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八章 5、残忍的话,其实是将你之前的美好幻想全部颠覆的话。

更新时间:2021-10-07   本书阅读量:

    第二天清晨,我在阳光里醒来。陆齐铭大概出去洗了把冷水脸,我睁开眼,就看到他眉眼清澈地坐在床前定定地望着我。我在他的注视下竟然开始不好意思起来,他温柔地对我笑,递过来茶杯和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然后端着一次性的杯子,让我刷牙漱口。陆齐铭总会体贴得让人想落泪。

    我刷完牙后,他又递给我湿毛巾擦脸。

    洗漱之后,他摸着我的头问,饿了吗?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他说,你等着,我出去给你买早饭。

    我曾经认为残酷的话,是“我恨你”、“再也不想见到你”,或者是“你怎么不去死呢”这种带着仇恨性质的话。

    但那一天,我认识到了,残忍的话,其实是将你之前的美好幻想全部颠覆的话。

    就好像陆齐铭这句“你等着,我出去给你买早饭”。

    我就抱着这样美好的想法等着他,等了一秒又一秒,一分又一分,从早晨九点等到十点。不过是步行五分钟的距离,他却一个小时都没回来。

    我心凉如水地望着窗外,遥遥路的尽头,没有熟悉的少年的身影。

    我终于按了床头的铃叫护士,麻烦她帮我叫一份外卖。

    我想起曾经看过的电影《天下无贼》,刘若英在失去刘德华后,大口大口地吞咽着饭菜,其实她并非全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而是她难过了,她难过得不知道怎么才能填充空荡荡的心。

    就像现在的我一样,大口大口地吞咽着面前的米饭,直至泪流满面。

    昨天晚上齐铭和我说话时,我扫了一眼他的手机,是张娜拉发给他的短信,齐铭,我等你等到明天上午。

    其实早晨醒来时,我感觉到我的眼角湿湿的,齐铭问我,怎么了?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只是因为我不愿意告诉他,我做恶梦了,梦到他又回到了张娜拉身边。

    我怕有些话说出口就会被路过人间的愿望精灵听见,它们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偷偷帮你实现。

    我吃完饭后倚在床头眯着眼看着窗外的阳光,电话突然响起来。

    我接起来,是葫芦,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洛施,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葫芦的话让我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误解齐铭了,齐铭没回来是不是因为出什么事了,我真的是该死。

    我胆战心惊地问葫芦,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葫芦说,张娜拉自杀了!

    葫芦的话惊得我差点将手机摔在地上。虽然我不喜欢张娜拉,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点不可置信。

    我焦灼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葫芦说,我也不清楚,现在她应该在去医院的路上。刚刚齐铭打电话给我,让我先送点钱过去。

    我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桌子,终于知道为什么齐铭没有回来了。

    葫芦大概是一边开车,一边讲电话,所以声音有点模糊,眼看着你和齐铭就要重修旧好了,她这一割可真了不得,我琢磨着把你俩的情意都给割断了。

    我放下电话时有点难过。

    但却是那种爱得太用力之后,疲软的难过。

    昨天晚上我还告诉自己,有些人,强留是留不住的,现在却又心怀忐忑地害怕他是“失之我命”。

    我打电话给陆齐铭,却被告知他的手机不在服务区,大概是没电了。

    我无聊地靠在床沿上,翻着米楚帮我带来的小说。苏扬发短信说他一会儿过来。因为我的骨折,苏扬完成公司的事后,又请了几天假在这里陪我。

    有时候我真庆幸自己的独立,离父母千米远,因为这样,不管我出什么事,都可以隐瞒下来,免却他们的担心。

    但是,在我无聊地看书时,蒋言却来了。

    他说,那本书被你盯破洞了。

    我惊愕地抬起头,他的脸一本正经,找不到笑点。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头看书不理会他。反正我现在是病人,病人最大,谁还管你是不是老板。

    他说,喏,给你的。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上便多了一个信封。我打开来,毛爷爷红光满面的脸闪花了我的眼睛。

    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爷。我立刻跟川剧变脸似的变得满面笑容,但还是保持了矜持,假意把钱递到蒋言手边,充满歉意地说,抱歉蒋总,昨天的事我还没完成就进这里了,这个钱我不能拿。

    我边说边瞟着那个厚厚的信封,表情却坚定得跟英勇就义的英雄一样。

    哦,这个是你的医疗保险,保险公司给的。蒋言慢腾腾地说着,你不用的话,我就带回去当公款好了。

    啊……我恨不得尖叫着扑上去喊,还老娘的钱。但是我不敢,即使我在很多人面前张扬得不可一世,就连牛B的苏冽,我都可以对她颐指气使。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到蒋言面前,我就跟个小绵羊似的。

    所以此刻,我只能虚弱地笑道,哦,这样啊……那个……既然是保险公司的赔偿,那我还是拿着好了……

    蒋言面无表情地又把信封递给了我,但是我觉得这个腹黑的人,心里肯定在偷着乐。

    他说,里面也有公司给你的补偿。

    鉴于之前的反复,我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点头诚惶诚恐地说,谢谢谢谢,我爱公司,公司是我家。

    蒋言不理会我的神经病言论,一屁股坐在我旁边的凳子上,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就吃起来,边吃边低头发短信,一点不都介意旁边还有我这么一个……病人。我觉得我比真空还微不足道,好歹真空还能影响空气指数,看他这状态,我整个一无声无息。

    我也顿觉没重量,便自觉地拿起书继续看。

    蒋言说,书倒了。

    我抬起头,他瞟了我一眼,我红了脸,但是又觉得莫名其妙。我一病人干吗要怕他?

    不是那谁说过唯病人与女子难养吗?我两者兼是,所以我在他说“你应该多锻炼一下,腿才会好得好点时”,理直气壮地瞪了他一眼,无赖地说道,又没人扶我,我怎么锻炼。

    但他的下一句话就让我差点从床上摔下来,他说,我不是在这里吗?

    于是,那天上午,很诡异地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我像个老佛爷一样在地上蹦蹦跳跳,旁边的蒋言跟个奴才一样搀扶着我,我开心地使唤着他。

    这就导致病房的门被推开我都没注意。

    直到陆齐铭站在我面前,我才抬起头,看到他忧伤的脸。