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五章(6)

更新时间:2021-10-30   本书阅读量:

  6

  第二天早上,他很早就起来了,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像掉了魂似的。

  她吸取了昨天的教训,知道晚上吵归晚上吵,白天不用跟他置气,便主动问:"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嗯,习惯了。我去打早饭吧。"

  她从床上爬起来:"说了自己开伙了,还去打什么早饭。你吃面吗?吃我就去煮。"

  他连连回答:"吃,我吃面。"

  她进了厨房,烧上水,然后到洗手间去洗漱,估摸着水快开了,就跑到厨房去,稍等了一会儿,水就开了,她放上面条,拿出两个碗,放上油盐酱醋豆瓣麻油等,又切了葱花,拍了大蒜,还放了一点胡椒粉,加上开水做成面汤。

  等面一煮好,她就用漏勺把面捞出来,放进两个碗里,做成了两碗香喷喷飘着葱花的面条。

  两人吃了早餐,她去洗碗,叫他也去厨房陪着。她边洗边说:"你不会做饭,我现在先做着没问题,但你不能认为女人天经地义就该做饭,我最恨重男轻女的男人了。我爸爸不爱做饭,我就很恨他这一点。如果我是我妈,早就不要我爸了。你也要慢慢学做饭,不能光吃现成的。"

  他声明说:"我会做饭,中午我来做。"

  但中午并不是他做饭,因为他们去了她父母那边。

  她几次都想跟妈妈谈谈神器的事,但总是说不出口。她知道妈妈是知识女性,男女平等的意识是很强的,绝对无法容忍"宝伢子"那套重男轻女的把戏。但她知道妈妈也没本事把"宝伢子"一下改造过来,如果妈妈出面教育"宝伢子",只会把事情搞糟。

  于是她决定什么也不对妈妈说。

  但做妈妈的真是心细啊,很快就觉察到她有点心神不宁,瞅空子问她:"你们俩还好吧?"

  "嗯,就是有点担心生孩子的事。"

  "生孩子?"

  "其实我跟他早就同居了,但是这么久了,都没怀孕,我们也没采取任何措施。"

  妈妈安慰说:"这哪算久呢?一年都不到吧?按照医生的说法,夫妻双方在一起超过一年以上,才需要考虑不孕的可能。慢慢来,别着急,不会有问题的。"

  晚上还是回新房来睡,两个人都有点不自在。她不想先碰他,怕他以这个为理由,又把神器拿出来逼她。而他似乎也看出她的决心是很坚定的,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

  最后两个人什么也没干,就那么睡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

  白天,两个人是和和睦睦的小夫妻,做饭,吃饭,配合得挺好的;晚上,两个人就成了古怪的两男女,要么就你不碰我,我不碰你,要么就火热地开张,啃啊抱啊不亦乐乎,但他无论多么激情沸腾,总不会忘记那根破棍子,关键时刻就拿出来了。而她自然不肯让步,两个人唇枪舌剑一番,最后把她气得硬邦邦,而他气得软绵绵,于是偃旗息鼓,各自睡觉。

  她不知道这事该怎么了结,也没人可以咨询,因为肯定没谁遇到过这种事,如果她讲出来,十个有十个会觉得她是疯子,在瞎编乱造。

  这场"破棍战"一打就打了个把月,打得丁乙浑身都是火,打得"宝伢子"彻底熄了火,每晚上床就睡,似乎已经彻底不想那事了。有时她装睡着了,滚到他怀里去,他也没反应。这让她感觉很没意思,只好自己滚出来。

  她曾经想找个机会把那破棍子烧掉了事,但又觉得那是治标不治本,说不定还适得其反,把他惹毛了,干出更糟糕的事来。即便不惹毛他,他也可以跑到满家岭再问岭上的爷要一根,甚至要几根,要一堆,反正那玩意儿又不要什么成本,就是一根树枝,大爷削削就成。

  关键还是想办法"烧掉"他心里的那根破棍子。

  于是,她开始寻求烧棍子的火种,一头扎进图书馆,搜寻有关破棍子的资料。

  那时网络还不普及,所谓"搜寻"也只能是在本馆的报刊书籍中搜寻,那可真像大海捞针啊,先提纲挈领,到图书馆的目录柜里搜,一搜几个小时,什么都没搜到,又实地考察,钻到书架前去搜,一排一排书架看,一本一本抽出来找,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她还旁敲侧击跟爸爸谈了这事,没明说,只说教学上遇到一篇与中国民间婚俗有关的课文,想找些有关资料作参考。

  一向不关心爸爸民间文学的丁乙,现在突然问起与之有关的话题,真让爸爸受宠若惊,大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于是,丁乙的爸爸马上为她找资料,又是专著又是复印件的,弄了一大堆回来。

  丁乙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没找到类似的记载,于是装作探讨学术的样子,问:"爸爸,你听没听说过民间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生儿子的?"

  爸爸皱着眉头说:"这个不属于民间文学研究的范围。民间文学研究的是流传于民间的文学形式,包括……"

  她赶紧说:"我也知道这不是你们民间文学研究的范围,只是核实一下。"

  她的学究爸爸帮不上忙,她只好去找不那么学究的妈妈:"妈,你有没有听说过流传于民间的让人生男孩的办法?"

  妈妈总是关心家庭胜过关心学术的,马上就联想到女儿身上去了:"是不是小满很在乎这个?"

  她犹豫了一下,半承认说:"也不是他在乎,是他们满家岭那些老祖宗在乎。"

  "这个思想要不得,这是重男轻女。"

  "我知道,我也不赞成。只是想问问,那些重男轻女的人,如果他们想生男孩,是通过一些什么办法呢?如果我知道了他们的办法,我就反其道而行之,生个女儿,气死那些老封建。"

  "我也不知道那些人用的是什么方法,不过我听说有个什么《清宫秘笈》,是皇宫里头流传出来的,讲怎么生男生女。"

  "是吗?大概是什么方法?"

  "好像是算日子吧,然后根据日子决定男睡哪边、女睡哪边之类的。"

  她对这些不感兴趣,她只对满家岭的破棍子感兴趣,于是说:"《清宫秘笈》肯定没用,如果有用的话,皇帝还不生出一大堆男孩来了?怎么会有好几个皇帝没儿子继承皇位呢?"

  "那倒也是。"

  "你还知道别的有关这方面的风俗吗?"

  "有些就更是迷信了,像结婚时吃枣子啊、莲子啊之类的,都是合那个'子'的音。其实'子'在从前的汉语里并不专指儿子。"

  她看她妈妈也学究起来了,知道问不出什么了,遂不再问,草草收场。

  最后,她想到了姐姐,虽然姐姐不是研究民间文学的,但姐姐以前是学人类学的,后来才改的电脑专业,应该知道这方面的东西。她跟姐姐说话比较直截了当,没有过多隐瞒,虽然很尴尬,但还是把大致情况都告诉了姐姐。

  姐姐说:"我早就没搞人类学了,以前搞的时候也没听说过这样的风俗。"

  "难道是满家岭特有的玩意儿?"

  "有可能。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特别是交通不便的地方,民间习俗更是五花八门,没办法跟人比照嘛,当然都是自己搞自己那套。"

  "你觉得这种风俗是怎么形成的?"

  "很难说。一般来讲,完全没有实际意义的风俗,是很难保持下来的。当然,这个实际意义是指在当时的文明状态下,人们可以观察到的实际效果。比如用动物祭奠神祇,现在看来当然没有实际效果,但在科学尚不发达的时候,人们就能观察到实际效果。如果杀一只羊,供奉在祖先的灵位前,碰巧那年的庄稼收成挺好,虽然这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但那时的人认识不到这一点,就会觉得有关系。"

  "但如果第二年又杀一只羊祭祀祖先,但庄稼收成并不好,那人们不是会怀疑这个风俗吗?"

  "呵呵,也许那时的人思维方式还没这么科学,不知道要有足够多的事实才能证明一个因果关系。如果他们第二年杀了羊,供奉了祖先,收成还是不好,他们会找个别的理由解释过去,比如祭祀的那一天下了雨,或者那羊不够肥之类。"

  "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呢?"

  "也不是自欺欺人,而是因为人们没有能力对自然现象做出科学的解释,但人们又需要做出解释,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他们的生存。比如打雷下雨,生老病死,丰收歉收,人们都想弄明白为什么。当科学还没发达到能解释这些自然现象的时候,人们就会抓住一些皮毛现象,做一些貌似正确的解释。"

  "你说的有道理,也许满家岭的风俗也是为了对某种自然现象做出解释,因为那里好像生男孩的要多一些。"

  "是吗?"

  "我这次到满家岭举行婚礼,特意留心看了一下。前几次看到跟在我们后面的男孩子多,还以为是女孩子下田了,但这次应该是全岭的人都出动了,男的女的都来了,我发现那些小孩子里,真的是男孩居多。"

  姐姐觉得不可思议:"有这种事?会不会是他们把女婴都怎么样了?"

  她打了个寒噤:"天,那太可怕了。"

  "如果你结婚前把这些告诉我,我会建议你别跟他结婚,不过现在已经结了。"

  "结了也可以离。"

  "离当然可以离,但他肯定不想离婚,因为他能娶你,在他们满家岭是很风光的,在他们医院里也很风光。"

  "娶我有什么风光的?"

  "怎么不风光呢?他们医院有几个医生能找到年轻漂亮的外语系研究生、名牌大学外语老师做妻子的?他跟你离了婚,他也不可能找到比你更强的人了,所以他肯定不愿意离。他不愿意离,你逼他离,他可能会选择同归于尽。他是外科医生,干这种事真是太容易了。"

  她一下想到他曾经说过的"废掉"他三姐夫的话,觉得他这人不是没有这种心思,也不是没有这种能力,不由得惊惶地问:"那怎么办?"

  姐姐安慰说:"我这只是把最坏的可能都考虑到,他应该不至于坏到那个地步。他还是很爱你的,但又固守他满家岭重男轻女的风俗,两样都舍不得丢。"

  "如果我逼着他在我和风俗之间选一样,你觉得他会怎么选?"

  姐姐不吭声了,老半天才说:"这个真不好说,但逼他不是个办法,你要多跟他谈谈,开导他,把他往你这边拉。"

  过了一天,姐姐打电话来:"我突然想到,说不定那个神器真能让人生儿子呢。"

  "你也迷信起来了?"

  "我不迷信,但是有些事情目前科学还没找到解答,也许多少有点科学道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比如有些人有特异功能,我们不相信,但有些科学家相信。"

  "神器能有什么科学道理?"

  "谁知道?也许男人树的树枝含有某种化学物质?比如碱性比较重,不是说女性体内呈碱性容易生男孩吗?"

  这个她可没想到:"那你的意思是?"

  "我只是想解释为什么满家岭的人生男孩多。还有一个可能,听说男性在女性高xdx潮时射xx精,女性比较容易生男孩,用了神器,是不是就像增加了前戏一样,女性比较容易达到高xdx潮?你可以问问小满,那个神器到底是个什么用法,如果是帮助女性达到高xdx潮,那么用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但是那么神圣的时刻,用根破棍子多无聊啊!"

  "其实国外有很多类似的工具卖,当然不是树棍子做的,有硅胶的呀,塑料的呀,很多种。有的单身女人买来解决性需求,也有夫妻买来增加闺房乐趣的。"

  这个她可没听说过:"真有这种事?"

  "真有。"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和姐夫……"

  "我们没用过,但我知道有这种东西。我们附近购物中心里有一家成人用品店,以前我不知道是家什么商店,就跑进去逛,发现是卖性用品的,摆着好多男人的那玩意儿。"

  "这么说来,满家岭还挺先进的呢,都赶上美国了。"

  "其实仿制阳物是很古老的习俗,是一种'生殖崇拜',很多民族都有,木头做的,石头做的,画在壁画上的,刻在器皿上的,世界各地都有。只不过后来科学发达了,人们知道阳物也没什么稀奇,不过就是男人身上的一个器官而已,就不再崇拜了。而满家岭可能因为比较闭塞,还保留至今。"

  "他们那里的人都不兴出山来的。"

  "小满是个例外,刚好他又遇到了你,也许满家岭的有些风俗,最终要败在你手里了。"

  "那我真不知道是帮助了他们进化,还是断裂了他们的传统。"

  "进化就得抛弃旧传统,不抛弃就不能进化。"

  "那你的意思是?"

  "这还要看你的意思了,"姐姐分析说,"如果你不能接受神器,就不要勉强自己。如果本着不妨试试的原则,也可以试一下,如果觉得委屈,就停下,如果不觉得委屈,甚至可以增添乐趣,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关键是他这次倔上了,你们老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如果用了那玩意儿,你真的生了儿子,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儿子女儿都是你自己的孩子;如果用了那玩意儿还是没生儿子,也可以教育教育他,让他知道满家岭的玩意儿并不是那么灵光的。"

  她有点被说动了,姐姐嘱咐说:"一定要保证那玩意儿是清洁的,还要叫他别莽撞,不要伤着你,或者给你带来感染。"

  她考虑了好几天,终于决定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