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十章 2、操,你开二奶车也就算了,你他妈还当二奶!

更新时间:2021-10-10   本书阅读量:

    我挂了苏冽的电话走到米楚面前时,米楚已经停止了流泪。

    她只是抱着酒瓶静静地喝着,我说,其实,苏冽早知道这件事了。

    她转头看我,眼神像剑一样锋利,她说,你也早知道了吧?

    我摇头,不管你信或不信,我真的不知道。米楚的眼神软了下来,她说,对不起,洛施。

    没事。我拉住米楚的手,苏冽也很苦,她要千辛万苦地掩藏这个秘密不被你发现。可她也明白,这个秘密你终究都会发现。

    米楚的眼神暗了暗,她说,洛施,你知道吗,以前看到郑玉玺和别的女人鬼混,我觉得不关我的事,可是当看到苏冽时……我觉得我无法不难过。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说……她怎么能跟我爸爸……

    米楚语无伦次地说着,不不,我不能接受,我无法接受。

    我叹了口气,很多事情,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今晚你睡我家吧,反正你回去也会胡思乱想。

    那天,我跟米楚在外边游荡了一会儿便回去了。

    躺在我那间小屋里,拉上窗帘,一切都变暗下来,偶尔有光从窗帘缝隙里影影绰绰地钻进来。

    我和米楚躺在那里聊天,聊我们的高中时代,聊我们遇到彼此时的糗事,聊我们经历过的悲喜时光。不知不觉,就慢慢睡着了。

    我觉得,我有很久很久都没睡得这么安心过了,好像把所有的包袱都丢开了一样,轻松愉悦地上路。

    所以,在我的电话声和米楚的电话声交叉响起,以及外边跟天雷一样的砸门声呼应着时,我跟米楚同时看了一下电话,我的是苏冽打的,米楚的是千寻打的。

    而我打开门,看到敲门敲得恨不得把小区保安惊过来的是蒋言。

    那一瞬间,我们堵在门口面面相觑。

    我和米楚还有点迷糊,把他们三个让进客厅,苏冽靠在蒋言的肩膀上,蒋言把她搬到沙发上,闷声说,她非要来你这里,不知道要说什么话。

    而米楚在听到蒋言的话后,两眼就跟浑浊的玻璃突然被擦干净一样,清澈起来。显然,她想起了下午发生的事。

    她抱着肩膀,冷冷地站在那里,盯着苏冽看。千寻拉了一下米楚,说,你别这样,苏冽是过来道歉的。

    米楚冷笑了一声,苏冽醉醺醺地抬起头,她的神情仿佛烂醉,但是眼睛却清晰一片。

    她镇定地看着米楚说,我想,我必须得对你说声对不起。

    她说完后,就又低下了头,仿佛极度疲惫似的。米楚听到她的话却笑起来,她说,苏冽,你真是好样儿的,有勇气!

    但转瞬,她就红着眼睛吼道,操,你开二奶车也就算了,你他妈还当二奶!

    米楚这句话让我跟千寻都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开口。我想起当时苏冽买车时,是米楚第一个说,甲壳虫好,甲壳虫可爱。虽然是二奶车,但配年轻女孩。

    我本以为苏冽会不吭声,让米楚发发火就算了,但是苏冽听到这句话时,却突然抬起头发起飙来。她铁青着脸说,米楚,你可以说我错了,可以说我下流,但你不能说我是二奶。你爸跟你妈早就离婚了,你不可能不知道,郑玉玺他是单身,我也是单身,何谈二奶!

    苏冽说这话的时候,镇定自若,仿佛她在工作场上的谈判,井井有条。

    可是她转眼便明白了,这不是工作场合,她面对的不是客户,而是她相亲相爱的小姐妹。

    所以,她说完后便又颓了下来。而米楚显然没料到苏冽会这样理直气壮地反驳她的话,所以一时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苏冽恹恹地站起身,扶着蒋言说,送我回去吧。

    千寻和蒋言跟苏冽一起出门,临出门前,苏冽回了下头,仿佛下定决心似的说,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当我得知这件事后,就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了。即便……以后我们可能再也做不了朋友,我也不想让你一辈子记恨我……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苏冽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下楼梯。

    门在他们下楼的那一刻“砰”的一声被蒋言推上,然后,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

    我拉了拉米楚的手,因为穿着T恤直接爬起来开门的缘故,她的手有些冰冷,就像这个无边的夜晚。

    米楚颤抖着手问我,洛施,有烟吗?

    我点了点头,从卧室里拿出她上次放在我这里的爱喜。

    米楚抽出一根点上,我看到她眼里有晶莹的液体在打转。

    那天晚上,因为苏冽的造访,我和米楚后半夜都没怎么睡。

    我首次跟米楚讲了我的身世。我曾经不能接受自己的父母不是我的亲生父母的事实,就如现在的她不能接受父母离婚一样。

    我说,就连我都需要那样漫长的时间才能慢慢克服这道坎儿,更不要说你了。

    天光微亮,当我有些迷糊地闭着眼睛时,听到米楚模模糊糊地说,其实,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不能控制自己。洛施,你要知道,郑玉玺,他在我心里的位置,除了爸爸,他还是我妈妈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