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钢穴

第十六章 动机,动机……

更新时间:2021-10-08   本书阅读量:

  贝莱把爆破枪收好,手仍然很谨慎地握在柄上。

  “克劳瑟,你走在我们前面,”他说:“朝十七街B号出走。”

  “我还没吃饭呢!”克劳瑟说。

  “你很罗唆,”贝莱不耐烦道:“你的饭在地上,是你自己倒的。”

  “我有吃饭的权利。”

  “你去拘留所吃,不然就少吃一顿,饿不死你的。”

  他们三人沉默地走过迷宫似的纽约酵母厂,克劳瑟面无表情走在前头,接着是贝莱,R·丹尼尔殿后。

  到了接待员那儿,贝莱和R·丹尼尔办好离去手续,克劳瑟填好请假条,同时要求派人去清理测量室。

  当他们来到外面,正要朝停在卸货场的巡逻车走去时,克劳瑟突然说:“等一下!”他绕到后面,转向R·丹尼尔。在贝莱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之前,他已抢先一步,狠狠掴了丹尼尔一记耳光。

  “你在干嘛?”贝莱大叫着冲上去抓住克劳瑟。

  克劳瑟并没有反抗,“没事,我会跟你们走的。我只是要亲眼看看。”他居然还在笑。

  R·丹尼尔挨耳光时曾经闪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完全迥避。他静静注视着克劳瑟。他的脸颊并没有红,也没有任何挨打的痕迹。

  “这是很危险的举动,克劳瑟。”他说:“要不是我向后退的话,你的手很可能就受伤了。即使没有受伤,你的手也一定被我弄痛了。我实在很遗憾。”

  克劳瑟大笑。

  “进去,克劳瑟!”贝莱说:“你也进去,丹尼尔。你跟他坐在后面,注意不准他动一下。必要时你可以扭断他的手。这是命令!”“不管第一法则啦?”克劳瑟挖苦道。

  “我想丹尼尔够强够快,可以制止你而不伤害你,就算他在制止你的时候弄断你一、两条手臂,对你大概也有好处。”

  贝莱坐在驾驶座上,巡逻车加速前进。风吹乱了和克劳瑟的头发,R·丹尼尔的头发却纹风不动。

  “你是不是因为怕失去工作,所以才对机器人感到恐惧,克劳瑟先生?”R·丹尼尔平静地问道。

  贝莱无法转头看克劳瑟的表情,不过他相信,克劳瑟的脸一定是绷得紧紧的,充满了憎恨厌恶之色。而且他一定会扭动僵直的身躯,尽量坐得离R·丹尼尔远一些。

  “还有我孩子的工作,以及每一个孩子的工作。”克劳瑟的声音自后头传来。

  “调整是必然的趋势,”R·丹尼尔道:“比方说,假如你的子女接受训练以便殖民。”

  “你也来这一套?”克劳瑟打断他,“这个警察也曾经跟我提过殖民。他接受过很好的机器人训练,我看他大概也是机器人。”

  贝莱咆哮道:“够了,你!”

  “殖民训练中心要涉及安全、地位保证、职业保障等问题。”R·丹尼尔平静地说:“如果你真的关心你的子女,这才是值得你好好考虑的事情。”

  “我不会接受机器人、外世界人或者你们这些政府走狗所给的任何东西!”

  谈话到此为止。车道里的死寂气氛把他们团团围住,只剩下巡逻车嗡嗡的马达声、车轮擦过路面的嘶嘶声在他们耳边回荡。

  回到局里后,贝莱签了一张拘留克劳瑟的文件,把他交给拘留所管理员。随后,他跟R·丹尼尔搭乘电动螺旋梯前往总部。

  他们不坐电梯,R·丹尼尔对此一点也没有意外的表示。贝莱也知道他不会意外。对这个机器人那种既有能力又绝对服从的怪异混和特质,他已经习惯了,不想再花时间去研究了。照理说,从拘留所到总部,搭乘电梯是最快最方便的。而电动螺旋梯则是移动式的楼梯,最适合上下两三层楼的短距离。形形色色的人以及政府各部门的行政人员在螺旋梯道上匆匆而过,停留的时间前后不到一分钟。只有贝莱和R·丹尼尔定定站在梯道上,随着它缓慢而迟钝地向上移动。

  贝莱需要这段时间。虽然顶多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总部那儿还有另一个难题在等着他,他需要喘气。螺旋梯道缓缓移动着,但他还是不满意,总觉得太快了。

  “看来,我们还不会马上侦讯克劳瑟。”R·丹尼尔开口说。

  “他跑不掉的。”贝莱一肚子火。“我们先来看看R·山米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他喃喃道,“这不可能是独立事件,其中必定有某种牵连。”这句话似乎不是对R·丹尼尔说,而是对他自己说。

  “不能马上侦讯真可惜。克劳瑟的脑波——”

  “他的脑波怎么样?”

  “它们改变了,改变的方式很奇怪。我不在测量室那段时间,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我只不过跟他讲了一段道理。”贝莱心不在焉地回道:“我把圣徒法斯托夫的福音讲给他听。”

  “我听不懂,伊利亚。”贝莱叹了口气。“我是说,我跟他解释,地球不如好好利用机器人,将过剩的人口殖民到别的星球上。我想要把他脑袋里那些中古主义废物给挖出来。天知道,我从来不晓得自己那么适合传教呢!总而言之,这就是我跟他之间发生的事。”

  “原来如此,难怪他会改变。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告诉我,伊利亚,你是怎么跟他谈论机器人的?”

  “你真想知道?好吧,反正我就是告诉他,机器人只是机器而已,这是圣徒盖瑞裘书上的一段福音。这世界上福音可多着呢。”

  “你有没有告诉他,任何人都可以殴打机器人,不必害怕他会还手?就像殴打其他任何机器一样?”

  “练拳用的沙包除外,我想!没错,我跟他说过。你怎么会想到这一点?”他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机器人。

  “这跟他脑波的改变情形相符,”R·丹尼尔说:“这也说明了他何以会在我们走出酵母厂以后打我的脸。他一定是在想你所说的话,想试验一下你的话是不是真的,同时藉此发他愤怒的情绪,享受一下亲眼目睹我地位不如他的乐趣。为了激发这种动机,并且让他的第五次元产生D变化……”

  R·丹尼尔说完停下来等了很久才又说道:“不错,很有趣,现在我相信我能够形成一套前后一致、毫不矛盾的资料了。”

  总部那层楼快到了。“现在几点?”贝莱问。

  话才说完他就忍不住跟自己生气了。他想道:神经病!我可以自己看手表,这样反而还会快一点知道时间。

  但是,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他。他的动机其实就跟克劳瑟打R·丹尼尔的动机差不多。对机器人发号施令,叫他做些琐碎的小事,其目的无非是强调他的机器人本质,同时强调自己的人性。

  贝莱想,我们都一样。在皮肉之上,在皮肉之下,无处不在,我们都有一样的人性。老天!

  “二十点十分。”R·丹尼尔说。

  他们走下螺旋梯道。刚跨上地板的时候,在短暂的几秒钟之内,贝莱有点不太习惯。他再度感觉出那种奇异的感受。每次经过一段时间的稳定移动后,再调整自己以适应不动的地面,他都会有那种怪异的感觉。

  “这么晚了,我饭都还没吃呢。”他说:“这种工作真不是人干的。”

  贝莱听见朱里尔的声音,他还在他的办公室里。外面的大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彷佛经过一番大扫除似的,朱里尔的声音回汤在其中显得特别空洞。他的眼镜拿在手上,除去眼镜的圆脸看起来毫无遮蔽、软弱无力。他正用一张薄薄的纸在擦拭泛油光的额头。

  贝莱走到局长室门口,朱里尔看到他,声音突然提高八度,急躁得不得了。

  “天哪,伊利亚!你鬼混到哪里去了?”

  贝莱没理他:“怎么回事?晚班的人呢?”接着他看清楚了局长室里的另一个人。

  “盖瑞裘博士!”他楞住了。

  这位灰发的机器人专家向他点头致意。“很高兴又见面了,贝莱先生。”

  朱里尔戴上眼镜,瞪着贝莱:“所有的人都在楼下接受侦讯、签自白书。我找你找得都快疯了。你不见了,这实在有点奇怪。”

  “我不见了?”贝莱大声叫道。

  “这种时候行踪不明难免有点奇怪。这件事铁定是局里的人干的,这下麻烦大了。真是糟糕透顶!可怕!可怕死了!”他说着高举双手彷佛在求老天爷,突然目光落到R·丹尼尔身上。

  贝莱暗暗冷笑:这是你第一次正视丹尼尔的脸。好好看一看吧,朱里尔……

  朱里尔的声调变低了。“他也得签一份自白书。我也一样。我,唉!”

  贝莱说:“局长,你怎么确定不是R·山米自己把线路弄坏的?你凭哪一点说这是故意的破坏事件?”

  朱里尔重重坐下:“问他。”他指着盖瑞裘博士。

  盖瑞裘博士清清喉咙。“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贝莱先生。看你的表情,好像见到我很感意外似的。”

  “是有点意外。”贝莱承认。

  “嗯,是这样子的,因为我并不急着回华盛颐,而且我也很少来纽约,所以我想多待一阵子。更主要的是,我越想越觉得,我在离开以前至少应该再努力一次,想办法让你们准许我对那个神奇的机器人再研究一下,不然我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工作了。现在,这个机器人,”他一副热切的样子,“他就在这儿。我——”

  贝莱有点不安起来。“不可能。”

  这机器人专家显得很失望。“现在不可能。也许,等一下?”

  贝莱不说话,长脸上维持着木然的神情。

  盖瑞裘博士继续说:“我跟你联络过,你不在。没有人知道你可能会在什么地方。我问局长,他叫我来总部等你。”

  朱里尔迅即插嘴道:“我以为这件事很重要。我知道你想见这个人。”

  贝莱点点头:“谢谢。”

  “很不巧,我的指示棒失灵了,”盖瑞裘博士说:“也许是因为我太紧张,所以对它的温度判断错误。总之,我转错了方向,最后进入一个小房间”

  “是摄影器材室,伊利亚。”朱里尔再度插嘴。

  “对,”盖瑞裘博士说;“房间里面有个机器人,脸朝下倒在地上。我稍微检查一下,马上就确定他的毁损程度已经无法修复了。你也可以说,他已经死了。而且他的死亡原因也很明显。”

  “什么原因?”贝莱问。

  “这机器人的手是半握着的,”盖瑞裘博士说:“他手里有一截大约五公分长、一点五公分宽的发光卵形物,卵形物一端有个云母窗。他的手碰着自己的头,好像这个机器人的最后动作是在摸头。他手里拿的东西是阿尔发线放射器。我想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

  贝莱点点头。他毋需查字典或手册就知道阿尔发线放射器是什么。他以前上物理实验课的时候就曾经用过好几支阿尔发线放射器。它外面包着铅合金,里头挖了一条窄坑,窄坑下有一小块含的矿物。坑道上覆着一片云母,阿尔发粒子在冲击下会穿透云母片。放射线就是从这个方向射出来的。阿尔发线放射器有许多用途,但却不包括拿它来杀害机器人,至少这并不是合法的用途。

  “我猜,他一定是把云母窗这端对准自己的头吧?”贝莱说。

  “对,”盖瑞裘博士道:“因此他的正电子脑马上就被搞乱了。也就是说,他当场死亡了。”

  贝莱转向脸色苍白的朱里尔:“没错?真的是阿尔发线放射器?”

  朱里尔点点头,噘起厚嘴唇:“绝对没错。放射线测量仪在三公尺以外就测到了。摄影器材室的底片全都变得白蒙蒙的。”他说完,似乎是在思考这件事情,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说:“盖瑞裘先生,恐怕得麻烦你在纽约市待个一、两天,等我们把你的证辞录进影片传真以后再走。我必须派人送你到某个房间去。你不介意有人守住你吧?”

  盖瑞裘博士有点紧张:“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吗?”

  “这样比较安全一点。”

  盖瑞裘博士似乎在想着别的事情,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跟大家握手,甚至还跟R·丹尼尔握了手,然后走出局长室。

  朱里尔深深叹了口气。“伊利亚,是我们自己的人干的,所以我才这么烦。外人不会为了干掉一个机器人而跑到警察局里来做这种事。外面的机器人多的是,在外面打机器人也比较安全。而且,这个人还得弄得到阿尔发线放射器才行。阿尔发线放射器是很不容易弄到手的。”

  R·丹尼尔说话了,他那冷静平板的声音切断了朱里尔激动的语调。“但是,局长,”他说:“这宗谋杀的动机是什么?”

  朱里尔带着很明显的厌恶表情瞥了R·丹尼尔一眼,随即把目光移开:“警察也是人。我想警察跟任何人一样都不会喜欢机器人。现在这个机器人完了,那个人大概也感到安心了。伊利亚,R·山米不是常常让你非常恼火吗,记不记得?”

  “这根本不算是一种谋杀的动机。”R·丹尼尔说。

  “没错。”贝莱同意道。他心里有谱了。

  “这不是谋杀,”朱里尔说:“这是毁损公物。我们要先把法律上的措辞搞清楚。只是,这件事发生在我们局里,所以才特别叫人伤脑筋。如果它发生在别的地方,那就无所谓了。一点也无所谓。现在呢,这件事却会成为一级大丑闻、对了,伊利亚?”

  “什么事?”

  “你最近一次看到R·山米是在什么时候?”

  “今天午餐后,当时R·丹尼尔正在跟R·山米说话。我判断大约在十三点三十分左右。R·山米在安排让我们使用你的办公室。”

  “我的办公室?做什么?”

  “我需要一个很隐密的空间跟R·丹尼尔讨论案情。当时你不在,所以你的办公室就成了非常理想的地方。”

  “原来如此……”朱里尔有点怀疑的样子,不过他把此事暂时搁到一边,“所以你本人并没有看到他?”

  “没有。不过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还听见他的声音。”

  “你确定是他的声音?”

  “非常确定。”

  “当时是十四点三十分左右?”

  “差不多,也许早一点。”朱里尔若有所思地咬住肥厚的下唇,“嗯,这就解决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

  “那个孩子,文生·巴瑞特,他今天来过这里。你知道吧?”

  “知道。可是局长,他不会做这种事的。”

  朱里尔盯着贝莱的脸。“为什么不会?R·山米抢走了他的工作。我可以了解他的感觉。他觉得非常不公平。他一定会想要报复的。换作是你,你不会吗?不过,事实上他在十四点就离开了市府大厦,而你在十四点三十分还听到R·山米的声音。当然,他可以在离开以前就把阿尔发线放射器交给R·山米,叫R·山米在一个小时之后再使用。但问题是,他能在什么地方取得阿尔发线放射器呢?这一点实在叫人想不透。好,现在我们回到R·山米身上。你在十四点三十分听见他的声音,他说了什么?”

  贝莱犹豫了一下,很谨慎地说:“我记不得了。我们不久就出去了。”

  “去哪里?”

  “最后是到酵母镇。我正想跟你谈这件事。”

  “等等再谈,等等再谈。”朱里尔摸摸下巴,“我注意到洁西今天下午也来过局里。我是说,我们查过今天所有的访客纪录,我刚好看见她的名字。”

  “对,她来过。”贝莱冷冷地说。

  “来做什么?”

  “一点家务事。”

  “公事公办,伊利亚,她必须接受侦讯。”

  “我了解这些例行手续,局长。你刚才说的那个阿尔发线放射器呢?有没有追查来源?”

  “哦,查过了。是一家发电厂的东西。”

  “他们怎么说?”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东西不见了。别操心,伊利亚,这案子你不用管,你只要提出例行报告就好了。专心去办你的案子。最要紧的还是太空城的调查工作。”

  “我能不能晚一点再做例行报告,局长?”贝莱说:“我还没吃晚饭呢。”

  朱里尔直视着贝莱。“赶快去吃吧,但是别离开警察局,好吗?你的搭档说得对,”他似乎是在避免直接对R·丹尼尔说话,或者提到他的名字,“我们需要找出动机。动机!”

  贝莱突然楞住了。有某种不存在于他自身的、某种完全陌生的东西,将今天、昨天以及前天发生的事情一件件拿起来搬弄戏耍。所有的事实彷佛一块块积木逐渐拼凑起来有某个图案开始成形了。

  他开口道:“局长,这个阿尔发线放射器是从哪个发电厂拿出来的?”

  “威廉斯堡发电厂,怎么样?”

  “没什么。”

  他走出局长室,R·丹尼尔紧跟在他身后。

  朱里尔还在喃喃自语着:“动机。动机……”

  贝莱在局里一个很少有人使用的小餐室里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餐。他狼吞虎地吞下配以生菜的腌番茄,完全食不知味。吃完了最后一食物,他的叉子仍然漫无目的地在平滑的纸板餐盘里划来划去,彷佛还在空空的盘子里搜寻什么东西。

  “老天!”他发觉自己的动作了,遂放下手里的叉子。

  “丹尼尔!”他说。

  R·丹尼尔坐在另外一张桌边,好像不想打扰心事童童的贝莱,又好像是他自己也需要独处似的。贝莱已没有心情管他到底是为什么了。

  丹尼尔站了起来,走到贝莱的桌边坐下。“什么事,伊利亚伙伴?”

  贝莱没有看他:“丹尼尔,我需要你的合作。”

  “怎么合作?”

  “他们会侦讯我和洁西。这是一定的。让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回答问题,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不过如果有人问我一个直接性的问题,我怎么可能不据实回答呢?”

  “如果有人问你直接性的问题,那另当别论。我只要求你别主动提供资料。你能做得到的,是不是?”

  “我相信我能够,伊利亚伙伴。只要我的沉默不会伤害到另一个人类就行了。”

  贝莱板起脸,“你要是不保持沉默,你会伤害到我。这一点我跟你保证。”

  “我不太了解你的观点,伊利亚伙伴。R·山米事件本来就跟你毫无关系。”

  “毫无关系?这件事的重点在于动机,对不对?你质疑过动机何在,局长也质疑,我也质疑。为什么会有人想杀死R·山米呢?你听好,这并不只是一个谁想毁损机器人这种一般性的问题。事实上,任何一个地球人都想这么做。但他不可能拿到阿尔发线放射器,局长说得没错。因此我们得循另一个方向去着手,而且呢,刚刚好还有一个人有这种动机。这太明显了,嫌犯呼之欲出,傻瓜都看得出来。”

  “是谁,伊利亚?”

  “就是我,丹尼尔。”贝莱的声音彷佛了气。

  R·丹尼尔依然毫无表情,并没有因为这句话的冲击而改变脸色。他只是摇摇头。

  “你不同意。好。今天我太太到办公室来。这个他们已经知道了。局长也觉得很奇怪。要不是因为我们是朋友,他恐怕不会这么快就停止侦讯。但他们一定会去调查,一定会。洁西是某个阴谋团体的一份子,虽然这个团体很愚蠢,毫无危险性,但它还是一个阴谋团体。有哪个警察受得了自己的老婆牵涉到这种事情?所以,我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当然得设法叫人绝口不提这件事。嗯,谁知道这件事呢?只有你和我,还有洁西,以及R·山米。他曾经看到她惊惶失措的样子。当他告诉她说,我们交代不准任何人打扰时,她的情绪一定失去了控制。她刚走进办公室那种样子你也看到了。”

  “她不太可能跟R·山米透露什么自责的话。”R·丹尼尔说。

  “也许吧。不过我现在是以他们会指控她的方式来模拟这整个情况。他们会说她说过自责的话。我的动机就在这里。我杀掉R·山米是为了灭口。”

  “他们不会这么想的。”

  “会!他们就会这么想。这宗谋杀事件是经过安排的,故意要让我受到怀疑。为什么要使用阿尔发线放射器?用这种方法是很冒险的。这东西很难取得,却很容易追查出来源。我想凶手之所以选择阿尔发线放射器的原因也在此。他甚至还命令R·山米走进摄影器材室,在那里自杀。依我看,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为了突显谋杀的方法。如此一来,就算大家都很无知,没有马上认出那个阿尔发线放射器,但不久总会有人注意到摄影底片都模糊了。”

  “这些事又怎么会牵涉到你呢,伊利亚?”

  贝莱板着脸苦笑,一张长脸毫无幽默感。“手法干净俐落。这个阿尔发线放射器来自威廉斯堡发电厂。我们昨天曾经去过那儿。有人看到我们进去了,这件事到时候会有人指证的。这样我不但有犯罪的动机,也有取得武器的可能。而且呢,我们大概会变成最后看见或听见R·山米的人,当然,除了那个真正的凶手。”

  “我跟你一起在发电厂,我可以证明你没有机会偷拿阿尔发线放射器。”

  “谢谢你。”贝莱悲哀地说:“可惜你是机器人,证辞不具法律效用。”

  “局长是你的朋友,他会相信。”

  “局长得保住他自己的地位,而且他早就对我有点不自在了。要脱离这个极其麻烦的困境,我只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我问我自己,为什么会被人设计陷害?显然那是为了除掉我。但是,为什么呢?显然那是因为我已经威胁到某个人了。没错,我正尽力在威胁某个人,某个在太空城杀害沙顿博士的人。这个人可能是中古主义分子,或至少是其中某个核心组织。这个核心组织知道我曾经去过发电厂,起码他们当中有人曾在路带上跟踪我们到了发电厂,不过你却以为我们已经把对方甩掉了。因此,假如我找到杀害沙顿博士的凶手,我也许就可以找到想要除去我的某个人或某些人。假如我能把事情想通,假如我能破案——只要我能破案,我就没事了。洁西也没事了。我实在不忍心让她…但是我的时间不多了。”他握紧拳头,像抽筋似的一张一阖。“我的时间不多。”贝莱突然满怀希望地看着R·丹尼尔那轮廓分明的脸庞。不管眼前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很强壮、忠诚、毫无私心。像这样的朋友你还能说什么?此时此刻,贝莱需要一个朋友,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挑剔这个朋友的身体里到底是血管还是齿轮了。

  然而R·丹尼尔却在摇头。

  这个机器人说:“我很抱歉,伊利亚。”当然,他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惋惜之情。

  “我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也许我的行动会危害到你。我实在很抱歉,为了整体的利益而使你蒙受其害。”

  “什么整体利益?”贝莱有点结巴起来。

  “我跟法斯托夫博士联络过了。”

  “老天!什么时候?”

  “在你吃饭的时候。”贝莱紧抿着嘴唇。

  “哦?”他总算开口了。“结果呢?”

  “你必须用别的办法来洗清嫌疑了。据我得到的资料显示,我们太空城的人已经决定在今天结束沙顿博士谋杀案的调查工作,着手计划离开太空城和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