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21-10-18   本书阅读量:

    “全错。”

    小云进厨房准备饮品。

    “哭娃,我特地来告诉你,川流是危险人物,这是疏远他的时候了。”

    “你不问好友伤势?”

    “他会复元。”

    小云有点讽刺:“我代他多谢你关心。”

    “Heisaheartbreaker,小云,与他在一起没有好处,每个女子都觉得她与众不同,她可以驾驭大川,小小的你,也有此错觉?”

    小云看着大伟微微笑。

    “小云,他身上伤痕累累,从何而来,都由前任女友奉献给他,你想想,她们恨他恨到以身试法,不惜与他同归于尽,你可知他有多可恶。”

    小云低声说:“我以为你俩是手足。”

    “小云,我更关心你。”

    “我已十八岁,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你才无知!”

    讲完之后,怕小云扑进咬他,连忙退避。

    可是小云没有动静。

    “你一向听大哥的话。”

    “我自幼爱他,我只爱他一人。”

    大伟摇头,“悠悠告诉我,想起当年她竟邀请他私奔,像噩梦一样,不能置信。”

    小云又微笑,“那多好,幼幼将来一定有美好婚姻与人生。”

    “答应我——”

    “我不能作出承诺。”

    大伟颓然。

    “多谢你抽空前来探访,婚期日子定出否?”

    “我们不打算铺张。”

    小云笑,“两家妈妈哪会放过,那是指两百宾客,教会行礼,大排筵席。”

    大伟被她引笑,“哭娃,记住,家里大门永远为你而开。”

    小云啼笑皆非,那意思仿佛是“小云你不听话必死无疑,但家人绝对会照顾你身后之事”。

    大伟把行李放下,喝完咖啡淋浴,然后让小云陪着去见老友。

    川流正与看护纠缠硬要出院,看到大伟,先是一怔,随即怪叫一声“好家伙”,与他拳碰拳,拥抱,欢笑。

    “你看你,大伟,一表人才,英俊模样。”

    小云站一旁不出声。

    “多久没见你?大伟,帮我搔背,来,这里,下边一点,左边,是,就该处——”

    他正在埋口的伤处奇痒,在防疤橡筋衣下露出驳驳嫩红新肉,有点可怕。

    大伟戴上医护手套替他轻搔,“这疤痕在别人身上是丑陋,在你身上是性格,小云,我怕肉麻,你来替他服务。”

    小云过去伏在川流身上轻轻安抚。

    “大川,你的女友前仆后继,不愁无人,放过小云如何。”

    川流忽然严肃,“小云,你愿放过我否?”

    小云断然答:“不!”

    川流这才问:“悠悠可好?”

    “她很好,她不知我与你仍有联络。”

    川流欲语还休。

    “不必感怀,悠悠早已把你丢在脑后。”

    小云看着他俩聚旧。

    川流说:“阿大我真妒忌你,一生康庄大道,路上一颗石子也无,心想事成水到渠成。”

    大伟瞪他一眼,“你要好好对待小云,否则,我亲手把你掐毙。”

    大家都笑起来。

    他们互相捶打对方背脊,又作出摔跤姿势。

    小云纳罕他俩情谊,不但一前一后爱上悠悠,且毫无介蒂,女性真万万做不到。

    稍后看护进来呼喝:“病人需要休息。”

    大伟开玩笑:“女士你不过想独自霸占他。”

    中年看护作势要打。

    出到门口大伟说:“他说兄弟们已找到新址,开设新车房,新宝号新气象,叫做Zoom。”

    比先前更俗气,小云忍不住笑。

    “大川在这方面确有才华,小云,你可有想过,做车房女主人的滋味。”

    小云答:“你是老派想法,男唱女随,不不不,我有我自己的学业及职业,我不会做他另一半,我是完全自主独立的一个人。”

    这时小云收到一个电邮:“行云同学,美太空署刚刚发现两颗无名星体,它们做行星太热,做恒星太小,神秘莫测,请速与实验室联络。”

    小云欢呼:“我有事。”

    “哭娃——”

    小云用柔情战术,她一个转身紧紧抱住大伟的腰,“姐夫,”她低声说:“你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把幼幼看紧些才是你正经事。”

    小云呵气如兰,大伟虽是正经人,灵魂儿却也飞出去半晌才回归,他只有力气说“是,是。”

    小云继续要胁他:“回到家,不准与任何人说起任何事。”

    大伟无奈,这小姐夫完全受制于可人儿,这是一个他曾经喂过固体食物的小娃,记得一起游水族馆,他让她骑在双肩上看白鲸跳舞……

    “小云你当心。”

    他还有别的事要做,匆匆告辞。

    小云愣半晌。

    他们都一而再,再而三警告她,这里边,可能不止是偏见,这里边,除出关怀,也许——

    小云回到实验室。

    同学七嘴八舌,“美最近升空的开普拉太空望远镜发现神秘星体,温度逾摄氏一万度,比一般行星热,却比恒星小,天呵,宇宙不停提供超乎想象物质”,“这两颗星在天鹅座附近,完全不符合目前天文学所知天体定义,暂时叫‘热友’”,“各学府将迅速成立小组研究”,“我们也不甘后人,谁愿意加入观察”,“是新生行星?”,“是在死亡边缘的白矮星?”,“至少二亿年了”……

    小云连忙挤过去看映像。

    他们看星象图像是医生看人体细节,再熟悉没有,对普通人来讲,一片模糊碎钻撒地似照片,叫他们看得津津有味,如痴如醉。

    小云在实验室逗留到天亮。

    各人饥肠辘辘,才结束讨论散会。

    回到家,脱掉外衣,小云把吃剩的自制美式苹果馅饼烤熟,加冰淇淋球,一边吃一边“唔唔”作声,把烦恼心事暂丢脑后。

    门铃在这时候响起。

    小云双腮鼓鼓去开门。

    她一呆,这陌生人是谁?

    访客也一怔,他先闻到一股苹果饼香,接着是一个头发毛毛不修边幅的少女出现,她一边咀嚼那香味一直传出,叫他向往,他也想分享馅饼。

    他微笑,“你是孟行云?”

    小云警惕,“你又是哪一位?”

    年轻男子递上名片,上边写着“高与高律师事务所高一德,产业基金律师”。

    小云走到门外,“你找我有什么事?”

    “可以进屋子一谈否?”

    这时女佣来开工,示意小云可以招呼客人。

    小云说:“请进。”

    他们坐在厨房,女佣帮他们做咖啡。

    那年轻的高律师看到桌子上放着大半个苹果饼,甜香扑鼻糖浆自焦脆饼壳涌出……他忍不住拿起叉子,勺一大匙,放入嘴里。

    女佣看不过眼,连忙取出瓷碟,把馅饼切成小块,两个年轻人却不约而同叫起,“哎呀,这样就不好滋味!”

    小云不禁腼腆地笑,一看,高律师也烧红耳朵。

    高律师咳嗽一声,“让我说一说我这次造访目的。”

    小云看着他。

    高律师不是英俊得叫女性侧目得会恳请他脱去上衣看个仔细的男子,不过他有股阳光朝气,他相当潇洒,但却不会脱轨,他反时尚穿一套松身舒适西服,白衬衫却在裤腰外,打扮别致。

    今日男生衣着已比女生考究。

    “行云你可记得史东先生。”

    小云茫然,那是什么人,学校并无姓石子的人,她摇摇头。

    “你忘记了。”

    小云努力在脑海追寻,不得要领。

    “这样吧,我给你看史东先生赠你礼物,也许你会想起他。”

    高律师自一只旧皮袋里取出一只平扁纸盒子,放小云面前。

    “给我?”小云轻轻打开。

    “哎哟,”小云忍不住站起,盒子里是一本薄薄旧书,封面防尘套保存得很完整,小云打开扉页,证实是一九四三年法国夏各出版社头一版印刷的小王子。

    “哗,”小云又低呼一声。

    电光石火间她想起史东先生这人。

    呵,她忘记人家,人家可没忘记她。

    那个在圣约瑟医院躺病床被小云误认为是云爸的那个病人。

    小云捧着书本忽然鼻酸。

    “你记起来了。”

    “呜。”

    她叫他“爸爸,爸爸”,他微笑,“我不是你爹”,他平静地说:“但我希望有你这样女儿。”

    接着,她读故事给他听,小云身边,正好有一册看得烂熟的修伯里所著及插图的小王子,她随意读了几段。

    小云抬头,“据我所知,史东先生已经过世。”

    “他委托我们代管他的遗产,他没有亲人,遗嘱简单,不外是定期捐助几个慈善机构,但临终前忽然叫我们做几件事:一,要找到这本书;二,要找到孟行云这个人,我们的同事一共找了三年,才得知你家搬往伦敦,赶上去,你又回来了,几番联络……对不起,我话多了。”

    “不,不,请继续。”

    “是我们办事不力。”

    小云用袖子擦干眼泪,“谢谢你们。”

    她把认识史东过程说一遍。

    高一德听得发呆,呵,真没想到老人可以寂寞孤苦到这种地步。

    现代都会最多是这种故事!

    他胸口闭郁苦楚。

    小云也用手掩脸,“真怕我老了也会那么孤单。”

    高一德这样说,“趁父母与我们都还年轻,要加油关怀他们,切忌忤逆。”

    小云如醍醐灌顶,“是,是。”

    竟与陌生年轻人谈得头头是道。

    这时女佣问:“这位高先生可留下吃饭?”她已记住客人姓氏。

    “呃,我——”高一德受宠若惊。

    小云笑,“没有什么好菜,请多包涵。”

    高一德连忙答:“是,是,不,菜一定好,我——唉,我决定留下饱餐一顿。”

    小云陪高一德参观园子,然后发觉他俩同一间大学,他是她师兄,两人说了些校园趣事。

    刚坐下,女佣匆忙进来报告:“太太来了,太太来了。”

    小云莫名其妙,“什么太太?”

    女佣“唉呀”一声,“小云,你妈妈不就是太太。”

    小云大吃一惊,她连忙笔挺站立,高一德听是长辈驾到,也连忙站起,两人险些撞在一堆,他连忙扶好小云。

    这时,云妈已经走进。

    一见小女儿与一青年状甚亲热,搂肩搭背,已经警惕,她获得线报:小云已与男友同居,这一惊非同小可,叫苦不已,才两个女儿,便如翘翘板,一头才放平,一头又抬起,永无宁日,故此赶来查探。

    小云陪笑,“妈妈怎么不通知一声,好去接你。”

    云妈瞪牢那年轻人,嗯,总算身穿西服,梳整齐西式头,明亮笑容,雪白牙齿,一脸朝气。

    云妈问:“你是谁?”

    “啊,伯母,我叫高一德。”他又亮出名片。

    云妈一看,“唔”地一声,“请坐。”

    他俩乖乖坐下。

    云妈问:“这名片上‘高与高’,第一个高是你什么人?”

    “家父,他管地产。”

    “另一个高呢?”

    “家母,她负责家庭法。”

    “呵,你几岁?可有兄弟姐妹?”

    小云一怔,“妈,你误会了——”

    云妈瞪女儿一眼,“大人说话,不许插嘴。”

    “伯母,我今年廿五,家中只有我一名孩子。”

    这时,小云忽然想起小王子作者抱怨大人只对数字感兴趣,此言不假,又一次证实,她咧嘴微笑。

    云妈意外,“那你很能干,已经在工作。”

    “我十六岁进大学。”

    云妈说:“小云也是十六岁入大学,”她忽然感触:“行云这孩子,又丑又蠢又懒,一德你好好教导爱护她,约会,别老孵家中,带她四处开眼界练身体,像跑步登山露营都适宜。”

    “呵,行云纯真坦诚,性格可爱才真。”

    小云掩住嘴,这倒楣的高律师,踏入孟家才三数小时,忽然就见了家长,要保护人家女儿,哇哈。

    云妈说:“一德,你留下吃顿饭,我累了,休息一会才与你详谈。”

    云妈一走,小云蹲在地上笑得落泪。

    高一德站在附近欣赏她娇憨之态。

    她抬头说:“真对不起,高律师,家母就是那样一个人,她神经过敏。”

    高一德摊摊手,“那是所有少女母亲正常反应。”

    “你已过伯母那一关,呵哈呵哈。”

    高一德当日,本来还得回事务所见客。不知怎地,他悄悄用电话通知秘书取消约会,他竟赖在孟家不愿离去。

    云妈休息片刻,不放心,又下楼与小高说话。

    “我这次来,是替大女悠悠派喜帖,一德,你若方便,也请出席,”她把十分钟前写好的帖子递给他。

    “妈——”小云觉得玩笑真开大了,想出手阻止。

    云妈挡开,“一德,我不反对你们做朋友,堂堂正正,见过亲友,不要静悄悄躲避。”

    小云触动心事,她与川流,永远偷偷摸摸躲暗角落。不知怎地,川流没有社交生活,他的所有,就是他的车房。

    小云为他心酸。

    两人在一起,总是她引他笑,现在,是别人叫她开怀,小云一辈子只钟情她的川哥,没有比较,她不知道男女关系有光明一面。

    女佣摆出菜式,“可以吃饭了。”

    高一德连忙拉开椅子,让伯母先坐好。

    云妈忽然感动,自十八九岁与男友约会,已长远没有享受如此待遇,她不由得伸出手摸一下高律师脸颊。

    那边小云急急说:“不要触摸,妈妈。”

    云妈没好气,“你紧张什么,一德是子侄。”

    她替那大男孩盛汤夹菜。

    小云抗议:“我吃什么?鱼肉都挟给他了。”

    高一德笑着把鱼腩肉又还给小云。

    云妈越看越欢喜,来的时候她又惊又疑,与这年轻人相处半日,却放下一颗心,由此可知外头传言,不可信之至。

    云妈打探:“一德,你住何处?”

    小云阻止,“妈妈,你太过份,这不是查探人家的身家吗,只有老虔婆才那么做。”

    高一德连忙说:“我当是一位娟美的女士对我生活状况十分关怀。”

    他是律师,他会说话。

    云妈更加高兴,“添多碗鸡汤,来。”

    这个未来女婿,质素与大伟不相伯仲,云妈心花怒放。

    吃完饭,云妈带着女佣与司机出去派帖子。

    小云老实不客气对高小生说:“你好回家了。”

    高一德凝视小云,“明天我来接你远足。”

    小云吸一口气,“明天我有事。”

    “伯母着我陪你出外呼吸新鲜空气。”

    小云啼笑皆非,“高律师,我已有男友,我不会应约。”

    高律师却说:“我知你不带手机,这样吧,明日清晨七时我来接你。”

    “你不用上班?”小云对他的进取表示意外。

    “工作时间具伸缩性。”

    “你不觉太为突兀主动?”

    高一德微笑,“可见你并无男友,我们热血青年,见到喜欢的女孩,都会盼望争取与之相处,当然要尽快表态。”

    小云一怔,对,她确是缺乏经验。

    他忽然伸出拇指,在小云鬓边抹了一下。

    小云把他送走。

    看看时间,高一德足足在孟家逗留四个多小时。

    奇在小云并不讨厌他。

    高一德的乐观率直,甚叫她欣赏。

    呵大川心绪时常阴晴不定,叫她难以猜测。

    刚想进门,有人在不远处叫她:“小云。”

    她抬头,看到穿着皮衣皮裤的基翁,她立刻迎上,“你找我?”

    “小云,大川出院,找了你一整天,闷闷不乐。”

    “我马上跟你见他。”

    “小云,我特地来,与你报讯,也与你道别。”

    小云讶异,“基翁,你要去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