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九章 5、有些时候,人原来不是那么在乎道德。

更新时间:2021-10-09   本书阅读量:

    我挂了米楚的电话后,就立刻打开房间的电脑。

    门户网上最醒目的位置果然挂着“市主任儿子飙车,引发血案”的字眼,我点进去看,下面人的回复不是幸灾乐祸,就是义愤填膺。总之各个都对葫芦不利,而且网站上还有葫芦模糊的照片。

    那一瞬间,我突然有点慌,虽然电话里米楚跟我说,没事没事,葫芦只是躲了起来,估计葫芦爸这几天就会帮他解决。

    我打苏冽和千寻的电话,她们也一一对我肯定了这个事,安慰我说没事,没事没事,葫芦爸无所不能。

    可是,我听出了她们的口气,她们在安慰我的同时,也在用这样的话安慰自己。

    毕竟,现在这件事闹得这样大,要想轻松脱身,是很困难的。

    葫芦的事,导致我在图书会上心不在焉。不过幸好,蒋言只是带我来见见世面,我根本不用讲什么话。

    我一安静,就总会想起葫芦。

    从陆齐铭把葫芦介绍给我认识后,我们就基本处于三人行的状态。米楚经常笑言,三人行,必有奸情。

    但是这么多年,怎么说呢,不管我跟陆齐铭有什么事,都会第一个去找葫芦哭。陆齐铭对我与苏扬的误会解除的那天晚上,还苦笑着对我说,葫芦去找他打了一架。

    我很惊讶,葫芦为了我会去跟结交了十年的好友陆齐铭打架。

    陆齐铭说,葫芦是一个特别讲义气的人。

    在我心里,总觉得葫芦是一个为友情活着的人,不管我们对他说怎样过分的话,他都不生气,我们几个不管谁出点什么事,他都第一个出现在我们身边。他就像每个女孩小时候想拥有的那个保护自己的哥哥一样,妥帖,安稳,只要有他在,你就会觉得一切都可以过去。

    从北京回来后,我就马不停蹄地朝时光吧赶。

    米楚、苏冽、千寻已经到了,我赶到时,没想到陆齐铭和张娜拉也在。许久不见陆齐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葫芦出事的缘故,看到他和张娜拉时,我竟然没有太浓重的感觉了。

    我突然想起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当你不在乎一个人时,最好的态度就是无视。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做到,但是我知道,见到他时,我是真的不那么难过了。

    我们坐在包厢里点菜,葫芦不同以往地沉默着。米楚说话活跃气氛都没活跃起来,我们问他现在事情怎么解决了。

    葫芦说他爸爸帮他找了个人顶替他去坐牢,给了那个人一笔钱。

    一时间,整个包厢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曾对葫芦他们说过,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看到的,就是新闻播报之类的东西。

    因为里面报道了太多我不能忍受的心酸,因为有太多的拐卖、虐待、第三者、杀人放火等血腥的字眼。而我最讨厌的一类,便是有钱或有权的达官显贵利用金钱或职权做着肮脏的事。

    直到此刻关系到我最好的朋友,我才突然发现,有些时候,人原来不是那么在乎道德。

    因为当意识到葫芦没事时,我是真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在心里为死者觉得不公平,可是眼下,我只顾及我最好的朋友,他无事便好。

    那端饭吃得异常沉默,但所有人都像是松了一口气。

    在葫芦送我回家,我下车时,他突然轻轻地说了一句,洛施,我好后悔,好愧疚,我想去自首。可是,我父母他们只有我一个儿子……

    我听了葫芦的话又坐上车,轻轻地握住他的手说,葫芦,谁都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但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葫芦打断,他说,洛施,你知道,我毁了两个同我们年龄一样的男孩,一个是刚从书店出来的优等生,一个是家庭破败的男孩。他们一个是被我撞死的,一个是为我定罪,下半生要面对监狱里四面冰冷的围墙的……我……

    葫芦没说完便哽咽了,然后便有一滴温热的眼泪滴在了我的手上。

    我轻轻地移过去,把肩膀放在葫芦的下巴下,此刻的葫芦有我从未见过的迷茫,他像一个无辜被人抛弃的小孩。

    他说,葫芦,有些时候,我们对一些事真的无能为力。

    是的,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离别,还有行尸走肉的存活。

    因为葫芦是被他爸爸保释出来的,所以他必须低调地待在家里等待法院的判决书。

    转眼,秋天已经过了一半了,天气有点凉,我开始穿起了开衫,戴针织帽。因为葫芦出了事,大家都觉得难过,所以很少出来聚。

    米楚给我打电话时,我已经工作得有点不分昼夜了。看着窗外一片树叶从树上飘落下来,有点微微泛黄的模样,我突发感慨,从夏天到现在,不过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却为什么像过了三年一样?!米楚的生日会,像是三年前那样久远。氤氲的时光里,模糊得看不到从前。

    米楚说,都一周没见了,最近忙什么呢?

    我趴在桌子上,无力地应着,工作,上班好累啊。

    我说,你呢?

    我在学校上课、睡觉、看碟、玩游戏啊。我觉得我最近出家了,过得清心寡欲的。

    我笑她,说的也是,让你这个夜猫子过正常的生活还真不容易。

    米楚说,得,那一会儿出来吃个饭吧。我刚在小区外看到苏冽的车了,待会儿我跟郑玉玺要过钱后,让她一起载我过去。你叫上千寻。

    行。刚好你敲诈过你爹后,我们就可以敲诈你了。我跟米楚说说笑笑。

    这时,我听到她那边“叮咚”一声,米楚边摁门铃边跟我发牢骚,妈的,下次老娘配把他的门钥匙、车钥匙和保险箱钥匙,每次都这么摁门铃,累。我是他女儿,他也不说给我一把钥匙,你说……

    我说什么啊?米楚那边突然一阵沉默,我边用笔在纸上乱画,边惯性地应着她。

    但是那边却一直没有回应。我连着“喂喂喂”了几声,以为她摁了门铃进屋后连再见都忘了说,于是嘀咕着“这个傻×”正准备挂掉,却听到那头米楚轻飘飘的声音。

    她说,你说,我怎么在郑玉玺这里看到了苏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