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四章(5)

更新时间:2021-10-28   本书阅读量:

  5

  不知道是因为红姑娘的问题解决了,还是因为"宝伢子"的导师回来了,接下来的那些日子,丁乙跟"宝伢子"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虽然平时跟以前差不多,他要上班要做实验,但周末不用去"走穴",所以两人每周至少有一天可以待在一起。

  饭后,她去厨房洗碗,他也去。原本是叫他去帮忙的,但她发现他在厨房里完全没有外科医生的精准,而是粗手大脚的,搞不好就会打碗砸碟,便没再让他插手,只叫他站旁边陪着她。

  他总是急不可耐地催:"还没洗完?洗几遍啊?"

  "哪有洗几遍?我先打上洗洁精,再用海绵洗,然后用水冲。"

  "洗得太慢了,如果是我的话……"

  "如果是你的话,碗都被你打光了。"

  她把碗洗了,再洗手,还没擦干呢,他就过来抓她了:"我们去你房间吧!"

  进了她的卧室,关上门,她小声警告说:"刚吃过饭,做这个不好的,你是医生,还不懂这个道理?"

  他不听这些,上来搂住她:"但是我想嘛。"

  他说这话的口气,活像小毛孩饿极了要吃奶一样,让她又爱又怜,也就不管饭后做爱健康不健康了,一切遂他的意。

  但他一吻她,她就闻到他嘴里有午饭的气味,推他说:"你嘴里有菜味。"

  他只好放开她,到洗手间去刷牙。

  等他刷完了,她也进去刷牙。

  她刷了牙回到卧室,发现他已经脱了衣服,钻被子里去了。见她进来,就掀开被子,拍着床说:"快来,快来!"

  她慌忙把门关上,闩好,走到床边,钻进被子。

  他心急火燎地来给她脱衣服,边脱边说:"一个星期了,想死了。"

  她笑他:"你怎么这么好这一口?"

  他憨憨地笑:"喜欢吗。"

  "你以前没女朋友的时候,是怎么过的?"

  "没怎么过。"

  "用手?"

  他鄙夷地说:"我才不会做那事呢,否则一辈子找不到媳妇。"

  "你是医生,难道不知道这说法不对?"

  他不回答,搂住她说:"我有你,不用做那事。"

  "你把我当工具?"

  他委屈地说:"我没有把你当工具。"

  "你把我当什么?"

  "当我的宝。"

  她把她上次在满家岭做的那个梦讲给他听,旁敲侧击地要求他每天都说"我爱你",他刚开始没听懂,经她提醒才弄明白那个梦的寓意,爽快地答应了:"好,我每天都说。"

  但他转身就忘了,一上班就好几天不给她打电话来,她打电话过去,问:"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他想不起来:"没有啊。"

  她提醒说:"你忘了,上星期你对我说的话。"

  他冥思苦想:"我说什么了?你快告诉我吧,我想不起来。"

  她没办法了,只好舞弊泄题:"你说你每天都对我说那句话的呢?"

  他想起来了:"哦!该死!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我补你吧,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她哈哈大笑:"下次再忘了,周末就不许你……"

  这个威胁好像挺管用,后面几天他记得打电话来说"我爱你"了。

  这不是她曾经憧憬的爱情。

  她以前想要的,是一个自己就知道如何浪漫地爱她的人,根本不用提醒,对她的爱就像潮水一样,挡都挡不住,泛滥成灾。但命运偏偏让她遇到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人,也算是一种讽刺吧。

  不过他也有他的妙处,就是很听话,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虽然执行政策总是走样,但态度是好的,功夫是下了的,就是水平差点。看他那么一个傻乎乎不解风情的人,在她的调教之下,慢慢变得解一点风情了,也很有成就感呢。

  她最喜欢跟他出去逛街,她让他把胳膊弯起来,她挎在上面,两人靠得紧紧的在街上慢慢逛,引来很多人艳羡的目光。

  他的表情很搞笑,像是在执行公务,严肃得紧。而他弯着胳膊放在胸前,又像个手臂骨折的病人,打了石膏,不敢乱动。他那样弯着,一定很累,有时不得不恳求她:"可不可以换个手?我这个手弯疼了。"

  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边笑边换到另一边去,有时就改成牵手。

  每次出去逛街之前,她都给他一些钱:"拿着,待会我要买东西的时候,你就用这些钱帮我付。"

  他迷茫地看着她:"你怕丢了?"

  她解释说:"我们A城的风俗,女孩子跟男朋友出去,都是花男朋友的钱的。"

  "这不是你的钱吗?"

  "是我的钱,但你待会付款的时候别说是我的钱,要装作是你的钱的样子。"

  他显然不懂如何将她的钱装作是自己的钱。

  她教他:"想想看,如果是你自己的钱,你会怎么样?"

  "带回去给我妈?"

  她笑喷了:"你太好玩了!"

  过了几天,他们又去逛街,他兴冲冲地告诉她:"今天你不用给我钱了,我发工资了,你要买什么,我给你买。"

  她很惊讶:"你怎么想到要给我买东西?"

  "我们科里的小护士说了,谈恋爱的时候,男人应该给女朋友买东西。"

  "哦,她们这样说的?"

  "嗯,她们说如果我太抠了,女朋友就不喜欢我了,就跑了。"

  她忍不住笑起来:"你怎么抠了?"

  "我没给你买过东西么。今天我就给你买。"

  "你不用把钱带给你妈了?"

  "不是说拿到A市存起来么?"

  她高高兴兴跟他去逛街,挑来挑去,挑了一套睡衣,让他付了款。

  回到家,她穿给他看:"透明的,两件套,好不好看?"

  "好看,我能看见你的两个插枣馍馍。"

  "什么插枣馍馍?"

  他指指她半隐半现的乳头,她呵呵笑着倒进他怀里,举起粉拳,擂他两下:"好你个宝伢子,说我这是插枣馍馍。"

  他搂着她,得意地问:"我不抠了吧?"

  "不抠。"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我有钱。"

  "你有多少钱?"

  他报了个数目,她随口说:"没我爸爸工资高。"

  他慌了:"那我还去走穴吧,走穴能拿很多钱的。"

  "我不想你去走穴,我想你周末陪我。"

  "但是我没你爸爸挣钱多啊。"

  "你还年轻嘛,等你到我爸爸这个年纪,肯定比他挣得多了。"

  "还要等那么久?"

  "钱是挣不完的。你们科里的小护士没对你说,如果你不陪着女朋友,女朋友也会跑掉?"

  他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她们没说哦。"

  她逗他:"那你下星期上班的时候问她们,看她们是不是这样说的。"

  下个星期,他打电话来汇报:"她们真的是那样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