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四章(3)

更新时间:2021-10-27   本书阅读量:

  3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床上了。

  本来还以为今天又得跟他到岭上去拜见那几个爷呢,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因为太阳已经老高了,要拜见早就把她叫醒了。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是这次不用拜见了,还是他听她说了今天要回去,就撇下她,独自一人到岭上拜访去了?难道他准备让她一个人回家去吗?这是不是他跟她吹掉的意思?

  她在床上找了一通,没找到那个神器,心想他可能是到岭上退还那宝贝去了。看来他是打定主意要跟她吹了,她心里很难过,但也不想在神器的问题上让步,只是觉得荒谬,以后人家问起来,她都没法解释为什么跟他吹。

  她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外面满妈妈在敲门,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大概是在叫吃饭。她只好起了床,到厨房去找水洗脸,赫然看见她昨晚洗过脚的瓦盆立在灶上。她认识那个瓦盆,因为盆沿上有个缺,还有道裂缝,一直延伸到盆底,她每次洗脚的时候,都在担心那盆会裂开。

  她走到跟前看了一下,盆里装着绿油油的青菜,像是待炒的样子。她差点吐出来,看来昨晚吃的山蕨就是用这个盆子装过的了。不过那时她还没用那盆洗脚,但至少她上次洗过,而这段时间难保他爹妈没用这个盆洗过脚。

  她也没心思找水洗脸了,匆匆离开厨房,回到睡觉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东西收拾好了,但她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她不知道回去的路,也不敢跑到外面去请人给她带路,语言不通,说不清楚,而且也不知道谁才值得信任,还得等他一起回去,但今天的饭菜,她无论如何是吃不下了的。

  等了好一会儿,才见他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布包走进房间,看见她坐在床边发愣,就把那包塞到柜子里,问:"你洗脸了没有?"

  "没有。"

  他出去了,大概是去给她打洗脸水。她跑到柜子跟前去,打开柜子,看见那个布包,用手隔着布包摸了一下,好像是果子之类。她好奇地打开布包,看见三个长条形黄绿色的果子,一头偏黄,一头偏绿,但中间过渡得很好,渐黄渐绿,不知不觉间,就从黄色和平过渡到绿色了,果子的一头还带着柄,折断处有黏黏的液体,像是刚摘下来的。

  丁乙的灵感,像火山一样爆发,马上联想到女人树上的女人果,如果不是那玩意儿,他用不着藏进柜子里。

  他摘女人果干什么?难道是用来代替她的?

  她听见他在外面跟他妈说话,边说边往屋子里走来。她慌忙把布袋放回原处,关了柜门,跑回到床边去。

  他端着个瓦盆进来,不是厨房装菜的那个,而是另一个,没裂口的。看来他家的瓦盆也不是乱用的,洗脸是洗脸的,洗脚是洗脚的,只不过洗脚和洗菜共用一个而已。

  她忍不住问:"我在厨房看到一个装菜的瓦盆,好像是我昨晚洗脚的那个。"

  "怎么啦?"

  "你不觉得用洗脚的盆子装菜不卫生吗?"

  "脚上穿着鞋袜,又不脏。"

  她说服不了他,便带点威胁地说:"你觉得不脏,但我觉得脏,我不吃洗脚盆装过的菜,我今天要回去。"

  他一转身走出房间,她吓了一跳,生怕他是去找家伙来揍她的。但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手里没家伙,低声对她说:"我跟我妈说了,叫她别用脚盆装菜。"

  她没想到是这样,竟然答不上话来,只说:"哦。"

  他接着说:"今天别走,我不想你走。"

  他一求她,她的心就软了,小声说:"我回去也是为你好,怕你跟我在一起难受……"

  "我不会难受了,我有办法了。"

  她想他所谓的"办法"肯定就是女人果,她很想看看他是怎么用女人果代替她的,于是小声说:"那我今天就不回去。"

  他如释重负,很高兴地说:"我今天带你去塘里洗澡。"

  他那么开心,使她觉得他是真心喜欢她的,为了她,他愿意放下架子来求她,也愿意放弃神器,改用女人果。他还叫他妈妈别用脚盆装菜,说明他还是把爱情放在满家岭的破规矩之上的,这样就行了,不能逼得太紧,要慢慢来。

  她问:"今天不用去岭上拜见老人了?"

  "已经去过了。"

  她问:"你上次带我去岭上,是不是为了拿那个神器?"

  "是请。"

  "请?为什么要带我去请神器呢?你一个人请不行吗?"

  "我一个人怎么请?"

  "但你也没叫我跟你一起抬回来呀,连那个仪式都没让我参加,带我去干什么?"

  "不给岭上的老人看看怎么请?"

  "看什么?看我漂亮不漂亮?"

  他没回答,但看那个表情,应该不是看漂亮不漂亮。

  她相信他可能不知道,因为她已经发现他对满家岭很多规矩都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也许这就是他严格遵从那些规矩的原因:盲从。只有盲,才能从,越盲越从,越从越盲,如果知道了所以然,那就不盲了,也许就不会遵从那些规矩了。

  她问:"那你上次把神器请了回来,怎么没用上呢?"

  "上次你不是我女朋友么。"

  从这一点来看,他遵从的又是外面世界的规矩,不是自己的女朋友,还是不能乱动的,她不同意,也是不能乱动的,虽然在满家岭人眼里,她就是他的媳妇了,如果他要用蛮力,她也打不过他,但他在这一点上还不是野人,还有点道德观念。

  她好奇地问:"如果这次跟你回来的不是我,是别的女朋友,你怎么办?要不要带她去见岭上的爷们?"

  "要。"

  "再请一个神器回来?"

  "嗯。"

  "一个神器只能给一个女人?"

  "嗯。"

  "神器是现做的,还是老早就做好了的?"

  "现做的。"

  看来岭上的爷们手脚倒挺利索的呢!

  她问:"如果你有了新的女朋友,那你不就有两个神器了?"

  "我怎么会有两个?"

  "你怎么不会有两个呢?我一个,你的新女朋友一个。"

  "你的是你的。"

  "我的?那怎么放在你家?"

  "你那时还不是我女朋友嘛。"

  她咂摸了一会,觉得他这话的意思是: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那个神器就归你了,权当是个纪念品吧,但你那时还不是我的女朋友,所以神器不能给你拿去做纪念品。

  那他上次没把她的那个神器扔掉,而是一直供在堂屋里,说明他还存着一线希望,希望她再来满家岭,最终成为他的女朋友。但他把神器供在堂屋里,不是会被他父母看出破绽来吗?如果他父母知道她只是冒充他的女朋友,还托人带麂子肉给她,那就真是太感人了。

  那一天,她干什么都没心思,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天黑,天黑了好看他怎么"吃"那几个女人果。

  但那一天好像特别不容易天黑,而他特别殷勤,带着她这里那里去玩,玩得她精疲力竭才回家吃晚饭。

  晚饭还是老一套,山薯粥,一个青菜,一个咸菜,再加麂子肉。她坚持没夹青菜吃,只吃了其他几样,虽然知道其他几样也很难担保没在脚盆里洗过,但眼不见心不烦,就当那几样没在脚盆里洗过吧,不然就该饿肚子了。

  仍然是她先上床睡觉,他在外面看电视,她想等他,好看他"吃"女人果,但她一落枕头,就觉得晕晕乎乎的,很快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她觉得很热,就掀开被子脱掉睡衣,就那么赤条条地躺在那里,心里觉得这样不好,怕他进来看见,但脑子里另一个声音说,没事,他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她懒洋洋地躺着,心里想着,就一分钟,一分钟,马上就穿上,绝对赶在他进来之前穿上。但这一分钟延绵着,变成又一分钟,再一分钟……

  突然,他进来了,她来不及穿衣服了,只好钻进被子里。

  他躺到她身边,开始抚摸她,她交代说:"不许你用神器碰我。"

  "我知道。"

  "我的血不会给你带来霉运的。"

  "我知道。"

  "说不定我都不会出血,书上不是说了吗,有的女人不出血。"

  "我知道。"

  "为什么你昨天不知道?"

  "昨天没想通,今天都想通了。"

  外面闹哄哄的,她问:"看电视的人还没走?"

  "还没有。"

  "那你怎么不陪着看电视了?"

  "因为我想你。"

  她很高兴:"其实你还是懂浪漫的,就是你们满家岭规矩太多。"

  "我以后不遵守满家岭的规矩了,我遵守你的规矩。"

  "我没规矩要你遵守,我只要你爱我。"

  "我爱你。"

  她钻到他怀里,跟他贴得紧紧的:"你以后每天都对我说这句话,好不好?"

  "其实我每天都在心里说'我爱你'。"

  "为什么你不用嘴说出来呢?"

  "我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以后不会不好意思了。"

  她好开心啊!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他不再遵从满家岭的规矩了,他要遵从她的规矩,而她的规矩就是要他爱她,他也答应了,真是太好了!

  她等着他来带她步入神奇的新天地,但老是被一些琐事打断,一会儿是门被风吹开了,他得下床去关门,一会儿又是他妈妈在叫他,他出去答话。

  她的头很迷糊,眼睛也看不清,请求他:"把灯打开。"

  他开了灯,她揉揉眼睛,定睛一看,哪里是她的"宝伢子"?是小靳啊!

  她到处找衣服,但怎么也找不到,只好大叫:"宝伢子,宝伢子,把我的衣服给我!"

  小靳捂住她的嘴,压在她身上,他的胸部刚好压住她的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使劲推也推不动,绝望地想:他要把我压死了,我出不来气了……

  就在她几乎被小靳压死的那一刻,她浑身一抖,醒了过来,感觉喉咙里好像闭住了一样,是她自己憋着气,她赶快放开喉头肌肉,深呼吸了几下,心跳得很慌,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自己在睡梦里把气憋住?如果不是及时醒来,不是会自己把自己憋死吗?

  她发现自己躺在被子外,但身上的衣服穿得好好的,只是胸前全汗湿了,头上也有汗,感觉很燥热,想喝水。

  她下了床,理了一下头发,擦了一把汗,拿起自己的水杯,走到房门边,把门拉开一点,向堂屋里看了一下,那些人还在看电视,他也在看电视。

  她小声叫道:"宝伢子!"

  他没听见,她又叫了一声,有个电视客看见了,捅了捅他,他转过头,看见了她,立即跑过来:"怎么啦?"

  她把水杯递给他:"我想喝水。"

  他接过杯子,跑去给她找水,她关上门等他。过了一会儿,他把水端来了,她也不管是生水还是冷开水,一口气喝干了,把杯子递给他:"再帮我打一杯吧,我怕待会又想喝。"

  他又给她打了一杯水来,放在柜子上,想返回去看电视。她拉住他:"别看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

  "现在不能来睡。"

  "为什么?"

  "别人要笑的。"

  "笑什么?"

  "笑我只想抱女人,没出息。"

  "别听他们的,你在A市当外科大夫,谁敢说你没出息?"

  他不答话,但一直在试图挣脱她。她无奈,只好让他回去看电视。

  她自己回到床上,想到梦里的情景,十分心酸。看来要他放弃满家岭的规矩,只能等到梦中了。她开始理解那些她曾经认为很"势利"的女孩子了,她们想斩断他跟满家岭的联系,也许并不是因为嫌弃他的农村亲戚穷或者土,而是害怕满家岭的那些规矩。只有斩断他跟满家岭千丝万缕的联系,才有可能让他放弃那些清规戒律。

  她忿忿地想,像他这么固守满家岭旧风俗的人,根本就不配得到我的爱,凭什么我得忍受他那套稀奇古怪的风俗习惯?如果我爱他就必须遵从他的习惯,那他爱我也应该遵从我的风俗习惯。得好好跟他谈谈,约法三章,我和满家岭的风俗习惯,他到底要哪样?要我,就放弃你那些旧风俗旧习惯,如果不放弃,我就跟你吹。

  一想到跟他吹,心里又很不舍,万一他是可以改造的呢?万一她跟他吹了之后,别的女孩得到了他,把他改造好了,那她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她想起参加过她生日聚会的几个同学,她们都那么喜欢他,如果她跟他吹了,她们当中的某一个肯定会把他抢去,说不定那个女孩心肠硬一些,胆子大一些,几下几下就把他改造过来了。而那时她顶多只能找小靳做男朋友,等到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一对一对地来参加,她带着那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小靳,而她的同学带着高大英俊的"宝伢子",那她不是要气死?

  她慢慢回想,慢慢分析,又觉得"宝伢子"真正需要改造的地方也不是太多。

  是的,他认为女人不能到岭上去,这有点男尊女卑,但是她也不想到岭上去,那破地方,山又高路又陡,去了也没个吃的喝的,不去正好!

  还有他晚上陪人家看电视,不敢早点来睡觉,是很荒唐,但是一年也就这么几个晚上啊,自己先睡了,不管他的,也就过去了。

  其他的,她暂时想不起来,最要紧的就是这个神器的事,在这件事上,她是不准备让步的,太荒唐了,太无聊了。

  只要他在这一点上让了步,她愿意在其他方面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