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钢穴

第十三章 机器人第一法则

更新时间:2021-10-07   本书阅读量:

  “不是这样。”R·丹尼尔静静地说。

  “是吗?我们何不让盖瑞裘博士来决定?”

  他们说话的时候,这位机器人专家一下看看这个,一下看看那个。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贝莱身上:“啊,贝莱先生?”

  “我请你到这儿来,是希望你对这个机器人做权威性的分析。我可以安排市立标准局的实验室让你使用。如果你需要任何设备而他们没有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弄来。我要的是一个迅速而明确的答案,不惜任何费用和麻烦。”

  机器人第一法则贝莱站起来。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镇定,但他自己知道,在这镇定的背后,有一种歇斯底里的情绪正蓄势待发。他甚至觉得,这时如果能掐住盖瑞裘博士的脖子逼他说出自己所要的答案,那么他真的会这样做,管他什么科学不科学。

  “怎么样,博士?”他说。

  盖瑞裘博士不安地笑了一声。“亲爱的贝莱先生,我不需要实验室。”

  “为什么?”贝莱担心地间。他站在那儿,浑身肌肉紧绷,似乎在颤抖。

  “测验第一法则并不困难。你知道,我从来不需要测验第一法则,不过要做也很简单。”

  机器人第一法则贝莱张嘴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来。“请你说清楚一点好吗?你是说,你可以在这里测验它?”

  “对,当然可以。你看,贝莱先生,我给你打个比方吧。假如我是医生,要检验病患的血糖,那么我就需要一个化学实验室。假如我要测量他的基础新陈代谢率、测验他的皮质功能,或者追查一种先天性功能异常的起因,那么我就需要精密的设备。然而在另一方面,我如果想知道病人是不是瞎了,我只要在他眼前移动手掌;我如果想知道病人是不是死了,只要摸摸他的脉搏就行了。

  “我的意思是说,要测验的特性越是重要、越是基本,所需的测验设备就越简单。

  这道理用在机器人身上也一样。第一法则是很重要很基本的东西,它能影响每一个环节。如果没有第一法则,机器人在许多方面的反应都会出现异常现象。”

  机器人第一法则他说着,取出一个扁平的黑色东西,这东西拉长以后就成了小型的阅读镜。他把一卷旧胶卷放入轴槽,接着取出一只码表以及好几片白色的塑胶长条。他把这些塑胶片组合起来,变成一支活动的计算尺,尺上有三种不同的刻度。贝莱看不懂它上面的标记和符号。

  盖瑞裘博士轻敲阅读镜,微微一笑,好像做点实际的工作可以让他高兴点。

  “这是我的机器人手册,我走到哪儿就带到哪儿,好像衣服一样。”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盖瑞裘将阅读镜贴近眼睛,手指很巧妙地操纵着控制器。阅读镜呼呼转动,停住,接着又呼呼转动,停住。

  “固定装置的索引。”这位机器人专家很得意地说。由于阅读镜挡住了他的嘴,所以他的声音有点含糊。“是我自己制造的,可以省下不少时间。不过,现在这个不重要,对吧?让我看看……嗯,嗯,请你把椅子挪近一点好吗,丹尼尔?”

  R·丹尼尔向他挪近一点。当这位机器人专家在做准备工作时,R·丹尼尔一直冷漠专注地看着他。

  贝莱把爆破枪移开。

  接下来的事让贝莱很不解、很失望。

  盖瑞裘博士开始问R·丹尼尔一些似乎没有意义的问题,然后做一些似乎没有意义的动作。他不时看看计算尺,也不时去看阅读镜。

  他问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如果我有两个侄儿,两人年龄相差五岁,小的一个是女孩,那么大的那个是男孩还是女孩?”

  R·丹尼尔答道:“根据资料,无法回答。”

  贝莱想,除了这样回答,还能怎么说?

  盖瑞裘的反应则是看看码表,然后把右手尽量往外伸,“请你用你左手的第三指来碰我的中指尖好吗?”

  丹尼尔毫不迟疑地立刻照他的话做。

  盖瑞裘博上的测验在十五分钟之内就完成了。他默默地用计算尺最后再计算一遍,然后连扯几下把计算尺拆开。接着他收好码表,把手册从阅读镜中取出,再将阅读镜摺好。

  “就这样?”贝莱皱着眉头说。

  “对。”

  “这未免太荒谬了吧?你根本没有问任何关于第一法则的问题嘛。”

  “噢,亲爱的贝莱先生,假如医生用小皮槌敲你的膝盖,看你的膝盖会不会猛地跳动,藉此来观察你是否有神经疾病时,难道你会不能接受吗?当医生仔细看着你的眼睛,就你瞪孔对光线的反应来判断你是否服用某种生物硷时,难道你会讶异吗?”

  “好吧。可是又怎么样?你的判断到底是什么?”

  “丹尼尔配备了完完整整的第一法则!”

  这位机器人专家用力点头,表示绝对肯定。

  “你错了。”贝莱的声音有些嘶哑。

  出乎贝莱意料的,盖瑞裘博士的身体突然一僵,挺得比原来更直。他直挺挺像块木板似的,同时眯起眼睛,露出愤怒的目光。

  “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我并不是说你的能力不好。”贝莱伸出一只大手,摆出恳求的姿势,“我是说,你有没有可能犯错?你自己也说过,没有人知道有害性机器人的原理。一个盲人可以用点字或声音画线器来读书,但是,假设我们并不知道点字或声音画线器,那么当一个人知道某本胶卷书的内容时,我们就说他有眼睛可以看,难道这不可能犯错吗?”

  “嗯,”这位机器人专家又和蔼可亲起来了:“我了解你的意思了。然而,一个盲人事实上还是无法用眼睛看书的,我就是在试验这个。相信我,不管一个有害性机器人可能或不可能做什么,毫无疑问的,R·丹尼尔的确具备了第一法则。”

  “他回答问题时,难道不可能作假吗?”贝莱知道自己只是在徒然挣扎。

  “当然不可能。这就是机器人跟人的不同之处。现在已知的任何数理方法都无法对人脑或任何哺乳动物的脑子做完全的分析。所以说,就算没有反应也是一种反应。而机器人呢,它们的脑子是完全可以分析的,否则就无法制造了。我们知道,它在什么刺激之下一定会有哪种反应。机器人没办法在回答问题时作假。在机器人的脑子里,根本没有你所谓的作假这个东西存在。”

  “既然如此,我们来谈实例吧。R·丹尼尔的确曾经拿对准一群人类,我亲眼看见的。当时我在场。假如他具备了第一法则,那么当他把对准人类,就算他没有开,这行为已经和第一法则抵触了。他的线路是不是会因此而出现毛病呢?然而他看起来似乎没有毛病,事后他完全很正常。”盖瑞裘摸摸下巴,沈吟着。“嗯,这有点不合常理。”

  “不是这样。”R·丹尼尔突然开口:“伊利亚伙伴,请你看看我的爆破枪好吗?”

  贝莱低头看看拿在左手里的那把爆破枪。

  “打开膛,”R·丹尼尔说:“检查看看。”

  贝莱衡量了一下安全问题,缓缓的把自己的放在身旁桌上,然后迅速将机器人的爆破枪膛打开。

  “空的!”他楞住了。

  “里面没有填装物,”R·丹尼尔道:“如果你再仔细检查一下,你会发现里面从来不曾有过填装物。而且这把爆破没有击发装置,无法使用。”

  “你拿着一把空的对准群众?”

  “我必须要有一把爆破枪,否则就不像是便衣刑警。”R·丹尼尔说,“但是,如果我带了一把有填装、而且还可以发射的,却又可能让我在意外中误伤人类,这种事当然是不可以发生的。这些事我本来就想向你解释,然而你是如此生气,不愿听我说明。”

  贝莱怅怅然地看着那把无用的爆破,低声道:“我想就到此为止了,盖瑞裘博士,谢谢你的帮忙。”

  贝莱派人去拿午餐,然而等午餐拿来以后(酵母核果蛋糕,脆饼以及一块很大的炸鸡),他却只是望着它们发呆,毫无食欲。

  阵阵思潮在他脑海中翻搅。他长脸上的线条变成忧苦的刻纹。

  他生活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里,一个残酷而是非颠倒的世界。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这几天彷佛一场模糊又不可能的迷梦,他在梦往后退,往后退,又回到了那一刻。那一刻他走进朱里尔·安德比的办公室,突然陷入一场混合了谋杀案与机器人的恶梦中。

  老天!这场恶梦不过是五十个小时以前才开始的事。

  他曾坚定地在太空城里寻找答案。他曾两度指控R·丹尼尔,一次是指控他冒充机器人,另一次,他虽承认他是机器人,但却指控他是凶手。这两次都失败了,他的推论完全站不住脚。

  他被逼了回来。他非常不情愿的,不得不想到了纽约。自从昨夜以来,他一直不敢去想纽约。某些问题在敲打着他意识的大门,但他却不肯听。他没办法听。

  即使听到了,他也没办法回答。噢,天哪,他不想面对那些答案。

  “伊利亚,伊利亚!”有人用力推他的肩膀。

  贝莱惊醒过来:“呃,什么事,菲尔?”

  C五级的便衣刑警菲尔·诺里斯坐下来,俯身向前注视贝莱:“怎么回事?最近怎么老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你坐在这儿,眼睛睁得那么大,我还以为你已经断气了呢!”诺里斯摸摸稀疏的淡金色头发,一双长得很近的眼睛打量着贝莱桌上那份冷掉了的午餐,满脸馋相。“鸡肉!”他说:“现在要吃鸡肉可不容易,大概得有医生处方才能吃得到了。”

  “你吃点吧。”贝莱无精打采地说。

  诺里斯碍于礼貌和面子,还是忍住了。“哦,呃,我也马上要吃饭了,你留着吧对了,你最近到底跟局长在搞什么花样?”

  “什么?”诺里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他的手却透露出紧张不安的讯息。“说吧!你知道我的意思。自从他出差回来以后,你就一直跟他混在一起。怎么啦?要升官啦?”

  贝莱皱皱眉头,现实回来了,办公室政治真是法力无边。诺里斯的身分地位跟他是同一阶级,他当然会特别注意贝莱受到上级青睐的任何迹象。

  “没有谁要升官。”贝莱说:“相信我,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如果你想要,我倒真想把局长送给你。老天!拜托你把他拿去吧!”

  诺里斯说:“别误会。我不在乎你升官。我只是说,要是你对局长有影响力,何不帮那孩子一点忙?”

  “什么孩子?”

  答案就在跟前。已经被R·山米取代职位的那个孩子文生·巴瑞特,正从办公室一角某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朝他们走来。他手里不安地捏着一顶帽子,脸上是勉强挤出来的笑容,高高的颧骨上皮肤牵动着。

  “嗨,贝莱先生。”

  “哦,嗨,文生。你好吗?”

  “不太好,贝莱先生。”他的眼神有种渴望。贝莱心想:这才真的叫失魂落魄,活像半个死人地位被剥夺的结果。

  可是我又能帮你什么忙呢?贝莱忿忿想着,差点冲口而出。

  “很遗憾,孩子。”他说。不然他又能说什么呢?

  “我一直在想也许会有什么机会。”诺里斯凑近贝莱耳边说:“这种事一定得有人去阻止。你知道吗?现在陈洛也要弄走了。”“什么?”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妈的,陈洛已经做了十年啦,是C三级了。”

  “没错,可是一部有手有脚的机器也能做他的工作。天知道下一个是谁。”

  文生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小声的谈话。他在想自己的事。“贝莱先生?”他说。

  “嗯,文生?”

  “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他们说电视舞星赖伦·米兰其实是个机器人。”

  “太可笑了。”

  “是吗?我听人家说,他们能制造出一种跟人一模一样的机器人,用的是一种特殊的塑胶材料。”

  贝莱满怀罪恶感地想到了R·丹尼尔。他摇摇头,说不出话来。

  “我到四处去看看,你想会有人介意吗?”这孩子说:“看看老地方让我觉得舒服一点。”

  “去吧,孩子。”

  那个孩子走开了,贝莱和诺里斯目送他的背影。

  “看来,中古主义者似乎是对的。”诺里斯说。

  “你指回归土地是不是,菲尔?”

  “不,我指的是机器人。回归土地。哈!老地球拥有无限的未来。我们不需要机器人,根本不需要。”

  贝莱喃喃道:“八十亿人口,而铀快要用完了!什么叫无限的未来?”

  “就算铀真的用完了又怎样?反正我们可以进口铀,或者发现另外的核处理方法。人类是无法阻挡的,我们最大的资源就是创造力,而我们的创造力是永远用不完的,伊利亚。”诺里斯越说越起劲。“比如说,我们可以利用太阳能,这就可以用上几十亿年了。我们可以在水星的轨道里建立太空站来储聚能源。我们可以用直光将能源送到地球上来。”

  贝莱不是头一回听到这种计划了。科学界纯理论派的极端分子,至少已经花了一百五十年在思索这个概念,差的只是无法动手实验。因为到目前为此,人类还不可能将光束直射到八亿公里之外去,同时还能保持光束紧密不散,效力不会消失。

  贝莱把这些看法说出来。

  诺里斯却回道:“等到有必要的时候,这件事就办得到。担心什么?”

  贝莱在脑中描绘一个能源无穷的地球景象。人口可以继续不断增加。酵母农场和水耕栽培可以扩大。能源是唯一不可或缺的东西。矿物原料可以从太阳系中不宜人居住的星球上取得。如果水源也有困难,可以从木星的卫星上取回更多的水。

  他妈的,差点忘了,还可以把海洋冻结起来,一块块挖出来放入太空,它们就可以像冰卫星一样绕着地球运行。放在太空的冰块随时可以利用,空出的海洋则意味着更多可以利用的土地、更多的生活空间。人类可以用泰坦星上的甲烷大气以及安布利尔星上的冻氧,来维持并增加地球上的碳与氧含量。

  地球上的人口可以增至一兆或两兆。为什么不呢?从前大家不也认为,人口增至目前的八十亿是不可能的?甚至,大家也曾一度认为,人口增至十亿简直无法想像。自从中古时代以来,每一个世代都会出现马尔萨斯世界末日预言,预言中说地球将会面临人口爆炸的危机,但每一次的预言都没有应验。

  然而法斯托夫会怎么说呢?一个有一兆人口的世界?当然可能嘛!不过他们得依赖进口的水和空气维生,还得靠八亿公里外一些复杂的仓储设施来供应能源。

  这种不稳定的情况是多么不可思议啊。任何时刻,只要整个太阳系的运转稍有故障,地球都将难逃毁灭的命运。

  “依我看,还是把过剩的人口运出地球比较简单一点。”贝莱冲口而出,不过他只是自言自语,并非对菲尔说。

  “谁会要我们?”诺里斯随口道,态度并不认真。

  “随便哪个无人居住的行星。”诺里斯站起来,拍拍贝莱肩膀。“伊利亚,赶快把你的鸡肉吃了,恢复正常吧。别再这样失魂落魄的。”他说完笑着走开了。

  贝莱看着他的背影,撇了一下嘴角。不用说,诺里斯一定会去广为宣传,而办公室里那些爱嚼舌根的人(每个办公室都有这种人)就免不了会在贝莱背后闲言闲语,说上几个礼拜才平息。不过,也好,至少他刚才可以暂时抛开文生、机器人或者被剥夺身分地位这些事情。

  贝莱叹了口气,拿起叉子叉起一块已经冷掉的、炸得又老又硬的鸡肉。

  他吃完最后一酵母核果蛋糕,R·丹尼尔正好离开自己的办公桌(那天早上配给他的),走到贝莱这边来。

  “怎么样?”贝莱有点不自在地看着他。

  R·丹尼尔说:“局长不在办公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告诉R·山米说我们要用局长的办公室,可是他除了局长以外不让任何人进去。”

  “我们干嘛要用他的办公室?”

  “更隐密一点。你一定同意我们必须计划下一步行动吧?毕竟你并不想放弃调查,对吗?”

  的确,这正是贝莱最想做的事情,只是他说不出口。他站起来,朝朱里尔的办公室走去。

  进入局长办公室后,贝莱道:“好了,你说吧,丹尼尔,什么事。”

  这个机器人说:“伊利亚伙伴,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有点不对劲。你的心智氛围有明显改变。”

  贝莱心里突然蹦出一个可怕的念头。“你有感应能力?”他叫道。

  此刻的他又烦又乱,人也变得不理性起来。

  “没有,当然没有。”R·丹尼尔说。

  贝莱的惊慌之感消失了。“那你谈到我的心智氛围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在描述一种感觉,一种你并没有告诉我的感觉。”

  “什么感觉?”

  “这很难解释,伊利亚。你知道,我原先的设计是为了替我们太空城里的人研究人类心理的。”

  “是啊,你只不过多装了一组正义驱策力的线路来适应侦探工作罢了。”贝莱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之意。

  “正是如此,伊利亚。所以我的原始设计并没有太大改变。我是被设计来担任脑波解析工作的。”

  “解析脑波?”

  “是的。如果有适当的接收器,这种工作只要扫瞄一下就可以了,不必用电极作直接的接触。这种原理在地球上还没使用吗?”

  贝莱并不清楚,他不管这个问题,小心地问:“如果你测量脑波,你能测到什么?”

  “测到的不是思想,伊利亚。我能够对感情略有所知,但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分析一个人的性情、潜在的动机还有心态。比如说,我能够确定,在谋杀案发生当时的情况下,局长不会杀人。”

  “因为你这么说,所以他们就把他从嫌犯名单中剔除了?”

  “对,这么做是很安全的。我在这方面是一部极为精密灵敏的机器。”

  “等等!”贝莱突然想起一件事,“安德比局长并不知道自己的脑波被解析过,是不是?”

  “何必让他尴尬呢?”

  “如此说来,你只是站在那儿看着他。不用机器。不需要电极。没有触针和曲线图表。”

  “当然。我是一部功能齐全的解析机。”

  贝莱既愤怒又懊恼地咬着下唇。本来,这是唯一仅存的矛盾之处,唯一的漏洞。

  为了将罪名归诸于太空城,就算成功的希望渺茫,但还可以藉由这个漏洞加以攻击。

  R·丹尼尔曾经向他表明,局长做过脑波解析。之后一个小时,朱里尔却又很坦率地向他否认自己知道这个名词。他原想从这点矛盾来找线索的。在涉嫌谋杀的情况下接受脑波测试,这种叫人受不了的经验谁都会记亿犹新,有过这种经验的人一定知道脑波解析是怎么回事。

  但是现在,这种矛盾消失了。局长确实做过脑波解析,只是他自己不曾发觉。R·丹尼尔说的是实话;局长说的也是实话。

  “好,”贝莱很不客气地说:“我的脑波解析又告诉你什么?”

  “你心里很烦。”

  “噢,真是了不起的发现。我当然很烦!”

  “说得清楚一点,你的烦恼不安是因为你内心的动机彼此冲突所造成的。你一方面基于职业道德,想要深入调查昨晚包围我们的那些地球人的阴谋。另一方面,却又有种同样强烈的动机在促使你不要管这件事。至少,你的脑细胞电场已经清清楚楚把这些资料显示出来了。”

  “我的脑细胞,鬼扯!”贝莱气疯了,“你听好,我现在告诉你,调查你们所谓的阴谋团体根本毫无意义。它跟谋杀案没有关系。我原本也以为可能有关系,我承认。昨天在餐厅里,我确实以为我们有危险了。但结果呢?他们跟着我们出来,很快就在路带上迷失了,如此而已。那可不是什么组织良好的行动。也不是情急拼命的人会有的举动。我儿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我们落脚的地方。他只不过是跟局里通个话,甚至不必表明身分就打听出我们的下落了。那些伟大的阴谋分子如果真想伤害我们,也一样简单就可以把我们找出来。”

  “他们没有找吗?”

  “很显然的,没有。他们如果要鼓起暴动,早在鞋店就可以发动了。然而,他们却在一个人和一把爆破枪的威胁之下温驯地退缩。一个机器人和一把爆破枪。要是他们已经看出你是机器人,那么他们根本就不会退缩,他们一定知道你不可能开。所以说,他们只是一些中古主义分子,一群无害的疯子。当然你是不会知道的,但是我应该知道。要不是这件工作搞得我搞得我心思大乱,我早就应该明白了。我告诉你,我了解那些人,我了解他们何以会变成中古主义分子。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温和而喜欢作梦的人罢了,只因为他们觉得眼前的生活实在太辛苦了,所以才会迷失在一个从末存在过的旧日理想世界中。要是你能像解析人那样对一个运动做脑波解析的话,你会发现,他们跟朱里尔·安德比一样不会杀人。”

  R·丹尼尔愣愣回道:“你的话我无法完全同意。”

  “什么意思?”

  “你的看法转变得太突然,而且你的说辞也有矛盾之处。你昨天晚餐前几个小时就安排要跟盖瑞裘博士见面了,当时你并不知道我有食物囊袋,不可能怀疑到我。那么,你联络他是为了什么?”

  “就算是那个时候,我也已经怀疑你了。”

  “还有,你昨晚睡觉的时候说话。”

  贝莱睁大眼睛:“我说了什么?”

  “只是连叫几声‘洁西’,我想你是在叫你太太。”

  贝莱放松肌肉,但声音还是不太稳定:“我作了一个恶梦。你知道什么是恶梦吗?”

  “当然我个人是没有作梦经验的,所以我不了解。不过根据字典上的解释所谓恶梦就是不好的梦。”

  “你知道梦是什么?”

  “我只知道字典上的定义。所谓梦,就是在你意识暂时中止、进入睡眠的状况后所产生的一种现实经验的幻觉。”

  “好,我接受这种说法。只是一种幻觉,不过有时候幻觉却好像真的一样。呃,我梦见我太太有危险。人常常会作这种梦,我叫她的名字。这种事也是稀松平常的。反正你相信我就对了。”

  “我当然相信。不过这倒又令我想起另一件事情来了。洁西怎么会发现我是机器人?”

  贝莱的额头又开始冒汗。“我们别再谈这件事了好吧?反正谣言……”

  “伊利亚伙伴,很抱歉打断你的话,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谣言。如果有,今天整个纽约市早就闹得鸡犬不宁了。我曾经查阅过局里所取得的报告,各地都很平静,没有任何谣言在流传。如此说来,你太太又是怎么发现的?”

  “老天!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你认为我太太是是……”

  “没错,伊利亚。”贝莱紧握双手。“她不是!我们不要再谈这个了。”

  “这不太像你的作风,伊利亚。为了执行任务,你曾两度指控我是凶手。”

  “所以你这样报复我?”

  “我不太了解你所谓的报复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我当然赞成。你有你的理由。虽然事实证明你的理由是错的,但也很有可能是对的。同样的道理,也有强力的证据显示你太太涉嫌。”

  “涉嫌什么?难道说她是凶手?他妈的!洁西连她最恨的人都不会伤害。她不可能走到城外。她根本不可能……老兄!要不是你是个机器人,我就……”

  “我是说,她有参加阴谋组织的嫌疑。我认为她应该接受侦讯。”

  “休想!你在作梦!现在你听清楚,中古主义分子并不想赶尽杀绝,这不是他们的行事作风。他们只不过要你离开城市而已。这点毫无疑问。他们想用一种心理战术来达成目的,所以他们想尽办法要让你我的日子不好过。因为我跟你在一起,于是他们便把消息透露给洁西,要查出洁西是我老婆太容易了。洁西就像所有的人类一样不喜欢机器人,尤其是当她想到我跟机器人在一起会有危险时,她更不会愿意让我跟机器人共事了。而他们一定也会这么暗示她。老实告诉你吧,他们这一招果然奏效了。洁西求了我一个晚上,要我放弃这个案子,不然就设法把你弄出城去。”

  “果然没错,”R·丹尼尔说:“你有一股很强烈的冲动想保护你太太,不让她接受侦讯。在我看来,很明显的,连你自己都不太相信这番说辞。”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贝莱大怒,“你根本不是刑警。你只是一部机器,一部跟我们大厦里那种脑电显影机差不多的脑波解析机。你有头、有手、有脚而且能讲话,但你只是一部机器罢了。在你身上装置一组差劲的电路,并不代表你就能变成刑警。你知道什么?我劝你还是闭上嘴,让我来分析案情!”

  这个机器人平静地说:“我想你最好把声音放低一点,伊利亚。也许我的确不是一个像你那样的刑警,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注意一件小事。”

  “我没兴趣听你说话。”

  “请你听我说,伊利亚。如果我错了,你可以纠正我,这不会有什么伤害的。我想说的是,昨晚你曾经离开房间去联络洁西,当时我提议你叫你儿子去,但是你说,按照地球人的习俗,做父亲的不会叫自己的儿子去冒险。如此说来,一个母亲叫她儿子去危险的地方,是不是就合乎习俗呢?”

  “不,当然。”贝莱才一开口就闭嘴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R·丹尼尔说:“在正常的情况下,如果洁西担心你的安危,想要通知你,她会自己冒险前来,不会叫你们的儿子来。她之所以叫班特莱过来,这表示她觉得由班特莱出面很安全,她自己出面不安全。如果她不认识那个阴谋组织里的人,那就没有安全不安全的顾虑了。至少,她不会有理由考虑到安全上的问题。还有,如果她是阴谋组织中的一员,那么她会明白她一定明白的,伊利亚她会被认出来,被人监视。而班特莱呢,他则可能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安然通过。”

  “好了,等一等,”贝莱心里实在很不是滋味,“这种推理实在太不合理了,不过……”

  贝莱的话被打断了。

  局长桌上的讯号灯像发疯似的闪个不停。R·丹尼尔等着贝莱继续讲,但贝莱只是望着讯号灯,一副茫然无助的样子。

  R·丹尼尔凑近通话器:“什么事?”

  R·山米含糊的声音传来:“有位女士要见伊利亚。我跟她说伊利亚很忙,但她不肯走。她说她叫洁西。”

  “让她进来。”R·丹尼尔平静地说。他抬起头,一对没有表情的褐色眼睛与贝莱惊慌失措的目光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