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三章(3)

更新时间:2021-10-23   本书阅读量:

  3

  参加她生日宴会时带了相机的几个同学,都把照片洗出来了,还是老规矩,照片上有几家人,就洗几套,一家保存一套。但她们都把满大夫算在她家里,只给丁家洗了一套,没单独为满大夫加洗。丁乙觉得满大夫不过是逢场作戏,肯定不会对那些照片感兴趣,也没给他加洗。

  那段时间,总有人在打电话,让大家去某某家拿照片,有的则送到各家各户,大家交换照片的时候,又好好重温一下生日宴的情景。

  她发现几个同学对满大夫都很感兴趣,谈照片主要谈满大夫,讲生日宴也主要讲满大夫,似乎个个都挺羡慕她,觉得她找了个才貌双全的男朋友。

  她心里是虚的,所以一直致力于贬低满大夫,怕群众对他印象太好了,呼声太高了,以后她说两人分手了,大家全都会认为是满大夫把她甩了。

  但她发现满大夫还真没什么好贬低的呢,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只好拿他的出身开刀:"他家是农村的。"

  但姑娘们全都不在乎:"家是农村的怕什么?他自己在城市里工作就行了。"

  "但是总得跟他家来往吧?"

  "那又怎么样?处得来就处,处不来就不理睬他们。"

  "那怎么能行?他是个孝子。"

  "不怕,不怕,孝子都是因为还没娶媳妇,媳妇一娶,你再问他娘是谁,他都不知道了。"

  有的还半开玩笑地威胁说:"你什么时候想跟他吹,记得提前通知我啊,我马上接管。"

  她只好换个角度贬低他:"可是他一点都不浪漫。"

  大家全都不相信:"他还不浪漫啊?你到底要多浪漫才算浪漫啊?"

  "他哪里浪漫了?"

  "光他那长相就够浪漫了,还有那眼神。"

  "什么眼神?"

  "看你时那种浪漫的眼神啊。"

  她有苦难言,终于忍不住把上次去满家岭的经历拣能讲的讲了一下,重点讲满大夫那些不通人情世故的地方。

  但大家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得了的:

  "挺好的呀,挺可爱的呀!他还背了你呢!"

  "多淳朴啊!难道你喜欢那些花言巧语的人?"

  "别太挑剔了,他已经是十全九点五美了,再美就美得没肚脐眼了。"

  群众的威力真大,丁乙跟几个同学这么一聊,马上就觉得满大夫的确挺可爱的,如果说一个同学夸奖他是谬奖的话,那么个个同学都夸奖他,那就不是谬奖了,总不能每个人的眼睛都瞎了吧?要不怎么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呢?

  于是她给满大夫打电话:"满大夫,我生日那天照的相洗出来了,你想不想看看?"

  她生怕他会说"看那个干什么"或者什么更绝情的话,但他很感兴趣地问:"你给我洗了一份没有?"

  她只好现场撒谎:"当然给你洗了一份。"

  "那我周末上你家来拿吧。"

  "行,周六晚上七点。"

  "行,我拿了就走。总共多少钱?"

  她听他又是"拿了就走",又问多少钱,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乱说一通:"十块。"

  他一点没听出她在生气,评价说:"挺便宜的,你找熟人洗的啊?"

  "不是。"

  "你洗的多大尺寸啊?"

  "三寸。"

  "怪不得。怎么不洗大点呢?"

  如果不是他的声音没变,她简直以为跟她讲电话的不是他了。她胡乱找了个理由:"我一般是先洗小的出来看看,再挑些好的放大。"

  "嗯,这样也行。用的什么相纸啊?"

  她自己一向用柯达相纸,但她没注意别人用的是什么相纸,又胡乱说:"柯达的吧。"

  "嗯,柯达的不错。好,那我星期六来拿。"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对照片这么感兴趣,似乎也挺大方,不论价钱,只求质量,也许学生时代有摄影的爱好?或者知道自己长得帅,特爱照相?

  周末回到家里,她特地对那些照片做了一番剪辑。别人相机照的,给她的都是单张,现在都给他了,她自己就没了,还得想办法从同学那里搞到底片去洗一套。不过她已经把借口想好了,就说想放大,所以需要底片。

  她自己相机照的那些,凡是有他的都找出来给他,反正她有底片,以后还可以加洗。但她把自己照得不好的照片都藏了起来,不能让他看到她的丑样子。

  她仔细看了每张照片上的他,不管是什么姿势,不管是什么角度,他照出来都显得很帅。她也仔细看了照片上其他几个女孩,发现她们也都照得很好,个个都显得比本人漂亮,只有她一个人照得最差劲,完全没把她的优点捕捉到,搞得她犹豫起来,要不要把那些照片给他?他会不会看了照片爱上其他几个女孩子?

  最后她还是决定把那些照片给他,如果他认为其他女孩比她漂亮,他要爱上她们中的一个,那也只能说命该如此。但她照得不好的那些照片,是绝对不能让他看见的。

  星期六晚上,他如约来了,穿着一件短袖运动衣,上面有他医学院的名字,看上去很旧了,大概是他读大学的时候穿过的。脚下穿了双皮凉鞋,也是很旧的感觉。

  她在心里感慨,他穿这些破东西都这么帅,如果穿点好东西,不知道会帅成什么样了。看来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对那些长相已经很好的,就让他们贫穷一点,免得他们的尾巴翘上天去。

  她见他满脸是汗,就让他到洗手间去洗个脸,自己则趁此机会到冰箱给他拿了瓶冰汽水。

  他洗了脸出来,她把他带到自己的卧室,让他坐在写字桌前。他接过冰汽水,边喝边问:"照片在哪里?"

  她把挑好的那套照片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在桌上:"凡是有你的,都给你洗了一张。"

  但他不满足地问:"没我的能不能也让我看一下呢?"

  其实他那次是主角,他的那一套基本就是所有照片,剩下的就是她父母或者她一家三口的合影了,还有几张她跟同学的合影,她想了想,也拿出来给他看。

  他坐在写字桌前,一边喝汽水,一边看照片,看得很仔细。看了一会儿,他突然问:"我和你一起用刀切蛋糕的那张呢?怎么没看见?"

  那张她照的时候眨了眼睛,像个瞎子,她藏起来了,被他问起,只好撒谎说:"可能切蛋糕时没照吧。"

  "怎么没照呢?我记得清清楚楚照了的。"

  "可能洗漏了吧。"

  他看了她几眼,她尽可能装得白璧无瑕,他没看出问题来,又低下头去看照片,刚一会儿,又问:"还有那张我用嘴喂你吃蛋糕的呢?也没看见。"

  那张她因为扭扭捏捏,又抿着嘴,没照好,也藏起来了。

  他还在查缺找漏,她眼看瞒不住了,坦白说:"那几张都只洗了一份,我照得不好没给你洗。"

  "你照得不好就不给我洗?"

  "给你洗了干什么?让你天天看着我的丑相笑话我?"

  他没说"你哪里丑啊",却说了一句伤她心的话:"我怎么会天天看呢,我不上班?"

  她气得杀他的心都有了,但他一点不知晓,恳求说:"拿来给我看看吧。"

  她拗不过他,只好把那些丑照片都拿出来了。

  他一张一张地看,评价说:"这张是有点丑,眼睛都照成红色的了,像兔子一样。不过这张一点也不丑啊,怎么也不给我洗一张?"

  她接过来看了一眼,觉得真的不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张藏起来,遂大方地说:"你把这张拿去吧,我以后再去洗。"

  他给三分之二的丑照片平了反,把那些他也认为罪大恶极的还给她,说:"算了,这几张我就不要了,是有点丑。"

  她指着被枪毙的照片开玩笑说:"没人教过你,不能当面说女孩子丑?"

  他辩解说:"我又没说你,我说的是照片。"

  她见他那么严肃认真,像在论文答辩一样,不好再逗他,于是开玩笑说:"你怎么对照片这么感兴趣?是不是准备拿回家哄你父母?"

  结果还真被她撞对了,他很老实地回答说:"嗯,是想给我父母看。"

  "为什么要用照片哄你父母?"

  "不哄他们就要给我娶梅伢子。"

  "你不喜欢梅伢子?"

  他还是那个理由:"没见过面么,没共同语言,而且她只上过小学。"

  "那要上了什么学才跟你有共同语言?"

  "医学院。"

  她心一沉:"一定得上医学院才跟你有共同语言?难道你在家里还谈医院的事?"

  "我开医院要帮手嘛。"

  她辩驳说:"帮手是帮手,妻子是妻子,这怎么能混为一谈呢?你开医院,难道不可以雇个人做帮手吗?"

  "谁愿意去山里?"

  她没话可说了,看来他的轨道真的已经设定了,而且是铁定。

  她问:"你以前的那个女朋友是学医的?"

  "嗯。"

  "她愿意跟你去满家岭开医院吗?"

  "不愿意。"

  "如果你娶老婆就是要人家跟你去满家岭开医院,恐怕没人愿意做你老婆。"

  "实在不行,就只好娶梅伢子了。"

  "梅伢子不是没读医学院吗?"

  "我可以训练她当护士。"

  她感觉很哀伤,很无力,看来男人真的是事业的动物,爱情啊,婚姻啊,女人啊,对他们来说,都只是事业的辅助品,能辅助他们事业的,他们才会去娶,去追,去"爱"。

  她知道自己在他的事业上一文不值,她不是医学院毕业的,她也不愿意跑到满家岭去当护士,他们两人注定走不到一起。

  满大夫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照片,但丁乙突然觉得他像是在看X光片,脸上的表情一点都不浪漫,甚至都不家常,完全是职业化的,只差把照片举起来,对着光看效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