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21-10-21   本书阅读量:

    小云听到他磁性声音,双手颤抖,:“川哥”。

    “仍像三岁时一样”

    “你来干什么”?

    “先淋一个温水浴。”

    他在温水里渐渐注入凉水,好使小云热度减退。

    “好多了,早些时,身体像融蜡般”

    “找我干什么?”

    “哭娃,我来把你领回去”。

    小云微笑,抚摸他嘴唇,“你已经丢弃我。”

    “小云,我在黑森林置有木屋,三亩多地,包括两人岸长满水仙花的小溪,跟我一起生活,让我照顾你。”

    小云已经清醒,她手软脚软靠在床上,让川流帮她套上衣服。

    “小云,我没有一日不想念你。”

    小云看着他的脸,围到他身上,仰起头索吻。

    川流忽然落泪。

    他们没有离开过旅舍。

    “你又长高了,可是如此瘦削,”川流细语:“我仍然可以背你终身,见不到你的日子,除出借工作销愁,就是酩酊,我自备绿苦艾酒匙羹,放在衬衫口袋。”

    小云抚摸他的手臂炙伤皮肤,结痂,相当平滑,但像一层透明塑胶。

    连毛孔也无,,{可有知觉}?小云问。

    他答:“你的和碰上,还是十分敏感,你的双手请勿离开我身躯。”

    小云轻轻抚摸他面孔,他额角的widow'speak最漂亮,不知怎地,人家四方前额,他在额中心却多出几个毛囊,含蓄地长多小撮头发。

    川流有一个管显著的鼻子,挺直但两眼之间有节,小云听到别人说过,男人的鼻梁与他们其它部位有点关联。尽管医生再三否认传说无任何科学根据,但是大川有一管出奇漂亮男子应有的鼻梁。

    小云叹口气。

    世上比她川哥更好看的男子,大抵是没有的了。

    小云自幼感到他的磁力,就算正在哭泣,川哥走近,她便噤声,蹒跚走近,张开双手,示意他抱。

    这些回忆,叫川流鼻酸。

    这时同学们一边敲门一边叫:“小云,大件事,传美太空署穿梭机即将退役不再征月,小云,惨事!”

    川流咕哝:“得避开他们,如此喧哗。”

    “其实他们年龄与你相仿”

    川流说:“永远不顾长大。”

    小云的指头碰到他弓型上唇,他把指尖轻轻咬嘴里,他们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偶然吻一下就可以消磨整日,天就那么大,地也那么大。

    家长有时抱怨:早上出去,凌晨不顾回家,不累吗,不,不累。

    川流说:“跟我走。”

    “我得照顾他们一声。”

    打开门,同学一涌而入,小云与他们说几句。

    “我认识你,你叫大川,你是著名赛车机械技师,我家兄弟酷爱F1”

    川流但笑不语,替小云穿上外套,把她杂物扫进行李袋。

    女生取出手机电话替他拍摄,要求合照。

    “行云是你女友?”

    “行云,可是”她们想起一齐,欲语还休。

    川流已经拉着小云要走。

    “小云,我们后天回来。”

    “明白”

    “后天,即五月十日星期一”

    “我住在凤凰城一间酒店。”

    小云高兴,酒店设备妥善,可以把沙漠热洗涤干净。

    酒店房间在三十四楼,乘电梯就得十多秒钟。

    川流一坐下就嘱柜台替他订二张飞机票返回杜索道夫。

    他看着小云,“你与我一起走,小云,你的要求,我者可以答允。”

    小云轻声说:“川哥,我有事没告诉你。”

    他却温柔地问:“可是我的表现,与你想像中有出入?”

    小云答:“事实上,我已订婚。”

    她给他看订婚指环。

    川流不在乎,“还给他,叫他走”

    “他不是一台洗衣机。”

    “小云,你已经背叛他。”

    “我不能跟你到黑森林。”

    川流意外地耐心。“为什么,说给我听。”

    “我不能像白雪公主那般在一间森屋里替你打扫煮食,工余陪小鸟小鹿

    唱歌聊天,我有我功课与工作,我校下一站是海南岛天文台,一去经年,至少六个月,你会失望你不是我宇宙中心。”

    川流看着她,“你我也有婚约,小云,你不能误导每个男生你会下嫁。”

    “真对不起”

    “小云,在商场或马路,你碰撞到人,你说对不起,现在你伤了我的心,你以为我会接受一声对不起?”

    “川哥,我以为你这次来,是正式与我和平分手。”

    “没有的事,我永远不会静静的走。”

    他打开柜门,取出一件薄如晚装裙子,“穿上它,陪我吃饭。”

    “川哥,我吃不下。”

    “那你看我吃。”

    “川哥,我后天得回学校。”

    “坐下”

    这是川流首次对小云用命令语气

    “坐下,请再考虑我的邀请。”

    小云轻轻更衣,那件肉色网纱钉着些少亮片的裙带裙子其实不好算衣裳。

    她坐在他对面,轻轻说:“我不怕你,不是因为我知道你爱我,或者我爱你,而是你永远是吃亏的那个,看你身上(看不清)伤痕就知道。”

    “你仍爱我?”

    “永远”

    “那么跟我走”。

    “我有父母及其他家人,我甚至还有一个小小外甥,我有生活,我有目标,”

    川流替小云斟上香槟。

    小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声音十分柔软,“你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男人,大川。”

    大川,她叫他大川,他微笑,奶娃长大了,不再叫川哥,他吁出一口气。

    “女伴需时刻猜度你心绪,你开门出去,不可捉摸,也许永不回转,终有一日,女伴所有的爱会变成恨,像一首旧歌:Somebody'sdonesomebodywrong.”

    “依你说,你不介意偶然见到我,亲热一下,又再各管各等下一次?”

    “小云不敢回答,只能喝酒。

    “还是小时候的奶娃可爱,坚决诚恳地对我说:“不怕,川哥,我将来一定嫁给你”。

    “那时我几岁?”

    “幼幼十六,你十三。”

    “也不小了”

    “和平分手。”

    “我恳请你接受。”

    “那么,让我再背你一次。”

    小云微笑,她站起,脚步有点不稳。

    两人边谈边唱,不知不觉喝很多。

    小云伏到川流背上。

    “再在我后头呵气亲吻”

    他站起,在房间走动。

    小去不出声,享受也许是最后一次被川流背着走。

    “你与幼幼都丢弃我。”

    “大川你贼咕捉贼,明明是你嫌弃我们姐妹。”

    “幼幼已经生下孩子。”

    “呵,是个非常顽劣奸诈的孩子。”

    大川笑,打开房门,溜到走廊,打个圈子,“幼儿也会使计?”遇见其他向他们行注目礼的人客,“你们好,”又走回房间,“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唧唧。”

    川流笑,“你仿佛已经爱上他。”

    “哼。”小云不想说婴儿坏话。

    “将来,你我也会结婚生子。”

    川流背着她走到露台观景,黄昏,城市就在足下,半明半灭,感觉瑰丽。

    川流忽然问:“并不,好不容易长大成年,凡事几乎可以自主,回去干什么,你呢?”

    “我也那样想。”

    “放下我,我累了。”

    可是川流却一直站在露台,背着百多磅,并不觉得疲惫。

    他是能负重。

    “我想下来。”

    川流走近栏杆,忽然跨腿站到一张椅子上。

    椅子摇一摇,小付吃惊,搂紧川流脖子。

    椅子靠近露台栏杆,这时,他们大半身高过护栏,摇摇欲坠。

    小云一颗心像要从胸膛里蹦出。

    她蓦然明白,大川根本不想和平分手。

    “你的手冰冷,可是风大?”

    小云的脸紧贴他后头,并不挣扎,一有动作,两个人就会摔下三十四层楼。

    小云气苦,流下眼泪。

    “你害怕?”

    小云紧紧搂住他,像幼时那般,贴住他强壮背脊。

    “一起跳下去好不好?”

    小云苦笑,生活那么辛苦,爱一个人也不能够在一起,或许川流想法正确,她点点头。

    “你不怕?”

    她低声在他耳边说:“不怕。”

    “情愿跳下去不肯跟我走?”

    小云清晰回答:“跳下比较不吃苦。”

    川流忽然笑,他在椅上跳前半步。

    楼高风劲,小云清晰看到马路上车辆行人,她内心一片明澄。

    她把他箍的透不过气。

    “你背我一辈子。”

    “好,那么,小云,你闭上眼睛,同家人说再见。”

    小云闭上双眼,浑身虚脱。

    川流纵身。

    小云等待两人迅速下坠,气压在数秒钟后会叫他们失去知觉,然后“啪”一声坠地。

    她感觉到川流纵离椅子,两人身子坠空,落下,但即时碰到硬地,小云全身疼痛,她睁开双眼,看到自己仍然抱着川流,两人摔倒在露台。

    川流转身,紧紧抱住小云,埋脸在她胸前。

    呵他不舍得。

    这时有人大力敲门,在门外叫:“开门,川先生,我们是酒店警卫,那房客人看到有人在露台做危险动作,我们现在用门匙开门进来。”

    小云这时清醒过来,把川流拉到床上,用被褥遮住。

    酒店工作人员打开门抢进。

    小云声音沙哑:“什么事?”

    警卫员看到床上半裸少女,发愣,立刻退出,“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稍后再赔罪。”

    他们退下关门。

    小云浑身颤抖。

    稍后川流坐起,他头发全叫汗湿透。

    劫后余生的年轻人又再拥抱。

    他们再也没有讲话。

    小云静静换回原来衣服,背上背囊。

    她打开酒店房门下楼,叫部车子,驶往飞机场。

    云妈一直千叮万嘱,不要搭顺风车,不要进男人房间,看情形都是忠言。

    在飞机上小云想,倘若她挣扎,她哭叫,她不肯陪他跳下,他也许就不会放过她。

    孟行云比同学们更早回到家。

    佣人开门,看到小云,哧了一跳,小云黑眼圈,干唇,又黄又瘦,且不知怎么地,手臂全是淤痕,憔悴疲倦不堪。

    女佣不动声色,“喝碗红枣甜粥.”

    小云点头。

    想仔细,仿佛已经几天没吃东西。

    家人离去,屋子已经收拾恢复旧貌,静静地浸浴在午间阳光里。

    沙发角落有一只小小摇鼓,一定是唧唧的玩具,忘记带走。

    她吃完热粥,走到后园,大吃一惊,呆在当地。

    女佣就在她身边,解释:“下了一夜大雨,第二早,缨花树倒塌,园工讲,树早已蛀空,大自然天地万物,皆有寿数定时云去。”

    小云扶住门框,凄苦莫名。

    “园工说,这樱树是前屋主所种,又自院迁移到后园,总共存活约三十年,也差不多,又说樱花生命奇短,寓意欠佳,不如种常青松柏云云。

    小云垂头。

    “我请高先生下班来一趟”。

    这女佣十分多事热诚。

    小云说:“我想吃八宝鸭及八宝饭,两者都做烂一点。”

    “现在动手,恐怕要明午才有得吃”

    “快去街市。”

    “我先替做川贝炖梨子,你喉咙沙哑。”

    一德忽然赶到,一见小云,忙不迭叫苦:“那职利桑那是什么地方,一个奶娃去了七天,变成焦妹回来,发生什么事,订婚指环还在不在?”

    他手里捧着一只大盒子。

    打开一看,是一只精致蓝色的玻璃地球,外边,罩着一只更大的透明玻璃球,球面绘画着各个星座。

    真是漂亮的一座摆设品。

    这时一德检查她的指环,无恙,松口气。

    “以扣再也不要出差,下一站去海南岛?推掉行不行?”

    “一德,我有话说。”

    “一德深深吻她的手,“我明早再来,公司正开会,我只告假半小时。”

    一德必然在处理某宗争产案件。

    他顺便喝完大杯咖啡才走。

    小云轻轻搬起那只足球大玻璃球,放到桌子上观赏。

    一德是个无瑕可击的年轻人,全无阴暗面,圆脸圆眼忠厚的圆鼻,身躯四肢也圆滚滚,不是胖,而是圆厚。

    与他在一起,最平和开心。

    但是,经过这次历险,小云心中澄明,她不爱他。

    她与他的感情足够过一辈子,但她还是渴望热烈像融蜡般燃烧。

    把一德留在身边陪读,聊天,旅行,最好不过,他像一只玩具熊般可爱可靠,她可以替他换上不同的衣饰,她见过有一只穿皮衣皮裤戴铁链的机车熊,还有蒙上贼眼罩手臂纹身说“偷爱者”小熊,更有像大块头臂肌鼓鼓只穿内裤壮男熊,都像煞一德憨态十足,随时可以按着他咬一口。

    便她不爱他。

    将来,看到她渴望得到的燃烧,她的目光与心跳都会游离,那样,对不起一德。

    那天,小云不停地吃,一边打呃,一边吃。

    幸亏女佣做的全是易消化食物,藕粥,银丝卷,清鸡汤,菜饭,八宝鸭呢,她推搪在准备,打开冰箱,果然见一只光鸭。

    小云忽然挂住姐姐,电话找她,才喂了一声,已听到恶婴唧唧在一边大哭:“才打过防疫针,在医生边一除裤子,已经哭得死脱,可怜,你好吗,我不说了。”

    悠悠此刻为那幼儿活着,小云轻轻说:“对他多么好也无用,他将来必定忏逆。”

    “什么,对不起,稍后我再找你。”

    谈话结束。

    一德终于来了,带着一箱文件。

    他凝视小云,“昨日干瘪,今日清肿,怎么回事?”

    女佣解围,“这个高先生,怎么可以这样对女生说话。”

    “我是老实人,悠悠生育后体重增加一倍,头发剪短,腰身失踪,整日抱着幼儿,蓬头鬼似,刚在惋惜,真是水一般容貌突变沙石,突然小云也一脸残相。”

    小云吼叫一声,蓬一声扑过去,压在他身上撕打。

    女佣笑着闪开,“活该”

    一德见打翻文件,“哎唷”,“哎唷”地叫。

    小云坐在他身边,看他收拾纸张。

    她轻轻摘下指环,“一德,我要求解除婚约”

    一德只是笑,“你再丑,我也一样爱你,别说恫哧话,这种话不能说。”

    他抬起头,看到小云脱下戒指,一脸疑惑。

    “一德,你仍是我最好朋友,我只要求解除婚约。”

    “一德目定口呆,“什么”?

    “一德,我不想与你结婚。”

    他失措,“我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