好了吗,先生?”

  “准备好了,”贝莱严肃他说。他没有坐下,宁愿站着。他希望这能给瓦西丽亚以较深刻的印象。

  屏幕亮了,房间立即暗了下来。开始形象有些模模糊糊,很快就变得越来越清晰了。当焦距完全对准后,屏幕周围的框框消失了,瓦西丽亚的立体形象出现了。她站在房间里,就像她自己本人站在你对面一样,只是她房间里的装饰与贝莱所呆的房间不一样,两个房间之间出现了一条明显的界线。

  她穿着一件深棕色的裤裙,一件紧身无袖衬衫;头颈长长的,金色的头发略呈卷曲状。她与她父亲平平的相貌有天壤之别。贝莱想,她母亲一定非常漂亮。

  瓦西丽亚身材不高,脸型确很像嘉迪娅,不过,脸上的表情冷漠,并有一种威严的神情。

  她不客气他说:“你就是来帮助解决我父亲问题的地球人吗?”

  “是的,瓦西丽亚博士,”贝莱也毫不客气他说。“我要和你面对面地详细交谈。”

  “你是地球人,你是各种疾病感染的病源。”瓦西丽亚露出一副鄙夷不屑的神态。

  “我已经消毒过了,你父亲一直与我呆在一起。”

  “他是理想主义者,他喜欢硬着头皮做给人家看。我可不想学他的样。”

  “如果你拒绝见我,这对你父亲将很不利!”贝莱说。

  “你是在浪费时间。我不会亲自见你的。给你的5分钟时间已过了一半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结束电视会见了。”

  “吉斯卡特想劝你亲自会见我,瓦西丽亚博士。”

  吉斯卡特走人视界。“早上好,小姐,”他低声说。

  瓦西丽亚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她才开口说话,语气也柔和多了。

  “在电视上见到你,我很高兴,吉斯卡特。我随时都愿意见你,但我不愿见这个地球人,你怎么要求我也不行!”

  “那样的话,”贝莱厉声说,“我不得不在没有与你商量的情况下,把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的事公诸于众了!”贝莱这是在孤注一掷,作最后一搏。

  瓦西丽亚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举起右手紧握拳头。

  “这与格里米恩尼斯有何关系?”

  “他是位漂亮的年轻人,他和你很熟悉。我是不是可以不必听听你的意见就处理他的案子?”

  “我现在马上可以告诉你——”

  “不,”贝莱大声说。“除非面对面谈,否则我什么也不想听!”

  瓦西丽亚咬了咬嘴唇。“好吧,我见你,把吉斯卡特带上。”

  电视屏幕突然转暗了,房间立即亮起来。法斯托尔弗博士进入房间。

  “很抱歉,我在隔壁房间通过转播看了你们的电视会见。我也想看看我的女儿啊!”博士现出一副歉意的样子。

  “没什么,我完全可以理解,”贝莱说。

  “桑蒂里克斯·格里米恩尼斯是怎么回事,贝莱先生?”博士好奇他说。

  贝莱抬头看了看法斯托尔弗说:“法斯托尔弗博士,他的名字我今天早上才从嘉迪娅那里了解到。我对他几乎一无所知,但我把他的名字提出来了;其实我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但其效果正是我所需要的。所以,博士,请相信我,我只要了解到一点点蛛丝马迹,就能得出有用的结论。所以,今后请你不要干扰我的工作,并且,我要求你通力合作。”

  法斯托尔弗默默无言,而贝莱深感得意。他先镇住了瓦西丽亚,现在又镇住了她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