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梦里飘向你

第25-26节

更新时间:2021-10-11   本书阅读量:

  艾米:梦里飘向你(25)

  I had a strange week. A couple of weeks ago, I met him at his house. I liked him a lot then. Last Tuesday, I saw him for the TaiJi practice. I felt a lot for him then. He drove me home. We talked. Then I couldn’t get him out of my mind. So I went ahead emailing him asking him out. We went out yesterday, and it’s not a fairy tale becoming true. He came by, middle aged, balding, short…

  I was instantly turned off and remembered telling myself there is no way he is to be my boyfriend. Then we went to a sandwich shop where we talked slowly, I remembered why I liked him in the first place. He’s very easy to talk to and seem to figure a lot of things out.

  But I still felt weird going out with him since he’s too old. The oldest I have ever been out with. He was being a gentleman the whole time. He was very easy to hang out and he wasn’t trying to make a pass on me. I watched him wash his truck, then we went to see a movie and afterward dinner. By the dinner time, I felt that I ran out of things to say. I just wasn’t interested in saying anything at all. I rather be alone at that time.I’m just so not used to spend all the time with just one man. I was not capable of telling him what’s on my mind. The date was just too long, a whole 8-hour date. from 2p.m. to 10p.m…way too long for a first date…

  就这?

  就这。

  这么干巴?一点也不浪漫 —

  本来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嘛。

  可是直到看电影时,你对他感觉还不错的嘛,说他“侧面的笑容迷人极了” —-

  那是在电影院嘛。电影院特殊的灯光,忽明忽暗,此明彼暗,比月光还能藏拙,比高级化妆师还能美化人。看不见头顶,看不见皱纹,看不见身高,看不见小腹,只看见侧面。还有电影本身,爱情片,煽情,让你不自觉地进入一个比实际更美的人工世界 —-

  看来电影院产生的印象靠不住。

  太极班产生的印象也靠不住。

  孤独中产生的印象靠不住。

  困难中产生的印象也靠不住。

  呵呵,全都靠不住了。其实问题应该出在 DINNER 上, DINNER 时发生了什么?

  DINNER ?没发生什么。

  不可能吧?

  真没发生什么。他让我选餐馆,我说就去意大利餐馆吧,那里情调不错。于是我们去了,从泊车一直到餐馆门口,我特意和他保持距离,匆匆地走在前面,不愿别人以为我们在约会。

  餐馆里面确实很温馨,浪漫,放着动听的意大利歌剧。我们在靠厨房的一个位置坐下, 点了菜,上了菜,我们聊了会,但基本都是他在说话。

  他说了些什么?

  记不清了,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只记得他说他刚到美国来的时候,有次看到个漂亮的女孩在车里,头前前后后地摇。他看了会,觉得很可惜,这么漂亮的女孩,可惜有这个毛病。后来他又看到好多人都那么做,以为这个城市许多人都有这个问题,也许是水有问题还是怎么的,直到有一天他自己开上了车,听着音乐,前后地摇了起来,他才恍然大悟。

  SO ?

  我听着,很不以为然,这么简单的事,他怎么会不知道?

  看来还真是 DINNER 时出的问题。

  接下来他又讲了件事,更是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说他刚来美国时,有次和一个男性朋友去参加一个 party, 去了以后看到大多数都是男的和男的在一起,还有男的坐在男的大腿上。他气坏了,恨不得当时就给那个男的一拳,后来还是忍住了。回到 hotel room, 他让他的朋友睡地板上。

  SO ?

  敢情以前他们两人睡一张床上的?

  就这么两件事就把他在你心目中的印象搞坏了?这没什么嘛, CULTURE SHOCK 而已,一个刚从东方文化进入西方文化的人,自然有很多不懂的东西。你刚来美国的时候,难道不也这么老土?

  我?也很老土。

  就是嘛,每个人都会有类似经历。我倒觉得他这人很坦诚,说话很低调,没有吹嘘自己,而是讲自己丢人的事,有点自嘲能力 —

  其实这两件事本身我并不在乎,不然我会写在日记里。但这两件事 — 却把他从神坛上拉到地面上来了 —-

  那倒也是,神怎么会有 CULTURE SHOCK ?

  也许把他拉到地面的还不止这两件事,也许他同意约会就把他拉到地面上来了。好像从那时起,他头上的光环就慢慢消散了。

  不过这是好事啊,如果他是神,你是人,怎么可能相爱呢?

  神不神的,倒没什么,只不过当他罩在神的光环里的时候,我看不见他的外表。一旦神的光环消逝了,我就发现他 —- 人老、个矮、头秃,很难克服的一种感觉,这不是我梦想的爱情 —

  你梦想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嗯 — 不知道 — 但不是这样的。

  但你当时不是已经下决心把条件降低到“男性,四十以下,没老婆”了吗?

  嗯 — 这个 —- ,呵呵,很奇怪,当我没人 DATE 的时候,我可以把条件降到很低很低,我的决心很大,觉得自己真能把条件降那么低。但是等到有人 DATE 了,我就 —- 哈哈,他不是四十以上了吗?我没违背自己的诺言啊 —- 。

  狡辩 ! 我看还是因为神的光辉不再的缘故 —-

  我承认,年龄的确不那么重要,如果他高一点帅一点,我不会计较他超过了四十,可能我根本不会想到他的年龄上去 —

  为什么这么重视一个人的外表?

  难道不应该重视一个人的外表吗?

  外表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再英俊的人,也会随着年龄老去,不再英俊。

  难道一个不英俊的人,时间对他就不起作用?他不也会随着年龄老去,变得 — 更不英俊?

  英俊的外表下,往往隐藏着一颗丑陋的心。

  呵呵,这是妈妈吓唬小女孩的说法,而且是中国妈妈吓唬中国小女孩的说法。西方的小女孩从妈妈那里听来的,是英俊的王子忠贞不渝,与心爱的姑娘白头谐老的故事 —-

  嗯,还真是那么回事,“灰姑娘”啊,“白雪公主”啊。不过中国也有牛郎织女的故事呀,白蛇传啊,粱山伯与祝英台啊 —-

  算了吧,牛郎长什么样?粱山伯长什么样?你知道吗?没人知道,只知道牛郎勤劳善良,粱山伯 — 忠厚老实 — ,许仙那个小白脸,就又窝囊又愚蠢,被法海骗得团团转,害了自己的老婆。还有西门庆,人长得帅,但人品如何?风流花心 —

  看来在中国人心目中,男人的外表与内心是不可得兼的。

  中国文化是既“反智”,又“反美”的,女人是“红颜祸水”,“女子无才便是德”,男人是聪明的一定靠不住,英俊的一定靠不住。这样的文化鼓励愚昧和丑陋,鼓励男人娶愚昧丑陋的女人,鼓励女人嫁愚昧丑陋的男人,代代繁衍,使中国人永远在愚昧与丑陋里打转 —

  说起“反美”,西方不是也有嘎西莫多的故事吗?

  巴黎圣母院?那不是西方小女孩从妈妈那里听来的童话,那是 — 不英俊的作家编出来吓唬大女孩的故事,而且艾斯美拉达也不爱嘎西莫多 —-

  嘎西摩多与太阳神,一个极丑但忠实,另一个极美但不忠实。你是愿意嫁一个英俊但不忠实的男人,还是愿意嫁一个丑陋但很忠实的男人?

  我在说爱,你在说嫁,两回事嘛。

  爱是嫁的前提,嫁是爱的结果。

  不一定。很多婚姻不是基于爱情,很多爱情没有结出婚姻之果。

  美国女孩怎么看这个问题?

  美国女孩?她们当然也不喜欢不忠实的丈夫或情人,但她们在选择 DATE 的时候,通常不会想那么远,她们脑子里没有“反美”意识,不会因为对方英俊就不 DATE 他。仅仅因为一个遥远的背叛可能,就放弃眼前的爱情,这不是她们 DATING 文化的一部分。

  美国女孩讲究 CHEMISTRY ,有感觉就行,结婚的事,要到后来才考虑。但中国女孩似乎在一开始就会考虑到对方是否适合白头谐老的问题,不能白头谐老的,立即喀嚓。

  你的意思是说美国女孩寻找爱情,中国女孩寻找婚姻?你在寻找什么?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在寻找一种感觉 — 寻找爱情 — 能水到渠成走入婚姻的爱情。

  那就不能不考虑外表与内心两方面。

  外表与内心, 嗯 —- 想起来了,黄颜写过一篇“砍左腿还是砍右腿”,让我按照他的思维方式分析一下这个外表与内心的问题。

  外表与内心,不是 MUTUALLY EXCLUSIVE 的两个因素,而是两个可以互相兼容、应该互相兼容、甚至缺一不可的因素,如果每一个因素都只有两种性质,那么至少可以有四种组合,也就是四种可能。

  1 、外表美,内在也美

  2 、外表美,内在不美

  3 、外表不美,内在美

  4 、外表不美,内在也不美

  最幸运的,是遇到了 (1) ,最不幸的,是遇到了 (4) 。(2) 与 (3) 之间,我比不出高下。

  (1) 是很难遇到的,一个外表英俊的男人,受到的诱惑也就更多,不忠实的可能性也就增大。而一个外表不美的人,受到的诱惑相对而言要少一些,不忠实的可能性也就小一些。

  被迫的忠实,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你是挑战型的女人,宁可冒风险。

  呵呵,也许连外表不美的男人也瞧不上我呢。比如这位“昏鸦”,说不定也写了一篇干巴无味的日记,记录今天与我干巴无味的约会,然后把我当作第四类枪毙掉了 —

  艾米:梦里飘向你(26)

  新郎。一个。黑色婚礼服。年轻,英俊。撒丫子飞奔。

  新娘。一千个。白色婚纱裙。年轻,高矮胖瘦,黑白黄混。提裙子猛追。

  新郎气喘吁吁,拐进一条小街。

  新娘蜂拥而上,追进那道小巷。

  新郎脸色惨白,逃进一幢楼房。

  新娘两颊胀红,围个水泄不通。

  咦?这不是美国影片 BACHELOR 中的一组镜头吗?对,就是 BACHELOR ,前面跑的是那个叫 JIMMY 的家伙,曾 DATE 了无数个女孩,终于浪子回头,跟一个女朋友 GO STEADY 了。但这家伙漂荡惯了,最怕结婚,要么不求婚,要么吊儿郎当地求婚,严重伤害了女朋友的心。女朋友一气之下离开他,到外地采访去了。

  无巧不成电影,就在这时候, JIMMY 的爷爷一命归西,临终放出话来:如果 JIMMY 在 30 岁生日那天的下午六点零五分还没结婚的话,那么爷爷的遗产就不给他了。

  天 ! 那可不是我家老爹老妈的那点破财产,那可是 —- 我都数不清了 —100 个 MILLION! 用中国话怎么说?从百万再往上数,千万,万万,十万万?万万为亿,那就是十亿?十亿人民我知道是咋回事,就是走哪哪拥挤,但十亿美元我就不知道是咋回事了。

  世界上有没有不爱继承遗产的人?NO 。连我们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同学也很爱继承遗产呢。据说某年某月,正当马克思一家子快要揭不开锅的时候,他的一个远方亲戚适时地去世了,留给他一笔遗产。我们的最最痛恨剥削劳动人民剩余价值的马克思同学,一听这消息,喜不自禁,毫不踌躇地冲过去接受亲戚剥削来的剩余价值去了。

  我们的 JIMMY 同学当然也不例外,况且他还有个厂子面临倒闭,厂里那些工人面临失业,工人的家属面临挨饿。

  有这样高尚的背景撑在那里, JIMMY 同学能不爱这笔遗产吗?当然不能 ! 不为自己爱,也要为厂子爱,为工人爱,为工人的家属爱。

  爱遗产就要结婚,而且要尽快地结,限时限刻地结。

  还是马克思的那位远方亲戚爽快,给遗产就给遗产,哪来那么多破条件?你就不怕继承人一怒之下,不要这笔遗产了?

  问题是 JIMMY 的爷爷知道没人会不要他 100 个 MILLION 的遗产。

  于是 JIMMY 同学挨个寻找从前 DATE 过的女孩,问她们谁愿意跟他结婚。令人吃惊的是,竟然一个都没有 !

  怪只怪 JIMMY 生在美国,如果他生在中国,摊上这样的好事, JIMMY 还用得着挨个问?不问都会被人踏破门槛了。像他这样挨个求婚,肯定已经犯了重而又重的重婚罪了。不过没事,如果 JIMMY 生在中国,他继承的这笔钱也足够把公检法三家摆平,再多重婚几次也不会被起诉。

  难道昏鸦的爷爷一命归西了?( 罪过 ! 请昏鸦的爷爷原谅,想都不该这样想 !) 但为什么他像 JIMMY 一样急着结婚?

  是的,他没问我 WILL YOU MARRY ME ,但他那架势也不比这差多少,昨天第一次约会,就约了八个小时,约到快半夜才分手,今天一上午就打电话来了,而且一打就是两个 !

  同学,两个啊 ! 打一个电话感谢一下我老人家昨天耐心地奉陪了他八个小时,那还是可以理解的,约会礼节嘛。

  但连着打两个电话就 —-

  完全是华语版 BACHELOR!

  但我又不是他从前 DATE 过的人,即便有十亿美元的诱惑,他也不会想到我头上来吧?

  还是从自己找找原因吧:你一个三十岁的女 —- 孩 ( 怎么在“三十岁”后面加个“女孩”就觉得这么别扭呢?) ,首次约会就愿意跟他在一起呆八小时,他还能不以为你急于嫁给他?

  一个急着娶妻,一个急着嫁人,孤男寡女,一拍即合,乾柴烈火,一触即发。

  哼 ! 谁说我急着出嫁了?他自己急着结婚还差不多。

  哇,如果他有十亿美元等着他去继承,他的急切就可以理解了。但事情就复杂了,不嫁她,也许老了会后悔,毕竟人的一生中发这么大财的机会不多,现在年轻,只图浪漫,不在乎金钱。但等到年老了,智慧在脸上刻出道道皱纹的时候,如果不幸又很穷,也许就会后悔今天的决定了。

  但如果奔钱嫁他,那又太 — 对不住天地良心了吧?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一辈子,每时每刻,都知道自己是个沾满铜臭的人,那滋味好受吗?我可不想仰仗男人发财,我只想自己能有一门过硬的手艺,走到哪里都能混碗饭吃。

  各位同胞,各位侨胞,请你们帮我算个命:如果我今天拒绝了他,日后看见某个女孩嫁了他,穿金戴银,住豪宅,开宝马,戴劳力士,背 LV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尤其是如果他对他的妻子很忠实很体贴的话,那我会不会后悔?

  会?不会?

  为什么会?为什么不会?

  都答不上来?我也不需要你们回答了,因为我已经决定了:不 ! 回 ! 电 ! 话 !

  得到十亿美元的感觉固然美好,但肯定没有拒绝十亿美元的感觉好。十亿美元买了我,我高价,但我有价;十亿美元买不了我,我就是无价之宝了 ! 我绝不出卖我的爱情,多高的价都不出卖,我的爱情,只给那个我爱的人。

  不为金钱出卖爱情的感觉真好 ! 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感觉真好 !

  想谦虚一把、不佩服自己都不行。难怪王婆卖瓜,要自卖自夸。不怪王婆,实在是瓜太好了,人要讲个实事求是对吧?瓜好是个事实,不夸几句良心上不安哪 !

  王婆也要吃午饭。

  午饭不是瓜,没什么值得夸,就是简简单单一个三明治。吃完后,东游游,西逛逛,南收收,北拣拣,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星期天的晚上有点无聊。

  星期五:上了一周的班,终于能够休息几天了。人有盼头,生活就有意思。

  星期六:幸福啊 ! 不用上班。后面还跟着个同样不用上班的星期天。幸福。幸福。恒久的幸福。

  星期天?不对头啦 ! 坐立不安,不知道是哪不舒服,就觉得哪哪都不舒服。除了上网,还真没什么事可干。

  不为金钱出卖爱情,容易做到。但要把爱情献给那个我爱的人,还挺不容易呢。这不,我捧着我的爱情,寻寻觅觅那个我爱的人,但三十年过去了,到现在爱情还捧在手里,找不到接收大员。

  谁是我爱的人?从头数起 —- 一,不是;二,不是;三,不是 —-

  一二三四五 武松打老虎

  老虎不吃人 山上有敌人

  敌人没有用 山上有个洞

  洞里有只狼 郎格里格郎

  你妈结婚我吃糖

  哈哈,小时候唱的破玩意。只唱不懂。为什么“你妈结婚我吃糖”就赚了人家便宜?是因为暗讽了你妈二婚吗?二婚有什么值得讽刺的?你妈有了孩子,还能再结一次婚,而咱们年纪轻轻,单身一人,却一次婚都没得结,还暗讽别人?还是检讨检讨自己吧 !

  深刻的检讨。想得起来的都想了,数得过来的都数了。头想痛了,心数冷了,数量上不少,质量上可叹。没有一个是我爱的人。爱情还在手里捧着,找不到接收人。

  心灰意冷。上 MSN 暖暖。

  咣当 ! 迎面撞上了 BINSLEY ,用真名在 MSN 上挂着呢。

  嗨,你好 ! ( 手脚太麻利,脑子还没跟上,问好的话已经打在屏幕上了 )

  嗨,你好 ! 很高兴在这儿见到你。( 手脚太麻木,脑子跑飞快,字儿却跟不上 )

  你也用 MSN ?

  呵呵,我怎么就不能用 MSN 呢?

  我没说你不能用,只是 —- 有点吃惊 —

  是不是觉得我用这玩意嫌太老了?

  不是,不是,随便问问 —

  我本来也不用这玩意的,前几天有个朋友带着孩子到我这儿来玩,那孩子用 MSN 用惯了的,一天不用就活不下去一样,我只好在我的电脑上给他鼓捣了这玩意。今天刚上来,就被你抓住了。你经常用吗?

  嗯 — 没事就上来晃晃 —-

  ( 估计是哼哧哼哧在打字 )

  我打字打得太慢了,我们还是用电话吧,我打给你 —

  OK 。

  HELLO ?我今天上午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 —

  ( 怎么一上来就这话?不能先来点外交辞令?) 我 — 呃 — 不是没接 —- 是电话在充电呢 —-

  噢,是这样 — 。我结过一次婚,后来离了 —

  ( 砰 ! 原子弹爆炸了 ! 怎么连个警报都不拉一个?难道是我问了这事吗?我好像没问啊 ! 我怎么会这么无聊,打探他的个人隐私?这 — 这个人 —- 怎么 —- 天啦 — 这叫我说什么好?)

  我当时在 F 大工作,她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妹妹,在 G 国,我们 — 是我好朋友亲自介绍的,我很信任他。我们开始交往,远距离的,后来 — 我们结婚了 — 那时才知道她 — 以前结过婚 — 离了 — 带着一个孩子 —-

  什么?你的好朋友没把这些告诉你?

  没有 — 他说 —- 这个不关他的事 — 应该由他妹妹自己 — 告诉我 —-

  但他妹妹没告诉你呀 ! 这不是骗人吗?所以你就 —- 跟她 —- 离婚了?

  没有。那时我刚把她办到美国来,她还没绿卡,我不能跟她离婚。但是我们 — 性格完全 — 不合 —- 。那时我最怕的就是回家 — 因为 — 家就像一个冰窖 —- 回到家 — 就会看见一张 — 冷冰冰的 — 拉长的脸 — 从来没有笑容 — 让我觉得自己 — 很失败 —- 没办法让她 — 生活得 — 高兴一点 —-

  那并不是你的错 —-

  从某种意义上也是我的错 — 因为我 — 不爱她 — 无论我多么礼貌周全 — 从物质上 — 多么想补偿 —- 但都 — 不能代替爱情 —- 谁也不是傻子 — 都能 — 感觉到 —

  所以你就离婚了?

  没有。她是我好朋友的妹妹,我是个很 — 拿不下面子的人 —

  你是为逃避她才 — 调到这里来的 —-

  嗯,你太聪明了,一下就猜到了,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放弃 F 大那样的学校,跑到这个小山沟里来 —-

  你们后来离掉了?

  离掉了。

  离得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