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梦里飘向你

第9-10节

更新时间:2021-10-07   本书阅读量:

  艾米:梦里飘向你(9)

  第一次怎样发生的?

  真的不记得了。

  我和他做爱之前有过多次的亲热,什么都做,就是没进去。两人很熟了,就那么水到渠成地发生了。谁做了什么,谁先谁后,谁上谁下,都不记得了。

  其实我对这个不怎么上心的,知道他想要,就干脆早早做了,好一心谈恋爱。

  他能 HOLD ON 六个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他来自印尼吧,或者是我吸引力不够?应该不是吧?我们虽然有六个月没真做,但别的什么都有过,两个人都有高xdx潮,效果跟正规做爱没什么区别,也许反而不急于真做了吧?

  见没见红?

  呵呵,这个问题好像很中国呢: ) 从来没听美国人谈起过。

  没见红,我小时候骑的自行车前面有一个杠,有次下来不小心,胯下梗到那里,肿得老高,可能就是那时把处女膜给了自行车了: )  

  他在乎不在乎?

  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我没跟他谈过这个,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完全提不上议事日程嘛。

  国内的男人会在乎这个?那是从前吧?现在谁还在乎这个?这么老土?

  我知道的正相反。像我这样二十一岁还是处女的,都有点不好意思跟美国女友讲。不过我觉得她们都很理解我,因为我是从中国来的嘛,她们都知道华人父母对孩子盯得挺紧的。

  她们当然觉得奇怪,不可思议,但她们不会对我评头品足。

  不干涉他人的活法,尊重他人的活法,哪怕那个活法跟你的格格不入,也不干涉。

  这点跟很多中国人不同。

  在“脱处”之前,也不好意思交美国男友。美国男孩只想 ENJOY SEX ,不愿意做老师,不想花时间慢慢教化一个啥也不懂的女孩。他们的女朋友最好早已被培训过了,上来就是熟练工。

  不可思议?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都是风俗问题。

  从前,在很多文化里,处女膜并非什么好东西,而是会给男人带来灾难的东西,所以他们在女孩新婚之前,要先破坏女孩的处女膜,那样才不会给她未来的丈夫带来灾难。

  稀奇古怪的方法。

  某部落是由巫婆之类的人来但当这个重任。巫婆嘛,与众不同,不会受到处女膜的侵害。

  热闹的仪式,所谓“成人仪式”。全部落的人都聚集在广场上,即将出嫁的女孩躺在广场中央,妈妈的腿上。大家呜呜啦啦唱一通,巫婆就用自己又老又脏指甲又尖的手指捅破女孩的处女膜,然后把染上鲜血的手指举起示众。

  仪式圆满完成,女孩可以出嫁了。

  可怕?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还有一个部落,是由部落头领来干这“脏活”。没办法啊,身为部落头领,不得不为部落的人民做点贡献啊。况且既然能当部落头领,自然是有特异功能的,能避邪,不怕血。

  建议国内那些偏爱处女的干部们到这个部落去当首领。

  是不是部落头领想出来的花招?

  那就不知道了。

  忘了是哪个部落了,即将出嫁的女孩要躺在广场中央,跟家族里所有的男亲戚交配。交配完了才能出嫁。

  乱伦?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也许是“各自种好责任田”?

  为什么处女膜会被当成 — 不吉利的东西?

  因为它的破裂会伴随流血,而血是很多部落的禁忌。

  在很多文化里,红色都跟不好的东西有联系,红灯表示不能通行,红布会激怒公牛。红色使人联想到血,而血使人联想到暴力,残杀,死亡,腥臭 —-

  中国人为什么崇尚红色?

  不知道,也不是一直以来都崇尚的吧?不是说某个朝代崇尚黄色吗?还有紫色,也被崇尚过。

  红色是最近几十年才开始受到崇拜的,革命的象征。

  因为革命要流血?

  可能吧。革命革命,革的是什么?是命 !

  哇,这么解释,可真有点可怕啊 ! “革命群众”不就成了要人命的群众?“革命运动”不就成了要人命的运动?

  中国的运动难道不是要人的命吗?不是要我的命,就是要你的命,所以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 —-

  不再搞这些要人命的运动了 !

  错 ! 中国人最爱搞这些要人命的运动了,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下次运动不要是要我的命的运动,而是要别人命的运动,最好是要自己仇敌命的运动。

  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其它的羊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又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剩下的羊又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去帮忙捆绑即将被宰杀的羊,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最后,轮到了自己。想反抗,但没羊支持,势单力薄。看见其它羊儿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来帮忙捆绑自己,不反思,却恶狠狠叫道:我不过是运气不好罢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嗜血的民族。

  我爱红领巾,它是红旗的一角,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

  天真活泼的孩子,颈子上勒着一条沾满烈士鲜血的红布 ! 跳橡皮筋,跳得红布上下翻飞。

  冷血的民族。

  一个镇反,杀掉了多少人?几十万?几百万?官方数据永远跟民间数据不同。

  排成队,赶到树林里,站成一排。

  枪响。鸟飞。人倒。血溅。

  中国的卡廷森林。

  麻木的民族。

  铁锹翻飞。挖坑。埋人。庆幸自己是挖坑的,而不是被埋的。拥护党的决定,该杀,该杀,国民党将士,什么”起义投诚’,都是被俘虏之后不得已才归顺我党的,一旦打起来,他们还不跟海峡那边的里应外合?

  家属?家属也一样。丈夫从海峡那边打回来,家属还不赶快接应?都该杀 ! 不杀国家就要改变颜色。

  国家怎么能改变颜色?土地变白吗?

  我怎么知道?上头说会改变就会改变。

  颜色改变了就怎么样?很可怕吗?

  颜色改变了?颜色改变了 — 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你懂不懂?

  可现在颜色没改变,还不是千百万人头都落地了吗?

  那不同的嘛,现在是他们的人头落地,不是我们的人头落地。如果他们的人头不落地,我们的人头就要落地 —

  你怎么知道他们的人头不落地,你的人头就要落地?海峡那边的人认识你吗?跟你有仇吗?还是跟你爹有仇?没仇?没仇他们干嘛要你人头落地?

  那你的意思是说 —- 甭管你的意思是啥了,我听党的,没错。

  愚昧的民族。

  印尼人很反华?还是排华?搞不清楚。我们从来不谈这些事。我们上学,打工,做爱,看电视。

  THAT’S IT 。

  他说,我喜欢你的笑容,喜欢你脸上的酒窝。

  很温柔,听着很舒服。

  两人慢慢摸索,有次他趴我背上,那活儿放我下面,我慢慢蠕动,突然就特舒服。开始做爱后,我在他身上,他很轻很慢的抬头亲我的乳头,一只手横著抓著我的屁股,我在上面慢慢的摇,能特别激动,现在知道女性生理,知道是因为 g-spot 和 clitoris 被擦到的原因。

  后来我们大多数都是用那个姿势 . 他很在意我高不高xdx潮 , 也总先让我来 .

  有时他也会 oral.

  艾米:梦里飘向你(10)

  不是震荡型的,是手动的,自己控制。

  没用过震荡型的,不喜欢那种野马脱缰的感觉,完全是自己跑自己的,跟你没关一样 —

  我知道可以调挡,但是档是死的呀,二档就二档,三档就三档,哪里有自己的手那么随心所欲?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再默契的异性伴侣,也不会比自己更清楚自己的 BODY 。

  FASTER!

  换三档。不变的三档。一直的三档。

  SLOWER!

  换二档。不变的二档。一直的二档。

  手动车 !

  没开过手动车,都是 AUTOMATIC 的,车就叫 AUTO 嘛,当然是 AUTOMATIC 的好。

  刚开始开车的时候,觉得车是车,人是人。车是主宰,人是奴仆。看着那个庞然大物,战战兢兢的,老想着如何摸准它的脾气,千万别摸反了。别说想心思了,开车时连听音乐都不敢,老担心脚踩错了地方。千万,千万,别把油门当煞车踩了。

  后来?就人车合一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脚该往哪放。车轮就是我的脚,想叫它往哪走,它就往哪走。或者说我的脑子长在了车上,我想它往哪走,它就往哪走。

  做爱能不能达到这种效果?

  呵呵,那就很难说了,因人而异吧。

  做爱是件很奇怪的事,可以说是最深层次的身体交流,但又是最浅层次的语言交流。

  另一个人的身体,穿过空间,进入你的身体,你能感觉到他的形状、大小、长度、温度,那是真正“合为一体”的感觉,什么样的搂抱都不能达到那个深度。

  但是你却不能跟他做深层次的言语交流。

  你认为本届谁会当选美国总统?

  嘁 —— ,你几乎可以听到他的身体跑气的声音。

  如果你再探讨一下两位总统候选人各自的长处短处,他肯定歇菜。

  这还不是什么深层次的交流,只不过是个“两害之中求其次”的简单问题。

  谈技巧?谈技巧也不行。

  我快不快?猛不猛?你有没有遇到过比我还快还猛的?

  进入回忆 —-

  嗯,那个家伙,快倒是快,但 — 都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敷衍了事,一味求快。不分轻重缓急,都是那个速度。单调,乏味。办事浮躁,漂在水面,不深入。花拳绣腿,不 —- 过瘾。

  还有一哥们,猛倒是猛,但也太猛了些,咬牙切齿的,连哼叽都像是在骂人,哪里是在做爱?分明是在做恨。顶得人很不舒服,光想上洗手间。

  做爱的问题,也是个科学的问题,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

  感情不能虚伪,虚伪了就影响做爱质量。

  一夜情?当然有过,但那只是时间短,并不表明感情虚伪,在那一夜里,感情还是不虚伪的。

  一夜性?也有过,无所谓感情虚伪,因为根本没感情。从来没从一夜性中得到过高xdx潮。

  DILDO 虚伪不虚伪?

  DILDO 不过是个工具,谈不上感情虚伪,根本就不跟它感情,只跟脑子里的帅哥感情,那份情还是不虚伪的。

  脑子里的帅哥当然不止一个,也不一定是外型帅,主要是身材帅,气质帅。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叫帅,凭感觉。感觉他帅,他就帅。

  是的,想到他的时候比较多,因为他是让我高xdx潮的第一人,也是我所遇到过的做爱做得最好的人,我跟他在一起,几乎每次做爱都会有高xdx潮。别的人?呵呵,不瞒你说,大多数时候都没高xdx潮。

  为什么跟他分手?

  他不想事情的,每天上学,做作业,打游戏,看中文连续剧,就很满足。跟我聊天的事都是柴米油盐之类的。学习一般。

  我和他在一起只有在床上才快乐。但是人在床上的时间有多少呢?

  我仍然能在他面前哭,他仍然是一声不响地看着我哭,但我知道那不是因为他能理解我,而是因为他万事不求甚解的脾气,既然他连中文电视连续剧都能忍受,他又怎么不能忍受我的哭泣呢?电视剧里该有多少女人哭哭啼啼 !

  没有在他面前哭泣的冲动了。

  回想起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时的感觉,恍然如梦。

  想找个有耐心、忍功好的丈夫?先去租十部韩剧、十部港台剧、十部大陆言情片回来,每天播放。

  能看完十部韩剧的进入第二轮

  能看完十部港台剧的进入第三轮

  能看完十部大陆言情片的 —-

  包嫁无悔 !

  古老滞重的乡间小河,缓慢流动,没有波澜,没有起伏,千篇一律,平淡无奇。

  如果我退休后遇到他,也可能就和他过一辈子。但是他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第一个就成为最后一个?

  不甘心呀 !

  我 — 们分手吧?

  眉毛上扬,眼睛里有一丝悲伤,但没有寻死觅活,也没有大打出手。

  你不问我为什么想跟你分手?

  想分手总是有原因的。

  那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也不问问?

  也许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跟我分手。

  没再伸手擂他,连抬手的冲动都没了。

  真的走了,真的决定再也不去他那里了。

  以为会听到他在身后砰地把门关上,然后像一头受伤的雄师,低声咆哮,冲出来,把我拖回去。

  暴烈的场面。肢体的纠缠。前戏。

  暴烈地拖上床,暴烈地撕开衣服,暴烈地做爱。

  泪如雨下,求求你别离开我 !

  两眼冒火,不准你再提分手 ! 再提我揍扁你 !

  你喜欢暴烈的人?

  NO ,但是爱情 —- 怎么说呢?爱情总是要有点 —- 与平时日常生活不同的东西嘛。

  像每次约会完后回家那么平静。唯一的区别就是以后不会再到他那里去了,也不会邀请他到我这里来了。

  挺好的。

  是挺好的,但 —- 很不习惯。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生活,仿佛从奴隶社会回到了原始社会。在一起,老夫老妻,波澜不惊。吃饭,看电视,三频道,或者五频道。晚了,睡觉吧。做爱,或者不做爱。进入梦乡。连梦都是波澜不惊。

  我没说这种生活不好,身边很多人都是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是我才二十一岁,就要过这种退休生活?是不是太早了点?

  想想一辈子就要过这样的生活,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喊: NO!

  分手第一天,感觉新鲜。生活就应该这样,不能千篇一律,死水一潭。

  分手第二天,还行,逛街,跟女朋友出去吃饭,听她谈她的男朋友,心里浮现的却是他。

  分手第三天,很无聊,看电视,想起他在电视机前开心的大笑,羡慕死,嫉妒死。没心没肺是怎样炼成的?

  。。。

  分手第 N 天, WONDER 他怎么没打电话来,他这几天在干什么?我的离去难道就一点没打乱他的生活?气愤。继续分手。

  分手第 N+1 天,浑身的不舒服,好想有人给我一个紧紧的拥抱,趴在我身上,做爱。

  身体真的会渴望的。

  不会?那是因为你的身体还没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