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21-10-15   本书阅读量:

    “见一步走一步,”他语气镇定,”什么时候均可读书,别担心,我身高六呎,体重百五,谁敢欺侮我。”

    悠悠把脸靠在他强壮肩膀上。

    川流问:”昨晚舞会有趣否?”

    大伟答:”俗不可耐。”

    小云比他们小一点,最伤心是她。

    放学不见了这两个大哥哥,找谁说话,找什么人补课,她的头垂到胸前。

    大伟捧起小云面孔,笑说:”行云就是丑怪,与姐姐不一样,小塌鼻子不知会不会长高,肿嘴恐怕不会缩小,身型又瘦又扁,哈哈哈。”

    没有人笑得出。

    大伟问小云说:”来,我给你明年笔记,记住,参考,别逐字抄。”

    小云知道大伟给机会让悠悠与川流说话。

    取过笔记本子,小云珍重收进书包。

    她忽然轻轻问:”川哥与幼幼会怎样?”

    大伟只得这样回答:”他们不过是好朋友,将来,彼此会结识许多男女朋友。”

    大伟拾起一只篮球投篮。

    他房里杂乱无章,书上堆满体育用具,那些上面又有笔记,再加上一层衣物,塌下随时压死人,架子上零星放着历年奖状奖杯,积满灰尘。

    大伟从不打理家居,杂物比川流多百倍,房间虽然明亮通畅,却有一股……一股男生味道。

    穿着无袖汗衫的他躺到小床举起强壮双臂,小云看到他腋窝及浓密汗毛。

    小云不知怎地最喜欢男生那个部位,所以她时时观看篮球赛,看他们举臂投球。

    她问大伟:”他们说完话了没有?”

    “再给他们十分钟。”

    小云双手顽皮,敢按大伟电脑。

    大伟想阻止已来不及,影像在荧幕闪露两三秒。

    小云说:”你观看色情网络。”

    大伟关熄电脑:”每个男生都看啦。”

    “我也要看,介绍几个网址。”

    “小云,去,去看他们说完没有,然后,我们一起到小店吃面。”

    “你杂物那么多,怎么办?”

    大伟摸着后脑:”不知道,唉。”

    小云声明:”将来我拥有自己的家,一辈子不搬。”

    她到地库找姐姐,敲敲门,悠悠隔着门应:”我还有事。”

    小云独自回家写功课。

    云妈捧进赤豆汤,”大伟整家要搬。”

    小云无奈点头。

    云妈轻轻说:”我本喜欢大伟,功课好,又是体育健将,性情温和,家庭背景简单,没想到做不成邻居,将来,不知道哪个幸运女孩追到他。”

    小云说:”大伟圆面孔十分可爱。”

    “悠悠呢,可是与大伟一起?”

    “她好像在图书馆。”

    “小云,你是妹妹,可看到悠悠与川流什么?”

    小云连忙喝汤,”他俩是同学。”

    云妈追问:”他俩是否特别亲厚?”

    “我也喜欢川哥,许多女同学都称赞他英伟,叫我介绍。”

    “是,”云妈承认,”小川长得像西装广告里模特儿。”

    “可否让川哥搬来我们家?”小云做最后努力。

    云妈婉转回答:”非亲非故,实在不方便。”

    “他如果要打工,就得辍学。”

    “小云,个人头上一片天,条条大路通罗马,你不必为他担心,你自己还是孩子。”

    小云低头。

    “少年们都喜聚不喜散,其实人来人往,天明天灭,是正常现象。”

    “他们可是铁定下月搬?”

    云妈点点头,她何尝不黯然。

    没想到川流先走。

    悠悠哭得双眼红肿,隐形镜片都戴不上,只得用真眼镜。

    云妈忍耐着不出声,十分庆幸川流已经搬离,真算得幸运。

    小云陪姐姐到大发车房探访川哥。

    车房不是脏,机房就是那样子:地下吋许原油渍,到处是零件、机械、油桶、铁链,每一部都得小心翼翼,姐妹俩只能站在门口张望。

    一个中年阿胡须穿工人裤大汉扬声:”什么事?”

    小云回答:”川流在否?”

    大汉高声喊:”小川,两位小姐找你。”

    川流自车底钻出,俊脸上全是油污,两手黑墨墨,他已经正式投入工作。

    看到姐妹,他扬声:”今晚我来找你。”

    悠悠还想说什么,被小云拉走。

    “别打扰他。”

    她俩离开车行。

    大汉走近,像是自言自语,但是话又明明讲给川流听:”是旧同学吧,长得像水豆腐般柔嫩,不是我们对象。”

    这个叫大发的修车师傅意见多多:”我不信蓝领不出头,我还不是照样做老板置房娶妻生子,我改装的赛车同行闻名,你跟我学艺,我不会亏待你,第一件事:少同这些小美人厮混,有时间读夜课,明白吗?”

    川流在车底,唯唯诺诺,忽然间泪盈于睫。

    那天晚上,川流自树干爬进悠悠房间。

    悠悠紧紧抱住他不放。

    他在她耳边说:”我以后不会再来,在窗口跳进跳出完全不正常,我晚间要上课。”

    悠悠的脸在他胸口揉动。

    川流低声说:”幼幼,我永远比任何人爱你更多。”

    “那么,”悠悠忽然说:”带我走。”

    川流一愣。

    “我愿意跟你走到天涯海角,我甘心帮你煮饭洗衣。”

    川流苦笑,”那你还有什么前途。”

    “我不管。”

    “你还要升学,做事业——”

    “川,带我一起。”

    这时,小云轻轻爬上树干,坐在桠枝上,看到旖旎一幕。

    小云没想到幼幼会这样勇敢,小云握着拳头,去,去,像朱丽叶般私奔。

    可是川流说:”我不能害你。”

    悠悠伏在他怀里呜咽。

    川流听觉灵敏,”有人。”

    小云把脸压在玻璃上。

    “是哭娃。”

    川流对悠悠说:”我要走了。”

    小云与他一起爬下樱桃树。

    川流轻轻抚摸小云脸颊。

    “川哥,你不如向幼幼求婚。”

    川流忽然笑,寂静无声,在黑暗中奔走。

    小云知道,有一种猎隼,飞翔时双翼寂静无声,使猎物防不胜防,川流像是那种精灵飞禽,注定要在野田觅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