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十二章 写给林洛施的一封信

更新时间:2021-10-16   本书阅读量:

    洛施:

    这封信,你永远都不会看到,因为我永远不会将它寄给你。

    写下它,只因为你走后,我许久许久都无法面对自己的心,无法承担那些日夜的压抑,以及对你和对米楚的愧疚。

    前段时间,我去给葫芦扫墓了,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娜拉。她和一个神情猥琐的男人在一起,我疑惑地看着她,此刻她应该在医院才对啊,毕竟她已经神志不清。

    她看到我的那一刻有些许的惊慌,最后,她镇定地挽着男人的手臂走到我面前和我打招呼,齐铭哥哥。

    她神态正常,没有半点医生所说的神志不清,也没有半点我起初去医院探望她时的疯癫。

    我指了指她,又指了指她身边的男人,有些不可置信。难道她是装的?

    她冲我娇笑了一声,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没错,我是装的。

    我愣怔在原地,转而愤怒地抓起她的手臂,气不打一处来,我说,娜拉,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米楚因为你现在还在监狱里蹲着吗?你已经害死了葫芦,怎么又陷害米楚呢?

    娜拉转了下眼睛,把身边的男人推上前,揶揄地说,是啊,我不但害了他们,还骗了你呢。其实上次我流产,不是你的孩子,而是他的。

    ……

    洛施,即使现在回想起那个场景,我的心脏都会暂停。

    我既伤心又开心,伤心的是,我因为这样诡计多端的女孩失去了你;开心的是,原来,我没有背叛你,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那天,我耿耿于怀地揪住娜拉,要送她去派出所作证,希望米楚能够出来。

    我以为,一切会柳暗花明。如果米楚出来,你也就会回到我身边。

    可是,她却甩开我的手臂,哈哈大笑着说,举报米楚的,是唐琳琳,不是我。而且米楚也知道这件事,她是心甘情愿去坐牢的。

    她还说,不信你可以去监狱问米楚。

    原谅我的懦弱,我没有去问米楚,而是问了唐琳琳,而我,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刹那,却并未打算告诉你。

    唐琳琳说,米楚求她不要伤害你,她愿意蹲监狱。

    一想起米楚那样倔犟的女孩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我就会一阵一阵地难过。

    我经常会想,如果没有我起初的误会,我们就不会分手。我们不分手,我就不会因为醉酒和娜拉在一起。如果不会和娜拉在一起,她就不会知道葫芦爸给葫芦找人顶嘴的事,就不会去举报葫芦。这样,葫芦就不会死。葫芦好好地活着,你就不会动手打哪里,让唐琳琳有机可乘。

    如果没有我,大家都会好好的。

    我们还会穿梭于各个声色场所,把酒言欢。葫芦还会拍着我的肩膀说,齐铭,有什么事跟哥们儿讲……

    写及此,我有些想掉眼泪。

    洛施,对不起。

    这个世上,我最亏欠的人,是你。

    那天我曾问娜拉,为什么要那样骗我。

    她却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说因为我是她最恨的人,她记得我十多年,到最后相逢,我却告诉她,我只爱你,把她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她不会让我好过。

    洛施,听到她这句话时,我不怨了。

    因为我想起你,是的,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人。

    我可以这样对娜拉坦荡荡地讲,也可以向全世界清白地宣布。

    我陆齐铭,唯一爱的女孩,便是你,林洛施。

    可是我知道,你听到这句话后一定会笑我,是我害得你的生活失去了原来的模样,我又有何资格说这样的话?

    你走的那天我去送机,却没有勇气站在你身边。

    在你的身影消失在安检口的那一瞬间,我知道,这次我是真的失去了你。

    我没有挽留,没有阻拦,任你走。可是,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了。

    你记得我们看过的一个故事吗?有两个母亲争一个孩子,最后找到县官那里,县官却说让她们继续争,谁争过就是谁的。于是她们两个就开始拉扯孩子,小孩被拉痛了,哇哇大哭起来,这时候,亲生母亲放了手。

    因为她心疼自己的孩子,她怕他痛。

    洛施,我放你走,我怕我强求你,却依旧保护不了你,给你带来伤痛;我怕我留你,这个城市会让你难过;我怕你看到我,想起以往的事,会不快乐。

    所以,洛施,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我把手放开。

    洛施,再见了。

    你以前总逼我说那句俗套的话,我不屑说,觉得真正的爱是用行动表示的,对你好,一切就足够了。

    现在,是我对你说的第一声,恐怕也是最后一声,洛施,我爱你。

    我爱你。

    齐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