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曙光中的机器人

第一章 贝莱

更新时间:2021-10-19   本书阅读量:

  伊利亚·贝莱站在树荫下,嘴里自言自语地咕哝着:“我知道,我在出汗。”

 

  他抬头环顾,一群男女零零落落地散布在旷野上。他们大多是十七八岁的青年,也有几个年龄和他自己相仿的中年人。这些人有的笨拙地在用锄头挖土,有的在干其他活儿。照理这些活儿应该由机器人干的,而且,那些机器人干起来肯定比这些人强。可现在,机器人受命站立一边,袖手旁观;那些男女青年却在坚持不懈地辛苦劳作。这些人每星期出来劳动一次,风雨无阻。参加劳动的人逐渐多起来。市政府虽不鼓励这项活动,但也从不干预,可算是他们施行的仁政吧。

 

  贝莱极目向西眺望,只见地下城众多拱顶伸出地面,栉比鳞次,犹如向上伸展的手指。城内则是五光十色、斑驳陆离的生活。他发现远处有一个小点在夕阳下闪闪发光,并正在向这边移动。那闪光的小点实在太远,一时难以辨认。但从其移动的样子看,贝莱能肯定,那必是机器人无疑。对此贝莱并不感到意外。自从宇宙人控制地球以来,人类已转入地下生活,地面上则是机器人世界。至今只有极少数人涉足地面上的旷野。像他那样梦想开拓宇宙空间并向外星球殖民的人真是寥若晨星。因此,只有他们不多的几个人才上地面活动。

 

  贝莱转身凝望着那些向往星星的人,他们正在锄地。他扫视了一眼人群,打量着每一个人。是的,他熟悉他们,熟悉每一个人。他们正在努力适应地面生活。

 

  突然,他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就喃喃自语说:“本特利上哪儿去了?”

 

  从他身后传来了气喘吁吁的回答声:“在这儿呢,爸爸。”

 

  贝莱一转身,发现儿子正站在自己身后。本特利欢畅地笑了起来。他的脸蛋儿圆圆的,眼睛炯炯有神。贝莱心里想,儿子多像妻子杰西啊!贝莱自己却长着一副长长的马脸,表情严肃。在儿子的脸上,他一点也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但本特利却具有他父亲的头脑和思想。他往往严肃有余,使人不禁联想到他的父亲。

 

  “你该回城了,爸爸,”本特利说。

 

  “为什么?因为我已45岁了,而你才19岁?我老了,你却是一个小青年?”

 

  “我想是的,爸爸。当然,你是我们的带头人。是你开创了这个宏伟的计划。但年纪不饶人啊!”

 

  “去你的‘年纪’吧!”贝莱说。这时,从城里方向走来的机器人已清晰可见了,但贝莱并不在意。

 

  “你要知道,”贝莱边说边挥挥拳头。“你尽管自以为年轻、聪明,可你有没有离开过地球?那边在旷野里劳动的男女青年,他们有没有离开过地球?没有,一个也没有!而我,只有我离开过地球,那是在两年之前——而且,我活着回来了!”

 

  “我知道,爸爸。但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贝莱尽管嘴上硬,心里却知道,那确实不一样。那时,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封闭式的交通车、飞机和房间里活动,甚至连他坐的宇宙飞船的舱房,也被临时改装成全封闭式的。“不久,我们就可以离开地球。如果我能获准飞往奥罗拉,就可把我们的计划付诸实施……”

 

  “别想得太美了,事情可没那么简单啊!”

 

  “当然,我们还得努力争取。没有奥罗拉人的同意,政府是不会批准我们的计划的。奥罗拉是宇宙世界中最强大的星球。他们说什么——”

 

  “别说了,爸爸。这些我都知道,”本特利打断了父亲的话。“这个问题我们已谈过千百次了。然而,你没有必要亲自去奥罗拉获得他们的同意嘛!你可以通过超波通讯中继站与他们取得联系。这一点我也不知说过多少次了。”

 

  “这可不一样。面对面的直接打交道就是不一样。这一点我也说过不知多少次了。”

 

  “然而,”本说,“我们还未准备就绪。”

 

  “我们尚未准备就绪,只是因为地球政府不肯给我们宇宙飞船。但宇宙人会给我们,还会给我们必要的技术援助。”

 

  “你怎么竟然相信宇宙人起来!他们为什么要帮助我们?他们什么时候对我们这些生命短暂的地球人友好过?”

 

  “如果我能有机会和他们谈谈……”

 

  本特利纵声大笑起来。“算啦,算啦,爸爸。你是想去奥罗拉再看看那个女人罢了!”

 

  贝莱皱起了眉头。“女人?上帝啊,本,你在胡诌些什么啊!”

 

  “好吧,爸爸。这话只在我们两人之间说——别告诉妈妈,一字也别提——在索拉里亚星球上,你与那个女人之间有过什么不寻常的交往?我已经大了,你可以告诉我了。”

 

  “索拉里亚哪一个女人?”

 

  “你怎么还在装傻?地球上人人都看过那个超波太空剧,哪个人不知道那个女人?嘉迪娅·德尔马拉,就是那个女人!”

 

  “什么事也没有。那个超波太空剧完全是个闹剧,这我对你说过上千次了。她完全不像剧中的那个女人,我也完全不是剧中的那个人。那个太空剧完全是胡编出来的。你也应该知道,我一直不同意演出这个太空剧。但地球政府认为,这有助于改变宇宙人心目中地球人的形象——你可要小心,别和妈妈提什么女人的事!”

 

  “梦里也不会提的!不过,那个叫嘉迪娅的女人,最后去了奥罗拉,而你却老是想着去奥罗拉!”

 

  “你是说,你认为我去奥罗拉是为了——”突然,贝莱惊呼道:“噢,上帝啊!”

 

  他儿子吃惊地皱起了眉头。“怎么啦,爸爸?”

 

  “那个机器人。那是R·格罗尼莫。”

 

  “谁?”

 

  “我部所属的一个机器人通讯员。他怎么到城外来了。今天我休息。我特意把对讲机留在家里了,我不喜欢他们来打扰我。这算是七级警官的特权吧!可他们竟然派个机器人来找我!”

 

  这时,那个机器人叫喊起来:“贝莱老爷!我有个口信要向你转达。总部要你马上回去。”

 

  机器人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扯起嗓子叫起来:“贝莱老爷,我有个口信要向你转达。总部要你马上回去。”

 

  “我听懂了,”贝莱语调呆板他说。贝莱要是不说这话,这机器人可以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叫喊同样的话。

 

  贝莱仔细打量着机器人,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是一个新型号的机器人,看上去比几年前老型号的机器人更像人。这不禁使贝莱想起了他的老伙伴R·丹尼尔·奥利沃。那是宇宙人制造的机器人,曾两度作为贝莱的合作伙伴,侦破了两起谋杀案。一次是在地球上,另一次是在索拉里亚星球上。丹尼尔是个机器人,但他看上去和一般的人一模一样;贝莱完全把他当作自己的朋友,还常常会思念他。如果所有的机器人都像丹尼尔——

 

  贝莱说,“今天我休息,伙计。我不必去总部。”

 

  R·格罗尼莫停顿了一下,他的手微微发抖起来。贝莱看到了,知道机器人的正电子电路中出现了抗衡和矛盾。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的命令,但两个人可以发出两个完全不同的命令。

 

  机器人作出了决择。他说:“今天你休息,老爷——总部要你马上回去。”

 

  “R·格罗尼莫,回总部去告诉他们,我明天九点上班。”接着,贝莱厉声说:“回去!这是命令!”

 

  机器人显然犹豫起来,然后转过身去慢慢走开去,继而又转回来,想往贝莱方向走来,最后终于停了下来,全身颤抖起来。

 

  机器人缓缓转身面向贝莱。看来,原来的命令更为强烈,但与贝莱的命令相比也强不了多少,所以机器人这时话也说不清楚了。“老爷,他们告诉我,你可能会命令我回去。如果这样,我要说——”机器人把话打住了,然后又瓮声瓮气地说:“我要说——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贝莱向儿子微微一点头,本特利就马上走开了。他懂得,他父亲既是爸爸,又是侦探,两者职责分明,不容混淆。

 

  本特利走远后,贝莱对机器人说:“我收回命令。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R·格罗尼莫的声音马上变得清楚起来。“我要说的话是,他们要你马上回去。此事与奥罗拉有关。”

 

  贝莱转身向本特利高声说:“让他们再过半小时回城。我得马上回去了。”

 

  贝莱迈开大步,边走边气冲冲地责问机器人:“他们为什么不让你马上告诉我?为什么不给你输入用地面交通车接我的指令?”

 

  贝莱当然知道,责问机器人是毫无意义的。而且,他也知道,万一机器人驾驶的交通车出什么事故,就必然会在地球上掀起反机器人的轩然大波。

 

  贝莱没有放慢脚步。进入地下城后,又得在交通拥塞的各种自动车道上挤来挤去。

 

  奥罗拉?是不是又出现什么危机了?

 

  半小时后,贝莱到达地下城的入口处,走上电梯的平台。他把手往信号板上一放,门就自动开了。门还未全开,他就大步跨了进去,R·格罗尼莫紧随其后。

 

  贝莱又回到了地下城,四周都是围墙,整个城市就是人类的宇宙世界。城里人声嘈杂,气味浓郁——机器人和人混杂的气味。光线柔和而不像地面上的阳光耀眼的人。在地下城,没有风也没有雨,冷热适宜,空气清新,使人既很舒适,又觉得自然天成而无人为造作之感。

 

  贝莱对机器人说:“这边走,伙计。”

 

  地下城面积达五千平方公里,其中400公里的快速车道及数百公里的支线,足以为市内两千万人提供良好的服务。车道网分八层,设有上百个转换站。

 

  机器人顺从地跟随着贝莱上了快速车道。运行了大约15公里后,来到了警察总部。他们跳下快速车道,在进口处通过了电脑检查,便径向局长办公室走去。

 

 

 

  局长威尔逊·罗斯,已任职两年半。他中等身材,但头却显得特别大,因此看上去给人大头大脑,虎背熊腰之感。他浓黑粗大的眉毛半掩着眼睑,看上去似睡非睡,但什么也逃不过他那敏锐的眼光。贝莱知道,罗斯并不喜欢自己,但他可能更厌恶罗斯。

 

  贝莱恭恭敬敬他说:“今天下午我休息,局长。”

 

  “对,这是你七级警官的特权。”局长话中带刺。“3年前,你侦破了地下城里的宇宙人谋杀案,名闻遐迩。”

 

  “谢谢,局长。”贝莱说。

 

  “两年前,你在索拉里亚又侦破了一起机器人谋杀案,使地球政府大受裨益。”

 

  “这些都已记录在案了,先生。”

 

  “你从此成了英雄人物了。”

 

  “我自己并没有这么想。”

 

  “你因此连升两级,并有一出太空剧宣扬了你的丰功伟绩。”

 

  “剧本未经我本人同意,我也一直反对演出此剧,局长。”

 

  “尽管如此,你还是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

 

  贝莱无奈地耸了耸肩。

 

  “但这两年来,你一无所成。”罗斯说。

 

  “我最近从事的工作,想必你也略知一二吧。”

 

  “对,我知道。你怂恿大家到野外去冒险,你们去锄地,装作像机器人一样去做原始的劳动。”

 

  “我们是获得批准的。”

 

  “好吧,现在你已获准去奥罗拉。”罗斯诡谲地笑了。

 

  “去干什么?”贝莱惊喜交集。

 

  “我也不知道,”罗斯毫无表情地说。“司法部来的官员会告诉你的。”

 

  司法部来的是一位女官员。她身材高大,笔挺地坐在局长的座位上。罗斯局长知趣地屈就在旁边的椅子上。

 

  “你是七级警宫,侦探伊利亚·贝莱。”她说。

 

  “是的,夫人,”贝莱说。

 

  “我是司法部副部长,叫拉维尼娅·迪玛契克。你和太空剧中的那个人不太像啊!”

 

  这一点别人早就告诉过贝莱了。

 

  “是不太像,”贝莱干巴巴他说。

 

  “你让我久等了,贝莱。”

 

  “我不知道你要来。今天下午我休息。”

 

  “你在城外地面上。你梦想去外星球殖民,是吗?”

 

  “也许不是我自己。我年纪已太大了。但——”

 

  “你几岁了?”

 

  “45岁了,夫人。”

 

  “看起来差不多。我和你同年,也45岁了。”

 

  “你看上去年轻多了,夫人。”

 

  “谢谢,”迪玛契克转过话题。“银河系是属于宇宙世界的吗?”

 

  “银河系中有成千上万个星球,他们只占有50个星球。”

 

  “这话不错。可是没有宇宙人的同意,飞船无法飞离地球。”

 

  “他们也许会同意的。”

 

  “你的看法我很难苟同。”

 

  贝莱沉默不语。

 

  “可最近情况有所变化。你认识汉·法斯托尔弗博士,是吗?”

 

  “是的,3年前在宇宙城,我见到过他一次。”

 

  “这两年他的情况你知道吗?”

 

  “听说他在奥罗拉政府部门任职。”

 

  “是的,他是奥罗拉政府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很可能任议长。他是个温和派,对地球人抱着友善态度。他能否在奥罗拉掌权,对地球人和地球政府来说至关重要。这一点你不会不明白吧!”

 

  “他支持地球人向宇宙世界殖民。”贝莱不失时机地提醒女部长。

 

  “这我相信。可是,你以为,他的这种观点在奥罗拉获得普遍的支持吗?”

 

  “我不清楚。”

 

  “不,支持他的人不多,反对他的人却结成了一个集团。只是他高超的政治手腕和个人的热情才使他保持了现在的权力和影响。他对地球人的同情,已成为他政敌攻击他的主要依据。因此,想派你去奥罗拉。如果稍有失误,就会危及他的地位,增强反地球的势力。地球的生死存亡均维系于此。”

 

  “我明白,”贝莱喃喃说。

 

  “法斯托尔弗博士准备孤注一掷。当年他力主你去索拉里亚时,他的政治生涯还刚开始。今天,形势已十分微妙了。”女部长这才切人正题。

 

  “形势如何,夫人?”贝莱迫不及待地问。

 

  “情况似乎是,”迪玛契克说,“法斯托尔弗博士陷入了一场丑闻之中。事情十分复杂棘手,如果他笨拙从事,一两星期内他就会垮台,但他精于政治手腕,即使如此,也出不了几个月,作为一种政治势力他将在奥罗拉消失——很清楚,这对地球将是一场大灾难。”

 

  “是什么丑闻?贪污腐化?叛变?”

 

  “严重得多呐!对他的人格,连他的敌人也是深信不疑的。”

 

  “谋杀?”

 

  “不能算是谋杀。”

 

  “这我就不懂了,夫人。”

 

  “在奥罗拉,贝莱先生,有人,也有机器人。大部分机器人和我们地球上的机器人差不多。可有少数几个机器人,看上去和人一模一样。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们也是人呢!”

 

  贝莱点点头说:“这我完全清楚。”

 

  “我想,毁坏一个类人机器人,很难说是‘谋杀’吧?”

 

  “噢,上帝!你是不是说法斯托尔弗博士杀了R·丹尼尔?”贝莱圆睁双眼,激动地叫了起来。

 

  “不,不,不是丹尼尔。在奥罗拉,类人机器人不止丹尼尔一人啊!”司法部副部长迪玛契克说。“更确切些说,机器人的头脑给彻底毁坏了,永远无法修复了。”

 

  贝莱问:“他们说,那是法斯托尔弗博士干的?”

 

  “他的敌人是这么说的。他们是些极端分子。他们只希望宇宙人能控制整个银河系,并竭力想把地球人消灭。在未来几星期中,他们如果能发动一场竟选运动,就必然会控制奥罗拉政府。其后果对地球简直不堪设想。”

 

  “那要我去干什么?”

 

  “是法斯托尔弗要你去的。你曾去宇宙世界侦破了一件谋杀案,所以,他希望你能再去一次。这次是去奥罗拉,要你解决那个类人机器人被毁案件。他认为,这是他向极端主义分子政敌反击的唯一机会。”

 

  “我不是机器人学家,对奥罗拉也一无所知

 

  “当时,你对索拉里亚也一无所知,但你成功了。法斯托尔弗博士的生死存亡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我才疏学浅,实难当此重任。”贝莱说。

 

  “你不是一直想去奥罗拉吗?”副部长含蓄地问。

 

  “我去的目的是想——”

 

  “这次去可帮你实现你的梦想。”女部长说。

 

  “那我什么时候出发?”

 

  “6小时之后。”

 

  贝莱已不是第一次来到航天站了。本特利送他到这儿。“你怎么对妈妈说的?”本特利问。

 

  “我尽力安慰她,”贝莱说。“可她怎么也放心不下。”

 

  “爸爸,你为地球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我钦佩你!当你从奥罗拉回来时,大家都会钦佩你的。”

 

  贝莱动情了。他点点头,把一只手放在儿子的肩膀上,喃喃他说:“谢谢。好好照顾你自己——还有你妈妈——我得走了。”

 

  他迅速向前走去,头也不回。他对本特利说,他去奥罗拉是请求宇宙人帮助他们开发空间殖民地去的。如果他能胜利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