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等你爱我

第一章(2)

更新时间:2021-10-19   本书阅读量:

  2

  丁乙发现世界上最可怕也最可恨的,就是那些快三十岁了还没嫁掉的单身女人。这帮人早到了"恨嫁"的年龄,每分钟都恨不得把自己成功嫁掉,根本不管男人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抢得到就抢,夺得过就夺。

  这帮人本来是没什么抢夺优势的,如果不是因为姿色平平,也不会快三十了还没嫁掉,如果她们跟那些二十刚出头的小女孩争抢,绝对处于劣势,所以她们看准了那些已婚男人,同他们那些被怀孕生子摧残了身材的老婆开展争夺战。

  当然,也不是每个怀过孕生过孩子的女人身材都被摧残了,但男人嘛,都喜新厌旧,在同一个女人身边醒来了十几年,看见别的女人自然觉得如花似玉,虽然弄到手后也会觉得不过如此。

  跟丈夫在一起这么些年了,丁乙当然知道丈夫对女性还是有点吸引力的,特别是刚一见面刚一接触的时候,那个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她跟他在一个锅里搅勺子搅了这么些年,他的吃喝拉撒打嗝放屁都见识过了,当然没有了"惊艳"的感觉,但回想刚认识那会,还是狠狠"惊艳"了一把的。

  那时她正在读研究生,爱情方面虽然不完全是空白,但也只是一些小打小闹,跟男生看过电影,吃过饭,拉过手,拥抱过,接过吻,但从来不曾动过心,都是过家家的感觉,总是想着"难道这就是我的爱情?难道我就要跟这个人过一辈子?"

  每次她这么"难道""难道"的,就把恋爱故事给"难道"黄了,不过她也不惋惜,因为实在是一点神魂颠倒的感觉都没有。

  她给自己定了个终结浪漫追求的截止日期:二十八岁。如果到二十八岁的时候,还没遇到令自己神魂颠倒的人,就彻底把"神魂颠倒"从爱情的词典里划掉,换成"过日子"三个字。

  她跟丈夫的相遇,还是颇有戏剧性的,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用小时候写作文的话来说,就是"晴空万里,春回大地,蓝蓝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

  其实她那天根本没工夫望天,因为她腹痛得厉害,如果不是死要面子,她肯定会满地打滚了。她敢打赌比同寝室的小宋月经痛要厉害得多,因为小宋虽然痛得汗流满面,但从来没痛晕过,而她真的是痛晕了。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病床上了,但不是小学作文中描写的那种洁白的病床,而是有点脏兮兮的微黄的病床,病房的天花板也是脏兮兮的微黄,床单和被子都是脏兮兮的微黄,好像每次都没洗干净,一次留一点污垢,于是就成了这样。

  病房四壁的墙上还刷着一人来高的绿色油漆,照得那些病床上的脸都有点泛绿。

  妈妈守在她病床前,见她醒来,喜不自胜,嘘寒问暖,鞍前马后地伺候她,她这才知道自己得了急性阑尾炎,动了手术,把肇事的阑尾切掉了。

  妈妈安慰说:"这下好了,以后永远不会得阑尾炎了。"

  这是妈妈的口头禅,无论多么糟糕的事,妈妈都可以用"这下好了"开头,而且总能说出"这下好了"的理由来。

  她受了妈妈的感染,也觉得这是件好事。她还能说出不止一条的"好"来。

  第一好:只是阑尾炎,而不是什么更可怕的疾病。

  第二好:阑尾是多余的,割了不碍事。

  第三好:割了阑尾,就永远不会得阑尾炎了。

  第四好……

  丁乙一边听妈妈总结这件事的好处,一边在被子下摸索,发现自己没穿裤子,只穿着一件医院的宽松大袍子,除了刀口的疼痛感以外,还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忍着痛,伸手探了一下,发现下面的毛给剃掉了,光秃秃的,被子擦在那里,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她不知道是谁给她动的手术,她希望动手术的是女医生,因为她那成熟的玉体,除了学校女澡堂的浴女们,至今还没被别人看过。

  她正想问妈妈知道不知道动手术的是男医生还是女医生,就看到一群人涌进了病房,活像日本鬼子进村"扫荡",因为那群人一个个像劫匪似的,脸上用个大口罩蒙得严严实实的,但那身白大褂穿得实在像冒牌货,不是歪歪垮垮的,就是皱皱巴巴的,连大小都不对头,有的大而无当,有的小而局促。

  只有那个打头的看上去是正宗医生,白大褂像是自己的那身,而不像是从俘虏身上剥下来披挂上的。那人也是一个大口罩把面孔捂得严严实实的,但口罩捂不住他的浓眉大眼,白大褂也掩藏不住他挺拔的身材。

  她感觉就这一人是新四军,那"新四军"带领着一群"乌合之众",一个病床一个病床地扫荡,每到一处,"新四军"就示范着,比划着,讲解着,而那群"乌合之众"则伸脖子的伸脖子,踮脚的踮脚,眼神很是虔诚,仿佛新收的徒儿在听师父传道一般。

  她猜到这可能是A市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只有这位"新四军"是这里的医生,而那群"乌合之众"都是来实习的医学院学生。

  忽然,她暗叫一声"糟糕",撞上了这群"乌合之众",自己要当标本或教具了。

  她紧抓被单,焦急地四处张望,看看能不能找个借口逃过这一关。

  突然之间,那群"乌合之众"都向病房外走去。

  丁乙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