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21-10-19   本书阅读量:

    这时小云已替他换上新茶。

    一德说:“我该告辞了,伯母需收拾启程。”

    云妈送他到门口,“一德,你好好照顾小云。”

    “明白。”

    小云咕哝:“在高律师没出现之前,我已合理地活了好些时候。”

    “一德,下月在伦敦见。”

    一德点头。

    云妈累极回楼上休息。

    一德低声说:“明日下班我来看你。”

    小云看着他:“你来送礼,我已收迄。”

    一德微笑:“明天见。”

    他在屋后看到车子,吃惊呆住,半晌作不得声,只见小轿车全身都是怵目鲜红漆弹印子,溅开一朵朵像血花。

    高一德立即想到刑事破坏四字。

    他取出电话报警。

    紧急电话已按了九字,他忽然收起电话。

    如警察赶到,他必须供出车子为何停在该处,他干什么到孟宅,他怀疑什么人……

    他已知道是谁会射漆弹泄愤。

    高一德缓缓走近车子。

    子弹力度强劲,挡风玻璃破碎。

    他悄悄把车子驶走,打老鼠忌着玉瓶儿,高一德决定忍气吞声把车子驶往相熟车行修理。

    第二天上班,他联络律师行的私家侦探,说明要调查什么人。

    修车行与侦探都说:“高律师你比谁都清楚这件事要报警处理。”

    高一德不语。

    私家侦探很快有消息回报:“孟行云的男友叫川流,你看看可是这个人,他是一间车行老板。”

    他出示照片,高一德又是一楞,错不了是这双慑人眼睛,同是男性,都觉得震撼,何况是一个少女。

    偷摄照片中硕健的他光着上身骑在机车上,尽显健美胸肌与腹肌。

    劲敌。

    “他与孟小姐是什么关系?”

    “好似男女朋友,但留意数日,孟小姐并未在车房出现,当然也无可能留宿,一德――”

    高一德微笑,“请放心,我会处理。”

    他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换辆一模一样的小轿车,照旧探访他的意中人。

    对方劣行,就是要叫他动气,他才不会乖乖就范,他不会反应。

    那是一个穿破裤都英伟潇洒的男子,高一德告诉自己:耐心。

    这几天小云找川流,他都没接电话,消息都拨到留言站。

    她傻里傻气,不明就里,仍然每天拨过去。

    终于有人接听,她松口气,“川哥――”

    “我是凯撒。”

    “凯撒,川哥呢。”

    “他有点事,正忙。”

    “我方便到车房来吗,过几日我要出门。”

    “他说过新址不欢迎任何女士。”

    小云纳罕,“他健康无碍?”

    凯撒却说:“我还有事,我不说了。”

    他放下大川的电话,忽忙间脚踢到一堆山似啤酒空瓶,叮铃铛响。

    川流躺在沙发上发闷。

    凯撒说:“有什么话该说清楚,拖什么,小女孩一连找你好几天,多可怜。”

    川流吁出一口气,“嘿。”

    凯撒说:“我知道她是一个魔君,大川你遇到煞星,与你相处多年,从未见你叩头、解释、抱怨,可是你一见伯母,几乎跪着流泪求饶,这成什么体统,大川,你就是你,挣扎那么久,不应为任何人任何事低头,也不必企图改变迁就,我与你不是温室青年,又怎样,我们有我们的道路,我们的天空,不必委屈,也是社会有用一份子,大川,不要叫我失望。”

    川流冷冷不语。

    “要不,磊落分手,要不,扑上去打,是粗人,又怎样,胜过捧着酒瓶哼哼唧唧,谁可怜你。”

    川流仍不出声。

    “漆弹可吓倒他?我查到他是个律师,身世优秀,四祖父母俱全,除却有事业,祖母还是校长,我不是羡慕人家,但想到自己的父亲正在牢中服役,也不禁气馁。每人出生时手上都拿着一副牌,有人抽到三条A,我那副七零八落,是否一无可取?倒也不,至少我有一双手,那是一对2,不算太差,有机会。”

    川流牵嘴角,“你讲完没有?”

    “大川,你也是行内翘楚――”

    “一起开工。”

    钻到车底,详细检查需要什么零件,到互联网查询订购、问价、报价、与人客联络,得到的答案通常是“大川,交给你,总之不惜工本”。

    这种信任产生的满足,叫大川默忍苦恼。

    下午,凯撒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川流答:“你知我对脱衣舞馆不感兴趣。”

    “我也是。”

    他拉扯着大川上车。

    凯撒把跑车停在一间校舍对面,着大川坐在铁栏上,他说:“高中女生就快放学。”

    大川没好气,“枉你有个威武堂皇的名字叫凯撒,你也太无聊。”

    这时,校门打开,女生陆续散出。

    凯撒一指,“看。”

    只见少女们成群嘻笑走近,呵,天下没有不漂亮的十六岁,或是十七岁,乌溜头发,明亮眼睛,紧绷肌肤,长腿细腰,看到有年轻男子注视,腼腆笑意盎然。

    凯撒说:“你喜欢女学生,看,要多少有多少,何必舍易取难。”

    这时,有一个大胆的女孩瞪他们一眼,凯撒朝她们扬手。“

    也有一个看到大川的剑眉,再三回头。

    这时,一个护卫员出来站岗,凯撒拉川流走开。

    “你一直以为孟小姐是独一无二的玫瑰花吧,大川,不,不,整座园子,成千上万,都是花朵。“

    川流不出声,凯撒还以为他说服了他。

    但是隔一会,川流轻轻说:“但是这一朵花,我自小看她长大。”

    凯撒只好深深叹气。

    那一边,小云也忙得不可开交,她要交功课年中报告,尽管几个月小心观察,有所发现,可是把零星资料整理,也得用尽精血。

    她又应允讲师,到幼稚园介绍天文,引起幼儿兴趣,祈望将来有新血继任。

    还有,云妈催得紧,叫小云尽快过去,悠悠有婚前焦虑征候,在电话里哭泣:“我的头发剪坏了,化妆师只拨给我一小时,婚衣又得改窄,呜呜,小云你快来帮我。”

    小云啼笑皆非,但见幼幼哭得凄凉,答应启程。

    她给川流留言:“幼幼结婚,我往英伦做伴娘。”

    数一数,个多星期听不到他声音,十分牵挂。

    反而是高一德抢着送小云上飞机。

    最觉纳罕的是大伟,他静静问小云:“这个高律师是你男友?”

    “我――不――唉――妈妈邀请他――我莫名其妙――”

    “妈似对他熟稔又亲切,叫他负责招呼亲友,即是迎宾。”

    小云语塞。

    “人人看出阿高是个好青年,可是你的川哥呢。”

    “川哥不能来。”

    这是实话,婚礼是纯亲友聚会,川流不受欢迎,尤其不能叫他与新娘同场出现。

    婚宴备自助餐,在孟宅庭园举行,有人欢喜:“有龙虾及牛腰眼肉”,“香槟”!

    大伟父母与云爸都显得比真实年龄年轻时髦,掩不住的高兴神采,只顾咧开嘴笑,请宾客自便,不要见外。

    牧师也笑得合不拢嘴,为一对新人祝祷主婚。

    至于高一德,一见穿礼服的小云,灵魂像是愉快地飞上半天,即魂不附体,真没想到平时麻布粗服中性打扮的行云身段上佳,他的目光离不开低领口。

    小云生气,“高律师,目光请平视。”

    一德面红耳赤。

    在座每人都是认定他与小云是一对,一德飘飘然。

    小云轻轻说:“幼幼的礼服真雅致漂亮,我也要该款式。”那美好幸福完全气氛感染每一个少女。

    一德说声“明白”,连忙取出手提电话拍摄。

    “结婚蛋糕也妙不可言,四四方方平平整整,可公道分赠客人,比高塔更理想。”

    一德又记录下来。

    长辈略用食物便告退,让年轻一辈跳舞饮酒。

    大伟脱出外套领结,与悠悠跳伦巴舞。

    小云走出园子,心想,假如川哥在这里多好。

    她拨电话给他:“Wishyouwerehere.”

    川流仍然没有回音。

    她身后有脚步声。

    小云一转,呵,是一德。

    他过去坐她身边,裤子太窄,他要拉一拉裤管。

    “好一幢大宅。”

    “妈妈带着我与悠悠来定居,房屋中介给她推荐公寓房子,一味说容易打理照顾等,车子经过这幢大屋,妈妈用尾指向它描一描,不久我们便搬进,一直装修,楼上有些房间仍在敲打。”

    一德笑,他不好说的是,他令堂高太太也有相似脾气,看情形门当户对错不了。

    一德试探:“你呢,小云,你对住屋有什么要求?”

    “当然要有冷热水供应与冷暖气调节,一张舒服的工作台与眠床,清洁。”

    一德大喜,“就那么多?”

    “已经很多,地球上只有百分之五的人口可享受这般高水准生活。”

    “是,是,小云,对伴侣又有什么?”

    小云不假思索,“爱他,然后,再谈条件。”

    一德还要提问,后面有人叫:“小云,小云,悠悠要抛绣球了。”

    只见悠悠背着宾客,举高牡丹花球,“一、二、三”把花束用力向后扔出。

    小云迟到站在后排,本来没有机会接球,可是说时迟那时快,高一德忽然握住小云腰肢举高她,小云机灵,伸长手臂一捞,配合得天衣无缝,抓住迎面而来的花球。

    众人起哄:“内定,打笼通,不算数――”

    悠悠与大伟十分欢喜。

    小云握着花球不放,她喝多了一点,躲到大台子底蹲下,半晌有人掀开台布钻进。

    是高一德陪她来了。

    小云挣脱高跟鞋,嘻嘻笑。

    高一德这时,已经百分百肯定他爱着孟行云,刚才握住她柔软纤腰,陶醉感觉延续至这一刻。

    宾客散去。

    一德说:“来,跟我走。”

    他握住她小手,忍不住吻一下。

    “去哪里?”

    一德暂不回答,拉着小云往后园草坡走。

    到达草地,只见已经铺着一只睡袋,一边有饮料与水果,还有电筒照明。

    小云一看,掩着嘴笑得弯腰:“哇哈!”

    一德知她误会,啼笑皆非,把一把报纸递给她。

    小云见到大字题目:“今晚可观赏狮子座流星雨”。

    “呵。”

    她羞愧,以小女子之心度君子之腹,错估高一德。

    她连忙坐在睡袋上,朝南天看去,上次那千年一遇的日环食,因地理关系,西半球看不到,有同学不忿,为能目击千年不遇的天文现象,特地赶去印度洋马尔代夫的马累岛,回来之后一星期都震荡得说不出话。

    小云不欲错过流星雨,抱膝而坐,仰起脸,睁大双眼。

    一德见她像小孩般纯真期待,不禁更加怜爱这少女。

    其实她直还是个孩子,身体是发育完全成熟芬芳,可是躲在身躯某处的灵魂还幼小懦怯。

    只见小云双眼睁得滚圆,眨也不眨,连额角抬头纹都现出。

    这时,四周围静籁无声,天空上群星密布,忽然之间,一条银线二十二度角在天空自东北至西南划过,才一秒时间,又迅速湮没。

    “呀。”小云叫出来。

    接着好戏上场,一道两道三道,天上忽然布满银线,各自瞬息闪烁,又默默消失。

    小云索性躺在睡袋上,手臂枕在脑后,陶醉地观赏奇景。

    一德怕她着凉,用一条毯子紧紧裹住她。流星持续个多小时,小云心满意足。

    这才侧头去看一德,刚想道谢,发觉一德凝视天空,嘴唇微动,分明是在许愿。

    她伏到他肩上,“你祈望什么?”

    一德看着她贴近的俏脸,但笑不语。

    “告诉我。”

    一德握住她的手,还是不出声。

    “说呀。”

    “不。”

    孟氏姐妹行悠与行云并不习惯接受这个“不”字为答案,小云忽然发作,抓住一德手臂,惩罚性狠狠咬下。

    她满以为一德会大声叫痛,可是他一声不响,勇敢忍耐野蛮行为。

    小云抬头看他,只见一德一脸无奈,似笑非笑凝视她。

    小云忽然明白他许的是什么愿。

    一德轻轻捧起小云的脸,深深吻她嘴唇。

    不知怎地,小云没有即时推开,让他丰厚柔软的唇贴着好一会,才蓦然想起,不行,她心中早有一个人,这才急急推开站起,向大屋奔去。

    小云被长裙一绊,摔倒草地,但立即爬起,跑远。

    她跑进屋子,一口气上楼梯,关进房间,锁上门。

    她再次找川流,电话不通。

    川流正与大伟通话。

    大伟把婚礼照片传给他看。

    川流说:“你俩像蛋糕上那对模型新郎与新娘。”

    大伟问:“你身在何处?”

    “我在多伦多国际超级车辆展览会,我的车房在订制改装电动车组出赛。”

    “预祝成功。”

    “只得那些照片?”

    “你要看小云可是?”

    川流不出声。

    大伟传两张小云照片给他。

    “真没想到小哭娃身段像芭比。”

    其中一张是小云伸臂接花球,丰胸呼之若出。

    大伟还要火上烹油:“登场瞩目。”

    川流一看,驳入电脑,放大打印。

    “那个揽住她腰肢举高的男子是谁?”

    大伟喊声糟糕。

    “好像是云妈的客人。”

    川流当然认出高一德,这人的车捱过他的漆弹。

    意外的是他跟小云走,而且很明显,得到孟家接受,登堂入室。

    “大川――”

    “我们再联络。”

    “大川,我要说的是,我此刻已婚,恐怕以后不方便通消息给你,少许多是非,我不应把照片传你。”

    “明白。”

    大川先挂电话。

    大伟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