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二章(3)

更新时间:2021-10-21   本书阅读量:

  3

  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屋子里才开了灯,但灯泡吊得老高,瓦数又小,屋子里光线很暗,简直像烛光晚餐,只不过蜡烛吊得高一点而已。堂屋里的饭桌已经摆上了饭菜,中间有个大碗,大概是菜,一人面前有一个小点的碗,大概是饭。

  她看不清碗里是什么,只觉得是浓糊糊的一碗,还没吃,就倒了胃口。

  他介绍说:"这是特意为你做的。"

  她问:"是什么呀?"

  "是肥肉面啊,你尝尝,挺好吃的。"

  她不敢下筷:"我不吃肥肉。"

  "不吃给我。"

  她用筷子在碗里拨来拨去,把肥肉都夹给他,他又转夹给他父母,对丁乙说:"他们很少吃肉,让给他们吃。"

  她看见他父母客气了一阵,都津津有味地吃起肥肉来,仿佛是什么山珍海味似的。她的喉咙哽咽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问:"你怎么不把你父母接到A市跟你过?"

  "他们不肯去,不服那里的水土,去了就生病,回来就好了。"

  "那你就多给他们寄些钱,让他们买肉吃。"

  "我寄钱给他们,他们也不会买肉吃。"

  "那他们留着钱干什么?"

  他不好意思地说:"给我娶媳妇。"

  "那点钱也不够娶媳妇啊!"

  "他们觉得攒一点是一点。"

  她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恨不得对他说:我嫁给你,不要你父母一分钱,你叫他们攒钱了,买点肉吃吧。

  那个面实在是不好吃,没味道,又有点油腻,她勉强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但她还是不放碗筷,装着在吃的样子,一直吃到每个人都放下碗筷,她才跟着放了碗筷,但他妈妈很快就发现她碗里剩了很多面,担心地跟他嘀咕什么。

  他问她:"你想吃什么?我妈给你做。"

  她急忙谢绝:"我吃饱了,什么都不想吃了。"

  "在我家你可别客气,一客气就要饿肚子的。"

  "我真的吃饱了。要不,我吃几块你带回来的饼干吧。"

  他连忙跑去拿了一筒饼干给她,包装纸已经破了,估计是送不出去的那种。她掏出一块尝了尝,不难吃,但也没什么特别好吃的,就是一点甜味,顶多五毛钱一筒。亏他买了那么多筒,这么远背回来,多重啊,真难为他了。

  他家有个电视机,黑白的,十四英寸左右,但接收不好,总是有些横条纹斜条纹,两个播音员周正的"国脸"不时被扯歪了,扭曲了,好像在做鬼脸。

  两个老人都极虔诚地坐在堂屋看电视,堂屋里还站着七八个人,老的小的都有。她开始以为是来看她的,后来才发现人家是来看电视的。他也坐在那里看电视,还搬个板凳,请她看电视。

  她陪着看了一会儿电视,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人又很累,就悄声说:"我很累,想睡觉了。"

  他连忙带她去卧室。

  在如豆的灯光下,她看见一张很高的床,床前有个踏脚板。她问:"在哪里洗澡啊?"

  "洗澡?晚上没地方洗澡,要洗明天中午暖和的时候到山后面的塘里去洗。"

  "那你们平时睡觉前不洗个脚?"

  "我给你弄点水来洗。"

  他出去了一大阵,端了一个瓦盆进来,放在地上:"你洗吧,我出去了。"

  她叫住他:"就一个盆子?又洗脸又洗脚?"

  他又跑出去,过了一会儿,又拿了一个瓦盆进来:"用这个洗脚吧。"

  他出去后,她拿出自己带来的毛巾肥皂,把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装在脸盆里,洗脸用,另一部分装在脚盆里,洗脚用。洗脸的水刚够打湿毛巾,洗脚的水连脚都淹不住。她估计山上用水困难,说不定得跑到山下去挑水。她能有这么一盆热水洗脸,已经很奢侈了,不能再麻烦他。

  她将就着洗了一下,到堂屋去找他:"水泼哪里?"

  他说:"你别管,我来弄。你看会儿电视吧?"

  "我不想看了,想早点休息。"

  他把水都端走了,她仔细查看了一下睡床,发现床单浆洗得硬硬的,像纸一样,枕头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一碰就沙沙响。

  他倒了水回来,她低声问:"你今晚在哪睡?"

  "在柴房睡。"

  她一惊:"怎么跑到柴房去睡?没别的地方么。柴房有床吗?"

  "没有。"

  "那怎么睡?"

  "有柴草啊。"

  她想到他今夜得歪在柴草堆里睡觉,觉得很过意不去,建议说:"你就在这里睡吧,这床挺大。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睡怪怕的。"

  他想了一会儿,很给面子地说:"好吧,我就在这里睡。"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又补充说:"但你不许碰我。"

  她反问道:"我碰你干什么?"

  他没回答。

  她气哼哼地说:"你放心,我不会碰你的!"

  "那就好。"他说完就出去看电视去了。

  她脱了外衣,上了床,躺在被子里。虽然快五月了,但山里凉,还能盖厚厚的被子,被单也是浆洗得硬邦邦的,但盖在身上,有种奇怪的舒服感,使她有一种冲动,想脱得光光的睡在浆洗过的床单和被单之间。

  山里的夜,有种特殊的静谧,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只有山风轻轻吹过。

  其实山风吹过也是一种声音,但那是一种增添寂静感却又不让你感到死寂的声音。

  丁乙以为自己会失眠,因为她有点择床,在一个床上睡惯了,换个床就会睡不着,哪怕是从学校回到家里,第一夜都会有点失眠。现在到了一个离家这么远的小山村里,照理说是应该睡不着的。

  但出乎她意料之外,她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道是因为山夜寂静,还是因为车马劳顿。堂屋里那群人什么时候散去,满大夫又是什么时候睡到床上来的,她全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